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女婿服务我党近30年,拒绝继承岳母遗产

来源:腾讯网 - -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1946年秋,做了15年“汉奸”的国民党少将结识了蒋介石的女儿,不久后两人就结婚了。原本是汤恩伯手下的他摇身一变成了蒋介石的乘龙快婿。

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就是陆久之,中国历史上最传奇的一位红色特工。

追求新思想的“纨绔子弟”

1902年,长沙陆翰府中诞下一子,取名为陆久之,父亲希望他志存高远。陆久之一出生便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家里世代为官,虽然官位不大但也算富甲一方。

陆远之本该与其他富家子弟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在这个朝代变革、社会动荡的时代,陆久之并不打算安逸过完平凡的一生。当时正逢思想变革的时代,整个社会正在发生改变,当时的新文化运动闹得轰轰烈烈席卷了全国。

陆久之从小便不喜欢受封建思想的约束,他很快成为了新青年,成了新文化运动的狂热追捧者。

只要《新青年》一刊登,陆久之便会买一本偷偷带回家看。他的父亲作为前清的官员,北洋时期又是孙传芳的手下,思想必然跟不上这个时代,绝不可能同意陆久之接触这类杂志。

当时革命的风潮席卷全国,他明白如果不做改变是得不到家庭支持的,于是聪明的陆久之想到了一个办法。

陆翰在上厕所的时候有看报纸杂志的习惯,陆久之便将《新青年》混在杂志中,陆翰每次都会不经意间拿出《新青年》阅读。

久而久之,陆翰在《新青年》的影响下已经变得不再像之前一样思想腐化顽固,他开始理解儿子的行为。到最后,陆久之参加革命陆翰也没有出面制止他。

加入“工人阶级”,坚信共产主义

五四运动后,全国工人阶级力量开始强大起来,陆久之也深刻意识到了这一点。时年十八的他义无反顾地投身工人运动中,成为了上海的一名工人。富家子弟当工人,很多人不理解陆久之当时的选择,但这就是陆久之自愿的选择。

陆久之来上海的一家纱厂当学徒,学徒的生活与富家公子的生活简直是两个极端,不管心向工人阶级的陆久之忍住了,因为他已经厌恶了纨绔子弟的生活。

在纱厂工作的时候,陆久之认识了蔡叔厚,虽然蔡叔厚年纪比陆大,但是志同道合的两个人很快便成为好朋友。

蔡叔厚

1924年,蔡叔厚自己创办了一家电机公司,第一时间邀请了好朋友陆久之来公司帮忙。这家表面上看起来规模不大普普通通的公司几年时间内并没有起色,但是它的真实身份却是上海中共地下党的联络点。

蔡叔厚平日里与周恩来等早期共产党的领导人交好,在他的介绍下,陆久之开始接触地下工作,在1927加入了中共的地下组织,成为了组织的一员,而他的上级联络人就是周恩来。作为地下组织的成员,陆久之的出身在当时颇有微词,很多人并不相信他的忠诚。

4月份,蒋介石发动了恐怖的“四一二”政变,当面撕毁了国共合作的“协议”,对共产党员进行了大肆抓捕屠杀。而此时的上海地下党也面临着被搜查的危险,经过商讨后周恩来决定秘密派陆久之打入国民党的调查组内部。

这件事当时只有少数几人知道,面对陆久之的“投敌“,当时地下党的大部分成员恨不得将陆久之抓回来枪毙。陆久之也只能被迫背负如此骂名,默默为地下党做贡献。

想要入党却遭拒绝

八一南昌起义之后,我党开始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武力抗争。陈赓将军在一次战斗中不幸负伤,只能前往上海的医院治疗。

