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斯里兰卡危机赖中国,印度正拿隔岸观火的剧本

来源:凤凰网 - - 国际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核心提要:

1. 斯里兰卡前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宣布辞职后,斯国内的抗议活动并没有停止。美、英、印等多国媒体将斯经济危机归咎于中国“债务陷阱”,但事实并非如此。

2. 新冠疫情带来的旅游业收入断崖式下跌,外汇储备缩水,美元短缺造成的物资短缺和通货膨胀, 不合时宜的减税方案,过分激进的去化肥政策,客观上都使雪上加霜的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并全方位蔓延,并推动了国内民众抗议以及引发政治危机。

3. 俄乌冲突导致的全球燃料和食品价格飙升;印度一边提供经济援助,一边与斯国内反对派亲密往来; 国际评级机构的推波助澜都为斯里兰卡的经济危机乃至政治危机雪上加霜。

4. 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本身就是印度战略界率先编排出来的彻头彻尾的“概念陷阱”,反映的是印度对中国在南亚地区影响力日益提升的无奈和焦虑。今年是中斯签订“米胶协定”70周年,中斯关系不会也不应受到外界阴谋论的影响。

▎2022年5月9日,一名斯里兰卡政府支持者在袭击斯里兰卡科伦坡总统办公室外的反政府抗议者后举着国旗。图/美联社

当地时间5月12日傍晚,斯里兰卡前总理拉尼尔·维克拉马辛哈向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宣誓,就任斯里兰卡总理。此前在9号,时任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已宣布辞职。但是他的离去并没有让斯里兰卡街头的示威者满意,他们对拉贾帕克萨家族“弃车保帅”的举动似乎并不买账,走上街头与拉贾帕克萨的支持者们发生了严重肢体冲突。斯国防部发言人纳林·赫拉特表示,已授权武装部队向任何破坏公共财产或威胁他人生命的暴徒直接开枪。

这场由经济危机引发的街头暴力不仅未能缓和,而且愈演愈烈,至今已造成至少8人死亡,200多人受伤,就连拉贾帕克萨家族位于汉班托塔的祖屋也未能幸免,遭人纵火袭击。斯总统,同时也是前总理马欣达的胞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呼吁民众保持冷静,停止针对同胞的“暴力和报复”,誓言将解决斯里兰卡当前面临的经济和政治危机。

▎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及部分地区9日爆发冲突现场 图/人民视觉

美国、英国、印度等多国媒体都将斯里兰卡此次危机的“祸首”归咎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认为中国为斯设置的“债务陷阱”带来了今日的局面,应对此负责。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经济断崖、街头运动、政治危机的“连环套”

先来说说内因。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斯里兰卡国内的“小环境”一直不算顺当,首当其冲就是经济严重承压。斯国的经济支柱是旅游、出口、侨汇。遗憾的是,三大支柱无一不受疫情影响,经济增速几乎是断崖式下滑,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甚至降至-3.56%,与疫情前的高点相比可以用“腰斩”来形容。实际上,斯里兰卡的经济在疫情前就已危如累卵,为防控疫情采取的全国封锁更加剧了困境,至少60%的劳动力受到直接影响,“失业”成了斯里兰卡几乎每个家庭正在面临的问题。斯政府此前在全国范围确定了500万个“低收入脆弱财务状况家庭”,并为他们提供5000卢比(约合100元人民币)补贴,但考虑到货币贬值、“只出不进”等现实问题,这些钱恐怕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基本的温饱也解决不了。

▎斯里兰卡2010-2021旅游业收入曲线 图/ceicdata

过去两年多来,斯里兰卡的外汇储备已缩水了70%多至18.27亿美元,可动用额度只有区区5000多万美元,以至于支付食品和燃料等基本民生商品进口都出现了严重困难,政府活动几近停摆。当地媒体报道了一系列荒唐的乱象:全国统考因缺纸少墨被迫推迟、全国范围的停电增加到每天4次、加油站大排长龙到数个街区之外、多家火力发电厂因柴油短缺关闭、汽油价格自年初以来上涨92%、柴油上涨76%……

总部位于首都科伦坡的智库“先导研究所”负责人达纳纳特·费尔南多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一针见血地说:“我们面临的不光是商品短缺,重要的是美元短缺”。与此相伴,通胀也在不可避免地发生,连环传导的效果一发不可收拾。2月,零售品通胀达到15.1%,食品类通胀达到25.7%——创下十年来最高记录。笔者在当地的一名朋友日前收到了房东的涨价通知,但在得知可以收到美元结算的租金后,房东竟然还主动减免了几百美元。

▎2021年8月19日,斯里兰卡科伦坡的一家商店里,一名店主拉出一包牛奶。图/人民视觉

▎2021年8月19日,斯里兰卡科伦坡,民众在排队购买煤油。图/人民视觉

值此“危急存亡”之际,拉贾帕克萨政府理应本着更为谨慎务实的原则来管控经济,但之前不合时宜的减税方案成为压垮国民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过分激进的去化肥政策让稻米、茶叶等关键作物大幅减产,客观上使雪上加霜的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并全方位蔓延,直至暴发了这场自1948年独立至今最大的经济危机。

