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万土坯房已现裂缝,设计师住房也被指违建

来源:不八卦会死星人 - - 娱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造价132万最后却建出来个红砖土坯房,番茄台的王牌综艺《梦想改造家》,这次大翻车了。舆论争议越掀越大,大家也关心着这离谱设计的后续发展。

节目组本来在舆论争议里默不作声,继续装死宣传,准备冷处理息事宁人。但是网络上的声量越来越大,还闹上了热搜,于是《梦想改造家》在节目播出3天后,发出了官方声明。

官方称改造的房子目前还是半成品,费用也只让房主承担了一半,后续节目组会给委托人和网友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声明全文很长,但一直没有说到要点,也没能平息网友的怒火,甚至做了个简易的翻译版。

虽然节目组声称只让农村老人承担了一半的费用,但是总价仍然高达66万,这对一个常年靠务农生活的老人来说,基本就是一生的积蓄了。这66万得到的这么个房子,大家为老人感到不值。

这种不值,不仅是设计师敷衍的设计,还有房子的质量。因为现在有眼尖的网友发现,这红砖土坯房还没建多久,新房子已经出现了质量问题:平房顶已经出现了裂缝。

报价80万土木工程,质量就这?这样低劣的质量,就算真的建成完工了,安全隐患也是个大问题。

而当网友甩出各种证据,为农村老人鸣不平时,这红砖房的设计师陶磊,还在同行群里为自己开脱:这是赶工出来的作品,受疫情影响才不能按时完工......

其实时间不够并不是借口,目前呈现的作品透着浓浓的敷衍和不尊重,开裂的房顶、昏暗的室内设计、厕所建得像旱厕......花了66万得到一个像农村土厕的房子,搁谁身上会满意啊。

通过采访能看出,农村爷爷对改造房的诉求,一直都是想要个两层小别墅,但是陶磊一直在引导他“建个平房就好了”。没能沟通成功的陶磊,只在主屋部分建了二层,又省钱又省力。

而设计师真的没有审美水平吗?真没有设计好的能力吗?他在北京给自己建造的住宅就很精致用心,跟节目里呈现的拉垮设计,完全不在一个层级上。

大家继续深扒发现,他的这个住房存在违建嫌疑。这所别墅在房产证上的官方面积是380平,而在实际搭建的时候,又多搭出来了100平方,目前已经有执法队去进行测绘,如果违建属实,陶磊也会受到处罚。

万能的网友可不止扒出了这一点,有人称陶磊的这个红砖房设计涉嫌抄袭,虽然没有抄出美感,但大体设计有很多相似之处。

评论里继续放瓜,有网友扒出对陶磊公司的一次执法声明,2021年5月陶磊团队无证施工,违反了国家规定。还有人称这次改造里的红砖设计师,也并没有一级注册建筑师资格。

一瓜接一瓜,住宅违建、无证施工,设计师陶磊的底裤都要被网友扒出来了,只能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所以说,节目组在请人前还是要进行好背景调查,几季的好口碑,被这次翻车全毁了,真是得不偿失。

这次的风波闹到现在,可不是一句“设计翻车”就能翻过去的了,后续进展大家也会一直关注。希望节目组真的会用心处理好这次风波,给农村委托人满意的解决方案,让老人有一个安全无危险、能安心颐养天年的家。

相关新闻

让人愤怒的,不只是用132万盖“毛坯房”

这可能是《梦想改造家》最出圈的一期节目,却也很可能是节目组最不愿意看到出圈的一期节目。抛开阴谋论不谈,这一次的“翻车”或许在于审美的割裂,即“此之蜜糖,彼之砒霜”。

“退钱,退钱,退钱!”

这两天,“132万天价装修费”大概是中文互联网上最受关注的公共事件了。

微博上,“梦想改造家的最差设计出现了”“房主回应132万元改造老屋”“如何看待梦想改造家翻车”……一个个热搜话题,都指向了家装改造综艺《梦想改造家》第八季的最新一期节目“二十个人的‘空巢之家’”。

人们关注的焦点,一下子集中在了西北的一个农民家庭,以及他们被改造的老房子上。

甘肃白银的老杜跟老伴两人辛苦劳作了一辈子,供出五个子女上大学。孩子们在天南海北成家立业后,为了养老,也为了能够容纳全家二十口人团聚,老两口决定翻修重建住了四十年的老房子。于是,就有了最新一期的《梦想改造家》。

11月17日,老杜一家人验收被改造了小半年的房子。两天后,经过紧张剪辑的节目播出。本以为又是一次精彩的“空间魔法”,没想到,一场舆论风波才刚刚开始。

“132万盖的房子,就这?”

