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亚军领导暴怒,回国后被关牢房,他利用奥运叛逃

来源:新浪娱乐 - - 国际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不要左顾右盼,因为美国总统坐在那儿,千万别看他。”艾哈迈德回忆到,“我回答他们,没问题。”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开幕之前,伊拉克代表团旗手雷德·艾哈迈德收到上级指示,禁止在开幕式的过程中看向美国总统克林顿,因为克林顿和他所代表的美国想要摧毁伊拉克,不值得尊重。

开幕式当天,29岁的艾哈迈德兴奋地举起伊拉克国旗,缓步走进体育场。尽管身后的伊拉克官员一直紧盯着艾哈迈德的一举一动,内心不断重复着上级的指示。

不过艾哈迈德还是不由自主地向右侧瞄了一眼。

“我简直不可敢相信,克林顿正看着我们!”艾哈迈德说,“我看到他非常开心,还站起来鼓掌。我知道,如果比赛在伊拉克举行,这样的场景不会发生,我们的总统不会为美国代表团鼓掌。”从这一天,艾哈迈德开启了一次难得的奥运之旅,更萌生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想法。

儿时的天赋,成了后天逃命的工具

1967年,艾哈迈德出生于伊拉克巴士拉的一个什叶派穆斯林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健身教练。80年代初期,艾哈迈德在伊拉克的举重界崭露头角,1984年获得99公斤级的全国冠军时,他才17岁。

艾哈迈德的举重生涯蒸蒸日上之时,他的祖国却陷入动荡之中。1991年1月,海湾战争爆发,一年前横扫科威特的伊拉克军队在联合国军面前一泻千里。

3月,伊拉克南部的什叶派穆斯林和北部的库尔德人爆发了“起义斗争”。在巴士拉和其他城市,手无寸铁的平民涌上街头,占领政府大楼,释放监狱里的囚犯。鼎盛时期,起义者控制了伊拉克18个省中的14个,与萨达姆军队的战斗一度蔓延到首都巴格达附近。

海湾战争结束后,萨达姆对反对派发动了残暴的镇压行动,短短几个月就造成数万人丧生。

领导这次镇压行动的是萨达姆的表弟阿里-哈桑-马吉德,绰号“化学阿里”。

艾哈迈德曾亲眼目睹镇压暴行,巴士拉大学的学生排成一行,集体被射杀。此外,联合国的经济制裁让伊拉克平民的生活雪上加霜,粮食严重短缺。当最基本的生存诉求都无法得到满足时,艾哈迈德的举重生涯更是蒙上了一层阴影,因此他也萌生了逃离的念头。

在伊拉克做运动员还不如去死

与大多数伊拉克人不同,艾哈迈德有机会出国比赛。然而即便是一位精英运动员,他在国内的处境并不会比平民好处多少,甚至不得不面对臭名昭著的乌代。作为萨达姆的长子,乌代一直担任伊拉克奥委会和伊拉克体育部门的主席。

乌代对伊拉克的体育事业可谓相当“关心”,在伊拉克运动员眼中,这是一个让所有人闻风丧胆的名字。他在巴格达的奥委会总部大楼的地下室设有30间牢房,以此教育那些表现不够理想的运动员。

2002年,一家英国的人权组织与国际奥委会联名将乌代告上法庭,起诉他对于伊拉克运动员进行非人的折磨、酷刑。

在牢房中拷打、鞭刑,这样在战争年代审讯俘虏的恶劣行径,是乌代对精英运动员最轻的处罚。

1989年伊拉克足球队发挥不佳,赛后队员们立马就被乌代关进了地下室里。乌代先是将队员们的头全部剃成青光锃亮的光头,然后又用棒球棒把队员们揍了个屁股开花。1990年,乌代的女友率领一支篮球队参加伊拉克大学杯联赛,可惜最后的决赛却铩羽而归。乌代女友认为这全都是队友的错,为了给女友出这口恶气,乌代一声令下将女篮队员们都剃成了光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运动员,曾因受到运动队负责财务的官员一句诽谤,被乌代在地下室中酷刑20天,后又将他转移到沙漠中的监狱,每天拷打18小时,在此期间,他亲眼目睹2位囚犯被从20多米高的桥上扔下后活活摔死。

乌代连亚军也看不上,他专门做了人型铁箱子,里面有长钉,受罚的运动员会钻进箱子里,将箱子合上后那些尖利的钉子刚好刺进运动员的皮肤。他会让一些运动员在刚刚浇筑沥青的道路上爬行,用钢丝绳抽打他们,电击运动员,在未经处理的污水中洗澡,甚至惨遭处决……

在这样的暴君统治下,艾哈迈德意识到,参加国际比赛才是逃离伊拉克的最佳途径,因此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努力地训练,为了取得好成绩,为了能够出国比赛。1995年,艾哈迈德参加了在中国举办的举重世锦赛,凭借这次比赛的表现,拿到了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入场券。

为了保护自己,艾哈迈德出国参加比赛时想方设法降低乌代的期望。“我见过很多出狱的人,”艾哈迈德说,“足球或者篮球运动员会告诉我们,去比赛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他们处死了很多人。当乌代问我,能不能带回来一块金牌,我说不能。想要拿金牌,至少要苦练四年,在巴士拉很难做到这一点,这里连食物和饮用水都供应不上,而举重需要充足的食物和物理治疗。”

