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的小书店,讲述真实的亚裔故事

来源:纽约华人资讯网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成长的过程中,余梦(Lucy Yu)在书中找到了避难所。

图说:余梦在她位于曼哈顿唐人街的书店Yu and Me Books门口。

7岁那年,余梦告诉妈妈,等她退休后,她想开一家书店。她一直喜欢阅读,作为一个从中国移民的单身母亲抚养长大的独生女,她花了很多时间逛书店。

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后,余梦原本的职业是专业化学工程师,最近的工作是在一家食品公司担任供应链经理。在2021年1月,她遇到了瓶颈。她每周工作80个小时,疫情让她感到疲惫不堪,与此同时,她还在怀念一年前去世的好朋友。

她决定把攒了一年的假一次休掉——整整三个星期。

“作为一个一生都在与抑郁和焦虑作斗争的人,做出这样的决定对我来说是非常罕见的,”余梦对CNBC说。“那段时间我所做的就是每天读两本书。我觉得这是给我疗伤的全部,是我需要的空间。”

她从小就意识到,“每当我感到巨大的压力或焦虑时,我总是求助于书籍,因为它们给了我一种进入其他地方和超越自身的舒适感。”

一天晚上喝酒后,她点开谷歌搜索栏,开始研究如何开一家书店,并将想法输入电子表格。她说:“到了凌晨 2 点,我发现,咦,我怎么已经写好了一份商业计划大纲了?”在接下来的几天和几周内,她努力将童年时的梦想变为现实。

到 5 月,她推出了 GoFundMe 众筹页面,筹集了近 1.6万美元。她将这些资金连同她毕生的积蓄用于租金并建立库存。

最后的产物是:2021 年 12 月,她在纽约曼哈顿唐人街的茂比利街开设了 Yu and Me Books,店名中嵌入了母亲孟玥华(Yuehua Meng,音译)和她名字的首字母。

她的母亲最初质疑她为什么去开一家书店——现在不都是在亚马逊上买书吗?但在书店正式开张后,她的母亲从加州飞到纽约,“她每天都和我一起在书店里,一连在这里逗留了三个星期,这太疯狂了,因为亚洲妈妈不会这样做,”余梦开玩笑说。

“我认为人们对这个书店的兴奋劲儿,也改变了她对书店的看法,”余梦补充道。

人们为什么对这间小小的书店如此兴奋?原因是,这个书店主要推介的是亚裔美国人撰写的著作,通常的书店里,亚裔和少数族裔作家的著作即使有专属的位置,往往也只能分到一个角落,但在Yu and Me Books,选书的核心就是亚裔故事特别是移民叙事,亚裔读者不需要兜兜转转,就能读到讲述自己和他们父辈祖辈的故事。用CNN最新报道的标题来说,这家唐人街书店“成为了真实的亚裔美国人故事的中心”。

自小的疑问:为什么看不到亚裔作者的书

余梦在洛杉矶西部长大,打小她就发现,那些她读来感觉最亲近的故事往往是由移民和有色人种撰写的,洛杉矶并不缺乏亚裔社区,但无论是在图书馆还是书店,这些由少数民族移民撰写的书往往只被放在角落的一个书架上,或在遗产月展览会上展出——黑人遗产月把黑人作家的书拿出来摆一摆,亚洲遗产月再把亚裔作者的书拿出来。

余梦对CNN说:“我就想有这么一个书店,走进去以后不用费劲找,就能找到我想要的书。”

在进一步的研究中,余梦还发现了一个现象: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作者事实上并不少,但他们得到的出版机会太少了。她发现在过去几十年间,出现了大量作者,他们的名字或背景都和她类似,是第一代或第二代亚裔移民。但她说,其中很多书很快就被列入了后备书目。后备书目指的是仍在印刷、但通常没有得到积极推广的老书。

“我认为出版界认为这些书卖不出去,或者觉得人们不会对我们的故事感兴趣,”余梦补充道。“但它们一直都在那里,这些作家、这些写作者和这些故事一直都在那里。”

在主题圈定后,地址也更好选择:她选择纽约唐人街开店,因为这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小时候每周日,妈妈都会开两小时的车,带她到洛杉矶唐人街上美术课,上课前后,母女俩自然会在唐人街吃早餐和午餐。

只不过,茂比利街是稍稍让人有些意外的地方:这条街原本是小意大利的核心,自1970年代,随着华人移民越来越多涌入纽约,这里开始相继出现了数家由华人经营的殡仪馆和寿材公司,在2020年新冠最严重的阶段,从疫情初起到7月,纽约有1000多名华人去世,茂比利街也因此被浓厚的悲伤所笼罩。而Yu and Me Books却在这里开设了一家温暖的小书店,给社区带来了新的希望。

