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一牛郎:三句话能让女人为我花100万

来源:凤凰网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提及日本男公关,有两句话你一定不陌生----

“如果有1个小时的话,我都能让东亚所有女性幸福了。”

“三句话能让女人为我花100万。”

如果有所了解你就知道,这些看似大放厥词的话,日本男公关实现起来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最近,关于“日本男公关”的讨论又掀起了一波风潮----

因为,日本第一牛郎罗兰的club在因为疫情歇业两年后准备在7月重新开始营业,并面向全日本招募新人男公关。

看到这样的讨论又起,我迫切觉得有必要跟大家分享一些东西,一则科普视频----揭露真实的日本男公关。

来自B站UP主@肥美哒Mia。

视频不长,看完Mia对日本男公关的科普,我又去仔细搜了一些相关的新闻、影视求证后。

整个儿都不好了。

说起日本男公关,听闻过的,很多人首先想起一个代表人物就是:

日本的第一牛郎,罗兰。

在罗兰这几年的代表和营销下,日本牛郎文化在中国的形象特别好----

自律、励志、高情商,卖艺不卖身、注重形象管理和提供情绪价值,有非常浓重的女性友好色彩。

对于这个群体,罗兰最常用的话术是:幸福。

他这么定义自己的职业:男公关就是为女性带来幸福的人。

甚至不止一次地说,自己就是女性幸福的象征。

真的是这样的吗?

根据这几年日本社会新闻,以及最近一些影视作品显示,其答案,是相反的。

包装成尊重、取悦女性的牛郎文化,其底层逻辑。

恰恰是瞄准了女性的情感弱点之后,对女性无底线盘剥的PUA文化----

01

此前,牛郎几乎是一种有意神秘化的群体,对于具有语言、文化障碍和信息差的国内,就更是如此。

令我很惭愧的是。

在2019年,罗兰还未入驻微博,在中国进行第一波营销时,我也曾被罗兰的话术和包装唬住。

而事实是,他们就是一个充满谎言、且以擅用谎言为职业素养的群体。

根据UP主Mia的科普,男公关的第一大谎言,就是卖艺不卖身:陪聊陪喝酒陪玩,就是不陪睡。

而其实,发生关系几乎是他们必须的营业手段。

他们对此甚至分门别类,概念清晰,细分为:

初回枕头、趣味枕、育枕和鬼枕等。每种“枕”的营业目的都不同。

而为什么罗兰,以及各种男公关主题的综艺里,这群人对于“ 卖艺不卖身”都口径一致且说法诚恳。

或许《暗金丑岛君》里的一句台词,可以解释这种现象----

牛郎不仅对顾客说谎 还欺骗自己

希望他不会被自己的谎言压垮

是的,逻辑大概类似于传销组织。

要心安理得地讹人,就要先给自己洗脑组织文化光明且善良。

这便不难解释,为什么男公关生意里,剥削女性顾客的黑色产业明明是行业共识。

罗兰还能心安理得、眼里放光地说:我们就是让女性幸福的人。

什么黑色产业链?放高利贷、然后诱良为娼。

牛郎店的业务,基本都是和高利贷、风俗店、以及“小电影”公司有着紧密联系。

牛郎店、高利贷、风俗行业三者环环相扣,形成了一条前店后厂,有目的有预谋地诈骗、剥削年轻女性的产业链。

店里攀比成风、消费高昂,为了促进女性消费,店中通常有“贴心”的赊账业务。

当你偿还不了店里的记账时,他们便会“好心”地给你介绍高利贷,或者风俗工作。

而实际上,一旦借了高利贷,沦为娼妓也是必然结局,因为大多年轻女性根本还不起。

而最恶心的是,由牛郎介(诱)绍(骗)去借贷、接客的女性,她们的每一笔生意,他们都有抽成。

为了偿还巨额的高利贷,继续应援自己的本命牛郎,这些年轻女性便需要透支自己的身体,疯狂接客。

这种境地在行内黑话里叫,鬼出勤。

所以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男公关的顾客以风俗女居多。

因为,她们大多数不是一开始就是风俗女,而是迷上了男公关之后,被迫沦为了风俗女。

而,他们到底是有多大的魅力,使得一个普通女性心甘情愿为其献祭尊严和人生?

靠的,真是罗兰营销的,高超的谈话技巧和共情能力吗?

