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紧盯屏幕正在伤害你的眼睛

来源:赛先生 - - 生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核心观点:一位神经科学家说,他特别担心孩子们,因为这些孩子去年花了太多的时间上网课。有些简单的方法可能会提供帮助。

不可否认的是,受疫情影响,世界各地的人,无论年龄大小,盯着屏幕的时间都大大增加了。对孩子来说尤其如此,因为许多学校的课程都由线下转到了线上。益普索(Ipsos,一家市场研究和咨询公司)和全球近视联盟开展了一项调查,发现44%的美国儿童每天使用电子设备的时间都超过了4小时,是疫情前的两倍之多。

人们自然而然会担心过度使用电子设备对身体活动、孤独感和社会差距产生影响。但是在美国,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整天面对屏幕可能会带来另一个副作用:视觉损伤。

简单来说,我们的眼睛不是为屏幕阅读而生的。由于阅读的视角和屏幕发出的眩光等因素,比起纸质阅读来说,我们的眼睛需要更高强度地工作。而网课还会带来大量近距离用眼的需求,由此可能会引发眼部疾病,有的甚至会伴随终生。

作为一个致力于研究视觉系统以及人眼保护的科学家,我对此深感忧虑。

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尤其是在疫情期间,监测视觉健康并不是公共卫生优先关注的事项。但在我待了很长时间的中国,情况并非如此——在中国,人们更加关注视觉健康,特别是儿童的视觉健康。但这一问题出现了恶化的趋势:2021年1月份,一项针对12万多名中国儿童的研究发现,受疫情影响,2020年1月到5月居家上网课的6至8岁儿童的近视率(近视,或看不清远方的东西)显著增加。6岁儿童在疫情封锁后的近视率为21.5%;而在新冠疫情之前,自2015年来该年龄段的最高年近视率仅为5.7%。

我怀疑,在其他未像中国一样密切监测视觉健康的国家,近视率正在上升。对于小学生来说,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们的眼睛患近视的概率很大。近视不仅仅给人们带来不便,矫正费用也很高昂(需定期进行眼科检查,佩戴眼镜或隐形眼镜),高度近视更容易诱发视网膜裂孔、白内障和黄斑病变等其他疾病,从而对视力造成严重影响。

如果不进行矫正,加上长时间看屏幕,近视(或远视)就会导致另一种眼部疾病:计算机视觉综合征(又称数码视觉疲劳),其特征是视力模糊、眼睛干涩、肩颈疼痛。使用电子设备阅读的时间越长,患近视的风险就越大。受疫情影响,人们在屏幕上阅读的时间骤增,世界各地出现数码视觉疲劳的病例也越来越多,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印度研究人员调查发现,上网课的儿童中有50%患有数码视觉疲劳。

不过也不是毫无办法:人们可以采取一些简单的措施来保护和减轻用眼疲劳。遵守“20-20-20”法则——即每看20分钟屏幕,就至少远眺20英尺(6米)远的地方20秒,能有效缓解视觉疲劳,这个步骤应该成为网课的一部分。中国教育部表示,电子设备在教学时间中的占比不得超过30%,学生每天完成线上作业的时间不得超过20分钟。

对于成年人来说,在用电脑工作时,可以做一些不需要盯着屏幕的事情,比如打电话(最好不要视频通话)、整理文件或其他不需要与屏幕近距离接触的事情。此外,没事儿多眨眨眼,把屏幕摆在符合人体工程学的位置,以及可以考虑使用眩光过滤器。

但最佳建议是:出门走走。一项基于27项研究的分析报告指出,长时间看屏幕、出门频率低的孩子更容易患近视。另一项针对中国一年级学生(平均年龄为6岁)的研究发现,在校期间额外拥有40分钟户外活动时间的学生未来三年患近视的可能性要低9%。这是因为户外环境中有明亮的全光谱光源,还有各式空间图案,分布在不同尺度上,还可以看到远处物体的清晰图像,这些都有助于保护视力。

所以如果你担心疫情封锁会对眼睛带来什么影响的话,我的建议是:先放下这篇文章,出门走走吧。

译名对照表

Ipsos 益普索

Global Myopia Awareness Coalition 全球近视联盟

retinal tears 视网膜裂孔

cataracts 白内障

macular degeneration 黄斑病变

myopia 近视

farsightedness 远视

computer vision syndrome 计算机视觉综合征

digital eye strain 数码视觉疲劳

Alfred P. Sloan Foundation 斯隆基金会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