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伪史论可以休矣——以柏拉图著作真实性为例的说明

来源:新语丝 - - 历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前些年,以何新(写有《希腊伪史考》)为代表的一些人提出大胆而缺乏实证的主张,认为西方古代文明史都是文艺复兴以后的西方人伪造的,荷马史诗和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著作等古代作品(甚至这些古代人物本身的存在)也是后人编造的。这当然引起了学术界严肃和严厉的批评,其中就有北京大学的高峰枫教授撰文《“学术义和团”的胜利》对何新的观点做了有力的驳斥。然而,何新并不接受这种批评,相反,他在回应时继续提出:

“至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著作,的确就是全部流传不明,也没有保存下来的任何原始版本!(别说老何不懂古希腊文,所以没资格讨论这个——若我没资格,那世上也就没人有资格!因为那些所谓的希腊著作,几乎没有一本是古希腊文的原著,不是来自希伯来文就是来自阿拉伯文——从来就没有人见过存在什么古希腊原始文本)——谁若说有,那就请告诉大家,究竟中国的哪本希腊著作,是从古希腊文直接翻译的?!”(https://www.kunlunce.com/ssjj/guojipinglun/2017-10-24/120159.html)

这就更加体现出何先生的缺乏知识和蛮不讲理了。就拿柏拉图的著作而言,什么叫做“原始版本”?柏拉图亲自书写的版本吗?这个的确没有流传至今,就像孔孟老庄的著作,我们也不能获得他们本人的笔迹。但是,古代和中世纪的希腊文抄本(写在莎草纸或羊皮纸上的希腊语文本),我们还是可以看到的。说这些希腊著作“没有一本是古希腊文的原著,不是来自希伯来文就是来自阿拉伯文”,这当然也是因无知而说的谬论。中国学者从古希腊文直接翻译成中文的古希腊文学、历史和哲学等作品,实际上并不少见,全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老辈的学者周作人、罗念生、陈康、吴寿彭、顾寿观等人,古希腊语水平就很高,能够翻译古希腊文的文学和哲学作品。现在的中国学界,懂得古希腊语的人比以前更是多了,不少人都能够以古希腊文为底本做翻译。我本人发表的几种柏拉图对话录中译文(《智者》《泰阿泰德》《克利托丰》),就是依据古希腊文的版本(同时参考现代西文译本)而翻译完成的。

近期,何新又在网络上发表类似言论(http://m.szhgh.com/show.php?classid=49&id=256157),宣称“中文柏拉图全集堂皇华丽洋洋大观,其实全部是近百年来西洋人编撰的无原著,无来历,不可信的晚出伪书”。同时他还提出了许多挑衅性的、当然也是毫无求真意图的疑问;不过在许多无聊混乱的话语中,倒也混杂着几个稍微有一点点价值的问题:“一、2400年前的四百万字的《柏拉图全集》是如何完整地保存下来的?有实物吗?柏拉图与友人之间的书信是用什么载体写的?二、难道是写在莎草纸上、羊皮卷上保存下来的吗?或是刻在泥板、石板上?抑或是象中国古人写在竹简上?有实物吗?……八、那么,四百万字的《柏拉图全集》有历代的手抄本吗?总共几本?有历史传承吗?都是什么年代?什么人抄写或注释的?九、如果是写莎草纸上,能拍个照片让大家看看吗?或者是刻在岩石上的也行?最好能发个照片给大家看看?”何新在提出这些质疑时看起来并不真地认为有人能够给他提供解释和证据,甚至在有人给他提供回答和证据时他也不可能认真对待。当他像下面这样说,“可笑的是现今中国各大学的哲学教材上,还在误人子弟,继续向中国学生们灌输所谓的伪‘古希腊哲学’,这是不是在公然造假?……请问是谁企图将中国变成西方文化的殖民地?是谁甘当助纣为虐的帮凶?”——那么,我想他已经不是在平心静气地讨论学术问题,而是拿着大棒随时准备打人了。对于持这种态度的人,我们不可能与他有真正意义上的对话和讨论,因此,我下面写的内容就主要不是为了回应他(因为他不需要我告诉他任何东西),而是为了已经受到或还没有受到他的言论影响的读者们。为了让更多人了解事情真相,抵制那种毫无根据的疑古狂想,下面根据我了解到的相关材料(参考资料来源见文末),对柏拉图著作的文本流传和重要抄本做点简单介绍,供大家参考。