老杜家的房子,是一座典型的西北农村围合式的小院。四间卧房坐北朝南,东侧是厨房、库房与起居室,唯一的旱厕在西南角。此外,还有鸡窝、猪棚和羊圈。

房屋的主体结构是夯土,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对地面做了硬化,相继铺上了红砖、地砖,但是没有做防水,返碱和返潮现象比较严重。

对于父辈盖起的这所老房子,杜家最小的儿子评价说:“虽然看上去简陋,但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是很温暖、温馨的感觉。”

这本是非常温情的一幕,然而,弹幕纷纷表示“等下给你重新定义简陋”。

改造之前,卧室房屋外墙贴了瓷砖装饰。

有好奇的网友直接跳转到改造完成后进行观赏,却发现房屋外观十分眼熟,甚至加上两个字也毫无违和感。

事实上,微博上许多网友的愤怒正是来源于此,毕竟,“132万元装修费”与“红砖毛坯房”之间的反差,实在是过于悬殊了。

更何况,还有设计师的傲慢。

节目中,设计师甫一出镜,就整了一连串的长难句——

我们今天做新的房子,你不光要把一个设计具体化的东西做得要精彩、要有细节、要丰富,这就是你的基本问题,必须要能想通。

就是你的样式啊,你的材料啊,你的建造手段呢,要跟你的经济相配,跟你的气候相配,跟他们的生活习惯匹配,跟他们的乡村记忆匹配,就更加符合我们人,跟自然跟土地的底层落地。

所以他变得更有道理,更有道理的东西当然会更持久,这是我的判断。

设计师陶磊自认是农村出身,18岁之前都在农村生活,不过从言谈举止来看,却显得不太接地气。

比如,老杜的初心是盖一个二层小洋楼,还带着设计师去邻居家看了他的梦中情房,并介绍道“村里翻建的房子,都是带走廊的,为了保暖,都是二层楼的。”

然而,对于老杜想要建二层楼的愿望,设计师的观点是,没必要。

随后,设计师给出了一系列的解释:首先,老杜家改造的矛盾点不是用地,因为农村有好多荒地,人口密度很低;其次,居住在二楼很不方便;最后上升到居住理念,“你的居住跟土地发生关系,你才能产生一些有意思的生活的可能”。

对于村里关于“一层就是平房,二层就是楼房”的普遍认知,设计师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好像住平房就被人看不起,(但)我觉得没有必要被这种观点束缚”。

不过,这段阐述几乎完全无视了老杜前面说的想住二层小楼,不是因为一楼住不下,而是为了冬天保暖。

最后,设计师还是不太情愿地做了妥协,在主屋部分建了二层卧室。

在设计师眼中,这既不是一个简单迎合城里人时髦口味的房子,也不是一个回到过去农村的房子,而是顺应时代发展,面向未来的一个乡村建筑。

“想想,坐在这上厕所,边上是玻璃,有一棵树。我相信这种上厕所体验,我们很少人有,甚至有一种回归大自然的感觉,对吧?”

“面向未来”的厕所。

而设计师似乎也预判到改造后的房屋不会一下子得到认同,“十年之后,他可能会感受到这个道理,也会欣然接受的”。

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播出之后,老杜一家还未提出什么异议,反而是屏幕另一头的观众们炸开了锅。

节目组微博下的热门评论。

巨额装修费,究竟花在哪?

引起舆论广泛关注后,节目组发布声明进行了回应。内容主要是两点:改造尚未完工;改造费用节目组有分摊一半。

而委托人透过媒体的回应则是“房子还没有交工,没有搬进去住,房子好坏等入住后才能客观评价,设计建设费当时交了一些。”

如果说,改造后的房屋,室外粗犷的红砖风格与室内黯淡的采光还可以用“尚未完工”来解释,那么片尾露出的高额装修费用则无疑是引爆舆论的最后一丝火苗。

人们怎么也想不通,这样一套看似平平无奇甚至有些廉价的装修,怎么就需要土装88.8万、硬装32.3万、软装11.8万,共计132.9万元了?