奥运之行,逃离伊拉克计划正式开启

参加奥运会之前,艾哈迈德偷偷联系了一位在美国的朋友,开始权衡逃亡的风险:他们会不会把自己遣送回伊拉克?亲人会有什么下场?怎么逃脱伊拉克官员的严密监视?事实上,在登上飞往美国的航班时,艾哈迈德也不确定自己的逃跑计划是否可行。

一到奥运村,艾哈迈德开始适应周边的环境,保持低调,避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开幕式之前,曾经担任萨达姆翻译的阿马尔-默罕默德多次指示艾哈迈德,一定不要看克林顿。“他们希望表明态度,伊拉克不喜欢美国,也不喜欢他们的总统。”艾哈迈德说。

1996年7月19日,伊拉克代表团亮相时,默罕默德一直紧紧跟在艾哈迈德的身后。显然,默罕默德发现了艾哈迈德向右看的小动作,不过他什么也没说。按照艾哈迈德的说法,克林顿起身鼓掌的举动让所有伊拉克官员感到非常惊讶。从那之后,他考虑如果有机会就不再回伊拉克,而剩下的问题是如何留在美国。

艾哈迈德通过一个朋友联系上了“伊拉克国民大会”,表达了自己的诉求。随后,该组织的一名成员奥马尔-默罕默德假扮成阿根廷人,秘密潜入了奥运村,与艾哈迈德进行了会面。

默罕默德提议,在比赛时寻找机会逃走,不过艾哈迈德否决了这个计划,一方面担心妻子的安危,另一方面他希望能够完成比赛。“我训练可不仅仅是为了逃跑,”艾哈迈德说,“我一直希望能获得一块奥运奖牌。”两人的会面引起了伊拉克奥委会官员的怀疑,他们警告艾哈迈德,不要妄图逃跑,否则等待他的将是牢狱之灾。

“伊拉克国民大会”很快解决了艾哈迈德的后顾之忧,穆罕穆德联系上伦敦的组织成员,将艾哈迈德的妻子从巴士拉转移到库尔德地区的一个安全港,伊拉克军队被禁止进入那里。

7月28日,艾哈迈德完成了奥运会的比赛,在99公斤级别的较量中,抓举137.5公斤,挺举165公斤,总成绩302.5公斤,排名第23位。“当他得知妻子已经脱身,决定第二天就行动。”默罕默德说,“那天中午他给我打了电话,‘我已经准备好了。’”

按照计划,伊拉克代表团将参观附近的动物园,吃早饭的时候艾哈迈德假装忘带了东西,回到房间后他迅速收拾了行李,逃出了奥运村,默罕默德在附近的一个加油站旁边开车接应。“他一路狂奔,大汗淋漓,看上去非常害怕,紧张不安。”默罕默德回忆。

公开抨击伊拉克政权,全家人遭到逮捕

艾哈迈德被带到郊区的一栋房子里,在那里他联系了移民局,请求庇护。

1996年8月1日,一袭黑衣的艾哈迈德现身新闻发布会,面对全世界的镜头,他平静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爱我的祖国,只是不喜欢他们。”

在伦敦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艾哈迈德进行了控诉:“萨达姆和两个儿子乌代、库塞,还有他们的政权将伊拉克变成了一个集中营。我亲眼目睹萨达姆的表弟阿里-哈桑-马吉德向无辜的平民开枪,我必须抓住这个机会逃跑。”

新闻发布会后,乌代的办公室联系了CNN,威胁艾哈迈德必须回到伊拉克,因为他的家人全部遭到逮捕。艾哈迈德拒绝了回国的要求,后来他的家人被萨达姆政权释放,只是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他都无法和家人通话。“我的家人过得很艰难,人们不愿意和他们说话。我的妈妈是一所学校的负责人,因为这件事她被赶了出来。”艾哈迈德回忆。

获准避难后,艾哈迈德玩命工作,每周干满七天,只是为了攒钱给妻子买一本假的伊拉克护照。1998年,他的妻子辗转至约旦,在那里通过联合国官员的帮助艰难到达了美国。后来,夫妻俩养育了五个孩子,在密歇根的迪尔伯恩定居,那里有一个很大的阿拉伯社区,自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开始以来,成千上万的伊拉克难民定居于此。“迪尔伯恩就像巴格达一样。”艾哈迈德笑着说。

在迪尔伯恩,艾哈迈德开了一家二手车经销店,继续接受举重训练,还执教当地伊拉克人组成的足球队和篮球队。

2004年,艾哈迈德在离开8年后第一次回到故土。“所有的家人都在等着我,他们想看看我,自从1996年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面。”艾哈迈德回忆到,“他们都哭了,因为不敢相信还能再见到我。”艾哈迈德的父母留在了巴士拉,疫情爆发之前一家人每年都会在美国团聚一次。

展望未来,艾哈迈德认为一家人还是会留在密歇根,尽管他一直想搬到跟家乡气候相近的地方。“我一直想举家迁往佛罗里达,因为那里的天气跟伊拉克很像。”艾哈迈德说,“在这里,尤其是12月到来年的2月,生活太艰难了,雪很多,天气也冷,之前我甚至都没见过雪。我一直想,人们怎么能踩着三、四英寸厚的雪出门呢?”

艾哈迈德关注着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这让他想起往事。“看到开幕式让我回到25年前,对我来说有点怀旧,让我回忆自己已经走了多远。每次观看,我都希望以某种形式参与其中。就好像让我回到25年前,我自己肯定会重温那段岁月。”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