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崩溃货币暴跌,黎巴嫩是怎么葬送国运的?

来源:正解局 - - 国际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一次善意,击倒自己。

这个世界,还能糟糕到什么地步?

中东小国黎巴嫩现在正在经历的事情,恐怕最有资格作为这个问题的答案。

黎巴嫩,位于亚洲西南部、地中海东岸,东部、北部和叙利亚接壤,南边和以色列相邻,西面就是地中海。

面积1万平方公里出头,比天津还小。

人口680多万,不到天津人口的一半。

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国,曾经在一段时间里极为富庶,首都贝鲁特更是被称为“中东小巴黎”。

可现在,黎巴嫩越过越惨。

根据联合国今年9月公布的数据,目前黎巴嫩的公共负债高达895亿美元,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170%,近3/4的黎巴嫩人生活在贫困之中。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黎巴嫩今年的经济将收缩12%,这是世界第三大衰退的国家,仅仅比委内瑞拉、乍得好一点。

现在,很多人说黎巴嫩“国家失败”。

那么,黎巴嫩何以至此呢?

黎巴嫩位于欧、亚、非三大洲交通要道上,地理位置和军事价值十分重要。

从1943年底独立到70年代中期,黎巴嫩保持和平稳定发展长达30余年,成为中东最繁荣,也是最西化的城市。

由于经济发达,加上处于东西方文明交汇之地,黎巴嫩很长一段时间是中东的交通、教育、文化中心。

繁荣时期的黎巴嫩拥有72家银行,有相当一部分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并逐渐发展成与瑞士苏黎士并称的国际金融之都。

黎巴嫩最吸引的人不仅有阳光海滩,还有必不可少的美女和游艇。

所以,也被《孤独星球》和纽约时报列为“全球旅行十佳地”和“必去的旅游胜地”。

由于地处亚欧非交汇地,黎巴嫩既有金发碧眼、热情奔放的西式美女,也有黑发黑眼睛蒙着面纱的东方美女,堪称“面纱与比基尼并存”的国度。

甚至在黎巴嫩的有些地区,夏天的时候一些新来的女警察还要换上超短裤去巡逻,这些地区的市长给她们的理由是更容易吸引游客。

这样装扮的警察小姐姐,全世界恐怕找不到第二个国家有了

而在贝鲁特的Zaitunay Bay港,常年停泊着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豪华游轮,滑水、风帆冲浪、风筝冲浪、帆伞运动、水上飞行等各种刺激的水上运动以及豪华宴会应有尽有。

同时,黎巴嫩也是世界著名的葡萄酒产地,年产量达到500万瓶,一半以上用于出口。

可以想象,全世界的富人聚集在地中海东岸这个迷人的海滨国家,乘坐游艇,品着美酒,身边是美人相伴,俨然一幅天堂美景。

黎巴嫩贝鲁特的Zaitunay Bay港

由于局势相对稳定,黎巴嫩GDP从2000年172亿美元增长到2018年566亿美元,按照600万人口计算,当时人均GDP超过9000美元。

其中,作为支柱业的金融和旅游业就占据了超过65%的GDP。

虽说和一些中东石油国家相比,黎巴嫩GDP并不算很高,但也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但是,眼下黎巴嫩人的日子显然没那么好过。

