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勒积分将清零,球王会选择退役吗?

来源:后厂村体工队 - - 体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今年2022年8月8日,罗杰·费德勒将要迎来自己的41岁生日。

不过,在此之前他不得不率先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过去两年里他一直被“疫情积分政策”保护的ATP积分将被清零,这意味着他将不再拥有ATP排名,也意味着把自己的复出之日定在10月份巴塞尔公开赛上的他不得不以外卡球员身份出战,而且即便夺冠拿到250个积分也无法重回前100的行列。

当然,如果费德勒想继续参加比赛,即便没有排名也会有无数赛事双手奉上外卡,就像过去4年里“金属臀爵士”安迪·穆雷所拥有的待遇一样。然而对于即将年满41岁并且在过去两年里做了3次手术的20届大满贯冠军得主来说,或许在家乡巴塞尔告别也将是一种选择?

新的积分体系

尽管从未说过“退役”二字,但是自从2020年以来,瑞士天王就因为膝盖的伤势以及后续的多次手术而长期缺阵,两年总共只参加了6项赛事。来到2022年6月20日这一周,他在ATP积分榜上的排名已经跌落至96位。

等到7月11日的温网结束后,他在“疫情积分政策”下所剩的2019赛季温网1200个亚军积分中的一半分数(600分)会被自动扣除,自1997年9月22日起连续9058天出现在ATP积分榜的纪录也将就此终结。

“疫情积分政策”是ATP在新冠疫情出现并且肆虐全球的情况下,为了支持和维护球员的参赛权益而设立的一套新的积分体系。值得一提的是,它不是所谓的“一劳永逸",而是根据疫情的发展、赛事的变动而不断调整的,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它先后修改了4次。

正是在这一体系的作用下,费德勒才能够在2022年6月20日的这一周里还剩下600个ATP积分。不然按照以往52周的积分体系,他的分数早就被清空,不会等到7月11日2022年温网结束后才跌出ATP积分榜。

关于“疫情积分政策”和瑞士人之间的关系,还要追溯到2020年3月16日男子职业网坛因为疫情陷入停摆的那一天。

3个月又19天之后的7月7日,就在ATP宣布赛事重启的一个月前,为了把疫情对球员的影响降低到最小(有些赛事取消或延期、有些球员受困于国际旅行政策以及个人健康原因无法参赛),ATP联合ITF、四大满贯宣布对积分排名系统做出重大调整,将世界排名的统计范畴从原先的52周扩大为22个月。

这是ATP自1973年启用该排名系统以来,首次对其进行大幅度修改。

在2020年7月7日以前,ATP排名是以过去52周里运动员表现最好的18项赛事的积分构成,每一周开始前都要扣除前一年当周获得的分数。而当赛事重启后,积分统计的范畴将扩大为22个月,即从2019年3月到2020年12月,球员的排名积分将由这期间表现最好的18项赛事积分构成。

不过,运动员不能将同一项赛事的两年的两个积分同时算在最好的18项赛事中——例如有球员同时参加了2019和2020年美网,那他只能取其中成绩最好的一次作为有效排名积分。

此后,这一政策又多次进行调整。

2021年3月4日,ATP宣布2019年3月4日至8月5日之间,未能在2020赛季同期举办的所有赛事的排名积分将再延长52周也就两年,同一站赛事将会选择2019年积分的50%或2020年的100%相比较后成绩中更好的一个计入积分;对于2020赛季已举办的赛事,积分规则同样取2020年积分的50%或者2021年的100%。此政策实行至2021年8月15日,8月16日开始恢复最初的52周积分政策。

这一政策很好地保护到了费德勒,由于2020年上半年几乎大多数比赛都取消或者延期,使得他在2021赛季仍然可以拥有2019赛季所参加所有赛事的一半积分,从而保持住了ATP积分榜第6的位置。也正是因为如此,截止到2022年6月20这一周他的积分里还包含了2019年温网亚军一半的600分。

逐渐“融化”的网球世界

由于积分政策的一再改变,以及2021年3月4日的这次调整“刚好”颁布于当年的多哈公开赛之前——因伤阔别赛场400多天的费德勒选择在该项赛事中复出,ATP排名第6的他位列赛会2号种子。

这样的场面引发了“ATP是不会过于保护‘巨头’”的质疑声。根据这一规定,2021赛季早早宣布不会参加北美“阳光双赛”印第安纳维尔斯大师赛与迈阿密大师赛的费德勒,依然可以获得2019年一冠一亚的一半积分(800分),作为2019年温网冠军的德约科维奇同样在6月末的赛事开始前已经有了2019年冠军的一半分数(1000分)打底。而纳达尔作为2020年的法网冠军,他在2021赛季即使没能卫冕也不会扣掉2000分,同样至少会得到1000个积分。

对于处于上升期的新生代球员,ATP不断修改积分规则让他们想要突破“巨头”们的包围变得更加艰难。

德国选手小兹维列夫就直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费德勒一年没打比赛,但排名仍在我之上,ATP的积分系统就是灾难。”2020赛季,他打了除去ATP杯的9站比赛闯入澳网四强、美网和巴黎大师赛决赛并获得两站科隆公开赛冠军,然而在2021年3月4日的“疫情积分政策”公布后他却落后于2020赛季只打了一个澳网的费德勒740分,只能位居ATP积分榜的第7位。

同样,2020年8月赛事重启后的安德烈·卢布列夫截止2021年3月4日之前一共获得4个ATP500级赛事冠军、3次闯入大满贯8强,也只能排在第8位。“如果还是按照之前正常的排名系统,我应该排在第4位,显然第4和第8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在3月15日开始的迪拜公开赛之前,俄罗斯人说道。

不过,当时他并不会想到这个世界发生变动的不只是ATP的积分系统,还有错综复杂的国际局势。

进入2022年,2月下旬开始的“俄乌冲突”使得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俄罗斯以及白俄罗斯球员都遭受了乌克兰选手的猛烈抨击,无法在ATP积分榜和所参加的赛事当中显示自己的国籍,以及被即将于2022年6月27日开始的温网禁赛。

“由于温网决定禁止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球员参加今年的比赛,ATP以取消本赛季温网积分作为回应,这一系列的举措让整个职业网坛的基础都融化了。”澳大利亚的“news.com”写道,并使用了“melt down”这个词——由于现实世界的疫情、战争以及政治纷争所影响,职业网坛割裂得日益严重,正在逐渐陷入一种融化乃至坍塌的状态。

这种错综复杂的局面加上伤病、年纪,在内因和外因的结合之下,使得当今的网球世界已经不再是费德勒所熟悉的那一个了。

巴塞尔当然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他可以在那里为了对球迷们“再来一年”的承诺而继续试水,也可以像罗迪克或者达维登科所说的那样,为了让自己保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而做出转身的决定。

毕竟,米开朗基罗已经画完了西斯廷教堂。500多年来,伟大的“创世纪”就一直留在那里,供络绎不绝的后来人瞻仰,力度非凡,气势磅礴。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