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氢气球带走,飘了300公里

来源:南风窗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微信朋友圈里,胡永旭很少写超过5个字的内容,更多是转发些歌曲或搞怪视频。听音乐,看段子,是他在贩卖苦力之余,所能寻找到的生活乐趣。

微视频开通至今,他只发过一段短视频。一名男子被一大块巨石压弯了腰,可他依旧负重前行的照片,在这段短视频中反复播放,配音是:“我很累,好想倒下,但是为了生活,我只能坚持。因为我知道,我靠不了别人,只能靠自己。”

胡永旭的视频号主页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胡永旭的生活写照。

“小舅子小学毕业,没什么文化,都是靠出卖苦力吃饭,不容易。”刘金祥告诉南风窗,胡永旭在矿井挖过矿,在工地打过工。

刘金祥是胡永旭的姐夫。今年9月4日,胡永旭乘坐氢气球在松林里打松塔时,球飞了。

彼时,站在氢气球吊篮里的胡永旭也因此在空中飘飞了8个小时,飘行了300多公里,从牡丹江飘到了哈尔滨。

找到合适时机后,胡永旭跃下,获救。氢气球持续高飞,逐渐消失在云雾里,直至破裂。

和氢气球一样飞走乃至破裂的,还有胡永旭的爱情。

半年多前,胡永旭找到了女朋友,原计划明年结婚。遗憾的是,女朋友在他出事以后,弃他而去。计划中的婚姻大事,终成幻影。

“球飞了”

1984年10月30日,辽宁省凤城市石家镇石家村,一胡姓农户生下一个儿子,此前,这个家庭已经有两个女儿了。家人给这个儿子取名为“胡永旭”,意寓胡家从此像初升的太阳一样,永放光芒。

只是胡永旭念到小学后就不再读书,他在家帮父母种地。长大以后,他随朋友外出务工。最近几年,他在山东打工。

胡永旭

“主要下井里挖矿,也在城市的工地干过活。”刘金祥告诉南风窗,因为没文化,小舅子干的都是苦力活。

和人们对东北人高大威猛的想象不一样,胡永旭只有1.55米,体重不过120斤。

“但他特别能吃苦,为人也乐观、开朗。”外甥女刘萍这样向南风窗描述他眼中的舅舅胡永旭,“这事发生后,他像换了个人似的”。

这事,指的是2022年9月4日,黑龙江海林林业局有限公司山市经营林场施业区内,胡永旭利用氢气球采收松子时,氢气球突然失控升空,他因此被带走。

“球飞了!”9月4日早上7点,胡娟接到弟弟胡永旭打来的电话。当时,胡娟也懵了,但她深知,如果处理不好,就意味着这是她和弟弟最后一次通话。

毕竟,类似意外造成的死亡并不少见。

打松塔是高风险和高收入并存的职业

2017年8月,吉林省汪清县,一男子因固定氢气球的绳子没系好,结果被大风连球带人刮到800米高空,飘行超50公里。

2017年9月,59岁的吉林集安农民毕克生乘坐的氢气球脱线,短短几秒钟就消失在迷雾中,从此杳无音信。

2019年9月21日,吉林省汪清县也有两名乘氢气球的村民被飘走,几经波折才安全降落。

……

胡娟不敢想下去,她告诉胡永旭:“我什么都不懂,你赶紧给你姐夫打电话!”

姐夫刘金祥是当地人,打过松塔,也有不少朋友从事这行。接到胡永旭的求救电话后,刘金祥在电话中远程遥控胡永旭操作,教他如何给氢气球排气,以便降落。

打松塔使用的氢气球

但一番操弄后,胡永旭无奈地说:

“不知道咋的,就是排不出气。”

排不出气的氢气球就这样带着胡永旭越飞越高。

看着脚底的森林、田舍和各类建筑越变越小,他有些害怕了:“姐夫,我现在瞅着什么东西就跟小蚂蚁似的,飞得老高了,我害怕了。”

