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松井石根的残暴,也请记住魏特琳的慈悲

来源:世相研究所 - - 历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还是想再说下南京寺庙供奉日本战犯的事儿。

一个全网都在寻找的、名叫“吴啊萍”的人,在南京玄奘寺地藏殿一共供奉了6个牌位。其中,除了5个是臭名昭著、对国人犯下滔天罪行的的日本战犯外,还有一个美国人。

名叫明妮・魏特琳。南京沦陷时,魏特琳将位于南京使馆区的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作为难民收容所,共保护了一万多名中国妇女和儿童。

这件事非常诡异。不知道“吴啊萍”究竟是谁,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为战犯供奉牌位。也不知道此人为何要将魏特琳和战犯放在一起供奉,是掩人耳目还是另有用意?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对这个伟大女性的侮辱。

我想,对今天很多年轻人来说,魏特琳可能是一个陌生或者模糊的名字。因此,现在,我想将这5个战犯暂且“押解”到一旁,专门来说说她。

明妮・魏特琳,1886年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1919年,应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聘请来到了南京。她对深陷苦难中的中国人充满了同情。她甚至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字:华群。

日军占领南京后,在松井石根和第6师团长谷寿夫----“吴啊萍”供奉的两个兽类----指挥下,开始了长达6周的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曾经阳光明媚的南京城,沦为人间炼狱。

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是专门收容妇女儿童的难民所,南京沦陷后,有大批女难民涌入这里,最多时超过1万人,在那些孤立无援、极度恐惧的中国人眼里,魏特琳就是希望的化身。魏特琳每天都看到大批的中国男人含泪把她们的妻子、女儿甚至母亲送入这里,自己站在门口久久不愿离开。

魏特琳决定不顾日军的命令,尽自己所能让她们留下。她用职业训练班的形式,变相收留难民,并为她们创造自谋生计的条件。

金陵女院难民营早期工作人员合影(前排中间为魏特琳)

魏特琳不仅保护女性,还帮助她们寻找失踪的亲人,每天早上,她都派员工到难民中去登记,写上失散人的姓名,然后由她转交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催促他们设法寻找。她还请来外国医生为难民看病、打预防针,为儿童弄来奶粉和鱼肝油,为女难民开办学校……难民们叫她“活菩萨”。

因为目睹太多暴行,她患了严重忧郁症,离开中国一年后自杀。

魏特琳死后,朋友们在她的枕边发现的唯一遗物,是一张沾满泪水的金女院避难孤儿的照片。

我们都知道南京大屠杀,但不知道今天还有多少人记得她的名字?

对我们来说,忘记她,同样是一种罪过。

还有一个女性,知道她的人就更少了。

她叫格蕾蒂斯・艾伟德, 1902年出生在英国伦敦郊区, 1930年来到中国山西阳城传教并从事慈善活动,后加入中国籍。抗战期间,她历尽千辛万苦,带领100余名孤儿进行千里大转移。这段经历被改编成电影《六福客栈》,在西方广为人知。

电影《六福客栈》剧照

“吴啊萍”的供“鬼”行为,将人的视线重新拉回到日军侵华的那一段惨绝人寰的历史。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观念不分左右,在牢记历史耻辱这方面是有共识的。

不过,不忘历史,不仅意味着不忘侵略者的暴行,也意味着不忘拯救我们于苦难中的人。

我们不能忘记松井石根、谷寿夫等人的残暴,也不能忘记魏特琳、艾伟德的慈悲。

有自媒体使用诸如《吴啊萍供奉牌位5个日本人1个美国人!》这样的标题,我认为是不恰当的,不能将魔鬼与天使混淆在一起。

有恨,也要有爱与悲悯。这才能形成完整的历史,我们也才能成为完整的人。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