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中国人迁海外租借土地999年 建起一座中国城

来源:夜读文史 - - 历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每逢战乱或者国家软弱无力受到外敌侵凌时,百姓就会流离失所,叙利亚人如是,20年前的阿富汗人亦如是。

而在19世纪末,当八国联军开进北京,中国大地狼烟四起,百姓民不聊生时,勤劳坚韧的中国人民也走上了这条道路。

但他们与那些以前的独自逃荒、流浪的人不同,这一次却是有一千中国人集体离开中国、迁徙海外,乘坐海船三下婆罗洲岛。

在“拓荒之父”黄乃裳的大力运作下,1901年,租借砂拉越诗巫地区的土地999年。

从此,这些迁徙到海外的一千多人深深地扎根在热带海岛上,一刀一锄开垦良田,一砖一木搭建屋舍。

历经数代人120余年的奋斗,硬生生在异国他乡建起一座中国城。

诗巫---婆罗洲岛上“新福州”

19世纪末,中国还是满清的天下,当然,这时候的慈禧已经把中国卖的差不多了。

而光绪帝想要努力一把,与康有为、梁启超等人推动百日维新,可惜最终夭折。

戊戌变法参与者中,有一位福州出身的孝廉黄乃裳,当时也被清政府追缉,他在朋友帮助下才得以逃回福州。

因到福州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天灾人祸下百姓的贫困潦倒。

黄乃裳

这使得颇有远见卓识的他感到“非革命不足以救国,非拓殖不足以聚众”,于是“决往南洋群岛”,为“同胞辟一生活路径”。

1899年,已知天命的黄乃裳携带家眷先来到新加坡,随后只身前往马来亚、苏门答腊等地考察。

在第二年的5月份,黄乃裳来到世界第三大岛婆罗洲岛西北部的砂拉越,这个地方当时还是独立并在“拉者”,也就是国王的统治之下。

他亲口品尝水质好坏、检查土壤肥程度,认定当时的诗巫可以垦殖。

而经过了解,砂拉越地区的“拉者”沙鲁克正苦于地广人稀,缺乏人手开垦领土。

有备而来的黄乃裳的“拉者”经过谈判签订条约,成立“新福州农垦场公司”,黄乃裳自任场主,当地称作“港主”。

当时黄乃裳与砂拉越国王签订的《垦约》共有17条,其中最主要的条款就是“所垦之地享有999年的权利”。

这一条规定的租约时间之长,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谓震动天下。

而且《垦约》里还规定了“吾农有往来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设立公司商业自由、购买枪械自由、船业自由之权利;无纳丁税、无服公役、无当义务兵……”。

