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德尔运动”赢伊拉克大选获组阁权,主张反美

来源:观察者网 - - 国际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伊拉克新一届国民议会选举结果出炉,尽管投票率创下了新低,只有41%,主张“反美反伊朗”的政党“萨德尔运动”拿下议会329个席位中的73个,获得优先组阁权。

据12日报道,根据伊拉克独立高等选举委员会11日晚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领导的“萨德尔运动”获得73个席位,比2018年大选时增加19席;国民议会议长哈布希领导的逊尼派政治团体“进步联盟”获38席,位列第二;前总理马利基领导的“法治国家联盟”获37席,排名第三。而和伊朗关系密切的“法塔赫联盟”只获得20个席位,比2018年大选丢失了多达28席。

萨德尔的政治纲领是改革和反腐,并反对包括伊朗和美国在内的外国势力干涉伊拉克,他还要求亲伊朗的伊拉克武装力量尽早“放下武器”。

尽管“萨德尔运动”获得了更多支持和优先组阁权,但外界对于该政党的执政前景持悲观态度,有分析认为,伊拉克党派林立,难以进行协商,此外伊拉克国内经济下滑,失业率居高不下,也为执政党带来的新的考验。

对于伊拉克大选的结果,10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对伊拉克顺利举行新一届国民议会选举表示欢迎,希望伊拉克各派别以此次大选为契机,早日实现国家长治久安和繁荣发展。

大选后,萨德尔的支持者走上街头庆祝图源:澎湃影像

投票率再创新低

综合半岛电视台、路透社、美联社、伊拉克本地媒体等媒体10月12日报道,这是伊拉克自2003年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入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以来,第5次举行议会选举。这次选举,共有来自167个政党、政治实体或独立的3249名候选人竞选329个席位,而此次注册的选民约为2400万人,让投票率创下了新低,只有41%。

自2019年以来,伊拉克持续爆发游行,抗议腐败、美军干涉、军阀林立和经济低迷,这也导致伊拉克政坛持续动荡。

面对大规模抗议,2019年11月,伊拉克前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宣布辞职,2020年7月,现任总理卡迪米卡迪米宣布修改选举法,并将原定于2022年举行的新一届国民议会选举提前至2021年6月举行。今年1月,伊拉克政府宣布,因技术原因将选举推迟至10月10日举行。

在新选举法下,投票规则有所改变,参选人不再以政党名义,而是以个人名义参选,且首次允许独立候选人参选。在这次选举中,十几名参加2019年抗议的候选人独立参选后获选。

伊拉克选举委员会公布的议会席位分部,左边为“萨德尔运动”

不少政党势力依旧反对这一选举结果。和伊朗关系密切的“法塔赫联盟”和“真主党旅”等势力在此次选举中遭遇“惨败”,丢失了多达28个席位。他们在11日发布声明,谴责选举的初步结果是“操纵”和“骗局”,并拒绝承认这一结果。在上届选举中获得13个席位的伊拉克共产党等左翼团体也指责本次选举有政党“违反了选举法”,并抵制这次选举结果。

《纽约时报》和路透社等西方媒体称,这次选举投票率创下新低,反映出伊拉克人对美国入侵后引入的民主制度缺乏信心。巴格达穆斯坦西里耶大学国际关系教授阿里·纳什米告诉半岛电视台,选举结果和2018年一样,什么也不会改变,他说:“什么也不会改变……同样的领导人,同样的名单,同样的时间表,同样的计划和目标,什么都不会改变。伊拉克人民所有的梦想、所有的希望和所有的要求都已随风而逝。”

改革宣言

尽管投票率创下的新低,且部分政党质疑选举结果,但“萨德尔运动”领导人。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在当地时间11日仍旧发表了胜选讲话,他的支持者也走上街头庆祝选举胜利。

