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艾美奖后,网飞韩剧要开挂了?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 - 娱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美国当地时间2022年9月12日,去年风靡全球的现象级韩剧《鱿鱼游戏》成为今年艾美奖最大的赢家,收获了6项大奖。其中,主角李政宰和导演黄东赫分别拿到了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导演两项大奖。艾美奖自从1949年设立以来,第一次将最佳男主角颁给了亚洲演员,这无疑创造了历史。

这次艾美奖对《鱿鱼游戏》的垂青在意料之中,因为《鱿鱼游戏》去年在网飞(Netflix)上线24小时,就迅速登顶全球电视剧排行榜首位,一个月内该剧在流媒体的播放量超16.5亿小时,这样的战绩甚至打败了美剧《权力的游戏》。今年2月,网飞宣布将在韩国投资5亿美元开发原创剧集,可见韩国已经成为网飞进军亚洲市场的重要合作伙伴。那么,“网飞+韩剧爆款”是否会成为接下来的一个潮流?韩剧又是如何被网飞相中的呢?

爆款秘方

网飞第一次在韩剧上尝到甜头要追溯到2019年投资的原创韩剧《王国》,这个剧光看介绍就会有想看的冲动:美剧成熟的“丧尸”题材,外加来自东方的宫斗戏码,直接踩到了观众的爽点。在第一季播出之后,网飞趁热打铁续订了三季。第二季播出结束时,《王国》的IP已经形成,网飞按照制作美剧的套路开发其衍生剧,在第二季结尾处预告了一个特别故事,由韩国国民演员全智贤出演《王国:阿信传》。可以说,《王国》是网飞在韩剧投资上的里程碑作品,至此,网飞更有信心将其全球化策略的着力点放在韩国,并且研究出了一套能够征服全球观众的“爆款秘方”。

《王国》剧照

《王国》的编剧金银姬曾经在采访中聊起网飞的做派:“只给钱,从不干预内容。”这种豪迈的投资方式给制作团队带来了充分自由——预算不封顶、内容不限制、尺度无限制。所以,网飞出品的韩剧有了资金和底气打造最豪华班底,启用一线导演和演员。在内容上,网飞出品还意味着更大的尺度,相比本土电视台的保守显得更加激进。

在这两年里,网飞推出了一系列口碑和质量都不错的韩剧,比如《人间课堂》讨论的是青少年犯罪,《梨泰院Class》探讨的是年轻人的创业复仇,《甜蜜家园》主打末世与怪物的暴力美学。这些题材不仅深挖人性,还与流行美剧中的僵尸、怪物、丧尸做了紧密关联。基于流量定制出的故事让网飞赚得盆满钵满。同年,相对生活化的题材《爱的迫降》《机智的医生生活》也有不俗的成绩。2020年,网飞的全球化策略给平台带来了可观的收益,海外故事带来的收益占其总收益的83%。

《机智的医生生活》剧照

网飞不仅投资韩剧的原创,也会向韩国电视台购买播放版权。网飞公司披露,截至去年底,网飞在韩国市场的付费用户拥有380万人。这也增加了网飞在韩国市场大量投入的决心。与此同时,全球疫情的持续,成为了网飞最重要的红利窗口期,同年,市值超过迪士尼。由于网飞在亚洲市场的成功,Disney Plus和HBO Max等平台也相继宣布进军韩国市场,但是从布局时间上来说,网飞占尽先机,引领了投资韩剧的潮流。

我们再看《鱿鱼游戏》,它的成功就不再是一个偶然。《鱿鱼游戏》在全球爆火之后,也引发了很多争议,它并不是一个多么新鲜的题材。最多被提及的《大逃杀》应该是这类“游戏猎杀”的鼻祖,同类题材还有《分歧者》《饥饿游戏》《弥留之国的爱丽丝》,也都有过不俗的票房和人气。

那为什么偏偏是《鱿鱼游戏》成为现象级呢?

《鱿鱼游戏》剧照

该剧的导演黄东赫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鱿鱼游戏》在海外大获成功归结为两个原因:故事简单,并且能够引发共鸣。”导演说了实话,《鱿鱼游戏》并没有太多的观看门槛,故事虽然发生在韩国,但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寓言故事是全球观众都能看懂的,它不仅提供了感官刺激,同时还能令人感受到阶层差距无法弥合的痛,对参加游戏的社会边缘人的真实写照升华了这个简单的“猎杀”主题,比《大逃杀》在末日社会的竞争杀戮多了一层社会讽刺。

“阶层叙事”是近些年韩国影视主题里的“杀手锏”,《顶楼》《寄生虫》这类作品的代表作证明了阶层之殇具备被全球消费的商业价值。《纽约时报》在写《鱿鱼游戏》为什么在西方社会受到欢迎时提到:“该剧触及了西方社会习以为常的认知,即随着贫富差距扩大,名义上的富裕国家已经越来越难真正实现富裕生活。”

《寄生虫》剧照

《鱿鱼游戏》可以说是所有流量的集大成者。同时,镜头中具有符号性的等级服装,游戏环节里的东方童谣,以及西班牙建筑大师里卡多·波菲尔(Ricardo Bofill)设计的红楼为该剧后续的衍生品开发提供了绝妙的热点,延续并扩大了该剧的影响力。在《鱿鱼游戏》爆火后,社交媒体上的明星、网红、素人纷纷玩起了“戳糖饼”游戏。网飞趁机在线下投入大量资金做了该剧同款的体验馆,足见对这部剧的重视。可以说,《鱿鱼游戏》继《寄生虫》之后,再一次实现了韩国文化的反向输出。

网飞为何选择了韩剧?

