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主动感染Omicron,好让这一切快点结束?

来源:纽约时间 - -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能不能主动感染Omicron,好让这一切快点结束?

一名男子在接受新冠检测。

在过去的两年里,30多岁的纽约学生玛丽对新冠的看法是正确的:她不想得这种病。然后,在12月中旬,当具有免疫逃逸能力的Omicron变种席卷她所在的州时,新冠病毒还是找上了她。但玛丽接种的三剂疫苗帮助她的病情在短时间内得到控制。到年底,她和她的几个朋友发现大家都在做着同样的流行病数学题:疫苗+疫苗+疫苗+感染=……肯定能得到一个合理的安全性,对吧?

所以他们开了一个新年晚会。12月结束时,10个人前往北部举行了一个为期两天的不戴口罩狂欢,所有人都是最近得了新冠并康复,而且已经结束了隔离期。他们在庆祝2022年的开始,但这也是某种感染后缓解的开始——一种正常的感觉,一个放松和交流的机会。“我们认为我们中没有人会传播疾病,因为我们都已经康复并转阴了,”玛丽告诉我。也许他们甚至因为近期感染,有了一点点额外的免疫力——几乎就像病毒给了他们一个额外的奖励。

这种解脱感有一定的科学逻辑:更多地接触病毒片段,确实会逐渐增强免疫力。因此,想象感染会让人的抗病毒盔甲变厚,这有合理性。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当阿里·埃利比迪(Ali Ellebedy)一家五口在圣诞节时感染新冠时,他表示“不怎么担心能不能去得成我的下一次会议”;这次会议定于本月晚些时候举行(如果Omicron疫情没有导致它取消的话)。埃利比迪是一位华盛顿大学的免疫学家,也已接种了三剂疫苗。对他、玛丽和许多其他像他们一样接种疫苗的人来说,最近的这一波创造了一种后新冠时代的蜜月期。

不过,就像任何蜜月一样,这一次必然也是短暂的。任何疫苗或病毒组合都不可能在未来与新冠的斗争中无坚不摧。无论是通过接种疫苗还是自然感染获得,免疫都不是绝对,而只能在一定的程度上发挥作用。

从很多方面来说,免疫是一种重复的游戏。免疫细胞暴露在威胁中越频繁、越强烈,它们就会越坚决地与之战斗,而且它们收集到的微生物信息也会储存得越久。时间和病毒突变会削弱这些保护;疫苗和感染则会让保护力得以恢复。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疫苗都需要多次接种的原因之一。

同样,感染一次新冠也不足以保证长期安全。但是,波士顿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的医生、疫苗研究员艾里斯·科利尔(Ai-ris Yonekura Collier)告诉我,在接种疫苗的基础上,感染可以诱导出“近乎于加强针的反应”。获得免疫的身体将重新唤醒老练的免疫细胞:B细胞释放出新的病毒抑制抗体,T细胞杀死被感染的细胞。这就是包括加州拉霍亚免疫学研究所的谢恩·克罗提(Shane Crotty)在内的一些免疫学家所称的“混合免疫”的一个版本,即感染+疫苗接种的组合式免疫,是一个人可以合理获得的关于新冠病毒的最全面的训练之一。这种现象在接种疫苗之前遇到病原体的人身上得到了最好的研究,但现在科学家们正在收集有关它如何反过来发挥作用的数据。这样做的回报可能是巨大的:人体防御的数量和质量有望提高,即使是针对新的变异同样如此;再感染率应该会下降。