萨德尔在胜选讲话中表示,他将组建一个“不受外国干涉的民族主义政府”,今后不会容许腐败行为继续存在,将推进改革计划,不会牺牲人民的利益来搞权力平均化。在对外方面,萨德尔表示,欢迎一切外国使团,但他们不能干涉伊拉克的内政。

面对和伊朗关系密切的以埃里克民兵组织“人民保卫力量”势力,萨德尔还警告称,从现在开始,一切武器必须收归国家,除国家使命外,任何人不得使用武器,即便是自称“抵抗力量”也一样。

“萨德尔运动”以持反美、反伊朗的民族主义立场作为选举纲领,该政党还并呼吁进行政治改革,以反腐并提供更多公共服务,拥有大量贫苦的什叶派民众拥护,在此次竞选中提出“我们保护和建设伊拉克”的口号。去年美军刺杀伊朗革命卫队司令苏莱曼尼后,伊朗为了报复,用弹道导弹攻击了美国在伊拉克的驻军,这一事件进一步激怒了厌恶外国势力的伊拉克人。在“萨德尔运动”的推动下,伊拉克议会通过了要求美军撤离伊拉克的决议。

有分析认为,萨德尔的政治势力获胜,是伊拉克国内高涨的反美情绪所致。近年来,伊拉克安全形势不稳,袭击事件显着增加,政府公共服务能力仍然薄弱,高失业率和腐败等问题难以解决。为此,自2019年以来,伊拉克民众持续大规模上街游行,抗议美国干涉。

当地时间10月11日,萨德尔发表讲话 NBC视频截图

而伊拉克也有不少人反对和伊朗关系密切的民兵组织。长期批评伊朗的半岛电视台分析称,“法塔赫联盟”在选举中失势,也和伊拉克民众反对伊朗势力有关。

现年47岁的萨德尔出生于伊斯兰教什叶派的圣城纳杰夫。萨达姆倒台后,萨德尔利用其在伊拉克什叶派居民中的声望组织了“萨德尔运动”政治势力,同时组建武装力量“迈赫迪军”以对抗美军。2008年,由于和什叶派政府发生冲突,萨德尔宣布解散“迈赫迪军”,同年出走伊朗。2011年1月5日,萨德尔从伊朗回到纳杰夫,开始重回政坛,利用其影响力开始号召年轻人对腐败进行改革并驱逐外国势力。在2018年,萨德尔领导的政治势力在伊拉克议会选举中赢得54个席位,萨德尔开始与部分逊尼派、伊拉克共产党和独立人士结盟,以扩大影响力。

矛盾重重

尽管“萨德尔运动”获得了更多支持和优先组阁权,但外界对于该政党的执政前景持悲观态度,有分析认为,伊拉克党派林立,难以进行协商,同时伊拉克不可能摆脱美国和伊朗的经济政治影响。此外伊拉克国内经济下滑,失业率居高不下,也为执政党带来的新的考验。

《今日埃及人报》称,虽然靠着“既反美也反伊朗”的主张拿下了选举,但“萨德尔运动”并不会在政治上一帆风顺,首先是美国和伊朗都不会与其亲近,失去这两个国家支持的伊拉克在国际事务上的孤立可想而知。

而“萨德尔运动”也未能获得议会过半多数,这意味这该政党还要面临组阁的考验。路透社在报道中称,由于“萨德尔运动”获得席位数未过半,仍需拉拢其他党派组建新政府,但伊拉克党派林立,政治势力繁杂,利益诉求众多,很难进行协商,组阁可能需要几个星期甚至更长时间。

此外,伊拉克国内经济下滑,失业率居高不下,民生不堪重负。而过去一段时间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等,都对即将执政的“萨德尔运动”是不小的挑战和考验。

路透社在报道的最后采访了20岁伊拉克巴士拉居民侯赛因,他这样说:“我没有投票,这不值得,这选举对我或其他人都没有好处。我看到有学位却没有工作的年轻人。在选举前政客什么都答应,在选举之后,谁知道呢?”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