于是,从4月初开始,斯里兰卡陆续发生街头抗议活动。5月初,和平抗议升级为暴力冲突。反对党统一国民力量一边“装鬼”,一边“捉鬼”,试图从这场由经济危机嬗变为政治危机的民生灾难中火中取栗。一方面,煽动民众与政府的对立情绪,声称总统、总理乃至现政府中的每个人都应为当前的危机局面负责,坚持让拉贾帕克萨兄弟下台,逼迫其家族彻底退出政治舞台;另一方面,谴责暴徒行径是“国家恐怖主义”、“政治恐怖主义”,但又希望抗议者继续街头抗议,保持对政府的极限压力。当前,反对者已喊出了“Gota Go home”(戈塔巴雅下台)的口号。反对党此次似乎是瞧准了拉贾帕克萨政府的软肋,后者简单意义上的政治“分肥”怕已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了。

▎斯里兰卡全国各地因燃料和其他重要进口商品短缺以及价格飙升而发生抗议

分析认为,在马欣达辞职后,戈塔巴雅手中所能打出的牌已经不多,他希望谋求以妥协的方式组成一个跨党派内阁,尽可能平抑各派政治力量。但统一国民人民力量领导人普雷马德萨已明确表示,该党不接受新内阁中的任何职位。这使得维克拉马辛哈成为了几乎唯一的选择。但处于中间派的新总理注定是一个过渡人物,因此,这场政治危机恐怕不会很快结束。即使斯政府已经祭出了对暴徒直接开枪的“霹雳手段”,反对党仍将继续诉诸街头运动,也许方式会更和平理性,但是寻求让总统戈塔巴雅下台的目的并没有改变,斯议会目前也不排除对总统发起不信任动议辩论的可能。

但是无论任何一方上台,政府该还的账还是要还的,大概率是要采取债务重组和申请缓期的方式。有消息说,重组后的债务还款结构可能为期三年,但恢复外汇储备水平如前还需很长一段时间。

俄乌冲突、印度、国际评级机构“步步紧逼”

外因也同样重要。俄乌冲突是直接诱因,全球燃料和食品价格都因为这场“特别军事行动”而大幅飙升,像斯里兰卡这种能源高度依赖进口而外汇储备又捉襟见肘的小国,显然无法抵御此种程度的外部波动。4月中旬,联合国粮农组织就警告说,全球粮食价格已升至1990年创立跟踪数据以来的最高水平,其引发的通胀将对全球消费者,特别是中低收入国家的贫困人口带来巨大影响。

印度,作为南亚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和斯里兰卡的邻国,并没有在此次斯里兰卡危机中袖手旁观,直接援助总额超过35亿美元,其中包括1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10亿美元的债务展期和5亿美元的能源信贷。但值得注意和玩味的是,印度在迄今发表的所有公开声明中,虽多次强调会“照拂”斯国人民的“最大利益”,但只字未提是否会对拉贾帕克萨家族予以政治支持。

▎现任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左)与印度总理莫迪(右) 图/视觉中国

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巴格齐在最新一次表态中说,“作为斯里兰卡的近邻,印度与斯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完全支持斯国民主、稳定和经济复苏”,“印方亦将始终支持斯国人民通过民主的程序和方式表达诉求”。这样的表态非常值得仔细咀嚼。再结合印度亚洲国际新闻社4月4日发布的一条新闻看,普雷马德萨(斯反对党领导人)敦促印度总理莫迪尽最大可能帮助斯里兰卡。他还说,如果斯里兰卡提前举行选举,那么他和他的政党已经“完全做好了准备”。2019年6月,莫迪连任总理后首访斯里兰卡,当时全程陪同莫迪访问的恰恰正是时任住房部长的普雷马德萨。当时,他有望在接下来的选举中冲击总统,但最终憾负于拉贾帕克萨家族的戈塔巴雅。

是的,笔者就是想说,印度在斯里兰卡的这场冲突中拿的正是“隔岸观火”的剧本,因为无论是哪一方上台或组成联合政府,斯政局越混乱实际上对印度越有利。印度的表态看似“恪守中立”,“尊重人权、民主等普世价值”,但从其意愿和能力出发,绝不止表面上撒的这几十亿美元那么简单。当年(80年代至90年代),印度政府干预斯里兰卡内战的“往事”历历在目。在时任总理英迪拉·甘地的直接指示下,印度情报行动机构从1983年开始就资助、培训泰米尔叛乱组织。此后,印度空军还曾于1987年6月向在“瓦达马拉奇行动”中被围困的泰米尔猛虎组织空投物资,致使政府军的清缴行动功败垂成,这就是印度军方和情报单位一直引以为豪的“花环行动”的一部分。如果读者对这段历史感兴趣,推荐看一下印度2013年上映的电影《马德拉斯咖啡馆》,故事部分“还原”了印度情报机构上世纪在斯国北部贾夫纳地区的秘密行动,以及猛虎组织的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如何成功刺杀了印度前总理(拉吉夫·甘地)。