因此,对于许多最近被感染的人来说,这可以算作一种安慰奖。理论上,疫苗接种后的感染可能会以我们的疫苗无法做到的方式影响免疫系统。虽然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新冠疫苗都以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为中心,但与实际病毒的战斗为人体提供了更多有关其解剖结构的信息。真正的微生物也能对病毒的自然入口点,即鼻腔和口腔产生呼吸道特异性的防御,而臂内注射并不擅长于此。多伦多大学免疫学家詹妮弗·戈默曼(Jennifer Gommerman)告诉我:“如果这些措施得以维持,就能提供很大的保护,防止随后的感染。”(戈默曼还认为,在未来,向鼻子喷疫苗可能是一个很好的举措。)由于我们目前的疫苗仍然是基于古老的、祖先版本的SARS-CoV-2,疫苗接种后与高度变异的Omicron变种的碰撞提供了更最新的情报。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免疫学家里希·戈埃尔(Rishi Goel)告诉我,感染Omicron可以唤醒那些对之前的变异没有反应的免疫细胞,从而有效地“扩大你的免疫反应”。

但问题是,这一切都不确定,尤其是在考虑到棘手的时间变量时。病毒在体内停留的时间过长可能会造成惩罚性的代价——传播、疾病、死亡。但如果它们被清除得太快,它们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教会身体一些新的东西。而这些动力部分取决于每个人最后一次接种加强针的时间。例如,最近接种疫苗的人体内可能仍然充满抗体,能够迅速清除病毒。埃利比迪在接种加强针大约一个月后,被他患新冠的妻子给传染上,并出现了非常轻微的症状,他认为这就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从疾病严重程度的角度来看这很好。但是,被截断的感染也可能缩短免疫系统对病毒本身的审查过程。身体有时会试图调整自己的防御以配合对手的进攻,轻微的感染并不总是值得大张旗鼓地发动保护。之后与病毒的接触可能会刺激细胞做出更剧烈的反应,并储存下另一组防护措施——但要冒更长时间、更危险、更具有传染性的感染风险。

此外,还有一系列其他因素也会影响一次突破感染所带来的保护效果:年龄和健康状况;疫苗品牌、剂量和时机;变异的基因组成。(大多数人无法确定他们是感染了Delta、Omicron还是另一种变种。)虽然每一剂特定疫苗提供的免疫刺激物质本质上是相同的,但实际感染并不会给每一个被感染的人提供相同的剂量。“人们出现的免疫反应大相径庭,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斯坦福大学免疫学家王泰(Taia Wang)告诉我。一些最近被感染的人可能只获得了轻微的保护,这可能不足以在不远的将来避免另一次感染。

即使在最乐观的情况下,接种疫苗后的感染确实会增强接种者的免疫反应,最基本效应的持久性仍然是个未知数。南非非洲卫生研究所的病毒学家亚历克斯·西格尔(Alex Sigal)告诉我,他怀疑,随着抗体水平自然下降,突破感染后获得的“金针罩”可能会在几周内消散。我们也不知道Omicron特有的保护——如果真有并持续下去的话——能在多大程度上保护我们抵御下一个变种。疫苗+疫苗+疫苗+感染的结果并不是很令人满意。因为感染带来的始终是一个未知的量,其保质期也未知。

我们还有另一个更大的方程要处理。每个人对新冠的个人计算都是全球总和的一部分,目前,全球出现了创纪录的病例,在一些地方,住院率也创下了历史新高。即使接种了疫苗,也不能保证感染是“轻微的”;有些人总是比其他人受到更大的打击。Omicron病毒可能没Delta那么容易让人住院,但人们无法选择会感染哪种类型的病毒,或者他们会把病毒传染给谁。戈默曼还担心Omicron引发的长期后遗症带来的负担,研究人员还没有很好地理解这个问题。最终,这种病毒可能会感染几乎所有人。这并不意味着它现在就得感染我们所有人。如果我们都想挤在同一个地方,蜜月就算不上蜜月了。

人们在接种新冠疫苗。

Omicron可能带来群体免疫,

但不会持续太久,且代价巨大

周一,美国报告了超过100万例新冠肺炎病例,创下历史新高,许多人开始讨论,美国是否能在这场疫情近两年后最终实现群体免疫。

“很多人都在谈论,Omicron可能就是终结者了,这场大浪最终会让大多数人被感染,我们有可能达到群体免疫水平,”德克萨斯大学健康科学中心麦戈文医学院传染病学主任路易斯·奥斯特罗斯基(Luis Ostrosky)博士说。