2020年,黎巴嫩GDP降到了333亿美元,而且还在继续降低。

原因就是国内长期的宗教纷争以及连绵不绝的战火。

从某种角度来说,黎巴嫩是“成也地理位置,败也地理位置”。

作为扼守亚非欧咽喉之地的国家,其战略位置尤为重要。

历史上,黎巴嫩曾是欧洲十字军东征后在中东残留的一个基督教据点,同时也遭受过奥斯曼帝国、英国、法国的殖民统治,宗教体系十分复杂。

黎巴嫩是中东少有的基督教、伊斯兰教平分权力的国家。

目前黎巴嫩国内一共有18个教派,政治上基本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平分秋色。

其中的基督教又分为马龙派、希腊东正教以及亚美尼亚基督教;伊斯兰教中又有逊尼、什叶与德鲁兹等教派,内部族群和宗教派系极为复杂。

为了保持权力平衡,黎巴嫩政府由各个教派分别把持。

基督教马龙派人士担任总统和军队总司令,总理则是由伊斯兰教逊尼派人士担任,而议会议长由伊斯兰教什叶派人士担任。

可以想象,如此复杂的教派组成,使得国内的政治体系不可避免地受到掣肘,造成政府职能不清、行政效率低下,各种腐败现象更是难以根除。

事实也是如此,黎巴嫩现有的各方政治势力经常互不买账,国家经济基本陷入停顿。

黎巴嫩镑三年来贬值90%,已是废纸一张。

就在2020年8月4日,首都贝鲁特港口区接连发生两起巨大爆炸,造成至少190人死亡、6500多人受伤、3人失踪。

贝鲁特港口发生的巨大爆炸,让黎巴嫩局势雪上加霜

巨大的爆炸不仅造成人员伤亡,更使位于爆炸中心附近的粮食储备仓库被炸毁,导致该国食物价格在短短几个月内上涨4倍,贫困率超过50%。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贝鲁特大爆炸后访问黎巴嫩,公开的要求就是“两周内迅速组阁”,可惜各派谁也没鸟他。

正是因为黎巴嫩看似稳定的政权是建立在庞大的各派宗教群体之上,一旦某个教派的人口和势力发生变动,各派的权力之争就不可避免,局势也将陷入动荡。

长期以来,黎巴嫩国内虽然派别众多,可总体还算安定和谐。

谁知黎巴嫩的一次善意之举,却打破平衡,引火烧身。

1970年9月,随着第一次中东战争的爆发,巴勒斯坦方面产生了大量难民。在其他国家都不愿意接纳的情况下,黎巴嫩选择接纳1万名难民入境。

接纳巴勒斯坦难民本是黎巴嫩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可这样的行为让以色列充满警惕。

因为这些难民中混杂了大量巴解游击队的成员,注定了黎巴嫩从此再难独善其身。

事实也是如此,随着大量巴勒斯坦难民进入后,巴解组织在黎巴嫩国内伊斯兰教派支持下,鸠占鹊巢,几乎形成“国中之国”,让黎巴嫩官方都无可奈何。

黎巴嫩南部成为巴解组织的重要基地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缓过劲的巴解组织以黎巴嫩南部为基地,不断与以色列发生武装冲突。悲催的黎巴嫩,从此陷入以色列与巴解组织之间的火拼之中。

更麻烦的是,接纳巴勒斯坦难民很大程度是黎巴嫩伊斯兰教派的意思。

基督教派本来选择了视而不见,可大量的伊斯兰教徒涌入非但改变了彼此内部的宗教平衡,还引来了战火,这不能不让基督教派感到不满和愤怒,彼此矛盾从口诛笔伐逐渐上升到了小规模武装冲突的局面。

小小的黎巴嫩,根据宗教势力分为北部基督徒聚居区和南方穆斯林聚集区。

这些宗教派别都拥有各自的武装力量,为随后的内战埋下祸根。

1975年4月,巴解组织袭击了黎巴嫩境内的一个基督教堂,造成多人伤亡,从而彻底激怒了黎巴嫩的基督教成员。

作为对等报复,黎巴嫩的基督教长枪党民兵随即炸毁了一部满载的巴勒斯坦客车。

至此,积蓄已久的宗教矛盾彻底激化,充满怒火的巴解组织又多了个敌人,那就是黎巴嫩基督教长枪党民兵。

黎巴嫩内战中的武装人员

双方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内战,战火将有“中东小巴黎”之称的首都贝鲁特直接变成了一片废墟,繁华景象一去不复还。

