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乌国种千亩小麦娶两任媳妇,被战争毁了

来源:网易新闻 - - 生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我,重庆人,在乌克兰种植千亩小麦,娶了两任媳妇,战争毁了所有

我叫步云辉,山城重庆人,是一名70后,也是最早自费留学乌克兰的一批人。曾经豪情万丈,青少年时期平步青云,感觉做什么事情在我跟前都特别简单,凭借自己的努力和才智,最终在乌克兰生存了下来,不仅有过千亩良田,还娶了两任乌克兰妻子,本来日子过的非常平静、幸福、安逸,可谁知被突如其来的战争摧毁掉一切。

人都是不甘平庸的,我也不例外,因为家境不错,而且从小学习成绩优异,到了高中的时候,就想在国外读书,可供选择的地方并不多,当时大部分人选择美国、英国等欧美国家,而我最终却选择了乌克兰。

刚到乌克兰的时候,连一句乌克兰语都不懂,听着那些咿咿呀呀的话语,感觉非常难学,没办法,只好到语言学校学习了一年乌克兰语,然后才正式读大学的。

大学四年过的很顺利,从一句乌克兰语都不会讲,到后来能够说流利的乌克兰语和俄语,并且结交了很多朋友,当然也不乏和我一样来自国内的同胞,当时在乌克兰的留学生只有不到一千人。不仅如此,还在大学期间交往了一个乌克兰女朋友,我们约定,毕业就结婚,然而,这段婚姻并不顺利,可能也是因为中乌文化的差异导致的吧。

1972年,我出生在重庆市的市中心,家境算是很殷实,在市中心有一栋楼,每年靠收租生活,而且爸妈还开一个小卖部,总体来说,一家人的生活无忧,而且每年还能攒下点钱。因为是独生子,而且是男孩,全家人对我都很宠爱。

在成长的过程中,可能是因为生活在大城市,再加上家里条件好,十六七岁钱非常调皮,经常和同学发生摩擦。爸妈偏袒我,即使经常被叫家长,爸妈也是打马虎眼,嘴上说狠话,实际上从来不约束我,一次次的躲过被开除的风险。

随着长大,也成熟了很多,在我成长的年代,大家都喜欢跳霹雳舞,而且摇滚盛行,我也不例外,留着长发,穿着皮夹克,走着不同寻常的路,尤其是到了高中的时候,在校园组建了摇滚乐队,可我天生五音不全,但吉他谈的非常好,一心想当歌星。

直到高二那年,爸爸生了一次病,一切都发生了转变。

可能当时真的吓到我了,觉得爸爸要永远的离开我,好在虚惊一场,经过治疗,不到两个月便出院,而我的性格从桀骜不驯变得内敛沉稳,也开始很认真的学习,因为爸妈一心希望我考上名牌大学。

说实话,我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觉得有点小聪明,一切困难都会轻松度过,再加上有爸妈撑腰,无所顾忌。但自从爸爸经历了这场病后,整个家庭被笼罩在一种压抑的气氛中,为了走出这种气氛,想给爸妈带来点快乐,不仅解散了乐队,还成为全校前十名。

而且当时出国的人少,以我的性格,当然想到国外闯荡一番,这个想法爸妈很支持,毕竟在上世纪90年代,国内发展的与国外还存在一定的差距,所以想出国发展也是可以理解的。

高考后,我没有出去玩耍,开始在家跟着妈妈学习做饭,变成一个懂事的孩子,爸妈也感到很欣慰,觉得我真的长大了。煎熬的等待着高考成绩出炉,其实我内心很自信,考个一本完全没问题,因为我们学校的教学质量在重庆市还算不错。

1990年7月26日,高考成绩出来了,当时全家人都很紧张,包括我自己,害怕出现意外,好在到学校查阅到成绩的时候,总算是放心了,即使要出国读书,但对于高考成绩还是很在意。

我考上了一本,211大学随便读,但此时的我也在准备出国的事情,那个年代出国的人少,咨询起来非常不方便,只好打听那些出国留学过的人,正好我们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就有一个留学美国,给了我很多中肯的建议,而我当时徘徊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最终亲戚建议我去乌克兰,这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国家。

就这样定下来去乌克兰留学。

妈妈很不舍我远离家乡,到国外读书,毕竟只有我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肯定心有不舍。

不过临别时,妈妈像想明白了似的对我说:“走出去就尽量在外面发展,回来无非是找个好工作,在哪里都一样赚钱,让自己变得有钱,才能在社会上立足。”

我点了点头,重庆人直爽,不喜欢矫情,没有拥抱,只有挥手和爸妈的叮嘱,而我的离去,也带走了家里多年的积蓄,对于一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人来说,自己带的钱不见得能维持四年,尤其是要多加一年学习语言,意味着要读五年的书。

读大二的时候,认识了一位乌克兰美女,她和我同年级,比我小一岁,是一个高个子,皮肤白皙的女孩,人很直爽,爱喝酒。

感情很稳定,想着毕业便结婚,回到家乡一定会被很多人夸我有本事。后来四年大学结束,如愿结婚了,可婚后的生活并不平静,中国男人不喜欢整天泡吧的女人,而我前妻每天都要喝酒,这让我无法忍受,最终这段婚姻维持了两年半宣告结束。

因为长时间在乌克兰生活,对这个国家的工农业发展都很熟悉,我平时不太喜欢和很多人吃肉喝酒,所以朋友也变得越来越少。不过还是找准时机,得到爸妈的资助,我在乌克兰承包了差不多两千亩土地,主要种植小麦,大部分都在国内卖,还在重庆成立了一个外贸公司。

说实话,这些年来赚了不少钱,不仅在重庆有自己的住房,还在乌克兰有一个大庄园,而在打拼的过程中,又娶了第二任妻子,也是乌克兰女人,她温柔贤惠,虽然不懂中文,但是很积极的学习,一下子就把我感动了。

29岁的时候,我进入了第二段婚姻,如今结婚二十多年,一家四口非常幸福,可今年以来,本来盼着有个好收成,可谁知战争让一切归零不说,而且家园被毁,不得不到波兰朋友家避难。

思来想去,还是国内安全,等疫情和战争结束,想尽一切办法回国,妻子也感受到战争的威力,希望我带着全家人到国内生活。但愿一切糟糕的事情早点结束,让我们回归平静的生活。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