以色列首席卫生顾问纳赫曼·阿什(Nachman Ash)对此表示赞同,他最近表示,基于Omicron感染激增,他相信以色列能够达到群体免疫。卫生部总干事阿什星期天说:“感染人数必须非常高,才能达到群体免疫。这是可能的。”

卫生界所称的“群体免疫”通常指的是在当大部分人群具有免疫力时,病毒或细菌无法找到可以繁殖的宿主。群体免疫可以通过让足够多的人感染病毒并建立自然免疫,或者通过强大的疫苗接种覆盖率来实现。根据梅奥诊所的数据,大约94%的人必须具有免疫力,才能成功阻止传播。

但奥斯特罗斯基说,群体免疫,特别是新冠病毒的群体免疫,问题是它可能是有时限的。“我们总是在几个月后开始看到抗体下降,”他说。不仅有时限,而且可能无法抵御病毒的其他突变。奥斯特罗斯基说:“对特定变种的感染并不能保证预防未来的变种。”

12月28日,洛杉矶机场的人流。

只要新冠能够变异,持久的免疫可能就不会出现。梅奥诊所疫苗研究小组负责人格雷戈里·波兰(Gregory Poland)博士周二表示,如果又出现了另一种担忧的突变,能够更彻底地避开人们已经建立起来的抗体,“我们就得从头再来”。

“所以,说‘让我们去搞群体免疫,所有人都被感染,然后一切就结束了,’这是一种非常冒险的主张,’”奥斯特罗斯基说。

奥斯特罗斯基说,自然群体免疫也有一个非常现实的缺点,那就是极其多的人会被感染,这当中免不了会有不少最终在医院死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依赖群体免疫作为一种战略来摆脱大流行。这是有代价的,”他说。

“人们会想,‘哦,Omicron,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想法不对,它是一件大事。如果你没有接种疫苗,Omicron对你来说是一个大问题,”梅奥诊所的波兰说。

对于那些免疫系统健康的人来说,感染O变种可能比未接种疫苗的人要温和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不会传染给其他脆弱的人。新冠的长期后遗症仍然令人担忧。“获得免疫基本上是对抗这种病毒的一种武器,”波兰说。

许多卫生专家说,获得某种程度免疫力的最好方法是通过接种疫苗。与自然免疫一样,接种疫苗的免疫可能不会持久,但成本不会那么高。

以流感为例,这是一种仍然会季节性爆发的呼吸道病毒,但有了季节性流感疫苗能帮助减轻最严重的影响。“这似乎是新冠病毒正在慢慢发生的事情。它将发生变化,成为一种地方病。”波兰说。

“如果你在今年秋天接种了流感疫苗,我希望你接种了,那么你接种的是一种首次出现在1918年的流感变种。所以,100多年过去了,我们仍然在接种疫苗,”波兰补充说。“而从现在开始100年后,我们的曾、曾、曾孙辈,仍然需要获得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

奥斯特罗斯基说道:“我将Omicron视为我们最后的警告。”奥斯特罗斯基认为,如果美国不采取“极端和持久”的措施,新冠总会发生突变,甚至产生一种完全对疫苗、治疗方法、甚至通过目前可用的检测产生耐药性的变种。

美国需要采取哪些极端措施?奥斯特罗斯基说,很简单,更广泛地接种疫苗,更普遍地戴有效的口罩。他认为,美国需要达到一个最低门槛,即60%至70%的人接种疫苗。

“有时我们看到疫苗数据显示,90%的成年人接种了疫苗,但当只有20%的儿童接种时,这就不起作用了。我们需要一种整体的疫苗接种率。”他说。ttt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