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儿司令”范绍增:娶了40个姨太,享齐人之福还活到83岁

来源:博雅轩4 - - 历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上世纪30年代初期,今重庆大礼堂对面,有一座规模很大、极尽奢华的花园式公馆——范庄,健身房、台球馆、游泳池、风雨网球场、舞厅等应有尽有。

范庄的主人是谁呢?就是大名鼎鼎的范绍增。由于大智如愚,人们都叫他范哈儿。

范绍增是四川大竹县人,生于1894年。大竹素有川东第一城之称,因“竹多竹大”而得名。

这位曾经的袍哥,现在是川军中呼风唤雨的人物。

范绍增先是国民革命军第20军军长杨森手下任第7师师长,后因受杨森挤兑,遂转而投靠刘湘,任刘湘所部的第4师师长。

和他的老首长杨森一样,范绍增很贪色,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姨太太多达40位,范庄就是他专为和姨太太们寻欢作乐所建。

范庄内众姨太太都有自己的居所,彼此还相安无事。范绍增每日公务之余,便在新公馆里莺莺燕燕的,享受岁月静好。

最受宠的,是十七姨太,范绍增对之很上心。球场上、泳池中,常可见到两人追逐嬉戏的身影。当时,有好事者曾将其撰为《十七姨太外传》,印刷成书后颇吸引眼球,许多人争相购买,满城相传。

谈笑有牛人,往来无白丁。抗战时期先后在范庄住过的有蒋介石、宋美龄、孔祥熙及南京警备司令杨虎等等。参谋总长何应钦、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更是举家进驻。

很会来事的范绍增专派他品味颇高的赵蕴华、何蜀熙两位姨太太成日陪伴在何应钦夫人王文湘、顾祝同夫人许文蓉左右,并经常送去时鲜食品、新款服饰,甚至金银珠宝。

钱是个好东西,花到哪里,就会在哪里开花结果。范绍增后藉此擢升至军长。

1937年下半年,范绍增的姨太太阵营中,又多了一位19岁的明星,她就是多次在大型乃至全国比赛中荣获多项游泳冠军的杨秀琼。

杨秀琼明眸皓齿,天生丽质,有南国“美人鱼”之美誉。当时,杨秀琼是鼎鼎大名的大明星,且是宋美龄的干女儿。

杨秀琼的前夫是陶伯龄。《重庆日报》头版曾发布这样的消息:“南国美人鱼杨秀琼与川军司令范绍增将军结婚”,小标题为:“杨秀琼与陶伯龄离婚”,旁边印着他们亲自签署的“离婚书约”。

杨秀琼委身于范绍增,还是蒋委员长和宋美龄撮合的。

杨秀琼

抗战时期,川军参战人数之多、牺牲之惨烈,居全国之首。

为了抗日大计,川军执行了蒋介石的指令,接受了国民政府的整编。而一心想插手四川的蒋介石以几道军令,把刚出川的川军分割成好多块。从此,川军的足迹遍布了全国的抗日战场,几乎所有的对日大会战中,都有川军将士的身影。

深明大义的川军,忍辱负重,慷慨赴死,以劣势武器,无数次与装备精良的日军进行殊死决战。根据国民政府统计,川军在抗战时期的伤亡人数约为全国抗日军队伤亡总数的1/5,居全国之冠。

1939年初,时任第88军军长的范绍增率部出川,在江西东乡一带同日军作战。第88军空有番号,蒋介石政府啥也不给,令其自募兵员,属于自带干粮抗战的那种。

1940年夏,范绍增的第88军又转移浙西作战。收复余杭地区战后,第88军获军政部明令嘉奖及军委会颁布的各级勋章、奖章数十枚,并升格为辖3个师的甲种军,终于鸟枪换炮了。

