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西兰发现毛利人是黑发黄皮肤,祖先是台湾人

来源:真实人物采访 - - 生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我是老曹@老曹的海外流浪记,80后辽宁人,现在生活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市。

211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了国企,兢兢业业工作了好几年。因为请假去上海世博会游玩,被领导拒批,早有留学意向的我,索性选择了裸辞,从此开启了“不拘一国,想去哪去哪”的快乐人生。

我去法国留学,跑西班牙“朝圣”,来新西兰跳伞,最后在加拿大定居。“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这波操作从不觉得亏。

人生哪有正确模板可以参考,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的。如今我吃喝不愁,快活逍遥。

(在欧盟议会参观的我)

我1983年出生在大连,爷爷是行伍出身的离休干部,治家严谨,重视家风,特别强调长幼有序和谨言慎行。正因如此,我从小就是街坊邻居们眼中“听话懂事的乖孩子”,很受大家喜爱。

我的父母在大连一家很有影响力的大型国企工作,一干就是30多年,直到退休。

印象中,父亲是一个不爱说话也不擅交际的人,母亲则是一个“能顶半边天”的要强女性,把工作和家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相比父亲,我更了解和亲近母亲,也喜欢听她讲述曾经的故事和经历。母亲很上进,纵使家庭单位两头忙,也不忘去上夜大提升学历,凭借着不懈的努力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幸福的三口之家)

母亲就是我眼里的一道光,可惜我始终缺乏成为那道光的动力。

其实,从小到大我都备受关爱,只要提出的要求不算过分,家人都会尽量满足。相对优越的成长环境,让我养尊处优,生活中很少受到委屈,更没经受过什么挫折。

只是跟同龄孩子比起来,无论游戏还是运动,不管玩具还是美食,我都兴趣缺缺。

1992年母亲要去北京公干,考虑到我至今没出过远门,就想让我去“长长见识”。

就是在八达岭长城的一个旅游用品商店里,我突然有了喜欢的东西,是一个昂贵的变形金刚玩具。我看了又看摸了又摸,舍不得放下更不愿意离开。

(变形金刚六面兽,我从小到大最喜欢的玩具)

见我破天荒对一个玩具表现出如此明显的喜爱与渴望,母亲不惜花费一个月的生活费买下了它。后来,它成了我从小到大最喜欢的玩具,珍藏了很久。

1989年,我上了小学。或许是遗传了母亲聪明好学的优点,我的学习态度一向很端正,上课专心致志,作业按时完成,考试成绩也不落人后,一直保持在班级的前五名。

美中不足的是,每次都很难再前进一步,父母眼中“考个全班第一”的理想目标一直没实现。

时间一长,每次面对那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分数,父母不是唉声叹气就是严辞敲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高三,风华正茂的时期)

1998年,我升至省重点高中,周围强手如林,一时让我难以适应。很快,成绩在班里下滑很严重,“止退维稳”成了我当时最重要的目标。背负着这样的精神重压,高中第一年的成绩很不理想。

高二分了文理科,我看清了自己科目上的优劣势,从理科改学了文科,才扭转了原本的颓势。

省重点高中是我们那里的金字招牌,不仅拥有全市最好的师资力量,在每年的升学排名上也独占鳌头。

有这么好的学习氛围加持,我的成绩稳中有进,考上211大学难度不大。2001年,我考上辽宁大学,选了当时比较热门的经济学专业。

(年轻时的样子)

大学期间,除了学习,我唯一的爱好就是踢足球,看球赛。寝室里其他男生虽然没有我热衷,但也有共同语言,我们经常得空就聊聊球赛,八卦下喜欢的球星。

我的大学生活过得平静而美好,就像雨后池塘的一尾游鱼,颇为自得其乐。

2005年毕业时,我入职到一家国企,也算正式开始接触社会。这才深刻体会到“身不由己”的含义,国企领导家长式的管理作风,也让我很不适应。

但是迫于家里的压力,我只好努力改变自己,慢慢接受国企的工作环境。在这里待的日子一长,才发现国企的发展一眼就能望到头,福利待遇也差强人意,心里时不时萌生要离开的想法,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下家。

2010年5月上海举办第41届世博会,我想利用平时加班积攒的一周假期过去参观,便向直属领导提交了申请。结果被他强行压下,搁置不批。

这让我十分不解,后来才知道,在国企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如果领导不休假,底下的员工也是不能休假的。

(2010年上海世博会)

小时候循规蹈矩地学习,是为了长大后更好地适应社会,以谋得一席之地。但这并不代表,我完全认同并接受这种不公平的体制。正好那时候也有走出国门看看的想法,所以我决定离开。

