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谈2021诺奖:天上掉了两个馅饼,哈佛与西湖错失“应该”

来源:饶议科学公众号 - -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前情提要:2021年 10 月 6 日北京时间 17 时 50 分许,2021年诺贝尔化学奖颁给了本亚明·利斯特(Benjamin List)和大卫·麦克米伦(David W.C. MacMillan)。他们因发展了不对称有机催化而获奖。

在诺贝尔奖宣布季节,讨论诺奖工作和科学家是正常人的正常行为。

科学界可以交流进展、评价研究、思考过去和未来;

对公众可以普及知识、建设文化、影响社会和后辈。

对待诺奖,需按科学的规律:有肯定、有批评,有吸收、有鉴别。

对诺奖拒不了解,是无知的狂妄;

对得主不屑一顾,是愚昧的自大。

对诺奖无上崇拜,是宗教的迷信;

对得主只能图解,是科学的反面。

对诺奖工作和诺奖得主,应该有介绍、有评价、有批判。

诺奖有给错的时候,而且并非罕见。不能把诺奖委员会当成太上皇来指导科学,而是有学习、有借鉴、有批评。

饶毅教授资料图

如果只按诺奖委员会,那么20世纪最重要的生物学发现(1944年Avery等发现DNA是遗传物质)、20世纪最重要的生物学技术(1973年Boyer和Cohen发明常用的重组DNA技术),就似乎不如其他获奖工作最重要了。

事实相反,1944年的工作和1973年的工作,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生物学研究。是否被某些人颁奖,不能改变它们的重要性,只说明委员会都是人、能力和学识有限的人所组成。

我们应该一方面学习,一方面批判,才能形成自己独立的、高于诺奖委员会的品味和更为准确的判断。

品味与判断,并非仅仅用于对过去的评价,也用于对现在的决定,对未来的计划,对青少年的培养。

今年化学奖,西湖大学邓力教授的工作与之比较,有助于外行了解华人在有机化学的现状。

以下据有机化学家讨论的一种意见,同一个方法有三个进展:

1)1998年Eric Jacobsen;

2)2000年 Carlos Barbas 与其博士后Ben List, 独立的David Macmillan;

3)2000年 邓力 。

催化剂、催化模式、反应各不相同,以邓力的最为实用,因为Carlos Barbas(1964-2014)去世了。

比较合理的名单应该是 Jacobsen、Macmillan、邓力,分别代表三个途径。

今年天上掉了两个馅饼给Scripps研究所,而首屈一指哈佛大学和现在中国最努力招聘杰出人才的西湖大学错失本应该的....

再举生物两例:

1)如果只按诺奖委员会,那么最早发现的视觉第一级分子及其科学家(Hargrave、Ovchinnikov、Nathans)都不如以后模仿视觉而发现的嗅觉第一级感受分子。

当然,视觉系统第一级分子的重要性高于所有其他感觉,而其研究发现的优先性也远超其他感觉,还因为其GPCR(七重跨膜的G蛋白偶联受体)分子本质而在普遍意义上远超其他初级感受分子。

2)今年的诺奖显然也并非没有争议之处。Trp通道达到了一般诺奖水平,而另外那个压力感受分子piezo,既不是第一个发现的(细菌有多个)、也不是最重要的(一般认为最重要的压力感受分子是参与听觉关键的分子)、也非普遍意义的(有多种压力感受分子,包括已经发现的和显然还有其他应该不会需要很多年就会发现的)。应该等所有压力感受分子都发现之后,再评价。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