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华前男友:打她只是“类似唐山打人事件的行为”

来源:九派新闻 - - 历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杨槠策正住在一家民宿。数天前,他曾在这里的房间里直播扇自己耳光。他在视频中说,要打够一百下 , 表示反对家暴和网暴。

直播结束后,他脸颊肿胀,不得不对女儿撒谎,说自己得了荨麻疹。" 鼻血流了半小时。"他说,血渍大面积沾染在身上,最后他干脆把那件上衣扔了。

7 月 6 日,余秀华发微博称,被当时的男友杨槠策 " 抽了上百个耳光 ",吵架中差点被掐死。二人因此分手。

杨槠策告诉九派新闻,直播扇耳光是一种行为艺术。这是为了转移舆论,避免网络暴力。"并不是自残,也不是一时冲动,是非常理性地做了这个事情,前思后想才决定直播。"

直播结束后,他尝试注销所有社交账号,只留微信和电话。他反复说,网络暴力太可怕了," 杀人于无形之间,可以瞬间摧毁一座城堡。"

和余秀华分手后,他数不清接过多少电话,现在,他把手机设置成不接听陌生来电。

今年 5 月,余秀华和杨槠策婚纱照拍摄结束后。图 / 九派新闻 马骁

【1】" 打她不算家暴,是打人 "

7 月 23 日下午,杨槠策在一个闽东小镇的古宅内等候。九派新闻到的时候,他午睡刚醒。

这里位于宁德屏南县双溪古城旧城区,典型的三进三间两天井式建筑,曾是当地一个薛姓家族的祖宅。现在,古宅被改成民宿。

天气炎热,没有开空调和风扇。他穿着蓝白细条纹长袖衬衫,扣子扣满。他修身的衬衫绷在胸口,衣服下摆被整个塞进黑色直筒西装长裤,脚上是一双白色运动鞋。

古镇附近旅店的单间价格在 100 元左右,但这家民宿在 500 元以上。他觉得很值,"你去了解这个(宅子),太牛了,在这里居住过的人肯定都很牛。" 他接连称赞,用了好几个 " 牛 "。

坐定,他请老板娘给客人端上了手磨咖啡,并给自己点了一杯茶。

他说,知道这个地方是因为一本书。" 我现在上厕所的时候都要看书,几乎睡觉之前都是书,休息的时候也是书,包里都是书。"他估计,自己带的行李里,书比衣服都多。

谈话间,他从自己的黑色背包里拿出三本书——《名言佳句辞典》、《疯狂阅读微悦读》系列的《非标准问答》和《时代言论》。"(手机)上面的这些都是别人对你的认知,又不是你自己的…… 现在我手边从来不离书,没有书感觉都会很慌。"

他说,最喜欢的古典文学著作是《红楼梦》和曾国藩写的书。" 都说男不读红楼梦,老不读曾国藩。但是我年轻的时候这俩都看了。"

他大段背诵《红楼梦》中的判词和诗句,并解释其涵义。他认为宝黛爱情悲剧是 " 爱而不得 ",并说林黛玉是补天落下的一颗石头。"特别有意思,真的特别有意思。"

他不疾不徐,坚称不会被任何提问冒犯。只有在复述一些名人名言时,因为字句间过于连贯,听起来像是在背公式。

余秀华在微博中说,有女性在 5 月 20 日那天给他发 1314、520 金额的红包。

杨槠策解释,5 月 20 日其实是世界蜜蜂日,那位女士只是在支持他的生意。当被反问 1314 和 520的红包很难和世界蜂蜜日联系起来时,他回答,这要看怎么去理解,并表示余秀华之所以生气,是因为她吃醋,害怕失去他,才会做出许多看似神经质的行为。末了又补充道,自己目前没有和任何人在一起。

当问起为什么会对余秀华家暴时,他首先纠正我们,称 " 家暴 " 是一个法律概念,自己打余秀华不算 " 家暴",因为二人不是法律上的夫妻,因此打她只是 " 一个类似唐山打人事件的行为 "。

为什么要用打人的方式解决感情矛盾?他说,他最近在接受心理咨询。他又提到藏传佛教对人的性格的阐述,认为经历这段感情是两人在渡劫。在这段经历之后,他们会如同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各自过上精彩的人生。"每一分钟,每一秒钟,我们的生命都是重生,佛说世事无常,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你也不要担心能活多久,害怕发生什么,从出生到终老,其实全部都算好了。"