不,靠的不过就是臭名昭著的PUA手法。

三步走:

爱意轰炸、伪共情、最后煤气灯操纵。

每一步,都是最典型的PUA技巧,先宠你追你感动你,然后再贬低打压冷暴力。

在女孩迷茫无力时,他便会告诉你,为他花钱。

只有花钱了,他才会对你表现出从前温柔热烈的那一面。

所以,所谓的取悦女性、让女人幸福的日本牛郎文化到底是什么?

说白了,不过是专“吃”女人的产业链中,请君入瓮的一环。

02

UP主Mia的说法,是耸人听闻的一面之辞吗?

还真不是。

随手搜一搜,日本社会版上男公关导致的女性悲剧新闻,俯拾皆是。

日本娱乐圈、网红圈时不时就会爆出女艺人负债“下海”、抑郁自杀的新闻,而这些,十有八九都和迷恋牛郎有关。

比如今井梦露,从日本天才奥运国手,沦落到做风俗女、当裸模甚至当艾薇女优,就是从在牛郎店掷光了自己的积蓄开始。

迷恋上牛郎后,常年债台高筑,上节目时透露自己全身上下仅剩1200日元。

为了还钱,她只能“下海”,但钱一到账立马又到店里花光。

陷入如此死循环中难以脱身,她甚至几度萌生轻生念头。

但飘想细说的,是另一单著名的男公关情骗新闻----不死鸟事件。

事件中的女主,落得一个更加唏嘘的结局:杀人未遂坐牢。

这个事件,或许更能典型地说明男公关和年轻女客人之间,那种充满谎言的有毒亲密关系。

女主高冈21岁,从大学退学后,在一家酒吧当上店长,在那里认识了男公关琉月。

通过琉月以承诺结婚、发生肉体关系作为信任的筹码,让高冈深信两人是在交往,让她心甘情愿为他奉献自己。

是的,看到这里,你应该多少能理解,为什么他们对“卖艺不卖身”口径一致。

因为,只要把发生关系明面上定义为稀罕物,那么,它就能成为牛郎的一个重要筹码。

为了帮牛郎当上头牌,高冈卖身、疯狂接单、当老男人的伴游,凭一己之力把琉月捧到店里第一。

而琉月答应要结婚,却迟迟没有音讯。

他们保持着典型的,由自己制定的亲密关系规则----

忍受他和其他女客调情、忍受他的爱理不理、忍受所有亲密都建立在她去店里消费的前提下。

而所有这些,都可以被包装成“职业需要”。

忍无可忍,又深陷其中的高冈,无法挣脱这种毒性的痴迷,最终只能想到了“杀了对方再自杀”这一条路。

而琉月,在高冈入狱,逃过一劫之后,还以把这件严重伤害女性的事件,作为自我营销的资本,以“不死鸟琉月”的名头,高调复出。

图源| b站up主@英大吉来了

这也侧面说明了,所谓女性友好的牛郎文化,本质上就是轻视、物化女性的。

曾有男公关就在综艺上形容迷上自己的女客人简直是打打就会吐出钱的ATM。

      图源| 肥美哒Mia     

牛郎文化中,对女性的定位是彻头彻尾的利用物,对他们自身,则推崇一种彻底的狼性文化。

为了冒头,牛郎可能连自己母亲的死都能拿来当做谈资,而这种行为在这种文化里不叫没良心,而是有野心的体现。

《暗金丑岛君2》里,描述了牛郎店头牌的一种普遍上位的思路。

两手抓,一手以情骗的方式,和不谙世事、有一定心理创伤的年轻女性谈虚假恋爱,培养“肥客”。

然后诱导她们为了支持自己奋斗献祭自己。

另一手,以乖巧卑微的方式讨好富有的年长女性,培养稳定的顾客。

而结果,往往是那些阅历浅、意志弱,被欺骗感情的女性,成为他们最忠实而慷慨的金主。

或许这一行业的从业者们,都明白,对于他们来说,能产生巨大经济效益的,不是游刃有余花钱的富婆姐姐们。

而是那些愿意为了爱情掏空自己的年轻女孩们。

因为有阅历的客人,很快就掂量得明白这群人到底几斤几两,值得投入多少。

而对于这群年轻女性而言,情,却是无价的。

且,她们的情,勾勾手就能骗到,对于牛郎们来说,这是性价比最高的上位方式。

03

“不死鸟事件”绝对并非极端个案。

日本最著名的欢场,牛郎的聚集地歌舞伎町,灯红酒绿的B面,就恰是自杀案件的高发地区。

根据日本警视厅的数据显示,光是2018年10月,歌舞伎町就发生7起坠楼自杀事件,而5名死者中,就有3名是年轻女性。

歌舞伎町的“连续自杀事件”,几乎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引得无数学者研究。

而其中多数,就是ホス狂----即男公关狂,沉迷于找男公关无法自拔的女性们。

男公关对于女性的危害性在当地有多深入人心?

