上市 “卡壳”、资金吃紧,仁会生物遭遇双重难题

来源:界面网 - -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主营糖尿病药物的生物制药公司仁会生物曾一度是新三板头部企业之一,市值一度突破80亿元。

如今仁会生物转战科创板却遇阻,公司陷内忧外患。

2019年,仁会生物启动科创板上市程序,计划募资超过30亿元。2020年7月,仁会生物通过科创板发审会,并于当年10月在新三板终止挂牌。2020年8月,仁会生物提交了注册稿,但过去了一年,仁会生物仍未获证监会“放行”。

如果融资渠道得不到疏通,势必会对公司经营产生影响,尤其仁会生物目前仍处于研发投入高峰期,研发支出快速增加。

另一方面,公司主营产品糖尿病药物“谊生泰”正面临销售困境,造血能力不足,现金流吃紧。

商业化困境药品“谊生泰”是目前仁会生物主要产品,用于成人2型糖尿病患者控制血糖。2017年至2019年,谊生泰收入由1360.

71万元增加至5588.08万元,占营收比重超过95%。

谊生泰的主要成分为贝那鲁肽,属GLP-1(胰升血糖素样肽1)类药物的一种。GLP-1是一类新型降糖药,为一种肠道L细胞产生的激素。

其机理在于激活GLP-1受体,刺激人体胰岛素分泌,抑制胰高血糖素,达到降低血糖的效果。

目前GLP-1药物仍不属于主流糖尿病药物,包括双胍类、磺脲类和α-糖苷酶抑制剂类等传统口服降糖药市场份额较高。GLP-1药物在中国上市较晚,2018年GLP-1药物在糖尿病市场份额中占比约为1.2%。2型糖尿病是一种进展性的疾病,随着病程进展,常通过药物组合进行联合治疗,如二联治疗/三联治疗,GLP-1受体激动剂是二联/三联治疗推荐药物之一。

因此不同降糖药之间仍存在一定竞争关系,这对药品疗效、定价、依从性等方面均提出要求。GLP-1属新型药品,但市场竞争压力不小。

目前我国已上市的GLP-1药超过7种,另有多个在研药物已进入国内临床试验阶段。

“谊生泰”主要竞争对手是跨国药企诺和诺德、阿斯利康、赛诺菲等。

一般而言,国产品种可以通过定价优势来增加市场份额。

然而2019年医保谈判中,诺德的利拉鲁肽、阿斯利康的艾塞那肽和赛诺菲的利司那肽通过谈判进入国家医保目录,仁会生物谊生泰意外出局。

另一方面,给药方式的差异也会影响患者依从性。

谊生泰的给药方式为每日三次,餐前5分钟皮下注射,用药频率较高。

诺德的利拉鲁肽、阿斯利康的艾塞那肽和赛诺菲的利司那肽,其对应给药频率分别为每日一次、每周一次和每日一次,便利性均优于谊生泰。

2020年12月28日,国家医保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印发《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20年)》显示,谊生泰被纳入新版医保目录。

这意味着谊生泰与进口品种再度回到同一起跑线。

与治疗糖尿病相比,“减肥”可能是更有前景的市场。

仁会生物招股书显示,其研发管线中BEM-014(主要成分为贝那鲁肽)用于超重/肥胖适应症的临床研究项目已处于中国III 期临床研究阶段。

国内治疗肥胖药物相对匮乏,竞争压力较小。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经批准了奥利司他、安非他酮纳曲酮、利拉鲁肽等 5款肥胖药物,国内仅有奥利司他仿制药获批。

资金吃紧目前谊生泰的收入规模,还难以支撑仁会生物运转,甚至还不能补足研发支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仁会生物营业收入分别为1408.96万元、2732.31万元、5687.15万元;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6931.15万元、5283.83万元和9143.79万元。

这也导致在此期间,仁会生物现金流状况不断恶化。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仁会生物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2450.93万元、-8754.46万元和-21258.35万元。

根据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仁会生物账上现金资产为6591.21万元,而一年内将要偿还的本金达13300万元,借款利息1300万元。

仁会生物资金紧张局面短期内难以缓解,亟需通过股权和债券融资等途径补充运营资金。

鉴于仁会生物缺乏造血能力,其借款主要来源于实际控制人大额借款和其提供的担保。

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 2019年末,由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银行借款余额分别7997.96万元、8463.82万元、15300.00万元。

2017年、2018年、2019年,由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银行借款金额分别为1997.96万元、8763.82 万元、13136.18 万元。

仁会生物存在严重依赖实际控制人获取融资的问题。

仁会生物实际控制人桑会庆,2014年8月起通过股转系统公开转让接手公司股份。

招股书披露,桑会庆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仁会生物71.90%股份,拥有绝对控制权。

天眼查APP显示,桑会庆1994年3月至1996年3月,任中国南方证券有限公司基金管理部职员;1996年3月至2000年2月任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证券部交易部经理。

桑会庆对包括仁会生物、上海高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优米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等30家公司拥有控制权。

从股转市场、到新三板、再到冲刺科创板,仁会生物用时不过8年。

如今登陆科创板“卡壳”,叠加资金紧张,仁会生物会有多少时间扭转局面?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