据记载,大约有250份已知的柏拉图著作手抄本存世(https://en.wikipedia.org/wiki/Plato#Textual_sources_and_history)。流传到今天的柏拉图文本可以说包含了柏拉图全部书写作品,而且按照校勘标准,这些文本总体是完好的。现代版本的柏拉图希腊原文是参照多个抄本和其他来源而得到的校勘本。最重要的来源是抄写在羊皮纸上的中世纪抄本(主要来自公元9至13世纪的拜占庭)、莎草纸本(主要来自古代晚期的埃及),以及引用柏拉图著作的其他古代作者的作品。各种文本通常与拜占庭抄本中的内容差别不大,而莎草纸文本和引用文献只是确认了抄本的流传史。

古代的阿卡德米学园必定一直保有柏拉图的著作,而且这些著作在学园之外也有一定的流传。无论是亚里士多德,还是伊壁鸠鲁学派,或者是斯多亚学派的芝诺和克律西波,他们都熟悉柏拉图的对话录以及他的哲学观点。古罗马的西塞罗对柏拉图哲学也有充分了解。如果说柏拉图的著作出现在亚历山大里亚图书馆里,这也是不足为奇的。根据第欧根尼·拉尔修的《名哲言行录》(iii, 61-62),曾任亚历山大里亚图书馆馆长的拜占庭人阿里斯托芬(约公元前257–前180年)把柏拉图著作编排成若干组的三联剧。公元一世纪,门德斯人塞拉绪罗(Thrasyllus of Mendes,或译为“特拉绪鲁斯”)曾编纂并公布了柏拉图的古希腊文作品,而现存的中世纪希腊文抄本都是基于他的这个版本。塞拉绪罗把柏拉图作品分为9组“四联剧”(参考《名哲言行录》iii, 56),如下(按英文标题列出):

1. Euthyphro, Apology, Crito, Phaedo

2. Cratylus, Theaetetus, Sophist, Statesman

3. Parmenides, Philebus, Symposium, Paedrus

4. Alcibiades, 2nd Alcibiades, Hipparchus, Rival Lovers

5. Theages, Charmides, Laches, Lysis

6. Euthydemus, Protagoras, Gorgias, Meno

7. Hippias major, Hippias minor, Ion, Menexenus

8. Clitophon, Republic, Timaeus, Critias

9. Minos, Laws, Epinomis, Letters

我们今天能够看到的,前六组“四联剧”(24篇对话录)的最古老完整抄本是“牛津克拉克抄本(编号39)”(Codex Oxoniensis Clarkianus 39; 或称为Codex Boleianus MS E. D. Clarke 39),在现代版本学中被称为“B”本。这份手抄本写于公元895年的君士坦丁堡,并且于1809年被牛津大学购得并收藏。“牛津克拉克抄本”里面注明了它是书法家约翰为凯撒利亚大主教阿瑞塔斯(Arethas of Caesarea)抄写的。这份抄本的全文(434页,868面)高清图片可以在牛津大学图书馆网站看到,如下:

https://digital.bodleian.ox.ac.uk/objects/f57d074b-cff1-4172-8236-797c7b8f0403/r

【注】爱德华·丹尼尔·克拉克(Edward Daniel Clarke,1769 -1822)是英国的教士、博物学家、矿物学家和旅行家,他曾四处游历,到过雅典、君士坦丁堡、罗德岛、亚历山大里亚等地,收集了许多古董物件,包括这里提及的柏拉图作品的中世纪抄本。他把这份抄本以1000英镑的价格(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出售给了牛津大学伯德雷恩图书馆(Bodleian Library)。

最后两组“四联剧”和若干疑伪作品,现存最古老的完整抄本是“巴黎希腊文抄本(1807)”(Codex Parisinus graecus 1807),现代版本学称为“A”本,它的抄写年代与“B”本非常接近,大约在公元900年。这份抄本现收藏于巴黎的法国国家图书馆(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据研究,“A”本是阿瑞塔斯的老师、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佛提乌(Photios,约810-893年)所编辑的版本的一份复写本。“A”本原来必定有配套的前一卷,包含前七组“四联剧”,但它已经失传,不过我们可以看到另一份抄本(“T”本,即:Codex Venetus append. class. 4, 1,藏于威尼斯的圣马可图书馆),属于它的复写本。抄本“T”包含柏拉图的第1组至第7组“四联剧”(完整),以及第8组“四联剧”的第1和第2篇,在《理想国》卷III. 389d7处断篇(参考:G. J. Boter, “The Venetus T of Plato,” in Mnemosyne, Vol. 39, Fasc. 1-2, 1986)。

