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忽然想起了,吴仪同志跟佩洛西见面的那次

来源:传达室 - - 历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说佩洛西要“窜访”台湾的相关消息,这几天一直挂在热搜上。多年以来,她都被视为“反华顽固派”。那么,“顽固派”能不能沟通?沟通后有没有效果呢?

我忽然想起了十几年前,吴仪同志跟佩洛西见面的那次。

01

时间来到2007年5月21号,时任副总理的吴仪,带着150多人的庞大团队,来到美国华盛顿。此行的目的,是参加“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吴仪是中方的主持人。美国没有副总理,所以他们的主持人是财政部长保尔森。

保尔森在机场迎接吴仪。

对话间隙,保尔森请吴仪去趟美国国会,与时任众议长的南希·佩洛西见个面。

为什么要见这个面呢?

因为当时,美对华贸易的逆差已经很大。前一年(2006年),中美双边贸易额3430.0亿美元,美方逆差2325.5亿。一些美国议员就认为吃了亏,要求人民币升值,以及政府对华实施贸易保护措施。美政府的财经阁员,比较能理性看待这个问题。比如,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伯南克说,贸易逆差真正的原因,在于美国人储蓄太少,消费太多。然而众所周知,美国有“三套班子”,经常是互不买账,相互扯皮。恰在06年底的中期选举后,民主党一举控制了参众两院。作风强硬又一贯反华的佩洛西,第一次当上了众议长,风头正盛。

02

那一年,吴仪的风头更盛。由于主管经贸,外媒把她称作“中国贸易总指挥”,福布斯评她为全球百大女性影响力Top2,比默克尔低一点,比佩洛西高到不知哪里去了。此番去往美国前,吴仪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抨击美国“部分议员”的观点说:一味要求人民币升值,以及呼吁对华实施贸易保护措施的做法不仅是不负责任的,而且会产生反效果。

佩洛西们当然不会负责任,她们历来只对选票负责任。保尔森请吴仪见佩洛西,也是想请她帮忙做做国会的工作。毕竟,在那阵子的中美关系,对话的气氛还是有的。会见的地点在佩洛西的主场国会山,这被美国媒体形容为是“落入虎口”。

在5月23号下午,“铁娘子”就带着几位随行的部长,走进了美国国会。部长们刚进去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里面人来人往,看起来都不怎么搭理人。吴仪见得多了,说,他们就是这样的。

03

现在能找到一张,她们当天见面的照片。

佩洛西穿着一身标准的西式洋装,站在门口迎接。吴仪则穿着一件典型的中式印花外套,一头标志性的白发。两人手扶着手,似乎刚刚握手过,都面带微笑,看起来气氛友好。就是不知道各自心里,在想什么。

谈话开始,吴仪就对佩洛西说:有媒体说我是“进入虎口”,按照中国的属相,本人就是属老虎的,但“虎口”就在我这只tiger的嘴上,没有关系。

佩洛西听后则说,自己是属dragon(龙)的。

吴仪便又告诉她:那按照中国话来讲,龙虎是不相容的,我们就是“龙虎斗”。

这一龙一虎当天并没有咬起来。而且,在场的美国人后来告诉吴仪,从来没见过佩洛西脸上像这样带着smile。

在会见后的新闻通稿里,甚至还可以见到佩洛西“友好”的表示:两国不论出现什么分歧,都要共同努力寻求光明的未来,在经济、文化、外交等领域开辟广阔前景。

04

在此后的几年里,尽管佩洛西偶尔会抛出不友好议题,但我们似乎也还把她当成“可以争取”的对象。比如,2009年,邀请她作为众议长正式访华。在那次访问中,她几次“盛赞”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就,和中国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努力;再比如,2015年,即便当时只是众议员少数党领袖,还破例让她去到西藏参观访问。不过,后来的事实表明,对“顽固派”做工作是无效的。她之所以一时“克制”,是因为当时在气候和环保议题上,需要中国的合作。

佩洛西有很多面孔,这不是女人的特点,这是政客的特点。到了2019年,佩洛西则公开支持香港暴乱,说出了“最美风景线”的“知名言论”。

2020年2月,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佩洛西公开警告各国不要与华为公司做生意,说中国正试图通过其电信巨头,来输出其“数字专制”。

在台下,另外一位也是白头发的中国女官员,傅莹站起来提问说:自从中国40年多前开始改革开放,引入了各种各样的西方技术,而中国的政治体制并未受到这些技术的威胁。可为什么如果把华为技术引入西方国家的5G建设,就会威胁政治制度呢?您真的认为民主制度这么脆弱?

05

如今,佩洛西82岁了,比80岁的老拜登还要老几岁。为了来年中期选举的绩效,飞来飞去,妄图搞大新闻。我想起了毛泽东的一句名言,机会主义路线头子,想改也难。

也可以再借用,吴仪当年说的那句话:他们就是这样的。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