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有色人种的金县房管局领导却被控虐待女员工

来源:西雅图华人资讯网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据8月5日综合报道,金县住房管理局和前执行董事斯蒂芬·诺曼(Stephen Norman)被三名金县住房管理局的前高级女性工作人员在联邦法院起诉。三名女性声称她们受到了性别和种族双重歧视。

这三名原告分别是海伦·豪威尔(Helen Howell),吉尔·斯坦顿(Jill Stanton)和珍妮弗·拉米雷斯·罗布森(Jennifer Ramirez Robson)。她们声称,诺曼本人以及他管理下的住房管理局违反了保护人们免受种族和性别歧视的州和联邦法律。这三名女性要求对她们所受到的伤害进行赔偿,对妇女和少数族裔工作人员进行公平的补偿,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

代表该案原告的律师维多利亚·弗里兰说:“房管局领导层中的三位最高级女性管理人员进行这一联邦案件的诉讼,以根据反报复和歧视法来追究房管局及其长期执行董事斯蒂芬·诺曼的责任,并保护当前和未来雇员的同工同酬、平等待遇和平等机会的权利。”

诺曼是该地区著名的经济适用房领导人,从1997年到2021年底退休,他一直被聘为该局的执行董事。

该案最初于5月提交法庭,7月提交了修订后的起诉书。如果该案能够进入审判阶段,目前定于2023年9月在美国华盛顿西区地区法院出庭。

金县房管局当时的临时执行董事丹·沃森在最初提交时将此案描述为“真正不幸的”。沃森说:“虽然我们肯定可以继续改善我们的管理文化,但这些由前高阶雇员提出的主张需要经过彻底调查。”

在这三名原告中,有两位女性豪威尔和拉米雷斯·罗布森都是有色人种。在长达42页的投诉中,三位原告一一列举了他们在诺曼领导下经历的轻视、薪酬不平等、人身攻击、敌对的工作环境和报复的例子。

诉状说,豪威尔是非裔美国人是房管局行政领导团队的成员,当时她是该团队中唯一的有色人种。在开始工作后不久,豪威尔就感受到整个机构对妇女以及有色人种表现出的恐惧和排斥,以及对妇女和有色人种缺乏平等和尊重,包括晋升方面的恶意对待。

诉讼称,由于当时房管局的最高领导人诺曼带头,才导致了这种氛围。

斯坦顿于2018年开始在该局工作。诉讼称,在开始新工作的两个月内,斯坦顿就收到了20个人的投诉。这些投诉都是关于诺曼对妇女的虐待。一些人建议她,“避免或转移他的虐待的唯一方法是奉承他来讨好自己,甚至在被羞辱时表现得很调皮。”

在斯坦顿和豪尔离开该局之前,他们向诺曼和该局的执行团队发出了正式信函,报告了他们观察到的与种族和性别偏见、薪酬不平等……一系列问题。

该局在5月份发表在其网站上的一份新闻稿中说,诺曼收到豪威尔和斯坦顿的通信后,将其转发给董事会。因此,董事会聘请了一家第三方律师事务所来调查这些指控。董事会还聘请了一家人力资源咨询公司对当局的薪酬政策和做法进行审计,特别是审查种族和性别平等。

在该公司的审计之后,该局表示,“没有发现薪酬方面的性别或种族歧视模式”,但它确实确定了两个人需要解决薪酬差异的问题,尽管它没有详细说明谁受到这些薪酬差异的影响。

其次,房管局雇佣的律师事务所认为“没有违反法律,没有违反金县住房管理局的行为标准,没有歧视性待遇或骚扰的证据,也没有该机构或其领导层对豪威尔、斯坦顿或拉米雷斯·罗布森进行报复”。

而在诉讼文件,三名原告描绘了一幅截然不同的画面,描述了一个主要由白人组成的领导团队在管理着一个主要为有色人种服务的实体。

根据该局的住房手册第8节和公共住房计划报告说,其服务对象58%的家庭被认定为黑人、土著者或其他有色人种。但据该局发言人Rhonda Rosenberg说,如果把女户主计算在内,这个数字会增加到86%。

发言人Rosenberg说,金县住房管理局从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获得资金,其目前的预算超过4亿美元。它雇用了大约450名员工,为大约23400个家庭提供租赁住房和租赁援助。

根据领英上的资料,离开金县房管局后,海伦·豪威尔现在是金县无家可归项目的副总裁。吉尔·斯坦顿是埃弗雷特房管局的金融主管,而珍妮弗·拉米雷斯·罗布森则是肯特的西北中心员工服务部的副总裁。

金县房屋管理局的官网上仍然保留着斯蒂芬·诺曼关于明尼阿波利斯警察谋杀乔治·弗洛伊德的事件的声明,他在声明中说“这种不公平的影响是不可容忍的……我们必须与我们的社区合作,解决系统性种族歧视的长期影响”。

r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