这些条款对即将到来的中国人极为有利,因而《垦约》被孙中山盛赞为“中国近代以来与外国签订的第一个平等条约”。

随后,黄乃裳返回福州进行招募。

从1901年至1902年,先后分三批一共有1118名福州人,在黄乃裳等人的带领下来到诗巫,从事大规模的垦荒工作。

当时的诗巫还是茫茫的原始森林,遍地低洼沼泽,荆棘丛生,野兽出没,而且伤寒、痢疾等疾病时刻威胁着人们的生命。

他们住在离地三尺的高脚屋里,很多人挤在一起,吃饭的锅碗都得合用,第一年就有70余人因各种疾病去世。

但是勤劳的中国人不畏艰险,他们从尝试种稻谷、番薯开始,虽然屡败但却屡战,最后又引进高产值的橡胶。

当1907年橡胶收割时,每担700元的价值鼓舞了人们的信心。

1908年,诗巫的多数福州人开始改种橡胶,并取得了不小的业绩。

度过最艰苦、辛酸的初创岁月后,从20世纪20年代起,诗巫的福州人开始组建公司、兴办工厂、开办商店、发展运输,他们终于在这里成功的扎下了根基。

橡胶,图片来源于网络

渐渐地,诗巫的福州人在砂拉越几大行业里都取得了不菲的成绩,成效最大的首推橡胶业。

到1950年时,当地已经有胶园12000多英亩,规模蔚为大观。

然后是胡椒种植业,当时诗巫的福州人开始种植,最后扩展到砂拉越全境的中国华侨之中。

到现在全马亚西亚出口的胡椒,其中的九成都出产自砂拉越,诗巫自然在其中占据着相当大的份额。

诗巫的福州人在海运业上也不落人后,1937年,他们合资购买了一艘2000吨的远洋轮船,取名“新福州”号。

20年后,就发展成为拥有8艘轮船的砂拉越轮船公司,常航行于古晋、诗巫、明都鲁、纳闽及新加坡、文莱两国之间。

至于轻工业,更是尽显华人的风采,几乎在每个行业他们都开办了工厂。

特别是砂拉越木材资源丰富,在20世纪60年代的锯木厂中,九成是华人开办的。

福州人在诗巫的影响及其贡献从街道的命名也可窥见一斑,诗巫有19条以华人先辈命名的街道,其中福州人占了15条。

在以福州人命名的街道中,又以黄乃裳街最为著名,这是由诗巫市议会命名的。

黄乃裳街是衔接兰彬与甘榜艾蒲路的一条横路,全长约200米,已经成为全诗巫市最繁忙的主要街道之一。

在诗巫,整个城市到处都是汉语牌匾,置身其中,感觉就仿佛是中国沿海的开放城市一样。

福州话在诗巫本地成为商业语言和社交语言,甚至少数的印度人、欧亚混血籍人士等也都能以华语交谈,当然英语和马来西亚语在这里也畅通无阻。

诗巫就这样从无到有,一百多年的发展史,无不浸染着福州人的血汗,它也成为一个承载着文化使命的“福州味”小城。

2010年时,诗巫市人口约为20万,其中华人占据了七成,而福州人则超过9万人。

在诗巫市,福州人是最有经济实力的群体,满街都是熟悉的福州乡音,满城都是华人的面容,这就是一座存在于海外的中国城市。

“移民”再远却始终不改乡音

诗巫福州人经历了布鲁克政权的统治时期、日军南侵沦陷时期、英属殖民地时期三个政权的更迭。

1963年,砂拉越加入新成立的国家马来西亚成为一个州一直到现在,可谓历经沧桑。

也就是从20世纪60年代起,福州人开始涉足政治领域与投资木材业。

而这时,散布在拉让江流域郊区生活的福州人,因为面临治安、谋生困难,开始纷纷迁往诗巫等市区。

这是福州人1901年来到诗巫后出现的“再移民”现象,从郊区到市区或州内其他地方城镇去生活,这种局面一直持续了十年之久才缓和下来。

20世纪80年代,因为郊区的福州人涌向市区,诗巫市区扩大了许多倍,福州话在当地主流语言中更是势头强劲。

福州人逐渐参与到各行各业,包括金融、五金、超市、船运等,更开始大量投入木材业,这是诗巫福州人第二次的经济转型。

福州人从此自农民身份转入金融、木材业者,后者的利润比前者可观多了。

精于计算的福州人在诗巫甚至是砂拉越的金融业一展身手,在20世纪90年代末,诗巫就已经有了5家华人银行,为当地华侨华人经济发展提供了资金后盾。

2000年之后,诗巫经济走向多元化和现代化,旅游业、制造业、食品加工、造船等产业迅速兴起。

正是福州人推动了诗巫的经济起飞,使诗巫迅速崛起成为一个新兴的、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现代都市。

121年后的今天,诗巫福州垦场稳健发展,福州籍人口迅速增长并成为砂拉越州最大的华人方言族群。

1980年后,福州人口占到砂拉越总人数的38.36%,成为砂拉越地区人口最多的华人群体。

而2010年马来西亚人口统计调查显示,全国35万福州人,其中砂拉越就占了21万,而诗巫则聚集了93000多人。

福州人不仅在人口上成为当地人口中主要的族群,而且在职业与行业上也处于领导地位。

从1970年开始,“福州籍人士已在下列的行业中执着牛耳:银行与金融公司,进出口生意,批发商行,旅馆、酒吧与夜总会,印务与出版商,面包西果店等。”

而且诗巫的福州人更加具有远见卓识,他们提前布局了木材采伐行业,“甚至森林工业急速扩张之前,福州人即在森林业、伐木业、木材与树藤的制造业、家具制造业及建筑材料供应方面占多数。”

福州人社群的商业势力持续成长,很快跻身全球贸易与富者的行列。

福州人秉承中国人的传统,极为重视教育。

由于在2000年以前,诗巫学校仅有高中及大学预科班,因此许多父母为了让子女受到更高等的教育,纷纷将他们送往外国留学。

留学地点以新加坡为主,还有中国的香港与台湾、美国加拿大及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

年轻学子到了外地念书毕业后返乡者不多,留在当地落地生根,渐渐地,年长的父母要随子女“依亲”去。

另外,诗巫是典型的内陆市镇,海陆空的交通不发达,近年来又因为木材业随着树林的减少受影响。

因此许多人渐渐往砂拉越州首府古晋,及其他新兴城镇如民都鲁、美里,甚至邻州的沙巴去谋生。

诗巫福州,摆脱了治安的问题,从郊区到城区,又为了更好的生活条件,再从本城至他城甚至是更多的国家,出现了比20世纪60年代更大的“再再移民”潮。

放眼纵观,有海水的地方就有诗巫福州人的足迹。

远至欧洲各国、非洲、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甚至所罗门群岛、新几内亚,近至新加坡、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等地,都可找到诗巫福州人的踪迹。

当然,诗巫福州人移民远赴海外的因素众多。

除了移民让子女接受更高等的教育外,有的是为了经济的发展,有的追求更有质量的退休生活,有的是为了和家人团聚。

他们的移民,将现居地视为永久的家园,新的认同感逐渐萌生,日久也就由他乡变为故乡。

在这一次次的“移民”中,始终不变的福州话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年轻一代的福州人虽然已不擅长讲福州方言,但年轻父母会要求公公婆婆尽量以汉语或福州话教导儿孙,进而让方言得以传承。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