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机场那一晚,我多年岁月静好的生活从此结束

来源:野岛情感说 - - 生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讲述人:VIVI,女

年龄:37岁

职业:全职太太

VIVI:

可能我的后半生,永远忘不了一家人在浦东机场的那一晚,两个孩子躺在椅子上睡觉,先生也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唯有我,一直睁大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前方,什么也没看,我知道那时的眼神是空洞的,表情是呆滞的,但心里却在流泪,我知道多年岁月静好的生活从此结束。

要离开我生长了37年的上海,还有生我养我的父母,以及我那群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心里有万千的不舍,我不知这一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我先生是香港人,在上海定居已20年了,上海是他的第二故乡,他和我一样热爱上海,如果不是因为疫情,我们经营了20年的公司停业,我们是不会离开上海的。

我们一家每年都出国旅游,去过纽约、伦敦、巴黎、东京等大城市,但我们都认为没有一个城市比上海要好,先生说上海是适合久居的城市,所以他把事业的重心都放在了上海。

我是在上海长大的,小时候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起住在弄堂里,家里只有两间房,所有人家烧饭都在楼道里,也都在用着马桶。我是看着上海一天天变成现代化大都市,家里的房子越换越大,全家人都过上了安稳幸福的生活。我爱上海,上海一直是我的骄傲。

我和朋友们经常庆幸生在太平盛世,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没想到这一切被疫情改变了,长达3年的抗疫,百业萧条,特别是对我们做外贸的企业冲击更大。

先生家族都是做家具出口的,在香港、广东、上海都有生产厂,先生的叔叔在美国有公司,负责接订单,这边负责加工,做了几十年,业务一直稳定发展。前些年发生的经济危机,金融危机都没受到太大影响,但却没躲过这3年的疫情。

国外的订单持续减少,公司盈利到了只能勉强维持。今年上海疫情爆发,更是雪上加霜,

因工人出现阳性,工厂在3月初停工,正在赶制的订单也只能停下来,订单不能按时完成,要面临违约、赔偿,还会丢掉长期合作的客户。另外,在工厂停工期间,每天的房租、水电、各种费用,以及一百多员工的工资社保等等要支付,疫情3年来的维持,公司已经难以维系。上海工厂停工那段时间,先生急得整夜失眠,头发大把大把地掉,健康亮起了红灯。

到5月初,依然没有解封的迹象,公司已支撑不下去,考虑当前的困境和未来的不确定性,公司股东决定关停上海公司,把业务转移到香港,先生要回到香港公司工作。工厂关门,在上海20年的努力将化为乌有。

先生回香港工作,我和两个女儿也跟他一起去。这次让我下决心带女儿一起出去,是因为我的母亲,一向反对我们离开上海的母亲,在经历这次疫情封闭后,彻底改变了主意,让我们尽快带孩子跟先生一起离开。

母亲告诉我,她在上海生活了六十多年,从来没遇到过上海全城封闭,大家被长时间关在家里,也没见过食物这样紧缺,生病不能就医的情况。特别是母亲的好姐妹,因心脏病发作,没能得到及时救治而永远离开,让母亲非常痛心。

我母亲就住在离我家小区800米的地方,疫情发生前,我经常给父母送东西过去。我们小区被封闭后,无法再送东西,我想了很多办法也送不了,母亲买不到食物,米面蔬菜存货也不多了,家里仅有的食物只能省着吃。当我知道母亲担心断粮,一天只吃一个鸡蛋的时候,我大哭了一场,心疼父母,也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懊恼。

在母亲的劝说下,我终于下决心带女儿一起跟先生走,因疫情还没有结束,父母还封闭在家里,离开时无法跟他们道别,我不能给父母一个拥抱,在心里留下了无法弥补的遗憾。

在空旷的机场里,感觉自己无比渺小,像一粒尘埃,一丝风就能让我消失得无影无踪,看着熟睡的孩子们,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力量去保护她们?

天亮后,我们就要乘飞机离开上海,我只能在心里祈祷父母平安,祈祷上海疫情尽快结束,祈祷我们还能回到2019年前的生活状态。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