考虑到进一步升空后,手机没信号,加上前一晚,他没给手机充电,刘金祥让他关掉手机,便于降落时还能有电联系到彼此。

挂断电话,看着逐渐升高远去的氢气球,刘金祥选择报警求助。与此同时,他发动朋友一起帮忙想办法。

微信朋友圈上,刘金祥发文求助:“群里的家人们,你们帮帮忙,球上站一个人,球飞了,飞到三道(村)那个位置,现在联系不上了。大概飞到东宁(县)或穆棱(市)那边,谁发现(头顶)有球的,请立即和我联系。”同时,刘金祥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刘金祥在朋友圈发文求助

胡永旭乘坐氢气球打松塔被飘走一事很快冲上热搜。当地不少网友和刘金祥一样,仰天追寻氢气球的方向。期间,有人还拍到掠过山头,正升在半空中的氢气球:“看看这球,飞了,谁的?”

担心凶多吉少,弟弟被飘走后,胡娟不敢告诉母亲。因为“我妈都快70岁了,有心脏病,我怕她受不了”,胡娟告诉南风窗,第二天,老公刘金祥还是和老人家说了,“好让我妈心里有个准备”。

氢气球升空发生在黑龙江,彼时的胡母在辽宁老家,因为疫情无法赶来,只能干着急。

跳还是不跳?

升空8个小时后,奇迹上演了。9月4日下午3点,氢气球掠过一片森林上空时,胡永旭看到了一丝生机。

彼时,站在氢气球吊篮上,他发现,脚底的林木茂盛且高大,这或许是可以自救的机会。

跳还是不跳?

不跳,随着氢气球继续游移、高升,他将眼睁睁看着自己走上一条不归路。

跳,如果没被树枝托住,直接从数十米高空摔下,这意味着存活的机会也不大;但如果有幸被树枝拖住,即便受伤,也还有存活机会。

胡永旭被氢气球带走

“经过复杂的思想斗争,我舅舅最终还是跳(了)下来。”刘萍说,舅舅担心,如果错过这次,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决定跳下时,胡永旭先用安全绳将吊篮里的配重石绑好,然后朝最靠近他的枝头抛下配重石。

随后,胡永旭迅速沿着绳子朝配重石坠下的方向下滑。滑到绳子末端时,他距离树冠还有10来米,而树冠距离地面也还有20米左右。

硬着头皮,胡永旭朝树冠跳去。“他被弹到另一棵树上,夹在了树枝上。”刘萍说,之后,舅舅昏迷过去了。

“那晚下着雨,他是被雨淋醒的。”刘金祥说,9月5日早上醒来时,胡永旭发现自己浑身疼痛难忍,但他还是从树枝爬到了树干,然后沿着树干慢慢滑下。

之后,他打开手机找信号。9月5日上午10点40分,当地警方与胡永旭取得联系。随后,海林林业局、方正林业局、黑龙江省公安厅林区公安局方正分局、蓝天救援队等500余人进山展开拉网式搜救。

但手机定位有偏差,加上山中信号不稳定,胡永旭的准确地点无法确定,搜救难度很大。刘金祥和救援队伍一起,搜救到9月6日凌晨3点半,但还是没能找到胡永旭。

“怎么还不来救?怎么还不来救?!”9月6日凌晨4点33分,胡永旭给刘金祥发来微信语音时强调:“没有水,受伤了,活不了,怎么生存呢?”

刘金祥也很着急,一边安慰他,一边和救援队伍继续搜救。9月6日上午9点,经手机重新定位,终于在万宝山林场一带找到胡永旭。

胡永旭被成功营救

此时,距离他升空失踪已两天两夜。

空中飘行8小时后,胡永旭出现在哈尔滨市方正县境内的万宝山林场。

此地,离氢气球失控升空的海林市山市镇有300多公里。

爱情飞了

胡永旭坠入林中的那两天夜里,他家人整夜都无法入眠。姐姐胡娟告诉南风窗:“当时两晚都下着雨,弟弟生死未卜,在床上辗转反侧,根本就睡不着。”