他还说,正在学习用佛学、心理学和中医药学解释和疗愈人的暴躁。现在,他的座右铭是,"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从容过生活。"

他说自己可能会去 " 修一修",带发修行甚至出家都有可能。如果成都没有疫情,他原本准备去四川的色达佛学院。九派新闻提醒,色达佛学院不是景点,不对游客开放,他笑了一下,表示自己有办法让一位高人带他到家里去,和他一起修行。但佛学不是他的信仰,仅仅是" 牙疼,你要去找牙医 "。对他而言,这是一种 " 救赎 "。

【2】" 诗是诗,诗人是诗人 "

在杨槠策的描述中,认识余秀华之前,她是他的 " 女神 ",是文学和人生的偶像。

由于母亲和爷爷身体都有残疾,他非常理解余秀华的成就有多不易。他对她产生了崇拜和倾慕,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力量。

而打她的十几个耳光,不仅宣告了他们关系的结束,也同时暗示着他对诗人的滤镜早已破碎。" 现在我看来,她就是一个普通人。"

" 对于打人这件事实,我从来没有狡辩过。" 但他说,打人是错的,打人行为的产生不完全是他的错。自己打人了,但是不后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个巴掌拍不响。"

许多人质疑,他和余秀华在一起是看中了她的名利。他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网上那么多人怀疑我图余秀华的钱,但是余秀华她本人始终都相信我。我也不需要靠她养活自己。"

他还说,没想过要利用余秀华的名气带货。在线下他拥有许多知名国内外品牌的客户,蜂蜜最贵的时候卖过 1000 美元一斤。"余秀华也说过,如果你能借我的名气赚钱,你就去赚。但我跟她在一起肯定和为了带货没有任何关系。"

为什么不结婚?他说,没有任何人提出来要结婚,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心有灵犀。

他认为,两人的关系本质上是纯净的,矛盾的导火索是余秀华的喝酒。

" 我现在还爱她。" 他说,但是他到现在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她要不断把自己灌醉,对他随意辱骂。"用无限制的侮辱性语言去敲打一个人的心,任谁都会受不了。"

他重复说着,喝醉之后,她无法控制自己生理上的行为,会时常大小便失禁,甚至会倒在自己的呕吐物里。他每次要拖着她回床上,给她擦洗和清理秽物。早上醒来不仅要帮她洗衣服,还得把床上三件套也洗了。

" 真正深爱她的男人就是她父亲,任何人包括我都没有办法替代她父亲给她的爱。" 他说。

当余秀华用他不能忍受的词语骂女儿时,他觉得自己的底线被突破,动手打了她十几个耳光。

他认为,两人都在有家暴的环境中成长,并且经历过家暴。" 语言暴力跟吹气球一样,到了极限就爆炸了,暴力开始从思想到语言,再到动作。"他说,他打过余秀华,余秀华也打过自己,用板凳、啤酒瓶子往他身上砸。

然而,在他眼中,余秀华不喝酒的时候又十分可爱,有独特的少女心,是一个非常纯粹自我的人。

他知道余秀华一直期待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婚礼,穿漂亮的婚纱和自己心爱的人合影。当余秀华因病住院后,他提出想满足她和自己的愿望,两人一起拍婚纱照。她非常开心地说,要快点好起来。

现在,两人已经互相拉黑删除。他说,如果余秀华原谅他,他也不会跟她复合。虽然感情无法挽回,但他始终对余秀华怀着感恩。

【3】" 再见,我第一次见到的神农架 "

第一次见面时,杨槠策告诉余秀华,自己不喜欢她的诗歌。他告诉九派新闻,大部分人都在奉承她,可能没有人敢这样坦诚。

两人加上微信后,他给余秀华发了一段自己写的诗。

" 相遇是一场迟来的告白 / 我相信缘分 / 一定是上辈子的记忆 / 让我今生可以找寻到你 / 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 前世 500次的回眸 / 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 我爱你的文字 / 我爱你的诗语 / 我更爱余秀华 "

他总结,把诗歌的文字连起来,它就是散文,散文分割成行,它也可以变成诗。他称,自己的文学启蒙是母亲。因为身体有残疾,母亲受过许多不公正的对待,但是她乐观。"我母亲是读过书的人,从小她都给我讲人生哲理。"

