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经济数据出现“不祥”信号

来源:华尔街观察 - - 财经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除了通胀指标,越来越多的经济指标,从房市、就业、交易、消费似乎都指向“衰退”。如果一定要在衰退上加一个概率,华尔街大行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

近70%的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将于明年陷入衰退的观点似乎并不无道理,因为越来越多的经济指标都箭指“衰退”,美联储周三激进加息75个基点,是1994年以来的最大加息幅度,更是让市场和人们的情绪进一步恶化。

房贷利率飙升+房屋建筑商情绪低=房市热退潮

房地美周四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30年期固定利率平均飙升至5.78%,创自2008年11月以来新高,且高于前一周的5.23%。55个基点的增长是1987年以来最大的单周涨幅。去年同期,平均利率为2.93%。

华尔街见闻文章指出,房贷利率的上升继续对抵押贷款申请造成影响。尽管上周的申请总量与前一周相比略有反弹,但与一年前相比,申请量下降了50%以上。

此外,根据全国住宅建筑商协会(NAHB)公布的数据,6月美国住宅建筑商信心指数下降2个点至67,创下2020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也是该指数连续第六个月下降。正如华尔街见闻稍早前文章提及,随着房贷利率迅速攀升,美国房地产市场“速冻”,销售数量、房贷申请数量迅速下降,一些互联网房屋中介企业率先开启裁员潮。

在房贷利率飙升和抵押贷款申请暴跌、房屋建筑商情绪低落以及房地产市场裁员激增的情况下,分析师预计5月份房屋开工和许可将分别环比下降1.8%和2.5%。

失业+通胀=痛苦指数

美国劳工部周四公布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11日的一周中,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22.9万人,高于市场预期的21.5万人,比前一周减少0.3万人。虽然失业率仍处于历史低位,但分析人士认为,受美国通胀加剧等因素影响,市场担忧美国经济未来可能陷入衰退,可能会对企业招聘造成负面影响。

从下图中也可以明显看到,虽然持续申请失业救济的趋势较低,但初次申请失业救济的趋势却明显上升,因为劳动力市场的转折很明显。初次申请的4周平均数已经达到2022年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把美国如今的通胀率和失业率结合起来看,组成了经济学家称之为“痛苦指数”(Misery Index)的指标:该指标由失业率和通胀率加总得来,数字越高,表示经济痛苦程度越高。华尔街见闻稍早前文章指出,以历史标准衡量,美国的这一指标现在有所上升,事实上比二战后的几次衰退都要高。

消费者信心崩盘+信用透支=推翻“储蓄”推动型增长

上周公布的美国6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初值50.2创历史最低,消费者的长期通胀预期向上突破过去几个月的窄幅震荡区间,创2008年以来的最高。

而美国消费者信贷4月份再度飙升,相较3月份的增长创下新的纪录:消费者信贷总额较3月增加381亿美元。包括信用卡在内的循环信贷余额增加178亿美元,包括汽车和学生贷款在内的非循环信贷余额则增长203亿美元。

虽然传统上消费者信贷数据常常被视为B级经济指标,但是这项指标无疑印证着此前美国4月个人储蓄率(占可支配收入的比率)从3月下调后的5%下滑至4.4%,储蓄率跌至雷曼以来最低的事实,美国家庭储蓄或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美国人发动了一场由信用卡推动的消费狂潮。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家庭健康支出的日子或将一去不复返,因为按照华尔街见闻此前文章指出,拖欠贷款次级借款者接近疫情前水平:逾期至少60天未偿还个人贷款和信用卡贷款的次级借款者占比都已接近疫情前水平,这类拖欠的车贷次级借款者占比甚至超过疫情前,仅次于2月所创的最高纪录水平。

股债联动消失+收益率倒挂=衰退交易信号

自3月美联储开启激进“收水”以来,随着对于通胀的悲观情绪愈加浓厚,“股债双杀”的场景在美国金融市场不断上演;然而,通常情况下股债市场之间更多的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华尔街的大量研究指出,当10年期美债收益率攀升至3%时,股票和债券价格停止同步波动——股票继续下跌,而固定收益债券价格开始反弹。比较过去3个月10年期美债和标普500指数的走势,“股债双杀”的局面正在改变,这意味着许多投资者已经开始进入债市的“避风港”,对“增长的担忧主导了市场思维”。

此外,华尔街见闻VIP会员文章也指出,当风险来袭时,保值比赚钱更重要,从黄金重新回到投资篮子中也进一步预示着从交易通胀到交易衰退的进程。

值得注意的是,本周刚刚过去的黑色星期一不但暴露了悲观无比的市场情绪,同日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关键部分已经倒挂,这个标志着经济衰退的信号意味着美联储想要实现经济“软着陆”的努力或不会成功。

N项经济指标叠加=衰退?

周四,摩根大通策略师表示,股市反映的美国经济衰退概率为85%,市场对政策失误和随后不得不扭转政策的担忧加剧。由Nikolaos Panigirtzoglou牵头的策略师在报告中写道,根据过去11次经济衰退时的历史表现,欧洲股市暗示的衰退概率为80%。

利率市场目前正在挑战央行,质疑在随后不需要扭转政策的情况下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收紧政策。

美联储面临的挑战尤其大”,因为美国利率市场暗示联邦基金利率高于3%可能无法持续。

此外,美国富国银行方面评估,目前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已超50%;道富环球投资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莫库塔则同样表示,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为50%;彭博经济的最新估计显示,到2024年年初美国出现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接近四分之三,而就在几个月前,这个可能性还不高。

当然,市场上不乏对美国经济的相对“乐观预期”,比如瑞银并不认为美国经济短期内会衰退,华尔街最乐观分析师摩根大通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Marko Kolanovic认为由于美国经济能够避免衰退,美股抛售应该是短暂的;曾带领美国经济度过了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的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表示,只要供给侧通胀压力得到改善,美联储有相当大的、合理的可能性实现“软着陆”。

只是,股神巴菲特似乎说过,对于长期投资者来说,悲观主义是良友而乐观主义是大敌。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