这就不得不说回一开始的砌墙工程了。

在选择建筑材料的时候,设计师考虑到“当地民宅的普遍性”,又考虑到“给气候一个回应”,最后选用了最便宜的红砖。

但到了砖厂,红砖的成色却不能令他满意。

于是,设计师又带领团队设计出多种砌筑方式,试图掩盖住红砖斑驳的土色,只露出纯色的一面。

这种砌筑方式使得用砖量陡增,但这还只是最普通的砌法。“到了很多构造柱,横梁、转角,还有院墙的镂空,遇到窗口,都还有很多特殊的砌法。”

表面上的清水墙,实际上都按照了精装修的标准去做。

这种富有挑战性的砌砖方式,“劝退”了很多建筑工人。

本地工人不愿做,就从外地调工人到甘肃砌砖。设计师坚持这种砌墙风格的代价是,从7月3日开始砌砖,直到7月底,只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一。

从北京调过来的“砌砖好手”的加入,终于让现场的施工进度得到了提升。不过,即使是按照设计师“一顺一丁”的砌筑方式,凑近一看,墙面依旧是很斑驳。

不过,这些似乎都不重要了,前来验收的设计师显然已经满心陶醉在这独特的视觉感受中。

外墙已然如此,如果你对内饰还抱有一线希望的话,结果可能会更加失望。

已经有不少眼尖的网友发现,改造后的房间里,家具是宜家的——

贴板是松木的——

而如果赞助商不是某油漆品牌的话,设计师可能连木板都省了。

事实上,房屋内确实有大量的墙面,直接是裸露的红砖。

看到这,网友们真的坐不住了。

于是,你能看到无论是节目组还是设计师的微博下,都涌入大量的激烈的留言。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退钱,退钱,退钱”。

设计师微博下的热门评论。

实现的是谁的梦想?

这期节目翻车后,设计师陶磊瞬间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很快,他所开设的公司就被爆出曾违反安全规定,自己的住宅也疑似违建。

除此之外,屋顶开裂、取暖作假、涉嫌抄袭……更多的问题还在等待着节目组与设计师回应。

“这算什么梦想改造家?简直是梦想毁灭家。”,即便节目组与设计师多次回应,网友们的愤怒依旧很难平息;而即便是最能理解设计思路的业内人士,也很难不承认,这一次,其实是设计师把自己的设计理念,强行加诸老杜一家的房屋之上了。

这就引出一个问题:《梦想改造家》,实现的究竟是谁的梦想?

观众们一度认为,这个梦想是属于业主的。毕竟,《梦想改造家》这个节目之所以能够声名鹊起,靠的就是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实现每位委托人的安居梦想。

无论是将12平方米的蜗居改造成微型豪宅——

还是将不足40平米的L形过道房改成精致的阳光房——

《梦想改造家》请来的设计师们,似乎总能施展“空间魔法”,将种种不可能都变幻成可能。

而即便都是在广袤的乡村大地上翻修,第七季第四期的改造,就令人拍案叫绝。

而这样一个被观众们誉为“像博物馆一样有排面”的房屋,造价为69.1万元,仅仅是改造老杜之家所耗费的一半。

这可能是《梦想改造家》最出圈的一期节目,却也很可能是节目组最不愿意看到出圈的一期节目。抛开阴谋论不谈,这一次的“翻车”或许在于审美的割裂,即“此之蜜糖,彼之砒霜”。

同样是半脱落的油漆、裸露的砖块、磨损的灰泥墙、暗淡的色彩,在一些艺术家看来或许是充满时尚气息的赤贫风,但在为数更多的普通人看来,就是又破又廉价的毛坯房。

赤贫风,凌驾在美的顶端。/unsplash3

而当业主对于居住建筑功能性的需求,和设计师对于美学展示的需求出现矛盾时,该谁让步?

这些年来,中国人见识过许许多多奇形怪状的土味建筑,多到每年“十大丑陋建筑”的评比都竞争激烈。但比起谈起奇葩的现代建筑时的云淡风轻,人们对于住宅风格的在意则显得尤为真情实感。原因或许在于,“我真的有一套房”。 就拿中国美术学院的象山校区来说,局外人谈起这间由著名建筑师王澍参与设计的校园时,谈的可能是它的艺术风格与“普利兹克建筑奖”,但对于真正需要在此间生活学习的学生们来说,则是“冬凉夏暖”“不通风”“光照不进来”乃至“没法住人”。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视觉中国

回到一开始的问题上来,知乎答主、建筑师袁牧认为,这一期改造的“翻车”,并不完全是设计师个人能力或者态度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设计行业在做乡村建筑时出现的普遍问题。 在一篇探讨乡村建筑的文章中,袁牧也试图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忘却个人的风格偏好,积极推广适合的现代建筑材料技术的同时,避免强推其美学风格。

真诚地从村民的主体性出发,关注其生活质量与成本,让建筑真正做到因地制宜,根植乡村,这些本体因素将会自然生长出属于当地的乡村美学。

说到底,美学本身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只能说不同的人在建筑美学上的感受大不相同。

更何况,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在尚未保证安居的情况下谈建筑之美,未免有些太奢侈了。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