第七组“四联剧”的现存最古老抄本是“Codex Vindobonensis 54. suppl. phil. Gr. 7”,被称为“W”本,大约抄写于公元12世纪。

为了帮助确定文本,学者们还使用了较早的莎草纸的证据以及古代评注家和引用柏拉图文本的人的那些引文证据。

奥克西林克斯莎草纸残片(Oxyrhynchus Papyri)包含了一些柏拉图文本的片段。关于这些残片,可以参考:

https://en.wikipedia.org/wiki/Oxyrhynchus_Papyri

2003年出版的斯林斯(S. R. Slings)校勘的“牛津古典文本”丛书版《理想国》甚至引用了纳格-哈马迪图书馆中的《理想国》片段的科普特语译文作为证据。

引用柏拉图文本的重要古代作者包括:Olympiodorus the Younger, Plutarch, Proclus, Iamblichus, Eusebius和Stobaeus。

在文艺复兴早期,拜占庭学者把希腊的语言文字重新引入西欧,同时,柏拉图的希腊文作品也再次从东方被带到西方。这里要说明的是,柏拉图的多数著作在西方的中世纪时期没有流传,并不意味着它们彻底失传了,相反,它们在东方(拜占庭)一直有流传。1484年9月或10月,Filippo Valori和Francesco Berlinghieri印刷了1025份著名意大利学者斐奇诺(Ficino)翻译的柏拉图著作拉丁文译本(柏拉图著作的第一部完整译本)。受到在佛罗伦萨的许多拜占庭柏拉图学者(其中包括George Gemistus Plethon)的影响,美第奇家族的科西莫(Cosimo de' Medici)致力于研究柏拉图。

法国印刷商和古典学者斯特方(Henricus Stephanus,也称Henri Estienne,1528-1598) 于1578年在日内瓦出版了柏拉图全集,是古希腊文和拉丁文对照版(拉丁文译者是Joannes Serranus)。正是这个版本确立了标准的斯特方页码,至今仍是国际学界的通用页码。

就柏拉图著作的现代版本而言,最通用的古希腊文版本是John Burnet编辑的“牛津古典文本”版本柏拉图全集(Platonis Opera, Oxford, 1900-1907)。当今最通行的全集英译本是John M. Cooper编辑的柏拉图全集(Plato, Complete Works, Hackett, 1997)。其他还有很多古希腊文版本和英、法、德、意等现代语言译本。中文全集译本有王晓朝翻译的《柏拉图全集》,另有多种单篇或多篇结集的柏拉图著作中文译本。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

附:

一、中世纪希腊小体抄本(Medieval minuscules)

1. Codex Oxoniensis Clarkianus 39 — 895 AD; first six tetralogies, designated B.

2. Codex Parisinus graecus 1807 — circa 900 AD; last two tetralogies and the apocrypha, designated A

3. Codex Venetus Marcianus graecus appendix classis 4, I, designated T

4. Codex Vindobonensis 54, supplementum phil. Gr. 7, designated W

二、莎草纸残片(Papyri)

三、柏拉图文本传承研究的参考文献(THE PLATONIC TEXTUAL TRADITION: A BIBLIOGRAPHY)可参考下面的网址:

https://www.umanitoba.ca/faculties/arts/departments/classics/media/Platonic_Text_Tradition.pdf

DIGITAL REPRODUCTIONS AVAILABLE ON-LINE

Modern Language Translations of Byzantine Sources: Digitized Greek Manuscripts

(Princeton University Library; maintained by David Jenkins): http://library.princeton.edu/byzantine/manuscript-title-list (search “Plato” under “Subject name”)

Oxyrhynchus Papyri

http://www.papyrology.ox.ac.uk/POxy/

Ko?lner Papyri r

http://www.uni-koeln.de/phil-fak/ifa/NRWakademie/papyrologie/index.html

Papiri greci e latini (PSI)

http://www.psi-online.it/

Duke Papyri

http://library.duke.edu/rubenstein/scriptorium/papyrus/texts/greek/literary.html

部分参考材料:

G. J. Boter, “The Venetus T of Plato,” in Mnemosyne, Vol. 39, Fasc. 1-2, 198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lato#Textual_sources_and_history

http://n1.intelibility.com/ime/lyceum/?p=lemma&id=669&lang=2

https://digital.bodleian.ox.ac.uk/objects/f57d074b-cff1-4172-8236-797c7b8f0403/

https://www.kunlunce.com/ssjj/guojipinglun/2017-10-24/120159.html

https://www.umanitoba.ca/faculties/arts/departments/classics/media/Platonic_Text_Tradition.pdf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