很快,这个消息传到了特务调查组的耳中,调查组开始计划前往医院抓捕陈赓。调查组出动大批人马来到医院后,却发现陈赓已经转移了,这一切归功于潜伏在调查组内部的陆久之。

陈赓

陈赓成功逃出敌人的天罗地网,调查组便开始怀疑有内鬼,很快便将怀疑对象锁定在陆久之身上。但是他们一时半会拿不出证据指控他,只能将陆久之解雇。

陆久之经历了这件事后,入党的想法愈发强烈,他想加入中国共产党永远为党服务。然而他的入党申请书多次被周恩来退回,因为周恩来不想让年轻的陆久之冒太大的风险。

这让陆久之闷闷不乐很久,但是接二连三的任务让陆久之很快平复了心情,他也逐渐明白自己即便不入党也能够发挥他的作用。

陈赓

时间很快来到了1929年,组织分派给陆久之护送日本共产党书记佐野学的任务。途径上海的过程中,佐野学一落地便暴露了踪迹,要逃离时被国民党反动派抓走。

而此时陆久之也受到了牵连。他只好匆忙逃到日本,此时的他也明白了当时周恩来的良苦用心,不让陆久之加入共产党是在保护他。

“汉奸”陆久之

在日本期间,陆久之先后就读于铁道学院和早稻田大学。他在日本期间不单单只读书,他还担任了《申报》的记者,多年的经验为他后来创办《改造日报》奠定了基础。

早稻田大学

在日期间,陆久之一边为共产国际工作,一边表现得“亲日“以掩护自己的身份。早在”七七事变“之前,他已经得知战争将会爆发,但是他的身份让他身不由己只能继续与日本人打交道。

直到1937年,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远在他乡的陆久之按耐不住自己的爱国心,马不停蹄地赶回上海。

由于早年在日本的留学经历,陆久之与许多日本人都是好朋友,其中也包括了许多军队的军官以及日本驻华的官员。正由于陆久之的日本归来身份以及“他亲日”的形象,陆久之成功进入当时汪精卫的伪国民政府工作,主要负责收集情报。

汪精卫

为了掩护自己的身份,陆久之表面表示“效忠”汪主席,对外还表现出花花公子的形象。

在浦东大楼里有一家著名的歌厅“璇宫歌舞厅”,他的老板就是陆久之。这个歌厅主要负责接待当时驻华的日本人以及汉奸,前来舞厅享乐的政府高官几乎都是陆久之的朋友,久而久之,璇宫舞厅也成为陆久之打探情报最重要的途径之一。

但几乎没有人知道,陆久之还成为了国民党军统的一员,他的主要工作任务就是将汪精卫政府的情报发送到重庆,同时他还会留一份发给共产党。就这样,一位出色的双面间谍诞生了。

除了璇宫歌舞厅之外,陆久之还安排自己的手下记录吴淞码头每天进出的日军数量,这位当时国民党的战略部署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这几年的时间里,陆久之每天都要和汉奸政府、侵华日军、富商打交道,他不仅没有迷失自己,内心反而更加坚定,他明白战争的胜利需要他不断努力。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经常在敌人面前搞小动作的陆久之露出了破绽。当时陆久之会暗地里收集战需物资,而明面上的商用物资最终都变成了共产党新四军的物资。

日本人很快将陆久之逮捕,严刑逼供下陆久之还是不承认自己做的事,不承认自己在帮助共产党。这时,陆久之的日本朋友听闻陆久之被捕,便托人找关系将陆久之保释出来,没有实质证据的宪兵队也只好放了陆久之。

蒋介石的女婿,汤恩伯的座上客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从中国撤军,此时汪伪政府内部人心惶惶。此刻此时陆久之却能够全身而退,成为国民政府的“第3方面军少将参议”兼任上海滩的接收大员,同时也是第三方面军总司令汤恩伯上将的座上客。