这件事也让我明白了,这世上大多数的让步不过是毫无价值的自我牺牲而已。人生苦短,何必为难自己。

赋闲在家,我开始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了。一次逛书店,无意间看到一本介绍出国打工度假的书,似乎一下触动了内心隐秘的向往。

我毫不犹豫买下了,废寝忘食地读完,然后思考了几天几夜,愈发觉得出国留学,对眼下的我来说,应该是一个最佳选择。只是从想法到落实,还需要获得一些更有价值的建议。

(体验跳伞时)

于是,我打电话向成功移民加拿大的表哥求教。他慷慨地给了我很多过来人的经验,还介绍了一个加拿大技术移民的机会,只是审核花费的时间可能长达好几年。

表哥说如果先办移民再留学的话,费用会便宜一半。我一听心动了,当即开始准备材料,不到一个月就提交了申请。

只是申请的时机不太好,2011年底适逢移民数量暴增,远超对方接收范围,许多处于审核中的资料都被搁置了,我也不例外。

眼见进程受阻,后续发展已超出我的能力掌控。为不浪费时间,我决定趁着等待时间,去法国留学。

过完年没多久,我就提交了法国斯特拉斯堡商学院的留学申请,结果发现,距离答复竟然还有长达一年半的空档期,于是就想做点什么。

(法国留学的班级合照——世界人民大团结)

想起买的那本书中提到,新西兰政府会给全球30岁以下的年轻人签发一种为期12个月的季节性工作签证,可以提供诸如采摘水果、挤牛奶这类薪资不错的短期工。

我当即决定,就去那里!2013年3月,怀揣着希望与期待,我踏上了飞往新西兰奥克兰市的航班。

新西兰是个风景优美的国家,拥有广袤的高品质草场和发达的畜牧业,所以它的羊肉、奶制品和粗羊毛在世界上特别有名。但是在这里生活,英语交流得有一定基础。

好在我的英语口语不错,初到这里,勉强能沟通。就先尝试了一份采摘蓝莓的工作,干着干着就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采摘蓝莓)

这里的人可真是脑洞大开,竟然想到把蓝莓采摘园搞成大型相亲现场,而且深受中产阶级人们的追捧。很多大学教授、工程师、飞行员等纷至杳来,加入其中充当采摘工。

大家沐浴着清晨的阳光,置身美丽的果园中,边摘边聊天,很快成就了一段段浪漫的爱情。可惜,这样的爱情没能降临到我头上,但我的赚钱计划倒是在逐步实现中。

等挣到差不多1万人民币时,我决定开始环岛旅行。

新西兰最有特色的,当属土著毛利人的原生态文化和高空跳伞,这都是我种草很久的打卡项目。

当来到毛利人的居住地时,他们对我很热情,上来就是一通拥抱、碰鼻。原来这是他们的传统问候礼仪,碰的次数与时间愈多愈久,则表示礼遇规格愈高。

(在新西兰旅行的我)

而且他们也是黑头发黄皮肤,据说祖先是4000年前从台湾迁出的原住民,在这里明显能看到,房子门窗的位置,以及屋里的梁柱,都和台湾阿美族很相似。

但是他们也有着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过去。200多年前,毛利人的祖先可是赫赫有名的食人族,曾经用吃人的方式报复过远道而来的法国冒险者。

如今倒不用担心,因为他们早已接受过文明的洗礼,把主食换成了具有民族特色的各种烧烤。

品尝过毛利人的丰盛家宴后,我的下一目标就是被称为“勇敢者的游戏”的高空跳伞,有9000英尺、12000英尺、15000英尺三种高度,随便一跳就能感受到生死一线的极限刺激。

(看毛利人的HaKa舞)

跳伞最重要的是做好心理建设,首先要有跳下去的勇气。其实全程都有专业教练一对一提供帮助,从设备穿戴到动作指导,全方位保驾护航。

但是登机前,听到一位法国女士正用蹩脚的英语,对老公交代着“后事”,我瞬间紧张到不行。可作为男人,又怎能临阵退缩?

