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瑶84岁,还在相信爱情

来源:十点人物志 - - 历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前阵子看到一则关于琼瑶阿姨的新消息,说是她位于台北市中心的大宅子“可园”,即将改造重建了。

可园占地600多平米,主建筑是一座7层高带电梯的别墅,另外一半是花园,凉亭、小桥、流水的江南园林风格。新闻上说,可园将用四到五年时间进行改建,计划在原址上设立故事馆和咖啡馆,未来的用途是:

让粉丝能来走走,回味青春岁月。

琼瑶在可园住了近40年,目前她跟家人搬到新北市淡水区安享晚年,“身体还好,小毛病有、大毛病没有”。

她今年已经84岁了。

1980年,琼瑶和平鑫涛结婚的第二年,他们花重金买下这处位于台北东区的房产,举家搬进这里,最多时住过6口人,夫妻俩、儿子儿媳和两个孙女。刚买下时这里还属于郊外,附近没有别的房子,屋前是一片芭蕉田,再往前是一条铁路。

历经几十年城市发展,周边的田野变高楼,如今的可园距国父纪念堂、小巨蛋等城市地标的直线距离不超过1公里,打开窗户就能看见101大厦。闹中取静、大隐隐于市的理想住所,和黑豹子老司令陆振华在上海租界的大别墅相比,那也是毫不逊色。

在“琼瑶宇宙”里,可园的地位很高。琼瑶在住进可园后的第一篇日记里写道:

“可园,这不止是一幢房子、一个花园,更是我心灵休憩,不再流浪的保证。”

童年的颠沛流离,让琼瑶对大房子有特殊的迷恋,人到中年如愿以偿,更加激发了她的创作热情。她八十年代后那些脍炙人口的作品,诸如《青青河边草》《梅花烙》《水云间》《还珠格格》,都是在这座园子里写成的;由她作品改编的影视剧《燃烧吧!火鸟》《我是一片云》,也曾在这里取景。

琼瑶喜欢在花园凉亭里写手稿,在6楼的书房用电脑打字。1999年《还珠格格》剧组到台湾宣传,周杰那时失恋,琼瑶在书房陪他聊天到凌晨两三点;十四年后,新版“五阿哥”张睿去台湾工作,琼瑶还是在可园接待了他,亲自下厨。

当然,在有关可园的回忆里,丈夫平鑫涛是不可缺少的。

琼瑶喜欢在凉亭里写稿,平鑫涛就为古色古香的亭子装上现代纱门,看起来不伦不类,是为了让妻子免受蚊虫叮咬之苦;琼瑶迷上打保龄球,平鑫涛就在家盖了个保龄球馆。

和周杰夜谈,他抽的烟是平鑫涛半夜去买的;张睿吃的那顿饭,牛肉是平鑫涛炖的,卤蛋也是平鑫涛花了几个小时卤的。

关于可园,关于夫妻间共筑爱巢的趣事,谁看了都不得不感慨一句:

好琼瑶啊。

众所周知,琼瑶本人的爱情经历,和她作品里的爱情故事一样跌宕起伏。而年轻时的琼瑶,也真的敢把自己的爱情写进书里,讲给世人听。

琼瑶爱情中最热烈的一段,还是当属与平鑫涛的感情。

平鑫涛是皇冠杂志社创办人,是他一手发掘了琼瑶。当25岁的琼瑶写完《窗外》,却屡屡接到其他报刊杂志的婉拒信,只有平鑫涛激动地表示:

“这是本不可多得的佳作!我猜作者本人,必在书中。写得如此真实,令人深深感动。《皇冠》获得此书,十分荣耀,已决定在七月份《皇冠》上,一次刊出…… ”

《窗外》剧照

随后《窗外》的走红,也解救了当时入不敷出、名不见经传的小杂志社皇冠。心灵相通的二人不久后互诉情意,关于他们的定情时刻,琼瑶在自传里是这么描述的:

琼瑶的母亲不同意两人交往,二人便约定来到一座山的山顶上告别。当琼瑶提出要分手时,平鑫涛突然发动车子,猛踩油门,对着悬崖就要冲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琼瑶整个人扑倒在引擎盖上阻止。平鑫涛大惊失色,又猛踩刹车,最终车子停在悬崖尽头。两人隔着车前玻璃,脸色惨白,相顾无言。

“在那一瞬间,没有天,没有地,没有世界,没有宇宙,更没有其他的人,这世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一个在车内,一个在车外,再有的,就是生,或死?”

“经过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幕,我们好些日子,都惊怔在彼此的感情里,不敢对命运的安排,再有任何疑问,也不敢轻言离别。”

读到这段原文的时候,脑中可以浮现出许多琼瑶作品里生离死别的经典桥段,包括且不限于:

紫薇与尔康“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誓言,“被拔光了刺的刺猬”陆依萍从外白渡桥一跃而下,《梅花烙》里马景涛扮演的皓祯在押赴刑场的路上咆哮着表白……

《梅花烙》剧照

早年间,经常有读者写信问琼瑶:

“你笔下的爱情,在真实的人生中,存在吗?那些惊天动地的爱,不是你的杜撰吗?”