原来汤恩伯很早之前便已经认识陆久之,而他与陆家更是世交。汤恩伯1921年曾在日本留学,但是满腔的报国热情让他想转行去军校学习,一直苦于没有门路。

汤恩伯

时任孙传芳军法处长的陆翰,也就是陆久之的父亲,托熟人将汤恩伯送进军官学校。可以说没有陆翰,就没有今天的汤恩伯。

汤恩伯很早便与陆久之认识,为了报答陆家的知遇之恩,日本投降后汤恩伯从汪伪政府“提拔”了陆久之。就在这个时候,陆久之认识了自己的妻子蒋瑶光,摇身一变成了蒋介石的乘龙快婿。

知书达理的陈洁如是蒋介石的第三任妻子,他们于1921年成为夫妻,但是结婚多年后并没有给蒋介石诞下子嗣。

蒋介石与陈洁如

蒋介石在黄埔军校任校长的时候,陈洁如的好友、廖仲恺的夫人何香凝去参观医院时,得知医院有个女婴被弃养,得知此事的陈洁如并马上赶到医院领养了这个小女孩。

原来这是一位华侨家属生下的女孩,在这之前她已经诞下多名女儿了,他一直想要个儿子却不能如愿。无奈之下,她只好让医院为女婴选择领养家庭,而这个女婴便被陈洁如领养了。

可爱的女婴拥有一双又大又有神的眼睛,很是讨喜,蒋介石和陈洁如都很开心,特意将女婴取了个小名“陪陪”,大名叫做蒋瑶光。

蒋瑶光

不久后,蒋介石陈洁如关系不和离婚,而此时陈洁如只能与蒋瑶光母女俩相依为命。但是好歹是自己的女儿,蒋介石是不是还会给蒋瑶光寄生活费,可以看出蒋介石还是很疼自己的女儿,但是由于跟着母亲生活蒋瑶光也改名为陈瑶光。

陈瑶光长大后,执意要嫁给一个朝鲜人为妻,后来为他生下了两个儿子,当时遭到了家里的反对。家人的反对是有一定道理的,这个朝鲜人很快就抛妻弃子离开了陈瑶光,陈瑶光便成了单亲妈妈。

没有收入的陈瑶光要养活两个孩子是不可能的,只能靠母亲接济。陈瑶光的好朋友周安琪,当时是汤恩伯秘书长的夫人,不忍心看到陈瑶光生活如此艰难,便将她介绍给了不惑之年的陆久之。

此时陆久之年纪虽然比陈瑶光大很多,但是他非常同情陈瑶光,再加上自己尚未娶妻,便接受了陈瑶光。陈瑶光见到眼前这个男人平日里豪车豪宅,再加上高官厚禄的身份,心里也是非常欢喜。不久之后,两人便结婚了,陆久之也不经意间成为了蒋介石的“乘龙快婿”。

不仅是陈瑶光本人对陆久之满意,他的岳母陈洁如也是很开心自己能够拥有陆久之这样优秀的女婿。日本留学归来的硕士、上海非常有名的商人、陆军少将,再加上陆久之英俊的外表和优雅的谈吐,这些加起来都与“蒋家公主”非常般配。

对于“蒋介石驸马”这个称呼,陆久之一点都不在意甚至一直不承认这个头衔。因为他知道陈洁如母女很早便与蒋家脱离了关系,陈瑶光不姓蒋。

不久后陈洁如的女儿与陆久之结婚的消息传遍国民党内部,很多平时看不起陆久之的人也对他变得毕恭毕敬,然而陆久之并没有借此造势来为自己谋得更高的官职,他也从未夸耀自己的特殊身份。

即便如此,相差二十岁的两人婚后生活还是非常幸福的。很多人并没有想到的是,国民党最高领导的的女婿真实身份竟然是一名留着红色血液的特工,更令蒋介石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最后的失败也有女婿的一份功劳。

创办《改造日报》

中国近代的传媒史中,除了《申报》,还存在过一批非常优秀的日文报纸《改造日报》。改造日报面对的读者是非常小众的,主要面向日本俘虏,目的是稳定他们的情绪改造他们的思想。