图说:Yu and Me Books书店。

她的想法进入了纽约的亚裔作家圈后,获得了热情的欢迎,作家们积极参加朗读和签售会,还有很多出版商和作者向书店捐赠了自己的签名书。

亚裔美国作家工作室(Asian American Writers’Workshop)的执行董事杰弗林·乌丁(Jafreen Uddin)表示,

纽约市的亚裔文学界并不以竞争为特征。

她说:“我们真的接受了这样的想法,一起努力,创造尽可能更加多样化和更广泛的社区。我认为,我们都意识到并同意,竞争包含了一种稀缺的心态,我们都不喜欢这种心态。”

2021年11月初,当Yu and Me Books进行试营业时,诗人和小说家阮潘桂梅(Nguyễn Phan Quế Mai)和回忆录作家陈丽(Ly Tran)分别朗读了她们的作品《山峦会歌唱》(The Mountains Sing)和《树枝之家》(House of Sticks)。书店的活动非常有亚洲特色:陈女士说,这是一个以食物和故事为中心的活动——先从附近的一家餐厅开始,然后转移到Yu and Me Books。

陈丽在她的回忆录中讲述了自己从饱受战争蹂躏的越南来到纽约皇后区的历程,谈到了她如何在两个世界中徘徊的移民故事,陈丽对《华盛顿邮报》说,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她也没有在书店里看到有什么书能真正讲述自己和家人的移民故事,因此支持Yu and Me Books的创举:“我的书中有很多主题。但其中之一是讲故事的主题,以及我们如何将讲故事作为一种生存手段。事实上, Yu and Me Books尊重了这种讲故事的传统,而且出现在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候。当社区遭受巨大的创伤时,书籍和书店是一剂良药。”

余梦说,她的书店开业“得到了广泛的支持”:“我非常感谢所有这些作家和创作者信任我,为他们创造了这个温暖而友好的工作空间。”

一个社区的聚焦点

图说:在Yu and Me Books,一对母女在读书。

余梦开玩笑说,她对经营企业的了解大多来自谷歌和YouTube。通过给当地其他书店老板打电话,她也学到了很多,包括布朗克斯的文学酒吧的诺艾尔·桑托斯和布鲁克林书店的艾玛·斯特劳布。从开业以来,Yu and Me Books一直在稳步增长。这家店现在包括余梦在内有四名员工。

余梦说,她对于自己选择在唐人街开店的决定感到特别欣慰。

“唐人街的社区真的是无与伦比,”余梦说。“这里给了你家一般的感觉。每个店主都会力挺其他店主。”

余梦明白,在这个反亚裔暴力和歧视不断上升的时代,经营书店的重要性。除了推出1700多本精心挑选的关于亚太裔和移民故事的书籍外,Yu and Me Books还举办作家讲座、社区读书会和其他活动。这个空间里有一个咖啡吧和一个阅读角,她计划举办更多的读书会活动,把书店的范围扩大到纽约以外的地方。当纽约的亚裔美国人面临他们所在社区的袭击时,这家商店与非营利组织Soar Over Hate合作,免费发放胡椒喷雾和个人安全设备。

它已经成为读者家庭的目的地。余梦回忆说,在母亲节那天,有一群妇女一起来书店,她们是女儿、母亲和外祖母,她们浏览书籍,分享她们经历歧视的个人故事。

“有个母亲在结账的时候走到我面前,告诉我,‘我们原本已经计划好一整天的活动,但看到你们的店面时,我们不由自主走了进来。

我从来都没有和我的母亲或女儿进行过这样的对话,而你创造了一个让我们可以自如谈论它的空间。”

这种交流对于余梦来说很有力量:“我知道用那种方式和父母交流真的很难,所以听到这句话让我很自豪,也很激动。如果我能让一个人有那种感觉,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书。她的书架上既有《柏青科》和《在H超市哭泣》等畅销书,也有小型出版社的小众书籍。客人们可以浏览美国亚裔作家的烹饪书、言情小说、青年小说和诗集,而且选择还在不断增加。大多数晚上,她会花几个小时的时间研究书目。

“当顾客走进商店时,我听到的最喜欢的事情之一是,‘我以前从未听说过这本书’或‘你们这里上架书里,我有40%从来没见过,’”余梦说。“这让我很高兴,因为你可以在我们这里,读到一个不一定是由出版商推动的故事。”

Yu和Me Books在庆祝和展示亚裔美国作家几十年来创作的广泛作品的同时,也鼓励她的来访者保持开放的心态。

“我也尽量提醒读者,在亚裔美国人的经历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移民写的书,我们可以感同身受,”她补充说。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