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朱莉离婚后,我很孤独——皮特登杂志,谈“梦想”,大翻车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 - 娱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今天,一张照片在推上引起热烈的讨论,

照片中的主人公,身穿电光蓝上衣,浮在满是落花的水面之上,

他的左手放在腹前,眼睛直勾勾地盯向前方,嘴巴微张,

胸口上,还趴着一只蜥蜴。

要不是照片上大大的名字,很难认出这是好莱坞巨星布拉德·皮特,如此“怪异”的造型一时半会儿

让人难以接受,网友们轮番吐槽道:

“真是棒棒哒,把皮特弄的像《七宝奇谋》里的Sloth一样。

如果你需要一个更好的摄影师,我随时都能顶上!”

“这又是AI画出来的吗?”

“哦买噶”

“他...死掉了吗?”

“啧,就连他在杜莎夫人蜡像馆里的蜡像都比这张照片看上去更像活人....”

“是谁让皮特看的《亢奋》?”

“讲道理,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看到皮特变老。”

其实,这是皮特为GQ杂志拍摄的八月刊封面,

他本人倒是对这张照片没什么异议,同系列的照片拍了十几张不说,

还在采访中大谈自己“梦想中的世界”。

皮特在采访中坦言,自从2016年同朱莉离婚以来,他就倍感孤独,陷入一种“轻度的抑郁情绪”中,

一个充斥着暴力的噩梦困扰了他四、五年。

在黑暗的梦境中,皮特总是被人追赶、跟踪,

对方想置他于死地,他拼命逃跑,不得不从高楼跃下,

但最后,坏人们还是不停地用刀刺他,

接着,皮特就会在恐惧中惊醒,不明白梦中的人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直到一两年前,噩梦再次上演时,

他在梦境中直接发问,那些人才终于停了下来,不再一次又一次折磨他。

在这种无力感中,他想办法自救,

有一年半的时间,皮特会定期去参加匿名戒酒互助会,

这是一个只有男性的小团体,对于成员的选择十分谨慎,也非常注重隐私,

所以在皮特看来,这里相当安全,

在互助会的帮助下,他彻底戒掉了酒瘾:

“我看到了别人的经历,他们的故事都被记录了下来,有一些对我来说是很残忍的。”

做了一辈子的老烟枪,

但随着疫情开始,

皮特下定决心,要将烟草从他的生活中剔除出去,并用尼古丁味道的口香糖来填补空缺。

“我没有办法一天只抽一两根烟,这不是我的风格,我喜欢全情投入,必须完全戒掉。”

吉他是皮特在疫情期间的另一个精神归宿,

每次在客厅中,点燃火堆,弹奏一曲,他都会感到很自在。

有时,音乐届的朋友会来家中做客,加上自己创作的音乐,给他带来了许多快乐,

皮特说,在生命的后半程,

他总是随波逐流,不自主地进入下一个阶段,从而被些许的抑郁情绪笼罩,

直到他开始拥抱自我的美丽与丑陋,才真正抓住了快乐的时刻。

在过去的采访中,他曾承认,

在90年代大部分时间里,他都会躲起来,悄悄吸食大麻,

因为人们的过多关注,让他很不舒服,

哪怕和安妮斯顿的婚姻期间,也是如此。

而现在的皮特不仅把大麻撇得干干净净,还摆脱了烟瘾和酒瘾,过上“禁欲生活”,为自己的健康着想。

工作原因,皮特经常要待在洛杉矶,

在洛城内外,他有着很多处的房产,比如说圣巴巴拉的海滩别墅,以及好莱坞山上的现代主义玻璃钢豪宅,

但大多数时间,他都住在好莱坞山上另一处工匠式住宅中。

1994年,在好莱坞声名鹊起的皮特,买下了这栋破败且经常有着鬼魂传说的房产,

虽然在前几任房主口中,“三楼的护士”被描绘得非常鲜活,但皮特本人没遇到过太多奇怪的事,还对房子大加修缮了一番,

后来,这里成了他的固定住所,

疫情期间,更是寸步不离。

房间里,棕色的墙壁映衬着复古的家具和别具一格的艺术品,

没有奢华的装饰,也没有家庭成员的照片,只有简单的精致,

冰箱里,几乎没有任何东西,

电灯的蓝色冷光将房间衬得平静,也更为空荡。

这似乎十分符合他现在的心态,

皮特认定,情绪波动和重度的悲伤是成长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我想我们所有人的心都碎了。

在我的人生里,我总是感到非常孤独,小时候,我孤独地长大,现在也没什么差别。

直到最近,我才真正有了更多的机会和朋友家人们拥抱。”

“我忘了里尔克还是爱因斯坦说过,

当你能与矛盾同行,当你能同时承受真正的痛苦和真正的快乐时,

才是成熟,才是成长。”

话里话外,皮特都散发出一种“超脱和孤独”的感觉,

可对于他的心境,网友们却无法理解,

也无法认同他的种种说辞,

甚至有人谩骂起来:

“有问题的男的就是会老得很厉害。”

“他内心的丑陋已经开始在脸上浮现。毒品、酒精、大麻、虐待妻儿、欺骗新奥尔良的居民,相由心生,这些都会让人变丑。”

“你还谈家庭?为了酗酒和吸毒,你把自己的家庭搞得一团糟,

而且6年来一直在骚扰孩子们和他们的母亲。你只有在对自己有利时才会聊起你的孩子。”

“真棒啊!这个虐待家人的人现在是要改头换面,把自己打造成哈卷!”

“他真的说是主要因为工作才留在洛杉矶,但他在那里,还有6个孩子....

除了作家写了几句,没有人提到他们。”

“布拉德·皮特,一个选择自我药疗,不接受专业帮助,到了59岁还对自己的毒瘾撒谎的男人。

他没能成为一个更好的父亲,而且比起他的6个孩子,他对一群他称之为家人的前/现瘾君子投资更多,没什么值得称道的。”

“皮特就是那个在奥普拉节目上假哭说想要组建家庭的人。

但当他有了孩子后,除了放纵自己的毒瘾,在身体和精神上双重虐待他们之外,还做了什么?

明明是他的问题,他却要怪罪到孩子的妈妈头上,他从未专注于成为一个好父亲,相反,还在侮辱他们的存在。”

“这是在利用媒体博取人们的同情。他有没有关心过他的家人?他结了两次婚,但从未关心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

可笑的是,他现在老了,但却渴求名声,而不是和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因为他追求的是名声,而不是对周围人的关心。”

网友之外,也有媒体直接开麦,

指责GQ这次采访是为皮特的形象修复工程“捐赠”了3000个字,

还阴阳怪气地说:

“原来皮特是一个如此出色、又被人误解的人,看来现在起诉前妻的并不是他。”

就在6月初,皮特再一次对安吉丽娜·朱莉发起诉讼,

两人此前共同持有一家葡萄酒公司,因为朱莉将自己的那部分股份卖给了一个俄罗斯寡头,

皮特气急败坏,认定这是在

“故意对自己造成伤害,损害葡萄酒公司的名誉”,

所以把她告上法庭,还参考了德普案的模式,要求陪审团来进行审判。

而这,只是两人众多纠纷中的一件。

当时,两边的支持者各有各的观点,但皮特没能善待他的孩子们,已经成了共识。

所以在这次采访中,皮特对于葡萄酒庄的纷争和6个孩子只字不提,

难免让人产生避重就轻,转移话题的感觉。

与朱莉的官司还没有下文,

“孤独”的皮特又将怎样继续之后的生活,处理酒庄的纠纷?

让我们拭目以待....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