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女生酒后失踪,电脑记录细思极恐

来源:网易新闻 - -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2006年,轰动韩国的李允熙失踪案喧嚣一时,案件主人公即将毕业,步入新的人生,却在一次学校聚会后离奇失踪。

警方起初以为只是简单的失踪案,可深入研究后才发现疑点重重,似乎背后有一双大手操控着这场失踪案。

此时的李允熙并没有喝多少酒,她整个人情绪看起来并不是太高涨,看着大家都起身,她也朝外面走去。

不过暗恋她的同学金某,因担心她一个人回去,路上不是太安全,当即走了上前,请求将她送回家。

金某喜欢李允熙已不是一天两天了,且是偏执狂的喜爱。而李允熙对他不反感,但也没有正式同意和他交往。可即便如此,金某仍然寻找各种机会和其相处。

聚会地点距离李允熙的出租屋3里路,大约20分钟可走到,而金同学为了追求她,特意租在她附近,两人刚好顺路,此前两人也经常一起走夜路,因此李允熙并没有拒绝他的提议。

越想下去,越是后怕!可固执的警方仍然不太重视,认为这不过是简单的失踪案件,在韩国很正常。

但见同学们如此执着,警方最终给其父母、姐姐打了电话。收到消息以后,李允熙家人表示立马过去。

随后,警方又让2个同学去警局做笔录,而金某和另一名女生留在这里,因考虑到李允熙的家人即将赶来,而李的房间又这么混乱,金某提议将房间收拾收拾,让其家人看得舒服一些。

然而,正是这一行为,却将房间内的所有可能的证据都破坏了,也正因如此,才让后面的案情变得扑朔迷离、难以琢磨。

为了抹平房间内打斗的痕迹,凶手将茶几和沾有血迹的锤子带走。而因茶几桌面太大不好携带,且金属支脚已经折弯,凶手遂将其卸掉分开丢掉。

不过,此时所有人都有一个怀疑,凶手应该对这附近很熟悉,比如那个隐蔽的垃圾堆,警方调查一周都没能发现,如果不是李父意外发现,案件可能还会定性为简单的“失踪案”。

此时,李允熙的父母已将凶手锁定在金同学身上,毕竟他就住在附近100米处,知道这附近有个垃圾堆很正常。

同时,金同学也是聚会当晚最后一个接触李允熙的人,至于他们离开酒吧后做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同时,报警的那一天,金同学提议打扫房间,如此一来指纹、头发等一切现场证据都被毁掉了。

李允熙和同学合影只是,因没有确凿的证据,警方并没有第一时间对金某进行审讯。

电脑记录细思极恐案件还在继续调查中,最让人细思极恐的莫过于电脑网页浏览记录。

6月8日晚上7点28分,李允熙姐姐打开她的电脑,想从网页浏览记录中找到有价值的信息,没想还真发现了细思极恐的东西。

上面显示,6月6日2:59-3:02分,短短的3分钟内,李允熙利用中国百度搜索了“112”、“性骚扰”等关键词,且还打错了字。

而“112”是韩国报警电话,可猜测出她当时应该很紧张,或许有人对她性骚扰,她想要报警,可手机卡丢了。

李姐姐立马将这一消息上报给警方,警方初步发现,电脑从3:03到4:21分是处于闲置状态的,而到了4:21分的时候,电脑被人长按电源键关机。

这意味着,李允熙从回家到4点多一直没睡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她强行关机?难道有人在这个时候找她,她担心浏览的网页被发现?

李允熙同学表示,她没有强制关机的习惯,电脑在学校一开就是一天。而强制关机最伤电脑,除非电脑卡机才会按电源键。

警方将电脑拿给技术人员侦查后又发现,3:02-4:21分时,电脑还有浏览或聊天的痕迹,可内容却被人用特定程序删除,以至于警方无法知道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是李允熙本人,她没必要删除这些信息,可见有其他人操控电脑。

难道是凶手为了混淆视听、扰乱警方的思路,故意留下“112”、“性骚扰”等信息?