琼瑶表示,她自己生命中遇到的爱情,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如果把琼瑶放在中国当代作家谱系里看,她的标签实在太清晰了。无论是作品还是作家本身,主题都是统一的:

爱情至上。爱比天大,为了爱情,可以舍弃一切。

一系列爱情至上的小说中,琼瑶又最偏爱《烟雨濛濛》,这是她在上个世纪60年代写的,是她情感最深刻、冲突最强烈的一部。

“那时的我很年轻,对人生,充满了奔放的热情,和压抑的愤怒,我把这些热情和愤怒都细腻地表现在《烟雨濛濛》里……但是,那种狂热的爱,和那种深沉的悲剧气息,换成今天的我,可能反而写不出来了。”

《情深深雨濛濛》剧照

狂热的爱和压抑的愤怒,正是这两个特质,让“琼瑶热”流行了几十年,从60年代的港台,火到90年代的大陆。

探索琼瑶作品的精神,表面是爱情,内核其实是反叛。为了和爱人在一起,可以打破世俗偏见,可以挣脱传统束缚,可以自我意识觉醒——从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这是两岸三地的年轻人共同追求的、与上代人截然不同的“酷”的人生。

琼瑶以爱情小说为武器,精准切中时代的脉搏。

当时间进入二十一世纪,“个性张扬”成为了千禧一代和00后们的标配,文化多元化,人人可表达,这时候再看琼瑶式的爱情,显得就没那么酷了。

但琼瑶和她的作品,就此退出大家视野了吗?

不是的,这位生于1938年的跨时代作家,依然在展现着顽强的生命力和旺盛的创作力。

她在努力跟上时代,早早开通了社交平台,定期在网上展现自己的日常生活状态。今年4月20日,过84岁大寿,有媒体询问她的近况,她表示紧跟时事:

已经打完三针疫苗,每天都在家看电视,关注疫情发展。

创作方面,千禧年后的新作虽然不多,但能从中看到她的爱情主题,也在悄然发生着一些变化。

从年代稍远些的说起,《还珠格格》前两部是九十年代写的,第三部是2003年完成的,虽然是续集,但分明已经是不同的故事了。

《还珠格格》剧照

给前两部《还珠》找故事原型,归根究底还是“王子和公主排除万难,幸福生活在一起”的爽文模式。到了第三部,琼瑶大篇幅写婚姻的脆弱与家庭生活的烦琐:深情五阿哥也有纳妾的需要,“宝妈”紫薇有孩子后也难以第一时间出现在“闺蜜”小燕子身边,青春靓丽的主角们纷纷迎来各自的中年危机……

纯粹爱情背后的一地鸡毛,被琼瑶写了出来,回顾她60-80年代的作品,鲜少有这样的表达。

新的爱情议题的出现,是她依然在和当下这个时代保持同频的证明。《还珠3》中的这些问题,正是困扰当代年轻人的真问题——

爱情没有像想象中般可靠,该怎么办?

写《还珠3》的时候她64岁,完全可以躺在每年的巨额版税上养老。但她还是愿意尝试,愿意把自己创造的童话亲手摔碎给你看,愿意和年轻人共同探讨现代爱情的困境。

这种精神和勇气,在老一辈作家中,实在难能可贵。

2013年创作《花非花雾非雾》时,74岁的她再次表达了对“爱情不再”的担忧:

“时代在改变,大家现在追求金钱比追求爱情看得更重了。其实我害怕美丽的爱情某一天会被金钱侵蚀。”

在今年七夕与美团合作的短片《七夕花语》里,84岁的琼瑶似乎为这个问题找到了答案。

短片里,她以花语的方式,阐述了在这个快速互联网时代里,对爱情新一层的理解:

爱情如花,花有花期,爱也如是。

那么,有天长地久的花和爱吗?

琼瑶的答案是:

有的,琐碎的日常里也可以延绵爱的花期。

正如琼瑶自己的爱情。

近年来家庭的变故,让她对爱情的理解又加深了一些。2019年丈夫平鑫涛病故,此前经历了长达数年的中风、失智、昏迷困扰。

这段夫妻缘分,琼瑶原本打算以一个更浪漫的故事结尾。她曾经和平鑫涛约定:

“你比我大11岁,可能你会走在我前面。你走在我前面之后,我不见得还能够单独活下去。”

“我们定一个日子,什么时候活够了我配合你的时间,一起到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或者是到我们以前去过的地方。我们就自我安乐死。”

但等到爱人真的老去,常年躺在病床上无法再说一句“我爱你”,琼瑶的选择却是,陪伴他走过人生最后几年,并四处游走,为他争取体面有尊严的离场。

从新闻报道中,她得知了老人的“善终权”,于是80岁的她,四处拜访医生和专家,不惜羽毛与平鑫涛的子女长期论战,目的只有一个,让丈夫减少痛苦地离开。因为,“我尊重他,什么管子都不要插!”

“善终权,讨论的是,面对人生最后一站,怎样的爱,才是正确的爱”。人到老年,琼瑶作出了一种更深沉的爱意表达——

陪伴与懂得,让爱情更可靠。

在琐碎日常里延绵爱的花期,也正如她笔下熬过浓烈爱意后依然长相厮守的主人公,五阿哥最终选择相伴在小燕子身边,操持大家庭的紫薇与尔康情谊如初,依萍在车站等来了书桓…

爱情不止有风花雪月——爱情,还有柴米油盐的琐碎之后,依然延绵悠长的情愫。

当容貌不再年轻,当爱人逐渐衰老,你是否依然愿意守在TA身旁?

当烛光晚餐,变成一碗炒饭、两把汤匙、三口之家,你是否觉得浪漫依旧?

每一个平凡日子里,也有美团来为每一份延绵的爱保驾护航。

加班时的一盒感冒药,纪念日的一束鲜花,下厨时的一篮子新鲜食材……美团见证了每一份细小的爱的证据,每一段爱的花期,也被慢慢延长。

就像琼瑶在短片最后总结的话:

动心容易痴心难,留情容易守情难。愿每一份爱情,在平凡中盛开。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