更有甚者,在此次危机中,还有部分印度媒体和政界人士提出了向斯里兰卡派兵的可能性。不过此言一出,立刻被印度官方否认,有印度媒体也表示,当年出兵干预斯里兰卡的不愉快经历,恐怕不是什么派兵干预的好经验。

▎“猛虎组织”首领韦卢皮莱·普拉巴卡兰,2009年被斯政府军击毙

最后,总部位于美国的国际评级机构也在此次斯里兰卡经济危机中循序渐进地发挥了推波助澜作用。早在2021年初,标普、穆迪等就以新冠疫情大流行加剧了斯国收入困境、偿债压力增大、财政状况疲软等为由,先后下调了斯里兰卡的主权信用评级。但客观地说,当时这些警告并未引起拉贾帕克萨政府的警惕和重视,反而被斥为“毫无根据”。目前,由于斯里兰卡暂停偿付外债,主要信用评级机构已将其列入违约主权国家行列。这将致其国际融资的难度更大,正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拟议中的纾困计划可能也会被附加更多苛刻条件。斯媒推测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将要求斯政府对民众增税,同时减少行政支出。为了获得援助,恐怕斯全国上下都要过上一段时间的“紧日子”甚至“苦日子”了。

中国:“债务陷阱”论本身就是“概念陷阱”

美印等国媒体将斯里兰卡此次经济危机归咎于中国在斯推行“一带一路”倡议,造成斯“债台高筑”,妄称中国“利用债务控制斯里兰卡、左右斯国政局走向”。其实,所谓“债务陷阱”论本身就是印度战略界率先编排出来的彻头彻尾的“概念陷阱”,反映的是对中国在南亚地区影响力日益提升的无奈和焦虑,根本站不住脚。

首先,从斯里兰卡独立以来半个多世纪的债务与GDP关系就不难发现,严重依赖外债已成为斯里兰卡固有的发展模式。上世纪7、80年代,斯公共债务稳步增加,80年代后期达到顶峰,当时公共债务(内外债总和)超过GDP的100%。此后,外债水平虽然有所下降,但90年代斯里兰卡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借出的长周期、低利率贷款已经陆续到了偿付期。可以说从本世纪头十年开始,斯里兰卡就已进入了“借新债还旧债”的恶性循环。根据斯里兰卡央行的统计数据,斯2004年商业贷款的外债占比不到5%,但到2010年已接近40%。那个时候,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还没正式推出呢!

▎斯里兰卡2009-2020年外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百分比 图/ceicdata

其次,单纯从经济学的视角看,正如前文所说,拉贾帕克萨政府2021年4月强推去化肥农业改革,决定今后一律采用有机化肥。当然,从提高出口农产品竞争力的初衷来讲,这项政策是对的,长远看也有其合理性,但坏在了时机。斯里兰卡当时正疫情肆虐,经济形势本来就极为脆弱。对于一个国家收入大量依靠农业出口、60%以上人口直接或间接从农业产业中受益的岛国而言,这项政策在毫无铺垫和准备的情况下贸然提出、实施,作物减产的结果是必然的,难怪很多媒体评价拉贾帕克萨的这一政策与自杀无异。这也连带导致了本来“不愁吃喝”的农业国,现在却需大量进口稻米——进口量增加了4倍多,其中仅2021年至2022年的进口量就超过2017年至2021年的总和,直接影响了民生。

斯里兰卡政府没钱了怎么办呢?又是一个昏招——印钞!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12月至2021年8月,斯里兰卡的货币供应量增加了2.8万亿,增幅高达42%,通货膨胀接踵而至,民众从“过不下去”渐渐感到“活不下去”。

最后,中国在斯里兰卡的外债占比到底是怎样的程度呢?由于计算口径的关系,相关数据在统计结果上存在一定差异,但即使按照印度媒体“甩锅”的“宽口径”方式计算,最多也只占斯外债总额的1/10,比日本(10.9%)和亚洲开发银行(14.3%)对斯借贷规模还要稍小一些。如果说中国为斯里兰卡设置了“债务陷阱”,那对日本和亚洲开发银行来说是不是显得“有失公允”了?

事实上,按照斯里兰卡方面的统计,中国提供的全部贷款中,优惠贷款的比例占到了60%以上,利率2%、管理费0.5%、还款期限15至20年。如果有这样的“债务陷阱”,笔者想说“请给我来一打”。

独立自强,守望相助,是中斯两国的宝贵财富

2022年恰是中斯签订“米胶协定”70周年。1952年朝鲜战争期间,尚未建交的中国与斯里兰卡(时称锡兰)共同顶住了来自美西方的强大压力,签署了著名的《关于大米和橡胶的贸易协定》,为打破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两国的封锁禁运发挥了积极作用,也成为中斯两国友谊的佳话。当时,斯里兰卡面临橡胶价格暴跌、粮食歉收的双重危机,而两国以“米胶协定”为起点,开展了长达30年的“大米换橡胶”的合作,其中所蕴含的独立自强、守望互助的精神早已是两国关系的宝贵财富,也必将在共建高质量“一带一路”倡议中得到延续和发展。在这样的双边关系大环境中,“债务陷阱”也好,“中国威胁”也罢,铁定都是站不住脚的。t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