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女性与自由,他们选择无声的斗争(组图+视频)

来源:导筒directube - - 体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北京时间11月21日,2022卡塔尔世界杯B组小组赛英格兰和伊朗队的比赛开赛前,双方唱国歌环节,伊朗队全队选择拒绝唱国歌,以此表达他们对国内女性争取自由的支持。官方摄像机也捕捉到的一名出现在看台上的伊朗女性泪流满面。

此外,看台上也有伊朗球迷高举“为了伊朗的自由“以及“女性,生命,自由”的标语和旗帜,配以伊朗国旗作为底色。

依照伊朗足协的规定,在今年的世界杯结束之前,球员们不能随意发表自己的政治立场,否则可能会受到对应的处罚。

此次拒唱国歌事件的起因来自众所周知的伊朗女孩玛莎·阿米尼死亡事件。

今年9月,伊朗女孩玛莎·阿米尼(Mahsa Amini)因未正确佩戴头巾而被捕,她在被道德警察拘留后被殴打导致死亡,引发了全国性的骚乱。事发后不久,又一名16岁伊朗女孩因为没有按规定唱赞歌同样被当地道德警察打死。直到目前,伊朗当局镇压抗议的行动,已经造成了300多人死亡,14000多人被逮捕。

10月底,伊朗足球名宿阿里·代伊被捕,原因正是参与支持玛莎·阿米尼的民间抗议活动。9月27日,阿里·代伊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发声,希望政府“解决伊朗民众的诉求,而不是用镇压、暴力和逮捕。”

警察此前已没收了阿里·代伊的护照,限制其出境。代伊是曾经的全球国家队进球纪录保持者,在伊朗国家队打进109粒进球(此记录在2021年被C罗打破),被誉为“亚洲第一前锋”,也被称作伊朗足球的代名词。

阿里·代伊沦为阶下囚,激怒了更多的伊朗足球运动员,效力德甲勒沃库森的27岁现役伊朗当家球星萨达尔·阿兹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旗帜鲜明地希望为伊朗的女性发声:“最坏的情况是我将被国家队开除,就算是这样我也没问题,我愿意为伊朗妇女头上的哪怕一根头发而牺牲这一切。”

“你们的这次报道不会被删除,而他们(指伊朗政府)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如此轻易地杀人真是可耻极了,伊朗妇女万岁!”

有消息称伊朗当局希望阿兹蒙被国家队弃用,但他还是出现在了伊朗队大名单当中。在与美国队的世界杯小组赛上,他也在70多分钟替补登场。

此外,部分伊朗球员也自发地将自己的社交媒体头像改为一个黑色背景,或是伊朗地理边界的黑色轮廓,以此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除了伊朗足球运动员,伊朗电影人也在积极行动。同样在本月,伊朗最有影响力的女演员之一,曾主演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推销员》的伊朗影后塔拉内·阿里多斯蒂(Taraneh Alidoosti)第一次以不戴头巾的形象公开示人。她在社交平台发布自己长发披肩的照片,手拿着一张纸,上面用库尔德语写着:“女性,生命,自由。”

阿里多斯蒂曾公开表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伊朗,我会留在这里支持那些在镇压中被捕或遇难的人的家人。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我的权利。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我们今天这些作为的价值。”阿里多斯蒂也否认拥有任何外国护照或居留权,她将留在伊朗为人民发声。

两届奥斯卡奖得主、今年苏黎世电影节评委会主席的伊朗导演阿斯哈·法哈蒂 ( Asghar Farhadi )发表了一份声明和一段视频,敦促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声援伊朗民众,参与正在抗议阿米尼之死的浪潮。

阿斯哈·法哈蒂

法哈蒂在他的呼吁中说:“这些日夜,我都密切关注她们。她们大多数都很年轻,17岁,20岁。我从她们的脸上和在行动的方式中看到了愤怒和希望。”

