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民主较量,美国还能自居“民主教师爷”?

来源:海峡评论 - - 国际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这一年来拜登(Joe Biden)政府无所不用其极的挤压中国大陆,2021年12月9日至10日召开的视频“民主峰会”目的也在于此。这次峰会受邀者有110国,都是美国眼中的所谓民主国家。峰会声称其目的在于“在国内更新民主,在国外对抗专制”,自称会议主要议题是防范威权主义,打击贪腐,促进人权。

失败的民主峰会

其实,拜登以教师爷自居召开的这场民主峰会,目的除了打压中国外,更在拉抬拜登自己的气势与支持度,不幸的是结果完全没有实现。视频收视率惨不忍睹,拜登谈话,收视者不过4,000多人,其他各国领导人或参与者的情况也是如此,完全没有达到宣传效果。会后媒体报道零零落落,连美国自家媒体也不给面子。

峰会虽然没有激起什么民主浪花,插曲却不少。首先是台湾问题,美国邀请了台湾,却不让蔡英文去,只让蔡政府派个政务委员唐凤代表出席。美国担心台湾代表演说出包,特别要其预录了三分钟视频,经美国务院审核通过。但真正上场时却出现了一张不合时宜的背景地图,触及美国一中政策底线,霎时唐凤的画面被卡,只闻其声。据说白宫为此气得“窒息了”!

美国“民主峰会”2021年12月10日的第二天议程,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唐凤受邀参与讨论,其简报的一张图片,将台湾与中国大陆标示为不一样的颜色,引发美国官员震惊。([email protected] Department of State视频截图)

其次,拉美国家有四分之一没被邀请,被邀请的国家却当场出美国洋相。萨尔瓦多总统布克尔(Nayib Bukele)说:“在任何国家,美国的利益都不是推行民主!”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则在会上批评,美国领导的美洲国家组织干涉玻利维亚,破坏该国民主。并意有所指的说:“民主意味不干涉,是和平的最佳保证。民主不是靠制裁强加的,也不靠武力。民主像和平一样,无法出口,也无法强加于人。”

再次,更多的质疑与指责来自国际社会:美国决定邀请名单的根据为何?民主与否的标准为何?被邀请的都是民主国家吗?未被邀请的都不是民主国家吗?新加坡未参与,其外长杨荣文称,邀请名单由美国乾纲独断,没有通过民主方式拟定。哈佛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斯蒂芬·沃尔特(Stephen M. Walt)质疑选择参与国的标准有问题,既不邀请匈牙利,为何邀请刚果(金)、尼日尔、安哥拉、巴西与菲律宾呢?只要与美国友好,民主尺度就可放宽吗?为何受邀的巴基斯坦会前数小时决定退出?峰会达成了什么样的积极结果?可以证明民主国家超越了专制国家呢?

事实上这个峰会根本是外交门面工程,没有实质意义,参与者都不过是自说自话,所以峰会结束时没有发表共同宣言,也没签署任何文件。拜登虽提出了《民主复兴总统倡议》,声称愿意提供4.24亿美元支持自由独立的媒体,打击贪腐,支持民主改革人士等五项工作,但谁都知道,那不过是另一个为“无政府组织”进行颠覆工作提供的预算。

“一国六主,实无民主”

美国与西方发达国家一向标榜民主、自由、人权,认为这是西方普世价值,并不遗余力的想将这些价值观加诸世界各国。后者若不接受,美国就想方设法颠覆其政府,另行扶植亲美政权,完全不考虑个别国家有没有实施这套价值观的客观条件。美国这个做法已经被证明失败,而且给众多相关国家带来生命、财产、社会秩序的严重损失,最近的例子就是阿富汗、伊拉克。

美国发起的民主峰会目的既在进一步孤立中国,中国当然不得不有所反应。12月4日,中国发布了《中国的民主》白皮书,说明中国实施的“全过程民主”的优越性。12月6日,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主办“十问美国民主”研讨会,有30余国驻华外交官与数十家中外媒体与会。十个问题都十分辛辣,分别是:美国民主是多数人的民主还是少数人的民主?是实现了权力制衡还是导致了权力滥用?是增加了民众福祉还是加深民众痛苦?是捍卫自由还是妨害自由?是保护人权还是侵害人权?是促进团结还是导致分裂?是实现梦想还是带来梦魇?是改善国家治理还是导致制度失灵?是给他国带去发展繁荣还是灾难动荡?是维护世界和平还是破坏国际秩序?

