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洛杉矶,定居大沙漠,住在约书亚树的新移居者们

来源:波士顿资讯网 - - 生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自疫情到来的一年半时光之中,不少城市居民逃离洛杉矶,定居大沙漠,位于洛杉矶以东140英里的约书亚树国家公园附近的尤卡谷(Yucca Valley)正成为新的热门之地。

当地房地产经纪人认为,这种人口迁徙的动力来自对广袤土地的渴望,对低廉房价的期待。而远程工作的普及,进一步推动了这种迁移。

1

泰勒·高尔(Tyler Gaul)经营着自己的皮肤护理公司,他居住在拥挤的市区,从未想过要搬到沙漠地带,然而,疫情袭来,当他无法再在公寓外锻炼时,当他发现不断恶化的山火烟雾严重污染了空气。他觉得搬家的时候到了。

他回忆到:“我有肺部疾病,我当时想,'不,我不能再这样做了'。 于是他踏上了沙漠之旅,希望找到更开阔的视野,更清洁的空气。

去年秋天,当他第一次从洛杉矶搬到沙漠时,这片奇特广袤的风景让他心旷神怡,沉心静气。他在尤卡谷的家大约两英亩,有宽阔的后院,有岩石遍布的山坡,有游泳池、还有篮球场。在沙漠的第一个冬天,他们静静地站着,听着雪从树上掉落,静静砸在下面峭壁的声音。

自从搬家后,他和他的女朋友招待住在城里的朋友过来参观,并举办了泳池派对。他们学会了如何维修,包括解决灌溉系统漏水的问题;

2

40岁的简·米歇尔·阿尔佩林(Jean Michel Alperin)和42岁的莎拉·斯考特·阿尔伯林(Sarah Scott Alperin)带着他们的两个孩子,2岁的Marcel和4岁的Simone在疫情前夕从洛杉矶搬到了Yucca Valley。

“我决定去咨询房地产商。我们看了四处,第四个就是我们买的房子。那正是我们梦想中的房子,我们对它一见钟情。”

40岁的简说:“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要经历很多艰难,这是肯定的。从市区搬到尤卡谷,有很多不同之处。只有这一个地方。你没有选择,但我们都是那种不在乎被边缘化的人。”

三年来,他并不后悔此举。他们夫妻改造了他们大约2000平方英尺的房子,5英亩的土地上落地玻璃窗一览天际。

他们与其他有同龄孩子的新居民交上了朋友,为了应对疫情,他们还加入了一个学校教育小组,由蒙特梭利老师来指导孩子们。

在2020年8月,他经营的红狗酒馆开业。

简认为,这个酒馆增加了镇上的就业机会。他有大约30名员工,据他估计,沙漠地区收入最高的是厨师工作,而这些员工的收入比厨师工作还要高25%左右。在他看来,这证明了新移民可以造福社区。

他表示:”起初,我们觉得自己像离开水的鱼。但这很快就改变了……我们建立了一个社区。我想说,我们需要在多样性方面下功夫。这是我们现在缺乏的地方。但这是一个由来自洛杉矶志同道合人士组成的良好社区。而且我们也开始整合这个社区,这很棒。”

而简的妻子萨拉是一名亲密关系协调员(intimacy coordinator),协助影视作品拍摄亲密场景时,确保演员的权益不会受到侵犯,她通勤到洛杉矶工作。

这对夫妇说起,他们搬家时,洛杉矶的其他居民也开始收拾行李。他们看着这些人从回声公园(Echo Park)、银湖(Silver Lake)、东区(parts of the Eastside)搬来,然后见证了疫情期间,移民潮的疯狂。

3

但有的家庭一举就成功买了房,有的家庭却依然还在为买房奋斗。

房地产经纪人Murtagh说:“这里一些低收入居民被挤出了市场,在社交媒体上会经常上演由此产生的社区摩擦,问题在于,沙漠中没有足够的多家庭独立住宅(multi-family house)。租金正在急剧上升。对洛杉矶来说,这很便宜,但与两年前相比,这里要高很多。”

然而,住房市场看起来有些不同。尤卡谷的市长兼该地区的房地产经纪人梅尔-阿贝尔(Merl Abel)说,在一大波买家进城后,最近几个月的房价开始降温。

“几个月前,大家有挫折感,因为每次出价时都被高估。现在,我们看到每个房子有一到两个报价,除非它的价格过低。热度已经有点平缓了。”

根据Zillow的数据显示,Yucca Valley的住房成本在过去一年里急剧上升。数据显示,2021年8月,尤卡谷的 “住宅均价 “为314,858美元--自2020年8月以来增加了近31%。根据Zillow的数据,在约书亚树,房屋价值在去年上升了40.2%。

阿贝尔补充说:“过去几年的新移民潮也给该地区带来复兴。在尤卡谷老城,有些年轻人前来开店,有一家精品店,出售有机葡萄酒和奶酪之类的东西,在这旁边,他们开了一家瑜伽馆。那条街已经变样了。”

丹尼·索尔(Danny Sall)是在先锋镇地区(Pioneertown)的管道峡谷(Pipes Canyon)出生和长大的建筑商,他表示他 “接受 “从城市搬来的人,但他认为,吵闹的访客会带来破坏。他还担心,住房成本可能会让希望买房的当地人望而却步,或者房地产价格快速跳升,会让长期居住的居民卖掉房子并离开。