10月5日,包括朱丽叶·比诺什、玛丽昂·歌迪亚、伊莎贝尔·阿佳妮、伊莎贝尔·于佩尔、夏洛特·甘斯布等在内的众多女性电影人剪掉自己的头发支持伊朗女性为自由而战,朱丽叶·比诺什等影人也将相关视频发布至个人社交平台。

实际上,关于伊朗足球及女性权益斗争的故事也并不是在卡塔尔世界杯才开始。

2019年9月,据《电讯报》报道,一名伊朗女子在德黑兰一家法院外自焚,原因是她试图伪装成男性观众进入足球场,但遭到了道德警察的逮捕。

选择自焚抗争的萨哈尔·霍达亚里

报道称,这名女子名叫萨哈尔·霍达亚里。伊朗司法部门发言人表示,萨哈尔今年2月曾与安保部队发生肢体冲突。此前她因侮辱警察、拒绝遵守严格的穆斯林着装规范被捕。

据报道,法庭文件显示她曾被拘留,罪名是“违反女性着装规定,侮辱公众”,按照规定她应该出庭接受审判。在法庭听证会之前,她被告知将面临6个月的监禁。她以参加葬礼的名义要求法官推迟审判。当她走出法院后,在综合楼前点燃了自己。

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禁止女性进入足球场,因为神职人员认为,观看穿着短裤踢球的男性“助长了滥交”。根据目前的消息,萨哈尔90%的身体被汽油烧伤,目前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长期以来,伊朗妇女权益人士一直在争取女性进入体育场馆的权利。近年来,伊朗女性只有在配偶陪同下才能在指定区域观看排球比赛。

2018年6月21日凌晨2:00,伊朗队与西班牙队在喀山竞技场展开小组赛第二轮的争夺。据《阿斯报》报道,有15000名伊朗球迷随队出征喀山。伊朗助教奥赛诺说:“这个世界可能没法想象,伊朗人对足球有多么狂热,8000万伊朗人都是球迷。”

实际上,伊朗人对足球的热情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需求,其中,女性就是这一需求的最好代表。这个国家的女性对身为世界第一运动的足球,有着无比的热爱(伊朗女子五人制足球队最近刚刚荣膺亚洲冠军)。但是伊朗的法律却禁止她们进入体育场观看比赛,她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伪装成男人,就像去年在德黑兰被捕的5名女性一样。

然而这种性别限制仅对伊朗国内有效,在世界杯的赛场上,伊朗的女性球迷也可以进入体育场中感受足球运动的热烈氛围。就像之前在伊朗队与摩洛哥队的小组中,伊朗的男球迷女球迷聚在一起,为自己的同胞加油助威。

讲述伊朗女球迷在国内争取现场看球的影片《越位》是一部非常应景的作品。

贾法·帕纳西谈影片《越位》(2006)

贾法·帕纳西:我记得,那是在4,5年前,我在去体育场的路上,我女儿请求我带着她,我回答说,她不会被允许出现在那里,她说她想知道球馆里面在发生什么,我再次回答她不可能进去,而我又想自己看比赛,然后她说好吧,你可以带着我去那,如果他们不让我进去,我就回家。

她很坚持,所以我带上了她,但强调了如果没被允许进去,她需要独自返回,她同意了,于是我们前往。到了那里,我认为女儿才10,11岁,进去不会有问题,但仍然被拒绝,当我要用出近乎乞求的方式时,我女儿阻止了我,并让我单独进去,她说可以照顾自己,于是我入场了。

过了十分钟左右,我居然看到她进来了,我问她怎么做到的。她说“天无绝人之路”,而这个“天无绝人之路”正是我构思《越位》的开始。我思考如果一个女孩想进球馆看球,会用什么方法。这就是最初触发我的地方,之后就是循序渐进的创作。

实际上本片是一个借口,借来讨论“限制”,这是我所有电影的主题。“限制”的设立由少数人完成,来约束其他人群,否认他们基本的权利,而足球作为一个入口,放了这种限制的存在,在社会中,人们去观看国家英雄为国而战,就算是最基本的权力,然而当其被剥夺,这种限制将被放大到比其他限制大得多的地步。