12月13日,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与140个国家和地区的355个政党、社会组织,发布了《关于自主探索民主道路、携手推动共同发展的联合声明》,强调:一、世界上不存在适用于一切国家的民主制度和发展模式,反对以民主之名干涉他国内政;二、一国民主与否应该由该国人民评断;三、民主既是国际潮流,国际关系民主化是当务之急,履行真正的多边主义是实现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必由之路。这些主张自然是冲着美国而来的外交还击。

2021年12月4日,“民主:全人类共同价值”国际论坛在北京开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讲。

从中国所提十问美国民主来看,中国对于美国民主的评价相当负面,认为美国人民事实上并不能当家作主,在“民主”的外衣下,真正能够体现自己意志的只有“钱主”(Money-cracy)、“枪主”(Gun-cracy)、“白主”(White-cracy)、“媒主”(Media-cracy)、“军主”(Milita-cracy)、“毒主”(Drug-cracy)。结论就是所谓的美国民主,就是上述“一国六主,实无民主”。

中国的批评不中听,但也不全是无的放矢,美国不妨反思。在民主这个议题上,美国的实践是否到位?是否双重标准?是否说一套做一套?其实美国国内与国际社会对这些问题都给出了答案。

2021年11月1日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公布针对美国民主,对美国本身及16个与美国友好国家与经济体所做的民调显示,美国人民只有19%认可美国民主,72%不认可,更有8%的人认为美国从来不是民主的好榜样。至于其他16国民调的中位数,只有17%的人还认为美国是民主典范,57%不认为是民主好榜样,23%甚至认为美国从来就不是好榜样。另外,设在斯德哥尔摩的国际民主与选举协助研究所(International IDEA)在2021年11月22日发布的《2021年全球民主状况》报告,也首度将美国纳入“民主倒退国家”的年度名单,该组织还指出,美国民主状况的“恶化”从2019年就开始了。12月初哈佛大学对美国18岁至29岁青年所做的民调,显示52%的青年对美国民主失去信心,27%认为美国只在某种程度发挥了民主作用,仅有7%的人认为美国是健康的民主国家。

美国民主倒退是不争的事实,标志性事件是2020年11月的大选程序一再被质疑,选举结果遭到特朗普(Donald Trump)否定;2021年1月6日特朗普听任暴民闯入国会山庄,使政权合法交接岌岌可危。迄今为止,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仍然认为拜登“偷窃”了选举。

美国总统拜登1月6日发表讲话,纪念国会山骚乱事件一周年,谴责前总统特朗普践踏美国民主制度,并称必须确保类似暴力事件不再发生。

美国不仅民主倒退,而且民主失能。首先选举结果保证不了民主品质,以最近两次选举看,大选结果不是选出一个偏执而情绪不稳的总统,就是选出一个被严重质疑有失智症可能的总统。两者对美国国内国外政策的制定与执行都令人扼腕。内政上,特朗普对疫情处理荒腔走板,拜登态度虽较积极,但在控制疫情扩散上并未见成效。面对经济问题与债务危机,两人除了不断印钞,发钱挽救失业,支持股市房市外,都别无良策。至于面对国内不断增大的贫富差距,枪枝与毒品泛滥,治安败坏,“零元购”式抢劫成为常态,满街游民,屎尿充斥,族裔冲突不断升高,移民问题难解,物价暴涨、通胀严重等情况,都束手无策。更糟的是美国两党政治走入互相诋毁、杯葛的死胡同,相互牵制,使政策或瘫痪,或更加极端,对世界威胁与日俱增。这是民主的常态吗?这符合美国所高举的民主人权价值吗?

在国际上,美国从来无视国际法与联合国秩序的存在,满口民主人权,却长期干预他国内政,发动颜色革命,制造国际动乱。特朗普执政时到处毁约退群,行使长臂管辖,滥用各种制裁,挑起中美全方位冲突。拜登上台,萧规曹随不说,还火上加油,到处拉帮结派,围堵中国,并以各种莫须有的理由,升级对中国的各种制裁。美国跟俄罗斯的关系,也因为乌克兰问题而难以缓解。阿富汗仓皇撤军使美国颜面扫地,导致英、法、荷、比等驻军阿富汗的国家不满;AUKUS协定导致法国翻脸,印尼与马来西亚反弹。这两个美国总统将国际社会搞得乌烟瘴气。美国奉为圭臬的民主选举制度,选出来的总统都是这等素质,这样的民主体制怎不令人失望?