索尔在古老的先锋镇旁边的宅基地上长大。他出生时,这里有错落有致的巨石,有西部电影里能看到的蓝天,吸引了很多好莱坞牛仔。

先锋镇的网站显示,第一批建筑包括一家汽车旅馆、一家冰淇淋店、一家射击馆,还有红狗酒馆。

在谈到短期租客和城市买家的热潮时,索尔说,“我已经期待了很多年,Pioneertown一直是我们最好的奥秘。”

他说,他最担心的问题之一是新移民改变了这里的面貌,他们建造的房屋被白色的栅栏所包围,以配合他们房屋上的惨白油漆。

“我总是用灰褐色的屋顶线和与周围环境相融合的中性木质壁板来建造我的房子。他们则希望房子脱颖而出,让它与景观形成对比,如果你能和他们谈谈,说服他们不要改变那么多,那就好了。”

72岁的萨勒住在先锋镇外一条土路上,最近一波新移民潮是他在沙漠中生活了70年所见过的最大一波。他不知道这波移民潮何时结束。

他表示:”人口结构正在一点点改变。来自洛杉矶中上阶层的年轻时髦人士买下这个地方,而和妻子每周出去骑马两三次的本地老人家则高价卖掉并离开这个地方。”

4

不过,沙漠中的生活并不总是符合Instagram上的沙漠时尚美学——在时髦的平房篝火前弹吉他,或在美丽的约书亚树背景下荡吊床秋千。去年夏天,约书亚树地区达到114度;莫隆戈谷达到108度。

莎拉表示:“寒冷、炎热、苦涩的干燥——这是一种极端的情况。有一个星期,我们4岁的孩子说:‘妈妈,我想搬回去,'因为它热得如此可怕,热得令人难以忍受,你不能出去。如果有一天你饥肠辘辘,弹尽粮绝,也无法购物。”

“此外,当地人可能并不欢迎外来客。我们开着一辆丰田普锐斯,我们摘掉了圣莫尼卡的车牌框。我们听到有人说,‘回你的洛杉矶去!'

上周日,他们家为其他有孩子的年轻夫妇举办了一次聚餐,她所在的聊天群中大约25位妈妈,她们轮流分享聚餐,成为一种传统。

莎拉说:“这里大约有40个大人,20多个孩子,这好像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很有趣,因为我们都是移居者,有一对夫妇刚生了宝宝,他们已经在这里至少十年了。我们希望能够营造一个兼容并包的社区,因为我们了解,搬到这里无亲无故是什么感觉。”

对于高尔而言,沙漠生活也有意想不到的缺点。

他的女朋友罗西特(Katelynn Rossiter)则说,她很希望镇上有更多的户外娱乐选择。“我们在这里并不认识很多人。如果在这里有一个更大的朋友群体就好了。但好在我们一直有朋友从洛杉矶过来。”

在他们3000平方英尺的四居室房子里,有多个空间开启了加湿器,以应对干旱的气候。这对夫妇一直在与困扰他们空调系统的老鼠问题作斗争。他们渴望有更多选择的餐厅和更多种类的杂货店,

此外,令人苦恼的就是毫无征兆的停电,他质疑这种新的生活方式是否可以持续。

“我很难给朋友发短信说:嘿,我需要减压,我们去喝一杯吧。住在这里并不容易。如果我们的工作少了很多,我们就可以更享受这些意外情况,但现在,我们只希望房子能够正常运转,不再有老鼠。我们刚刚清除了第20只老鼠。”

5

埃瓦尼斯·霍尔茨(Evanice Holz)是专门提供古巴素菜的餐饮公司Señoreata的创始人。她的家就在尤卡谷边界之外大约20分钟的路程,她很享受沙漠这种离群索居的生活方式。

去年夏天,她离开自己在银湖的单身公寓,搬到约书亚树国家公园这个偏远的小屋里。

“我想要一个可以享受自然的地方,我感到内心非常宁静,”霍尔茨说。”在疫情期间,我是那种除非有迫切需要,否则真的不会离开家的人之一。

她来这里寻找新地方,几天后就发现了这个沙漠中的房子,它有三间卧室和一个温室。她在两周内就搬了进去,并把她的生意也带来了。在整个疫情期间,她在洛杉矶地区和沙漠地区都能接单,在沙漠地区的婚礼和婴儿洗活动中提供餐饮服务,同时还在洛杉矶的露天市场Smorgasburg重新开放时,周末去出售她的食品。”

坐在她位于山顶的户外餐桌前,可以看到崎岖不平的地形,她在小径上徒步旅行,并在庄园里种植蔬菜和香草,心情宁谧。

“我需要每个月为银湖的单身小公寓支付了大约1,600美元。而在这里,超过一英亩的土地,我支付的费用还不到这个数,独处真的帮助我欣赏一切,而不像我在洛杉矶那样容易焦头烂额,我可以在城市喧嚣和沙漠平静之间有一个很好的平衡。”

在沙漠中生活令她以前生活的压力变得清晰。在这里,她满足于每天早晨与太阳一起醒来。停电,难以洗澡和上网不怎么困扰她。

霍尔茨表示,当生意回暖,需要开展洛杉矶业务时,她感到一阵焦虑。她不确定,她在沙漠中的新生活与她的城市工作是否能同步。她担心自己将不得不重新搬回洛杉矶。但是,平时在沙漠生活,和周末回城工作一个月后,她意识到,她必须坚持。”

她说:“这件事让我看到了真正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享受你在这里的短暂时光。”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