网飞进入韩国市场可以追溯到2016年,初期只是平台引流,但一直反响平平,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直到投资了《杀人回忆》的导演奉俊昊推出电影《玉子》,局面才有所改观。该片获得了第七十届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奖,然而从未在电影院线上映过。导演阿莫多瓦曾说:“我很难想象一部没在电影院上映的影片拿到金棕榈大奖。”这意味着,流媒体时代已经到来,网飞也下定决心在原创剧集上发力。

《玉子》剧照

网飞发展海外业务最重要的原因是网飞的用户增量无论是在北美还是欧洲都已经达到了极大程度的饱和,Disney Plus、HBO Max、Amazon Prime Video、Apple TV+等流媒体竞争在北美市场呈现白热化,转战亚洲市场势在必行。

另一方面,韩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直就将影视文化的发展放在重要位置,此前,韩剧的文化输出市场一直以亚洲为主,中国一度是最大的市场,比如《蓝色生死恋》《我叫金三顺》《大长今》《来自星星的你》《浪漫满屋》,知名度不亚于《还珠格格》或《流星花园》(台湾版)。“限韩令”颁布后,韩剧在中国市场才逐渐式微。

但不得不承认,韩国的影视工业在本国长期的政策倾斜中储备了大量的影视人才,由于市场饱和,韩国影视产业的人工成本非常低廉。以《鱿鱼游戏》主角李政宰的片酬为例,他的单集片酬是3亿韩元,大概合人民币161万元左右,这可是韩国顶尖演员的片酬。

2020年,中国电视剧产业协会发布了一个倡议书,建议我国的电视剧、网络制作剧的成本单集控制在400万元以内,片酬控制在总投资金额的30%以内,但演员片酬依然占据了大量的投资。网飞虽然在韩剧投资上出手阔绰,但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演员片酬的支出不超过总投资的10%。这也保证了把钱花在刀刃上,保证了韩剧的质量。

《蓝色生死恋》剧照

网飞曾经也考虑过投资日本,但网飞发现,日本用户最喜欢的并不是剧集,而是动漫,影视剧的传播在日本并没有太大的增量空间。另外,在日本市场中布局较早的流媒体是亚马逊平台,它的市场占有率高达33%,而网飞在日本市场的占有率仅有14%。对于网飞而言,与亚马逊硬碰硬,不如重新开辟一个新的市场,而韩国是它的最佳选择。

网飞还发现,韩剧与美剧之间有一些先天的共通性。从1998年开始,韩国取消了审查制度,并且有着完善的分级制度,分为全民、12岁以上、15岁以上、18岁以上可以观看以及限制放映等,这也就意味着韩剧在创作尺度、题材、类型上没有任何限制,韩国电影中触及社会敏感议题的电影《熔炉》《素媛》《杀人回忆》都是在这样创作自由的大环境里诞生的佳作。政治、色情、恐怖,这些美剧里常用的流量手段可以轻松和韩剧对接。

OTT平台排名统计网站Flixpatrol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网飞自制剧前70名中,有7部是韩国作品,而这个数字在未来还会继续增加。韩剧借助网飞在全世界平台获得付费用户数2.14亿的订阅量,也将进一步实现韩剧2.0时代的更新与迭代。

《苏里南》剧照

韩剧的1.0时代,是韩国电视台KBS、SBS、MBC的天下,它们是早年韩剧输出的主力军,网飞则选择了与近些年异军突起的TVN和JTBC合作。为了争夺观众,TVN和JTBC剑走偏锋,在题材敏感度上做足了功夫,才勉强能与三大电视台抗衡。像《请回答1988》《迷雾》《爱的迫降》《梨泰院Class》便是这两家后起之秀的作品,韩剧2.0的风格也从浪漫傻白甜变成了对于人性的尖锐讨论。随着网飞入局,TVN和JTBC越发坚定了当一个叛逆者,使得近些年韩国影视越来越受到西方主流社会的关注和重视,成为西方各大电影节的获奖常客。

目前“网飞+韩剧”的形势一片大好已是事实。网飞全球战略向亚洲倾斜的成功,也让其他北美流媒体开始加入到韩剧出品的争夺战中来,这使得近两年韩剧在制作费上水涨船高。此前,韩剧每集制作费投入大概在530万元人民币,而今年的制作费已经达到了794万元人民币。今年9月刚刚上线的网飞出品韩剧《苏里南》虽然只拍摄了6集,却集齐了三大影帝河正宇、黄正民、张震,投资已经高达350亿韩元(约等于1.8亿元人民币)。不过,这部剧刚推出就遭遇了口碑上的滑铁卢。不得不说,尽管网飞已经吃透了韩剧的爆款配方,但像《鱿鱼游戏》这样的商业奇迹也不是那么容易复制的。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