内战中,巴解组织因为得到伊斯兰教派的支持,占据了上风,变得不可一世,继续在挑衅以色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1982年,忍无可忍的以色列最终选择直接派兵入侵黎巴嫩,彻底捣毁了巴解组织的老巢,引发了第五次中东战争。但是由于其在贝鲁特大肆报复,招致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

英、美、法、俄几个大国坐不住了,为了稳定这个“中东火药桶”,纷纷介入黎巴嫩内战,结果是“剪不断理还乱”,反而使战局更为错综复杂。

持续多年的黎巴嫩内战使得无数人流离失所

黎巴嫩的内战一直持续了十多年,在战火硝烟和几个大国势力的博弈下,曾经富庶的黎巴嫩早就化为一片焦土。

内战造成上百亿美元的经济损失,15万人死于战火之中,近一百万黎巴嫩人流离失所。

最令人悲哀的是,曾经接收难民的国家,如今成为了产生难民的国家。

黎巴嫩原本还能靠旅游业和金融业赚点外汇,可内战开始后,这两大支柱产业也成了泡影。

不仅如此,黎巴嫩一半以上的国土是超过千米的山地,平原相对狭小,不适合种植粮食,只适合种植葡萄、水果等经济作物,因此长期是靠出口经济作物来换取粮食进口。

可战火和新冠疫情使得黎巴嫩的出口经济也黄了,民众只能依靠侨汇和联合国的资助勉强度日。

近年来,黎巴嫩的经济已经陷入巨大的困境之中

黎巴嫩在海外有几十万的海外侨民,他们每年汇来的资金可以达到国内GDP的20%,使得国内经济总体还算平稳。

联合国也不遗余力地给黎巴嫩资助,每年都投入了巨额资金和各项人道主义援助。

因为黎巴嫩实在是仗义,在自身已经揭不开锅的情况下,居然于2015年在联合国难民署的请求下,又接纳了超过120万的叙利亚难民。

虽说资助这些难民的款项很大一部分是联合国出的,可毕竟人在黎巴嫩境内,各种问题层出不穷,让黎巴嫩政府也很头疼。

而黎巴嫩政府内部早已混乱不堪。

民间更是乱成了一锅粥。

此前,黎巴嫩真主党为代表的什叶派政党得到伊朗、叙利亚以及国内大多数人的支持,可实力相对较弱的哈里里逊尼派却得到了沙特、法国和美国的支持。

为了各种宗教利益以及政策制定,两派吵得不可开交,谁也不服谁。

私下里,各派的支持者也水火不容,冲突不断。

领导层吵吵也就算了,可就在2019年10月,黎巴嫩商人忽然发现银行美元外汇储备不足,国内顿时炸开了锅。

本国的黎巴嫩镑早就信誉不足,大家平时都是按美元结算。外汇不足,那等于手里的钱很快就不值钱了。

外汇储备不足的消息,立即引发黎巴嫩国内银行美元挤兑,让黎巴嫩镑极速贬值。

黎巴嫩政府也急了,为了缓和局势,赶紧为粮食、原油进口提供汇率优惠,可这等于变相确认了货币贬值的现实。

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黎巴嫩的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物价飞涨,失业率暴增,连维护治安的警察每月都只有不到40美元的收入。

黎巴嫩爆发示威,人群高喊“我快饿死了”,警察竟回喊“我比你饿”

而黎巴嫩政府接着又出了个“昏招”。

为了缓解经济危机,黎巴嫩政府宣布对烟草、汽油等项目开始征税,再次引发了国内一百多万人走上街头抗议,将“结束教派政治”作为核心要求。

迫于生活压力,无数黎巴嫩民众上街抗议示威

2020年1月,总理萨阿德·哈里里迫于民众压力,宣布辞职,换上了教育部长出身的哈桑·迪亚布,但是新政府内部的纷争并没结束。

随后,黎巴嫩政府在讨论4亿美元的国际援助议案时,就因为有议员将援助视为对本派别民众的收买手段,中途离场,使得会议不了了之,至今还没讨论出个结果。

黎巴嫩,现在成了谁都避之不及的烂摊子。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