他说,读到初中,他在升学考试的时候交白卷上去。为了考不上,能早点外出打工。" 不是真的考不上,不是真的是学渣,相反,我一直都很上进…… 现在想起来不后悔,但是我为这哭过很多次。"

后来,他在南方过了 10 年流水线生活。2012 年,他回到神农架养蜂。

2021 年,他的母亲去世。" 就像用刀在割肉。我那个时候很想我母亲,觉得不如去陪她算了。"

与此同时,余秀华也陷入了对一位男士的爱慕里无法自拔,在直播时醉酒失态。网友指责她没有一个诗人的样子,给诗人群体丢脸。她后来称,自己那段时间" 几乎已经颓废了 …… 我害怕就这样颓废下去了 …… 于是我找各种途径发泄自己 ……"

他进入直播间,听说她胃疼,便寄去了蜂蜜。还一步一步从武当山脚下走到了山顶,走六小时只许了一个愿望:希望余秀华幸福。

不久,俩人加上了联系方式,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要视频聊天,聊到手机没电、发烫,都舍不得放下。岁末的寒冬,两人约定在襄阳见面,并确认了彼此的心意。

2022 年元旦那天,杨槠策在短视频平台公开他与余秀华的恋情。

对于这点,余秀华曾告诉媒体,她起初感到生气,因为无法确定这份感情的性质,以及对它的态度。后来,她随便了,"和我没关系啊,这是他的事情,他要炒我让他去炒呗。" 就这样,他身边的同事、家人、女儿都知道了她的存在。

情人节当天,46 岁的余秀华发微博:像爱护公共财产一样爱护男朋友。四天后,杨槠策发布了一条朋友圈:像爱护大自然一样爱护女朋友。

一个月后,3 月 21日,余秀华发文章公开恋情。她坦然表达了对这段感情的不安与不确定,以及恋爱带给她从未体验过的情感和肉体上的欢愉。"生而为人,到此不亏。"

她说,到了这个年龄,已经没有什么好忌讳了。"我身边的这个人,我不会把对未来的指望放在他肩头。每个人的未来都只能靠自己完成,包括他自己的。"

对于余秀华把俩人的恋爱细节和身体接触写进文章里,杨槠策一开始也是介意的。"我觉得她太纯粹了,这样的事情只要我们之间知道就好,很多人会拿这些去当标题党,去炒作的。"

然而,他们还是决定生活在一起。

" 我可能不太理智,但是我也没有那么傻。我是觉得他真的对我好,我愿意陪他走一程。" 余秀华说。

此时的杨槠策则觉得,在这位女诗人身上,他仿佛看见了来自母亲身上那股坚韧的力量。" 如果不是因为我母亲,我可能也不会喜欢上她。"

共同生活后,许多龃龉开始显现。

余秀华似乎发现,两人的思想不在一个频道上。"你不觉得两个人之间,哪怕完全地相互理解,时间久了,你也会觉得他侵犯了你的个人空间。而且杨槠策还达不到这个水平,他根本没有办法理解我,他说的都是错的…… 生理问题解决了,年龄问题解决了,就剩思想问题了,两个人无法统一 ……你没法迁就一辈子啊,这是我最痛苦的地方。他达不到我。"

余秀华说,杨槠策似乎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不会觉得为难,他会觉得和我在一起开心。他没有能力想到这些问题。"

她明白这段关系很难长久,但两个人之间的温存又让她留恋。她称呼杨槠策为小杨,她说,小杨是枕边人,是一起吃饭睡觉的那一个,是贴着肉体安慰她的那一个。但她害怕自己沉溺在温情里变得软弱,希望小杨赶紧回神农架去,"影响我写作啊,影响我看书啊,影响我忧伤,影响我痛苦。"

7 月 23 日,自微博宣布杨槠策回神农架,两人正式分手的两周之后,余秀华发布了一首名为《再见,神农架》的诗。

" 我是这人间的仓皇,无意被你的山蔼裹挟 "

" 七月的花开了,亲爱的神农架 / 七月的人不在,亲爱的神农架 "

" 再见,爱情 / 再见,神农架的男人,中国的男人,每一个男人 / 每一个无法从我身上得到幸福的男人 "

" 再见,我第一次见到的 / 神农架 "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