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的新文章“惨不忍睹”

来源:棒棒医生公众号 - - 科技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我说饶毅的新文章“惨不忍睹,从题目到正文,从文字到逻辑,从情怀到思想,千疮百孔,完全不是大学校长的水平。”

有人不明白,说我言之无物,那我就简单评一下。

先看标题《The Hidden Gem of Chinese Medicine 中国医学的隗宝:超额完成“为人民医疗服务”的首都医科大学》。

饶毅公众号小编有一个回复,大意是,你的中文可以做饶老师的老师,你的英文做不了饶老师的学生。显然饶毅自己也承认中文不好,但于英文还是很自负的。而我一向的观点是,中文如果不好,英文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个题目很好地注释了我的观点。“隗宝”是错别字就不说了,题目中的那一句英文完全是多余的,是为了炫耀其了不起的英文水平吗?可惜,hidden gem 并不是瑰宝的意思。瑰宝是稀世之珍宝,为世人所瞩目;而hidden gem是隐藏的宝石的意思,相当于未雕琢之玉或璞玉的意思。所以,饶毅炫耀英文弄巧成拙了,使人不明白他到底想说首医是璞玉还是瑰宝。

虽然英文水平不足以支撑,我想,他还是想说瑰宝吧。

但是,把一所大学定性为中国医学的瑰宝本来就不通。医学的瑰宝应该是指关于医的学问和学术,而不是机构。比如,大家公认,“中医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如果首医成了中国医学的瑰宝,那么,协和、北医、上医、华西以及北中医等等医学院是不是瑰宝呢?恐怕它们也不服气吧。

即使大学可以“医学之瑰宝”来评价,其评价标准也不是看它是不是超额完成了“为人民医疗服务”吧。这个标准是什么意思?为人民医疗服务难道有定量的额度?我一直以为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是没有终点的,是永远在路上的追求。没想到饶毅所在的首医居然超额完成了,超额了多少呢?10%还是18%?

说实话,我看到为人民医疗服务还可以超额完成,我是大吃了一惊的。难道说,首医攻克了某个癌症,或者提高了我们的平均寿命?

但饶毅完全不是这个意思,我们看看饶毅所谓的超额到底是啥意思?

【首医为北京提供医疗服务的任务在前六十年已经超额完成。

1)首医毕业生提供了北京一半以上的医疗由服务。首医毕业生顶天立地,既有杰出的医学科学家,也有一大批骨干医师,还有服务于北京郊区农村基层的医生。首医1963年学生、北京的路生梅,半个世纪扎根陕北农村;

2)首医为全国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这是北京领先而支持全国的范例。虽然首医主要是北京市支持,而国家支持很少,但首医系统多个附属医院超过百分之五十的病人来自全国各地,它们为全国提供了优秀的医疗服务;】

饶毅确定首医的任务就是“为北京提供医疗服务”吗?那北医、协和以及北中医的任务是什么?

显然,饶毅的“超额完成为人民医疗服务”确实指的是首医承担了超出北京市范围的医疗服务,其外阜率超过50%。

但是,这很特别吗?饶毅可能不知道,全国所有的医院在等级评审时,以及重点专科评审时,都有外阜率的要求。即使是黄石市中心医院,也不仅仅是为黄石人民服务的,我们的服务目标是覆盖鄂赣皖。则首医为全国人民服务有什么奇怪?

北京协和医院的外阜率在60%以上,上海的中山医院瑞金医院哪个不超过50%?就连武汉的同济和协和医院,也在50%以上啊。你在首都,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拥有无比的资源优势,为全国病人提供服务难道不是应有之义吗?这能称之为“超额”?

然后,饶毅说首医的毕业生“顶天立地”,这很可笑。北医上医的毕业生难道就卑躬屈膝了?而他所谓的顶天立地,也不过是有医学家有骨干有基层的意思,这就更莫名其妙了。你这么说,咱上医毕业生也是“顶天立地”的嘛,咱们上医也有杰出的医学家(具体就不列出了),也有大量的骨干充斥于全国三甲医院中,甚至,也有扎根于基层的医生,比如棒棒医生我。那个路生梅医生我不了解,但类似的情况在其他的医学院绝对也不少。就说上医吧,我们医院就有工作六十年以上的老上医,从医院创建时的一穷二白坚持到现在,比路医生也不差吧?

后面还有几条理由,实在不忍一一分析下去了。

自己立一个瑰宝的标准(超额完成为人民医疗服务),论据丝毫没有说服力,论证过程逻辑混乱,语文更是不堪,这确实不是大学校长的水平。

首医没有进入18位“高水平公共卫生学院建设高校名单”,作为校长的饶毅心有不平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要抗争,应该以事实和数据来论述首医公共卫生建设的成就如何了不起,如何不输于人;而不是莫名其妙地说首医超额完成了“为人民医疗服务”或者"防疫抗疫的实践是检验公共卫生教育体系的核心标准"等等难懂的话。

话说回来,这似乎说明,山上人也有山下人的弱点:情急之下,难免失态;失态之下,口不择言。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