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一代的孩子们,正亲历超出想象的次生灾难

来源:谷雨星球 - - 科技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今早刷到北京家长的朋友圈,心头一惊——年头深圳上海、年中新疆吉林、年尾广州北京等等等等,总让人感叹啥时候能回归校园生活?

孩子是环境的产物,身处特殊时代下,我们也不禁担心:新冠一代的孩子们从生理和心理上是否会受到影响呢?

毕竟,成年人如你我常会感到异常焦虑,那么对周边环境异常敏感的孩子们,不管是婴儿还是高中生,是否会面临更严重的「次生灾害」?

图片来自Nature,新冠期间婴幼儿在大动作、精细动作和沟通技巧上的平均得分较低。

另一项调查也显示,英国青少年在疫情期间精神状态的变得有所糟糕。

「关在家里,不运动,不社交,我都傻了,何况孩子呢?」跟家长们聊起这项调查,大家都对原因心知肚明。

法国一项纵向研究显示,隔离会导致居民心理压力增高,且知觉障碍、亚临床精神病症状和对伪科学的信任有所增加。

清华大学教授彭凯平在接受凤凰卫视的吴小莉采访时候,也提及自己做过的一个调查——疫情的不确定、大规模暂停社会活动和经济的冲击,大家的心情的确不愉快。

我们称之为“中产阶级不开心”。

心理学有个概念叫镜像思维,在封闭的家庭环境下,家长情绪的波动,直接折射出孩子的变化。

上海教育科学研究院杨彦平博士分别在2020年与2022年对1600余个青少年家庭做了调查,发现长久居家令亲子关系越发不和谐。

而除了家庭环境外,孩子们受到的冲击也来自社会环境。

《自然Nature》期刊发布了一篇来自布朗大学的论文,显示新冠一代的儿童大脑已然受到疫情的影响,且疫情持续时间越长,孩子身上出现的各种问题就越多。

布朗大学Advanced Baby Imaging Lab的研究发现:相较于疫情前出生的婴幼儿,疫情期间出生的婴儿在IQ测试一系列发育测试中低了近两个标准差,而且男孩受到的影响大于女孩,大运动技能受影响最严重。

而「孩子的发育与父母是否感染过新冠无关,看起来更像和疫情的大环境有关。」

脑扫描图显示了婴儿杏仁核和其他脑区的连接模式,妈妈在怀孕期间经历的疫情压力会让一些宝宝脑连接变弱。来源:Nature Portfolio

在周末由清华大学举办的第二届世界健康大会上,中科院院士陆林也支出了几大诱因:

儿童青少年不能上学,只能在家线上上课,缺少同伴交流,没有体育活动,没有户外活动。甚至有些青少年因为疫情期间在家时间长了,线上上课时间长,回到学校不适应,出现很多问题。”

2021年的一篇海外论文,也论证了疫情和隔离对儿童和青少年的影响。

对于儿童和青少年来说,其中枢神经系统(central nervous system,CNS)处于一个脆弱的发育窗口期,在关键时期发生任何应激性挑战,都可能引发短期和长期的认知和行为损害。

这个阶段持续和增强的压力事件,通过 HPA 导致大脑内介质水平的改变,从而影响了分泌和神经系统大脑,这与成年后焦虑和抑郁呈现正相关。

纵向研究还表明,童年和青春期的孤独感与生命中后期高水平的 C 反应蛋白显着相关,而这些功能失调已被广泛证明会损害神经发育过程并导致认知和情绪障碍。

另一个重要的担忧,则是恐惧对儿童和青少年的影响。

一项研究称,疫情期间儿童和青少年普遍存在恐惧感。青春期是调解恐惧压力敏感发育窗口期,慢性压力对杏仁核-前额叶皮层的连接和活动有很大影响。

同时,青少年时期也是对社会环境高度敏感的时期,社交接触对于发展认知、情感、依恋和关系至关重要。缺乏了社交也会导致种种问题的出现。

疫情仍在持续,许多研究正在进行中,可能需要等这批孩子长大后,才有确切的答案。

研究仍在进行中,但身为新冠一代孩子的家长可没时间等,孩子们每天都在发生变化。

最显而易见的是,学习功效大幅降低。

海外一项针对25万不同国别和年龄段的样本研究发现,不管学手段有多有趣,都无法促使网课的完成率。

只有刚需(比如考试)和自律才是保证网课效果的关键。但是在高压上长久的刚需考试,也会让孩子焦虑指数迅速上升。

调查来自上海教科院

在2022年上海的一项调查中,调查发现很多学生已经对疫情没有结束普遍感到了烦躁。

尤其是对于初二初三和高二高三的学生来说,随着居家时间越来越长,焦虑会越来越甚。

同时,学生拖延症的情况越来越多,几乎每天都有老师跟我说,疫情后学生的积极性大不如前,一年比一年差,怎么也推不动。

而缺乏运动和社交,更是让学生们的交流意愿和合作意愿大大降低,这代孩子的社交能力越发弱,选择投身在虚拟的网络世界,比如沉迷直播、游戏等。

调查来自上海教科院

这不是几个孩子面临的挑战,而是全世界这一代儿童和青少年共同身处的时代。

2021年底,一项覆盖全球8万名青少年的研究发现,疫情期间患有焦虑和抑郁症状的青少年增加了一倍之多。

如美国CDC的数据也显示,与2019年相比,2020年12至17岁的美国青少年因精神健康问题去急诊室的次数增加了31%。

英国BBC调查也显示,对比2017年和2020年数据,青少年男孩和女孩的精神状态都有所恶化。

一项评估了中国 1036 名年龄从 6 岁到 15 岁的被隔离儿童和青少年的研究显示,分别有 112 名、196 名和 68 名表现出抑郁、焦虑和两种症状兼具。

来自印度的调查也显示,与非隔离儿童相比,经历隔离的孩子们经历了无助(66.11%)、担忧(68.59%)和恐惧(61.98%)。

最后,就变成彭凯平教授所说的,在疫情后时代的学生们出现了「四无」:

“大规模暂停社会活动造成了社会隔离,2021年11月份在新华社帮助下,调查了三十多万中国的中小学生,发现心理问题的伤害上升很多。

尤其是孩子们“四无”——

学习无动力,没有家长和老师逼着孩子们就不爱读书;对真实世界无兴趣,沉迷于游戏、各种社交媒体,对真实的人和事情没有兴趣;第三,社交无能力;最后,对生命价值无感受。

我们下一代受到的影响比我们想象的要大,青春三年时光在疫情中度过,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从来没经历过的一个悲剧。”

彭凯平毕业于北大,后赴美国拿到博士学位,现任教于清华心理学系。

那么,对于身处居家,也无法狠下心出国,或者没有办法改变现状的我们来说,要如何才能改变小家的情况呢?

身为父母的我们,先要关照好自己的内心。

要知道,2022年,全球精神疾病已经超过10亿人,含抑郁症、焦虑症、失眠障碍等,这些疾病负担在全球排第一。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全球增加了接近5000多万的抑郁障碍患者和7000多万的焦虑障碍患者。

针对国内的情况,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六院院长陆林给出了具体的数字:

从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到一年以后,全国有精神心理痛苦的人一直维持在45%左右,抑郁的症状由30%增加到33%,失眠症增长了30%左右。

还记得前面说的镜像原理呢?

孩子是最敏感的生物,在一个封闭环境下,父母的情绪会直接影响孩子的状态,如同照镜子一般。所以,家长们先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心,才能为孩子提供一个积极正向的环境供他们成长。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