有去过歌舞伎町旅游的网友称,当地警方会用各国语言轮番放广播,提醒大家喝酒消费时不要被骗。

想起罗兰在国内营销的人设,其中一个,就是炫富。

罗兰声称自己不买房(理由是想把省下的时间用来为东亚的女性幸福),而他住的酒店,一晚就要40万日元。

自己住一间还不够,自己的衣物还要另租一间。

休息日到4S店转转,随手就能拿出4000万日元,全款购买一辆劳斯莱斯。

颜色不满意,又掏出120万换漆。

他意在宣传自己的励志色彩,戳中网友的慕强心理。

如今反过来想,他拥有的这些超奢侈的光鲜亮丽,又是建立在多少女性的血泪甚至是生命之上的?

《暗金丑岛君》描述过牛郎店的大致营业模式。

店里每逢有客人下单了高级酒水,牛郎便会起身喊出酒水内容,然后全体员工起立致敬。

如此,一来可以满足客人的虚荣心,二则可以给其他同事营业压力。

在罗兰微博上的VLOG里,喊单的内容,甚至是要把客人消费的数额都喊出来的。

他们还会把头牌、排名前五的牛郎隔间区别装修。

以各种细节拜高踩低,从而激起牛郎以及女客人的攀爬欲。

而一种模式,几乎被所有运营者沿用,就说明它在这个行业里,是行之有效,甚至指向本质的。

牛郎店的这种文化,其本质,就是一种利用人性弱点无底线剥削压榨,创造营业额的模式。

对于牛郎,他大力推行狼性制度,搞店内排位赛,直戳男性的雄竞心理。

男性的基本良知,在这种狼性文化里,被彻底泯灭。

一个女大学生为了见牛郎,省钱搭五个小时的夜间巴士,而店里一杯茶的价格就足够把她一个月生活费榨光。

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的口中,被兴高采烈地描述为:哪有这么开心的事啊~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恰恰是自己能力和魅力的佐证。

价值观如此扭曲的人, 正是牛郎店老板们交口称赞的怪物新人,是牛郎文化里能走上高位的潜力股。

另一方面,他们又吃准了女性的弱点。

男公关狂的女性通常是基于两种心态,一是喜欢在店里花钱的自己,二是钟情于某位本命男公关,前者叫ほすぐるい,后者叫ほすきょう。

这两种心态,他们都吃得死死。

他们利用年轻女性的感情需求,或是利用女顾客的雌竞心理。

    图源|《东京新青年》     

而牛郎文化这个模式中的食物链最底层,就是那些明面上作为顾客,被叫做公主的年轻女性们。

她们就是这个文化中,为了上位者们穷极奢华的人生,被敲骨吸髓,献祭人生甚至生命的冤大头。

我从来不否认所谓“贩卖爱”的行业存在。

但决定这个行业的本质的,不是它的表层的形式,而是它的底线。

假如牛郎文化的底线,已经到了对女性重利盘剥、敲骨吸髓,从一开始就把年轻女顾客视作廉价的性资源贩卖的话。

那么,它再怎么包装成重视女性情绪价值、认可需求的行业,他都不可能是女性友好的。

甚至,他全然就是女性的公敌。

图源| 综艺《贩卖爱的男子们》   

随着疫情冲击,以及牛郎在日本的名声越来越差,其实这一行业在本土已经没有过去那么火热。

但是,由于罗兰近几年在国内的成功营销。

据此前罗兰一则学中文的视频,他称店里的中国客人越来越多,而他本人已经在学中文。

只愿国内女性,不要被利用国内外信息差的营销把戏忽悠。

成为这个以毒害年轻女性发家的行业,用以翻身的下一群“肥客”。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