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人:我一生有两件事没有做完,一件是解放台湾

来源:大浪淘沙 - - 历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毛泽东主席1976年说的这段话最早由叶剑英元帅提及,不过是一个复述版本;后来主席的护士长吴旭君也回忆复述了一个类似的版本;最后在中央文献室出版的《毛泽东传》中,我们终于见到了这段话的完整原貌:

“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八十多了,人老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话叫“盖棺定论”,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定论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在人生的最后关头,毛主席最惦记的还是不能给后辈们留“负担”,因为这两件事他这辈人没有做完,后辈搞不好就“血雨腥风”了。

其实我们看那一代革命先辈们的处事风格,基本都是:一代人,吃了两代人的苦,完成了三代人的历史任务。

抗美援朝,立国之战,一仗打得帝国主义不敢夜啼,“海岸线上架几门大炮就征服一个国家的历史就一去不复返了”。

两弹一星,立国之器,从此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不会再成长在核威胁的阴云中。

大规模工业化的基础、农田水利设施建设,都是惠及几代人的事,我老家就有个小水库,毛主席时代修的,现在大雨蓄水、旱时浇地依然用得上。三线建设也是同理,当年花大力气在西部地区建设的重工业设施,现在依然是当地的经济支柱,如十堰、攀枝花、绵阳、宝鸡、昆明、兰州等城市的经济基础,都是三线建设时代留下的,儿孙受益不尽。

扫除文盲、义务教育、农村教师、赤脚医生……这些造就了新中国大量的人口红利,让我们能在国际竞争中获得人工比较优势,这也是老一辈革命家的种的树,是他们让文明之光播撒进华夏大地最偏远的农村与边疆,把几亿鲜活的生命纳入进工业化快车的轨道。

所以我们看到,这就是老一代革命家的崇高境界,他们宁可一辈子做完三辈子的事,也不想给儿孙留一点“负债”,所以毛主席会感慨:我这辈子两件事没有做完。

所以说解决台湾问题不能再等了,等不起了,毛主席在七十年代的时候就觉得留给后人不妥,现在已经又过去了五十年了,祖国统一的历史进程走到哪里了呢?

这就是为什么佩洛西老妖婆窜访台湾,大家甚至有一丝丝期待,因为这就是“加速主义”的奥义。真的想让美帝国主义给我们加一把速,赶紧解决了祖国统一的历史遗留问题,不要再留给后代了。

再留下去,台湾人都是土生土长离心离德的“新台湾人”,人家从小到大就没有接受过中华民族的认同、中国历史的教育、共同文化的熏陶,凭啥会对你有认同感呢?还“指望后人的智慧”吗?拖不下去了。

相比而言,“相信后人的智慧”,这种观点就与老一辈革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一种明显甩锅的意味在,甚至有点“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味道。

有一些举措是“历史的负债”,现在贷了款,将来是要还的。比如说环境保护问题,现在发展了经济,但是空气、水源、土壤都被污染了,这是要儿孙未来还的债务

再比如不注重发展核心技术,下马高精尖项目,“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现在确实租着更爽,但是未来在竞争中会处于弱势。

再比如房地产问题,我一直在批判:靠高房价刺激经济就是一笔“断子绝孙税”,年轻人也不会表达太多不满,但是会通过主动不婚不育来“非暴力不合作”。

毛主席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他老人家是真的想把历史责任全担起来啊。

毛主席没做完的第二件事也是如此: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已经取得了史册中都无可比拟的成就,为啥不在晚年享受一下呢?还能被士大夫阶层奉为明君、山呼万岁。他以一己之力强行拔高了历史进程,就是试图让人民在斗争中学习、成长、进化,并从此终结掉“历史周期律”。他一定要做这件事,就是怕在他走后,人民又吃二茬苦、受二茬罪。

我们就算不吃两辈子人的苦、做完三辈子人的事,至少也要承担起历史交给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祖国统一的历史进程,确实不能再拖了。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