于是我心一横眼一闭,跟着教练从15000英尺的高空一跃而下。只听到耳边狂风呼啸,吹得眼睛都睁不开,但是身体飘浮在空中却像鸟儿一般轻盈。

最初的晕眩过后,令人震撼的美景映入眼帘,顿时有了一种天高地阔,豁然开朗的感觉。

(双人高空跳伞,非常刺激)

阳光透过云层照耀在层层迭起的山丘上,泛着金灿灿的光;河流宛如蓝丝带蜿蜒而下,缠绕在阡陌纵横的田野间。这是一场视觉盛宴,看得我热泪盈眶,感恩大自然的一切馈赠,感恩生命中所有美好。

也许旅游的意义,就是通过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使每个孤独的生命,都能从广阔天地中汲取能量和智慧,从而获得成长的力量。

这是一次美妙的旅行,也给予了我探索世界的勇气。3个月后,我回到了国内,短暂休整后,就出发去了法国。

我留学的斯特拉斯堡高等商学院,位于法国东部城市斯特拉斯堡。读的是类似于MBA的工商管理专业,相当于国内的硕士研究生。

(沐浴阳光)

在这里的学习和生活让我大开眼界,班级里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大洲的同学,不同种族肤色、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母语的我们,却有缘相聚在了这里。也让我真切感受到,什么是文化的多元化和包容性。

正是因为他们,我才知道了著名的“朝圣之路”。为它注入灵魂的是“终点固定,起点随你”的规则,即从现在站着的地方,徒步到达西班牙的圣地亚哥,每一条路都算朝圣之路。它一生只能走一次,充满仪式感的旅程让很多欧洲人拿它做毕业旅行。

据说“朝圣之旅”会让一个人获得上苍的启示,从而找到未来人生的方向,这对我产生了莫大的吸引力。

(我准备开始“朝圣之旅”)

2015年5月,我在法国的学业结束了,于是按计划启动了我的“朝圣之旅”。打算从西班牙一个小城镇开始,花半个多月时间,徒步走到圣地亚哥,算是对欧洲中世纪人文历史的一次深度巡礼。

走在路上,才发现有趣的朝圣者很多,他们或是家财万贯的富翁,或是一贫如洗的流浪汉,亦或是热情洋溢的学生,更不乏个性精明的女商人。但只要踏上这条路,就拥有了唯一的身份——朝圣者。

朝圣者们都很默契,如果你想从这条路上学到什么,或是感悟到什么,那你必须独自上路。孤独是所有人获得真正成长的重要一课。

但人终究是社会性的群居动物,交流与沟通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与需求。因此我们总会选在合适的地点和时间聚上一聚,从彼此身上获得再次出发的能量。

(“朝圣之路”上与韩国朋友留影)

当我抵达孔波斯特拉大教堂的广场时,看到激情相拥抱头痛哭的情侣,虔诚祈祷亲吻大地的信徒,载歌载舞放声大笑的老年夫妇……人们用自己的方式,毫无避讳地自由表达着自我。

此情此景让我意识到,原来快乐如此简单,一个拥抱,一份信仰,一次歌舞就足矣。而我曾经盲目执着的东西,和现在的快乐比起来,真的一点也不重要了。

“朝圣之旅”走完以后,我就回到了国内,大约4年后,收到了加拿大移民局邮寄过来的签证。这一次真的要告别故国,踏上异国他乡了,虽前途未卜但也不再彷徨。

我来到了蒙特利尔市,当地移民最多的是中国人和印度人,这让我有点惊讶。但我顾不得了解许多,就开始投入到找工作的规划中。

(加拿大蒙特利尔市街景一角)

原来在国内从事的工作,在加拿大属于小众领域,市场需求并不旺盛,所以我计划给自己半年找工作的时间。没想到不到两个月就找到了理想的工作,在一家开曼群岛注册的私人资产管理公司,做风险评估。

虽然薪资跟我的预期相比低了点,但朝九晚五的工作很稳定,工作压力也不大,周末双休及其他福利也都很完善。作为一个从小就要求不高的人,挺知足的,一直干到了现在。

我租住在一个华人社区,各种生活设施应有尽有,配套服务也成熟方便。每周末我会去打一次羽毛球,偶尔还会和几个朋友相约去附近徒步、登山,生活过得相当惬意。

(华人社区举办的活动)

我很享受那种天南海北的人围坐在一起,闲聊路上见闻的感觉。也很喜欢一个人独自上路,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但不管哪种生活方式,只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能遇到想遇到的人,得到想要的结果。

现在,我有了一个酝酿已久的计划,那就是创立一家属于自己的青年旅行社,为更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提供交友和旅游的高性价比服务。

对很多人来说,青旅提供的并不只是住宿地,还是文化交融的空间。对我来说,建立青旅的意义也不只是为了挣钱,而是想要帮助更多有同样爱好的人,取得连接世界的渠道与空间。

(我在欧洲住过的青旅旅馆)

因为我曾经在别人那里得到的帮助、支持和善待,未来也想以这种方式回馈这个世界。

回看多年前,自己为了追寻心灵的自由辞掉稳定的工作,有人觉得冲动,有人觉得可惜。但是人生本就是过客,何必自结千千结,善待自己,生活才会报答你的认真。

始终坚信,做人不论何时都要先找对方向,这样才更容易创造出光明的未来。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