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考虑实施的四天工作制,离我们有多远?

来源:澎湃新闻 - - 生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最近,英国的70家公司的3300名员工开始试行一周四天工作制:在工作量和薪水不减的前提下,员工每周的工作时间从40小时变为32小时。

在此之前,世界上一些国家也进行了类似的试验,甚至已经实施。在国内,也有不少有关四天工作制的呼声。201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就在《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中建议,2030年起实行“做四休三”。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根据统计,在2020年,中国城镇就业人员平均每周要工作整整47个小时。这意味着,如果按每天工作8小时换算,大家每周平均要工作将近6天。

加班最久的行业,不是互联网

如今,提起企业把加班当文化的问题时,我们立马想到的是互联网公司。

伴随着加班话题的不断讨论,大家已将加班的重灾区和大厂画上了等号。但如果你去翻翻“为什么加班只提互联网公司,其他行业没有吗?”,这类知乎提问下的上千个回答后就会发现,受加班问题困扰的行业,有很多很多。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统计,2020年,过度劳动情况最严重的五个行业,分别是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建筑业,批发和零售业以及采矿业。这些行业有超过四成的从业者,每周要工作至少48个小时。

相比之下,频繁因加班问题成为社会焦点的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过度劳动的问题却不是最严重的——有63.4%的人每周工作时间没超过40个小时。

有从事建筑业的网友在微博上这样解释自己天天满负荷工作的原因:合同是按自然日算的,休一天就少拿一天钱,而且超了工期还要扣钱。所以只要不生病,他就不休息。

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在2014年的《中国劳动力市场报告》中就指出,虽然国内的法定劳动时间已和国际接轨,但仍有九成行业,每周的平均工作时间都超过了40小时。专家据此呼吁:“提倡适度劳动,实现体面就业”。

如今,距离这份报告发布已过去了8年,尽管国内周平均工作时间不降反升,但职场人对加班问题的讨论日益频繁,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了过度劳动的弊端。

越来越多的人都在问:每天在工作上耗这么久,除了保住饭碗,还有别的意义吗?

双休,何时成为天经地义?

在经济水平较低的古代,多数人都没有假期的概念,“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是常态。而工业革命后,随着技术进步所带来的生产力跳跃式发展,让很多劳动者即使每周休息一两天,也依然能养活自己和家人。

有意思的是,法定周末的出现,某种程度上却是经济危机的产物。

大萧条期间,美国出现了大量失业者。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企业并不乐意员工享受双休,直到1929年大萧条爆发后。为应对失业问题,许多地方用法律的形式确立了做五休二制度——只要每个人都少做点,就能让更多人有活可做。

可以说,法定周末是世界上最早的大规模反内卷措施。但归根结底,这是生产力提升带来的结果。

近50年的数据也向我们展示了相似的情况:随着生产力的提升,人均产值越来越高,劳动者需要工作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所以你很难想象,现在每周上35小时班都嫌多的法国人,在1950年时,一周的人均工作时长能达到44.8小时,其勤奋程度和今天的国人不分伯仲。

这也是为什么在五天工作制出现的90多年后,随着生产力水平、办公形态的变化,一些国家和公司开始考虑是不是该实行一周四天工作制了。

在英国测试四天制之前,全球最大规模的这类试验是在冰岛。它从2015年开始,持续到了2019年。

占冰岛1.3%的就业人口参与了这项一周只用工作36小时的试验,涵盖了办公室、医院、幼儿园等100多类工作场所。这5年间,他们最大的工作调整就是压缩工作时间,而工作内容和薪酬都保持不变。

为了能在4天时间完成原本需要5天才干完的活,试验者压缩了会议时间、减少了茶歇时间。最终的试验结果显示,在大多数工作场所,实验者的生产力都保持不变,甚至有所提高。与此同时,员工的幸福感还显著提升。

为了让世界广泛报道四天工作制的成效,有智库将冰岛试验的结果制作成了英文报告。

但冰岛试验的成功,并不代表所有人做好了迎接这种新工作节奏的准备。

挤掉无效时长后,我们还要上多久的班?

如今聊起四天工作制在中国的可行性,很容易让人想起20多年前的五天工作制在中国施行前的情景。

彼时,很多人也觉得一周只工作5天不可行,理由是一周干6天的生产力尚且不高,只工作5天的话,活会更加干不完。

而推动五天工作制改革的原国家科委的“缩短工时课题组”,在1987年年底提交的调查报告显示,虽然中国当时的工作时间长,但并未被有效利用。相关课题组用抽样的方式,调查了全国299个大中型工业企业和223个商业企业后得出结论,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迟到早退、开溜买菜、接孩子都是常事,大部分单位的有效工时只占制度工时的40%到60%。

《不会尘封的记忆:百姓生活30年》一书记载,在未实行五天工作制之前,中国是世界上劳动时间规定最复杂的国家之一:

夏天可以提前两小时下班;气温超过38摄氏度便放假;每个月可以请三天病事假,工资照拿;一年除去七天节假日以外,还可有十几天带薪休假;女职工的产假一个单位一个规定;连续歇假半年之内,只扣奖金而工资照发;随意让工人加班而不算违法……

正是为了让大家提高工作效率、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以及休息,五天工作制被定于从1995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

如今20多年过去,关于无效工作时间太多的讨论再次多了起来。脉脉在2021年的一项调查就显示,有效工作时长占比能超过75%的人,只有三分之一。

诸如虽然工作已完成,但就因为领导不走,所以干熬着加班的情况在职场屡见不鲜。而加班时间的增多,又让摸鱼文化盛行,不断拉长无效工作时间,并最终侵占着我们的个人生活时间。

在万物皆可卷的当下,四天工作制看起来反倒是“格格不入”。

所以难怪目前为止,唯一成功做到让我们慢下来的,只有病毒。2020年3月,国家统计局在报告中指出:2020年2月,“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为40.2小时。”这或许是我们离一周只工作40小时,最近的一次。ttt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