但不管怎么说,6月6日聚会结束后,李允熙的房间内不止她一个人,不然她不会有这些反常的举动。

而且警方还发现,6月8日下午2:18分,电脑时隔2天后又一次开机。而此时正是金某和女同学打扫卫生的时候,没有别人打开此电脑,但对于是否开机的问题,两个同学均表示不清楚,可能是收拾东西时碰到了开机键。

6月10日,警方发现首尔一家酒店内,有人用李允熙的账号访问了音乐网站。难道李允熙真的只是心情不好,出去旅游散心?

可调查酒店附近的监控,并没有发现李允熙或可疑人员出现。难道有人故意扰乱警方思路,利用黑客技术将IP定位为首尔某酒店?

警方分析,可能凶手的电脑技术高超,且对李允熙比较熟悉,知道其个人账号。

当然,考虑李允熙手机案发几天前被偷,也可能是盗贼用其手机登陆账号。

实验室骨灰多出140斤?

案件进展到这个程度,虽然发现了诸多可疑的迹象,但硬是没有可供继续追查的线索,这让警方很是郁闷。

不过,对李允熙背包进行检查时,警方又有新的发现,其背包内的动物麻醉剂被用了一半。这种东西个人不能携带,但李允熙是兽医系学生,且6月5日下午有手术实习课,因此携带麻醉剂也不难理解。

但使用过的麻醉剂,到底是实习课用掉的,还是凶手为了防止其醒来,特意注射在其体内的?如果是后者,那凶手或对李允熙比较了解,知道她随身携带麻醉剂。

警方又立马去学校进行调查,发现兽医系每周都会对实验室用过的动物尸体集中销毁。但以前每周焚烧的尸体不过80斤,可案发的那个礼拜,尸体竟增多到220斤,多出来140斤。

此时已临近期末考试,课程基本结课,只有一门课还没有上完,没有大型牛、马实习课,按理说动物尸体不该多出来这么多,难道这些尸体中混入了人的遗体?

也就是说,凶手极可能是李允熙身边的人,且对全北大学比较熟悉,而金某成了最大的怀疑对象。

李允熙同学称,金某曾有过收集李同学头发、衣物的习惯,也会在笔记本上记下她的日常穿搭。有男同学说,最初金某一直是跟踪狂,每天跟踪李允熙的去向。

和教授有关?

接下来,金某提供了一条破案思路。他表示聚会当天,李允熙提出和他换座位,因为其旁边坐着的人是教授。

期间李允熙上厕所后,曾问过金某,教授有没有跟过去,从她的语气来看,她似乎很怕教授,难道是性骚扰?

同时,有记录显示,教授曾私自使用过焚烧炉,且关于聚会当晚回家的供词有过修改。

不过因没有确凿证据,警方并没有对教授进行审讯。

一切的线索都无法继续研究下去,警方曾公开搜集证据,并四处派发传单,希望有人能提供证据,可一直没有找到有效线索。

2019年,韩国某节目再次报道“李允熙失踪案”,并给出新的假设,可能是陌生人尾随作案。那个年代,韩国的贫富差距巨大,社会不稳定因素较多,“尾随”事件很是寻常。

再联想案发几天前,李允熙曾遭劫匪抢劫,可能这个劫匪已在暗中观察很久,并伺机在她深夜回家后动手。

不过再多的猜想,也仍然没能确定李允熙是死是活。

如果她还在世,今年已44岁。直至今日,李允熙的父母依旧处在悲痛中,且多次公开呵斥金某,甚至公开其真实个人信息,认为他就是凶手。

但法律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一切的猜想都只是猜想,不能随意冤枉好人,但也不能放过坏人。

只可惜最初时警方并不重视案件,导致第一现场被破坏,不然也不至于使得案件如此被动。而李允熙的父母仍相信,女儿还活着,他们还在继续寻找,就算只能看到其遗体也已心满意足。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