足球在伊朗可能是唯一的一样东西,不需要通过提前的协调召集,但你却可以把所有人都聚集到一个地方,让他们分享胜利的喜悦,这在我们国家的其它任何地方都不可能发生。就算你纠集一群人去示威,也不会达到看球的拥挤程度,他们渴望自由的享受其中,表达自己的观点,为了足球,全国人民都会同时走上街头,人们庆祝分享喜悦的心情,就算他们的主队输了,他们仍将在街头愉快游行,当主队取胜,甚至可能失去控制。

当我们拍摄这以足球为主题的电影时,最好的方式是探讨足球本身,“越位”是指在足球竞技中,在进攻方传球球员起脚的瞬间,接球球员比防守球员距离球门更近,进攻方球员应在防守球员身后,规则不允许他在此时向前,如果这样做,进攻方将被判违例。而如今,法律禁止那些人进入球场,让她们在场外反而像被困于监狱,她们意识到这是违反规则的,但她们仍要到场,证明她们的存在。

这部影片到目前仍未在伊朗公映,我原希望本片可以在世界杯前一个月公映,我们安排好了所有事,包括在影院的推广,影片被预测将打破伊朗的票房纪录,但很不幸最后还是被禁了。但是在世界杯20天前,本片的影碟被散发到全国各地,我敢说当时你可以在任何街道或超市买到《越位》的碟,我可以说这也许是国内有史以来本最多人观看的电影。

首先,我不知道是不是公共还是私人部门传播了影片,其次,有人认为是我自己在世界杯前发布了影片,但我并没有。尽管我希望人们看到电影,但还是愿意让他们在大银幕上收看本片,影片在某些层面上形成了它的影响力,当我们回顾世界杯那前几年时,关于女性被限制看球的讨论非常多,但她们未能坚持。也许她们没有什么证据去证明自己的喜好,但当《越位》出现后,我们可以看到它的影响力,一些女性甚至组织召集超过114000人,联合写信給国际足联,而我也是其中一人。

问题逐渐得到了人们的关注,在伊朗对哥斯达黎加的比赛中,女孩们头戴白围巾前往球场,她们打出一块标语“我们不想被判越位”。她们使用我的片名来完成抗争的目的。这些伊朗女孩得到了“白巾女孩”的昵称,她们开始做一些事,坚持自己的想法,她们来到球场,即使不能进入,也会一起用很小的电视来收看比赛,来表达自己的反抗。

然而,这次悲剧的发生也预示着伊朗足球对女性的禁令还存在着严重的潜在问题,电影给出的探讨也许未能触及到很深的层面,但也足以让我们对伊朗电影和帕纳西的创作报以敬意。

今年7月,帕纳西因在抗议另一位伊朗导演拉索罗夫被拘留后也被拘捕。据外媒报道,伊朗司法部门消息称,帕纳西正式被判处六年监禁。

金熊奖得主,曾执导《无邪》等影片的伊朗导演穆罕默德·拉索罗夫于7月8日在伊朗德黑兰与他的制片人一同被捕,理由是他们在社交媒体公开批评政府。声援拉索罗夫的帕纳西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一再面临法律问题,目前被禁止离开伊朗或在国外拍摄电影。

此前,在金熊导演贾法·帕纳西的2015年作品《出租车》(Jafar Panahi’s Taxi)中扮演乘客之一的伊朗人权女律师Nasrin Sotoudeh被伊朗政府逮捕并判处38年监禁和148次鞭刑。

贾法·帕纳西的作品着重从人文角度讲述伊朗民众的生活,特别是聚焦于儿童、穷人以及女性的艰难生活。1995年凭借处女作《白气球》技惊四座。然而,作为当今最具影响力的伊朗电影人之一,贾法·帕纳西的作品却经常被自己的祖国判为禁片。虽然他一直在不懈地抗争,但收效甚微。

在球场和银幕前,让我们共同注视伊朗人为自由抗争的勇气与斗志。

一幅悼念伊朗女孩玛尔萨·阿米尼的画作,摘掉头巾,露出秀发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