陆久之一直有办理报刊宣传和平的想法,由于陆久之之前有相关的经验,当他请求汤恩伯投资的时候汤恩伯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陆久之创办《改造日报》不仅是为了宣传和平、消散军国主义的思想,当时的他还有一个想法,那便是对日宣传国共合作以及共产主义的精神。

《改造之后》成立不久后便在国内和国外流行了起来,不久国内的文学大家郭沫若、叶圣陶等人纷纷在此发表文章,由于太过激进,国民党内部一直流言四起称《改造日报》已经赤化。而此时汤恩伯很信任陆久之,他认为陆久之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便不以为然。

郭沫若

后来,《改造日报》越做越大,举办了两个影响国内外的运动,一时间露出了左翼的锋芒。当时的《改造日报》内容主要是反法西斯和军国主义,穿插着共产主义思想,实际上就是用国民党的钱为共产党做宣传。

此事引起了日本冈村宁次、美国麦克阿瑟将军的强烈抗议,国民党也对《改造日报》的赤化表示担忧。不久后,国民党取缔了《改造日报》,而此时的创办者陆久之也避免不了一场牢狱之灾。

汤恩伯并没有对陆久之做出惩罚,但是此时的中统局秘密逮捕了陆久之,指控陆久之打着国民党的招牌来宣传共产主义。

进了中统在当时来说意味着有去无回,但是幸运女神再一次眷顾了陆久之。上次被抓是有日本好友为他保释,这次主要靠着陈瑶光母女的哭闹和祈求。蒋介石心疼自己的女儿,为了避免家丑外露,他只好将陆久之放了出来,陆久之再次逃脱了国民党的魔爪。

策反汤恩伯

在经历的层层危险之后,陆久之并没有因此而畏惧退缩,他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为我党获取到了上海的防御工事图,为解放军解放上海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

1949年,国民党大势已去,中国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随着百万雄师过大江,上海对于解放军来说也是唾手可得。为了上海百姓的安危,当时陆久之决定策反汤恩伯,和平解放上海。

汤恩伯并非善类,当时已经准备了三十万军队死守上海,靠近汤恩伯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此时陆久之决定担起这项重任。

同年5月,在解放军准备进攻上海的前夕,陆久之找到了汤恩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汤恩伯能够效仿傅作义,避免不必要的流血牺牲。

可是冥顽不灵的汤恩伯并没有采纳这个意见,如果换做其他人可能就被他直接抓了,但是碍于陆久之的多重身份,汤恩伯无奈之下只得把陆久之“请”出了上海。因此,陆久之策反汤恩伯的计划以遗憾告终。

蒋介石父子

策反汤恩伯失败后,次年4月陆久之接受中共地下党委派,前往日本策反国民党驻日军事代表团。虽然被特务发现导致任务失败,但是他还是为新中国争取到了不少人才,比如吴半农、吴文藻和谢南光,他们均在新中国成立后克服艰难险阻返回祖国。

1971年,陆久之的岳母在香港病逝,陈瑶光也去了香港并定居在港。1983年,陆久之来到香港见自己的妻子陈瑶光,此时的陈瑶光在香港过得非常富裕,因为母亲陈洁如把自己这一生存下的所有钱,还有一处蒋经国送的豪华公寓,统统作为遗产交给她保管。

陈瑶光当时邀请陆久之留在香港养老,毕竟这笔大额遗产完全够他们养老了。但是陆久之老人拒绝了,他并不看重这笔遗产和后半辈子的衣食无忧,他一心只想回到大陆。于是他选择离开香港,继续留在上海,因为他的家就在这里。

2008年,106岁的陆久之老人因病去世,一位传奇的红色特工就此离开的人世。他的一生非常传奇,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绝对是一位非常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

身为蒋介石女婿的他,却极力与蒋介石划清界限。半个多世纪以来,陆久之为了党和国家奔波劳碌,他背负无数骂名只为了革命事业,他是最值得我们敬佩的千千万万革命者之一。斯人已逝,但其功勋永存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