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口罩又被歧视:在Costco、超市被人盯着看遭嘲笑

来源:环球邮报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随着加拿大新冠疫情的减退和防疫措施取消,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少,再次变成一个少数群体,在公共场所戴口罩甚至又会引发争议。

据环球邮报报道,上月的一天,多伦多27岁女子Larissa McKnight前往Yonge-Dundas广场附近上班时,没想到会遇上一场反口罩的游行示威。

McKnight搭TTC去上班。图源:CHRISTOPHER KATSAROV/THE GLOBE AND MAIL

McKnight说,当时她刚出地铁还戴着口罩,感觉在人群中很孤立,尽量避免与其他人有目光接触。

接着,一个拿着扩音器的男子走近她,大声要求她摘下口罩,并喊道口罩令已经结束。

McKnight说:“我立即开始感到焦虑和害怕。”她患有严重的哮喘病,需要继续在人群中和室内场所戴口罩来保护自己和他人。

之后,她对这一遭遇感到愤怒:“他们是在争取不要被迫戴口罩的自由,但他们却坚持要我摘掉口罩。”

不仅如此,当McKnight在在线游戏群聊中分享了一张戴口罩的自拍照后,一些朋友嘲笑她是“绵羊”和“雪花”。

她说:“这些人太让我失望,我一直当他们是朋友。”

随着强制戴口罩和疫苗的要求取消,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不再关注COVID-19,在公共场合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少。

有些继续戴口罩的人发现自己在超市里会被人瞪眼,在街上会被陌生人质问。另一些人因为戴口罩而在工作中受到骚扰,尤其是在服务行业。一些家长则表示,他们的孩子因为在课堂上戴着口罩而被取笑。

专家们表示,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围绕口罩的社会规范完全颠倒,那些继续戴口罩的人越来越感觉自己是外人,被迫要为自己辩护。

西安大略大学生物伦理学者Maxwell Smith说:“这太令人失望,在超市受到诽谤的人,他们继续戴口罩是因为这仍是强烈推荐的。他们是在遵循专家的建议,以确保自己和他人的安全。”

一些戴口罩的人不去理会那些质问,有人解释说他们有免疫功能低下的家人需要保护,或者是在从事医疗保健工作。还有人则摘下口罩假装咳嗽,假装自己感染了COVID-19。

阿尔伯塔大学教授兼传染病医生Lynora Saxinger担心,这种对抗可能会阻止一些人坚持戴口罩。

他说:“许多人只是随大流,他们可能没有成为少数人的毅力,尤其是可能被人冒犯的情况下。”

他描述了在卡尔加里的一幕:一名女同事和她上幼儿园的孩子离开一家商店,准备进入另一家商店时,在户外暂时戴着口罩。一个男人在街上对他们喊叫。

他说:“少数反对戴口罩的人似乎变得越来越大胆”。

Hussain在汉密尔顿一间超市。CHRISTOPHER KATSAROV/THE GLOBE AND MAIL

Farhaan Hussain是安省Dundas的亚马逊员工,他的妻子是一名注册护士,当他们戴着口罩去超市购物时,经常会被人盯着看。

29岁的Hussain说:“在Costco,很多人不戴口罩。我们被盯着看。”

“我在脑海中模拟各种场景,以防有人过来对我说些什么……”

Hussain仍然在工作场所、商店、商场和餐馆等公共场所戴口罩,他说:“我的妻子对她的病人和同事负责。如果我感染了病毒,传染给她,让她去上班,那问题就严重了。”

他认为,反口罩人士将口罩视为流行病的象征。

“他们看我们的方式,就好像我们是支持这个实施这些‘不必要’规定的政府。我们就像那个专制政府的残余。我觉得我应该买一件T恤,上面写着‘我自愿戴口罩’。我选择戴是因为我知道COVID是如何影响人们的。”

Dr. Smith认为,“疫情已经两年多,仍然有这么多人不理解双向戴口罩的好处。”

展望今年秋季COVID-19病例可能再次激增,他认为,如果要打破人们对病毒的严重疲劳,公共卫生信息需要非常具体。他敦促信息的重点是保护老年人,就长新冠的流行程度和严重程度进行更多教育。

“你不知道你周围的人是谁。你可能会坐在一个免疫系统严重受损的人旁边。他们可能会采取一切措施来保持健康,但他们需要其他人的帮助。这就是公共卫生。”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