1942年5月15日,浙赣会战正式打响。

日军以四个半师团的兵力从奉化、余杭发起进攻,连克我武义、金华、孝顺,到达兰溪地区,准备对兰溪发起攻击。

守兰溪城的部队川军范绍增部的新21师。新21师师长罗君彤与川军友军的工兵营副营长黄士伟等协同作战,在城北一带埋设了不少地雷。5月28日,日军第十五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踩雷被炸身亡。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写的《中国派遣军(上卷)》曾这样纪录:“第十五师团长酒井中将在兰溪北部1.5公里附近指挥攻占兰溪的战斗中,10时45分乘马触雷,身负重伤,14时13分阵亡……在职师团长阵亡,自陆军创建以来还是第一个。”

1942年5月29日,范绍增的第88军又击伤日军40师团的少将旅团长河野。

范绍增虽在前线打了胜仗,却被蒋介石调任为没有实权的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明升暗降。一气之下,范绍增回到重庆,开始与一些进步人士接触,反蒋倾向日益明显。

抗日战争胜利后,范绍增面见顾祝同,要求把他原来的部队调去搞开垦。顾祝同示意还要准备与共产党打仗。经过进步思想洗礼的范绍增,此时对打内战已没兴趣,随即去了上海,参加民盟、民革等组织领导的民主活动。

在上海,范绍增凭帮会及川军旧部关系,成立“益社”,自任理事长。该社曾将药物、纸张等运往苏北解放区,有力地支持了人民解放战争。此时的他,与杜月笙等打得火热,成了铁哥们。

1948年3月,国民党召开“国大”。选举副总统前,蒋介石召见时任“国大”代表的范绍增等,要他们联系一部分代表支持孙科。

范绍增很可爱,直言不讳地说已经答应支持李宗仁了。蒋介石对范绍增当面抗命非常恼火,不久就下令让上海警备司令宣铁吾以通共的罪名等将范绍增逮捕。

当时很流行一句话:天下何人不通共?

范绍增见蒋介石玩阴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迅疾逃离了险境。

1949年秋,国民党日薄西山,无人可用,蒋介石又想起了范绍增,委任其国防部川东挺进军总指挥一职。几个月后,范绍增率所属官兵二万余人在四川达州的渠县三汇镇通电起义,在我军中担任了湖北省沙市军分区副司令员。

起义后的范绍增

范绍增后来历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参事,解放军四野五十军高参、河南省体委副主任、省人民政府委员、省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等职。

交出兵权后,范绍增感到无比开心。有人问他为何,他说,我的那些兵养起来很费钱呀,筹措军费总让自己大伤脑筋,还是共产党有办法,会带队伍。自己落得一身轻松,多好。

他的姨太太队伍,也早就遣散了。成了新中国干部的范绍增,自然也养不起这支红粉队伍。当然,即便养得起,人民政府也不允许。

养兵与养女人,都是很麻烦、很费钱的事情。

范绍增的三儿子上大学期间受社会思潮影响,指着父亲范绍增的鼻子称他为“老军阀”,表示要与他划清阶级界限。范绍增怒说:“哪个说老子是军阀?老子1949年就参加了光荣的解放军,是响当当的革命干部。你龟儿子看见没有?这是老子的荣誉证书,朱德总司令颁发的。” 儿子想了半天又问:“你那根有国民党党徽的牛皮腰带又是怎么回事?你舍不得丢掉,莫不是还想变天复辟?”

此皮带是范绍增黄金时代的见证,是他唯一留着的纪念品,范绍增从房间里找出一枝滑膛猎枪,吼道:“再跟老子胡搅蛮缠,老子一枪崩了你!” 儿子一看这个架势,溜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晚年时,被问及一生最大的快乐是什么,范绍增回答说,杀鬼子,疼老婆。

言简意赅,而又多么的爱憎分明!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范绍增晚年

1977年3月5日,范绍增在郑州去世,终年83岁。很多郑州人直至后来也不知道,在他们生活的城市中,居然多年来住着这么一位传奇的爷。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