西方价值观打得倒中国吗?

美国企图用民主人权自由等价值观,联合盟友围剿中国,遏制中国复兴,怕是太过一厢情愿了。西方几百年来霸权,靠的是船坚炮利,烧杀掳掠的殖民方式所取得,跟所谓西方价值没有半点关系。西方掌控了几百年话语权,惯于用美丽的词藻与扭曲的逻辑,来美化它们对世界资源与土地的掠夺,对殖民地人民的剥削。但这种言行背离,终究会被看穿。在西方殖民过程中,他们何曾给过殖民地人民一丁点的民主与参政自由?

美国总统拜登2021年12月9日在白宫出席以视频形式举行的民主峰会。

西方不过强了500年,中国可是有几千年历史的大国。郑和七次下西洋时,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还没出生呢!但那么强大的舰队却并无觊觎任何土地资源的野心,这与西方作为完全不同。中国虽然几千年都实行封建制度,但并不表示中国历代政府不关心百姓福祉。中国奉行“民本思想”,施政以民为主,以民为尊,必须符合民意。中国相信“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民为贵,君为轻”、“得民心者得天下”,在在显示中国的政治是以民为本的。美国以为中国政府不民主,应该向美国等西方国家学习,非常幼稚。前文所提皮尤民调中心的那份民调显示,美国人对自许民主的拜登满意度为41%。与此相对照的是,哈佛大学2020年6月民调显示,中国人对被西方视为不民主的政府满意度为93%。

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殖民地遍天下,被殖民地独立时在前者的影响下,多半仿效了他们的政治制度,但有多少新兴国家的治理是真民主?治理成绩能过关呢?多年来新兴国家层出不穷的政变、革命,难道不是反映了这些国家对西方民主制度的水土不服吗?

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历史终结论”主张历史就终结在自由民主制度上,其他社会形式将不可能存在。但情势发展却远非如此,眼看近年来西方民主制度衰败倒退,东方大国却以另一套制度和平崛起,欣欣向荣,以事实否定了西方制度的唯我独尊。

东西方对自由民主的定义显然有别。西方重视形式,有没有选举过程?有没有两个以上的政党轮替执政?有没有权力分立与制衡等?这些条件对西方民主至关重要。但事实上,即便这些形式条件都满足了,也未见得就是民主,也未见得就能符合民意,照顾到人民福祉,当下台湾情况就是如此,美国也不遑多让。相反的,亚洲国家更重视经验与实证结果,关心治理绩效,努力为人民寻找合脚的鞋子。从历史经验出发,执政者知道朝代兴替无不与政府是否真的照顾到人民利益,解决了人民需要,回应了人民诉求息息相关。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第三份历史决议”,强调“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

不具备西方民主所坚持的条件,并不意味政府就一定不民主。新加坡有选举制度,但是长期由一党执政,美国认为其不够民主,民主峰会没邀请其参加。但新加坡政府的领导人睿智机敏,治理绩效有口皆碑,也得到该国多数人的支持,故能以一弹丸小国,在国际社会拥有不成比例的极大声量,证明其制度的成功。中国的领导人虽非由普选产生,但是却经过长期的层层历练与筛选,能力操守得到肯定,经由党的体系选举产生。美国认为中国是专制政体,但这个政府却是最能回应人民需求,办大事,护民生的政府。近一二十年来,中国无论在经济、基建、科技、脱贫、防疫各方面施政上,都交出了亮丽的成绩单,拥有连西方也不能否认的,最坚实的民意基础。中国在短短40年中将自己建设为世界先进国家,第二大经济体,这不证明了“以民为本”制度的优越性吗?

今日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呈现民主衰退败坏现象,而以“民本”自许的东方中国,却再度光彩耀人,冉冉升起。对那些有过被殖民经验的新兴国家来说,就结果来验证制度优劣,它们当能分辨民主与民本的根本差别。“北京共识”无意取代“华盛顿共识”,更无意向外兜售,但至少新兴国家多了一个参考。民主倒退的美国现在至少应该知道,无论多么自傲于美国式民主,但世人却不再认为美国有资格自称为民主教师爷了!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