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派监护人占财产,86岁华翁筹款维权

来源:世界日报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2020年一部名为「我很在乎」(I Care a Lot)的电影上映后引起热议,影片讲述了老人院、医院甚至银行相互勾结,将空巢老人送进安养照护机构,限制行动,切断他们对外求援的机会,再利用法律漏洞取得老人法定监护权,最后一步步谋取其名下的财产;这一切看似「玄幻」的电影桥段,却发生在曼哈顿华埠86岁耆老蒋复生的身上。

数百万存款遭法派监护人独掌,蒋复生百元生活费难求。(记者张晨/摄影)

友人在网上为蒋复生募款。(取自Gofundme))

蒋复生的家位于下城珍珠街的一栋高层合作公寓,不大的一居室摆著书桌和放满书的书架,坐在轮椅上的他左小腿仍瘀青一片,去年底发生在自家楼下的一场交通意外改变了他的命运。

蒋复生表示,2015年妻子去世后一直独自生活,直到80岁才退休,身体健朗从无意外发生;去年11月在外出买菜途中,遭一飞驰而过的摩托车撞倒,随后被送至医院治疗;后在未签署任何文件的情况下,被送至法拉盛一所疗养院,此后的四个月一直被限制行动。

今年4月,当他想换去长岛的另一家疗养院时,被法拉盛疗养院律师提告法院,称「蒋复生不具有行为能力」,必须指定一个监护人来执行后续事宜。

蒋复生来美之前,任教于北京工业大学工程力学专业,他说「我并不是糊涂人,因为一生无儿无女,所以早早就找到了法拉盛的遗产律师做了遗嘱和信托。」明理律师事务所也证实此事,并表示,此前作为蒋复生的财务管理人(POA)和健康管理人(PROXY),但以上职务均被法院因已指派监护人为由叫停。

蒋复生给法官写亲笔信,要求拿回自己的监护权。(取自Gofundme)

墙上贴著「照护细则」语序混乱,监护人并未履行职责从蒋复生帐户支取生活费。(记者张晨/摄影)

蒋复生说,自己多次向法院表示无需监护人,并亲笔写信无果;「人们看到我口眼歪斜,以为我中风讲不清楚话,甚至脑子不清楚;但这是我12岁时在泰安参加内战时被炸药轰脸落下的残疾,从年轻时便是如此。」在蒋复生的公寓门口,有这样两幅中英文写成的「照护细则」,上面有社工、医疗及法派监护人的联系方式;中文版语序混乱,是翻译软件的结果,其中写明,「每天早晚服药,蒋先生不能拒绝,因为他没有行为能力做出医疗决定。」

另有一条写到,「监护人将每周订购食品杂货(给蒋复生),并向(蒋复生)提供零用钱。」;说到这,年近九旬的蒋复生不禁流泪,他表示,从4月到现在,只收到过500元现金,5月、6月、7月均没有钱,都是靠教会及朋友接济;「直到昨天(20日)社工才从监护人办理的借记卡中取出300元,并告诉我『只有这些』。」他说,社工和监护人常常告诫他,「不要把无人照料这样的丑事说出去,没人会听的。」蒋复成长于北京,经历了抗日战争、内战、三年饥荒、文革等重要历史节点,后又因造反派被判入狱五年,直到1986年移民到纽约;从工作至今,存款已逾百万。

他说,「我一辈子省吃俭用,从大学教书匠、到被批斗『家庭成分不好』被分配去烧过炉;再到纽约做装修工、教中文、最后在法拉盛高中食堂帮厨至80岁退休,我不坑不骗,每一分都是血汗钱。」

因蒋复生的积蓄全被法派监护人掌握,友人在线上发起筹款,希望在11月的最终庭审中帮老人夺回自己的监护权;至于为何不等胜诉支付律师费,很大原因是法官可能维持原判,蒋复生将失去毕生积蓄的控制权。捐款网址:https://gofund.me/4190340d。

蒋复生给法官写亲笔信,要求拿回自己的监护权。(取自Gofundme)

即使有信托、立遗嘱,但仍不敌监护人权力大。(记者张晨/摄影)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