胡永旭说,期间他经历了低温、饥渴、伤痛和信号中断,这让他一度想放弃,但还是挺了过来,感谢所有为救援他而做出努力的人们。

刘萍告诉南风窗,坠入森林醒来后,发现没有食物和水,舅舅就舔舔树叶上的露水来存活。

获救后,胡永旭很快被送往牡丹江林管局中心医院治疗。

9月21日,南风窗和胡永旭联系时,他还在住院治疗。“后腰、脾、肺,受伤都挺严重,淤血也不少,身上有好几处骨折。”胡永旭告诉南风窗,还需继续在医院卧床治疗和观察,还不能起床走动。

刘金祥提供给南风窗的图片和视频显示,因受重创,胡永旭的腰部左侧出现大面积的淤血。

身体的疼痛需要医生后续治疗,但内心的疼痛则需要他自己来慢慢治愈。球飞走后,胡永旭的爱情也飞了。

八年前,胡永旭的父亲去世。生前,他一直念叨小儿子的婚姻问题,这也是姐姐和母亲当下最为牵挂的。毕竟,今年10月30日就是胡永旭38周岁的生日了。

因家庭条件一般,没房没车,加上没有身高优势,胡永旭娶到媳妇的难度不小。终于在半年多前,他交到了女朋友。为此,他也和家人分享了这一喜讯。

今年8月,胡永旭来到黑龙江省海林市山市镇东街村,这是姐夫刘金祥家所在地。在这里看望姐姐、姐夫一家后,计划于今年9月底到哈尔滨一个朋友处帮忙看工地,主要负责日常管理。

“朋友答应一年给他40万至50万元,这样干一年,在老家买房买车的问题也就解决了。”刘金祥说,有了朋友支持,胡永旭打算明年就和女朋友结婚。

胡永旭的人生正开始向好,变故却出现了。“出这事后,人家就不来往了。连他获救后,都不来看一下,直接就拜拜了。”刘金祥告诉南风窗:“小舅子这腰受伤了,没有两三年能好彻底吗?这样,去哈尔滨帮朋友看工地的活儿也就黄了,人家姑娘等不起。”

胡永旭的腰部左侧出现大面积的淤血

“如果没去打松塔……”胡永旭有些后悔了。

我国东北部分山区,长年生长着很多红松。每到秋季就是松塔成熟的季节,这些松塔结在红松的树冠上,距离地面10米至30米不等。

每年8月下旬到9月底,正是打松塔的季节。8月份来到姐姐家玩的那几天,闲着没事干,胡永旭也想试试。何况,一天只需工作8个小时,每天有600块钱的收入。

胡永旭的体重也非常适合打松塔。“因为两个人在氢气球的吊篮上打松塔,总重量不能超过300斤。”胡娟说:“我弟120斤,很快就可以找到搭档一起乘氢气球打松塔。”

松子即松树的种子,含有脂肪、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等。松子不仅是重要的中药,也有很高的食疗价值。但要采摘松子,就必须把松塔打下来。

松枝和松塔

由于红松枝叶茂密,无法用机器采摘,只得人通过爬树来拍打松塔。而从事这一职业的人,俗称“打塔人”。打塔人将松塔拍下后,树下的人配合捡起以从松塔中提取松子。

打松塔非常危险,一旦失足,非死即伤。

刘萍说,这是高风险和高收入并存的职业。

在东北林区也流传着“树上钱串子,树下坟圈子”俗语,可见“打松塔”的危险。

但在刘金祥看来,这主要还是和摆绳人的责任心有关。他说,氢气球升到树冠后,吊篮上的打塔人由上往下拍打松塔,下方也还有两个人和打塔人相互配合、互相呼应,根据拍打,需要不断摆挪绳子。

“只要下面的人抓好绳子并绑好,就不会出现氢气球意外升空的情况,这主要就是下面的人心太粗了,缺乏责任心。”刘金祥说。

打塔人的日常

那天,氢气球失控升空后,和胡永旭在吊篮内作业的刘成会随即抓住附近松枝,跳下自救。但胡永旭抓到的松枝断掉了,他犹豫了一下,就来不及了。

因为随着工友跳离,“减负”后的氢气球升空更迅速,越飘越远。8个小时后,300公里外,胡永旭从牡丹江飘到了哈尔滨。

所幸,在森林里最后的纵身一跃,胡永旭保住了自己的生命,但无法保住那份已逝的爱情。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