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孩妈妈回应孕期离婚争议:婆家想生儿子

来源:极昼 - - 生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摘要:

11月12日,胡月(化名)的一条视频引发关注——她挺着肚子在打工车间里忙碌,身边带着4个女儿。她介绍自己今年25岁,怀上第五个孩子已经7个月,因为丈夫看肚子判定又是女儿,提出离婚。她在视频中转述了丈夫的意思:孩子都归她,每月给每人200块钱抚养费,自己还会再婚,得生儿子,给多了未来的老婆不答应。

据胡月讲述,她和丈夫来自贵州毕节山村,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不到三个月有了孩子,就算作结婚了。当时她16岁,直到7年后才领证。她很平静地说,这在他们当地是常有的事。近年,她把日常生活发到短视频平台,多次提到家暴遭遇。

但此次视频引起关注后,媒体曝出毕节妇联的回应,称胡月“没有受到家暴,发视频是为带货”,让事情一度反转。不少网友去她视频下留言表达情绪,有人说生到5个是“不自爱”。

胡月找到毕节妇联试图澄清,通话录音显示,工作人员称会保护胡月的合法权益。在这之后,胡月现居住地、打工地(均在浙江)妇联先后找到她,表示跟毕节妇联已取得联系,称之前的回应只是“采访时说的其中一句话”,不完全是本意。

在胡月提供的一段家中监控视频里,有夫妻争吵中男人扬手捶打的画面,两个女儿哭着跑到房门外。住在她后面一栋楼的邻居老人称,七八年前目睹过胡月丈夫拖着她殴打。一位相识近10年的老乡说,之前没听胡月抱怨过,最近说起离婚才知道了一点家暴的情况。

关于胡月的这场婚姻和生育问题,我们和她进行了以下对话。

家暴or炒作

《极昼》: 你知道这个视频发出来会被关注吗?

胡月:

13号那天晚上(火了)我都不知道,是有一个网友看到新闻艾特了我。我老公那天晚上6点多搬走了,因为房租到期,他之前跟我谈好离婚,也就不想再续租了。他前两天才知道上了新闻。

《极昼》:当时为什么想着拍视频?

胡月:

我有看过农村那些宝妈拍的,也很想弄,就买了支架,从生下老三几个月时开始拍。之前拍得乱七八糟的隐藏掉了,我就是当记录生活。这次的视频也是记录我们离婚的情况和我目前的生活。

图源当事人短视频账号截图。

《极昼》:前两天的新闻里提到,妇联核实了情况,说你“发视频是为了带货”?

胡月:当时是我们毕节老家那边妇联打电话来,要求我把视频删掉。他说你发这个视频的初衷是什么?我也说了刚才讲的那些。

然后他就说你是为了卖货是不是?我说,如果以后通过我(拍下)的真实经历能给孩子们好一点的生活,那也是可以的,但是不存在炒作。20多天前,粉丝群里的人是说让我上点日常用的货来卖,他们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支持我一点。我听了他们建议才去弄的(带货)。

《极昼》:你现在会熟悉怎么维护粉丝,或者有意识选择有播放量的内容剪进视频吗?

胡月:播放量是从老二买雪糕那条视频一下子涨起来的。没想到居然上了头条,粉丝量到了5万1。(注:视频发于今年7月30日,内容是胡月给女儿们买雪糕,比预计的费用多出5毛钱,发现是二女儿选贵了,她就叫女儿换一根,女儿不肯,她打了女儿一巴掌,把雪糕退回去了。第二天,她说心怀内疚,花了五十多块“买了历史以来最贵的早餐”。在此之前胡月视频播放量一直在三位数。)

《极昼》:那妇联说你“没有受到家暴”是怎么回事?

胡月:家暴确实有。新闻出来后我联系了老家妇联,妇联说是记者断章取义,说会帮助撤稿,我不知道是谁说了谎。现在网友就质疑我为了卖货,认为我在撒谎。

《极昼》: 你在视频里说到丈夫提出离婚,这是很突然还是此前就出现过问题?具体是什么情况?

胡月:8月15号晚上他回到家跟我提离婚的事,说孩子我全部带走,他一个月给每个孩子两百块生活费。这事之前就提过——七夕节那一天(8月4日)吃晚饭的时候他提出来,当时小孩子们也在吃饭,老大就问,妈妈你们离婚了,我们怎么办。我说你爸骗你的,就那么过去了。以前他也说过,从今年三月份开始。现在我们已经协商过了,等过年回老家办手续。

《极昼》:他为什么提离婚?

胡月:肚子渐渐大了,身边的人十个里面有九个说(看)肚型感觉还是女儿,他就觉得难受了。可能觉得我生不出儿子,就提出离婚。

《极昼》:那你老公看到新闻后,这两天有找你吗?

胡月:有找。他说之前我们明明说好两个人私下解决,双方父母都不惊动的,现在闹得大家都知道了,这个事是我弄出去的,让我解决,不要影响到他,反正他不接受采访。

其实,我之前的视频说过好几次离婚的事,怕他看见,拉黑了他。之前的也没那么火,他也就不知道。我还拉黑了我老妈,怕她看见担心。

《极昼》:这情况后来解决了吗?

胡月:没有。我住的临海市杜桥镇妇联找过我了解情况——上了新闻第二天,他们在我家打电话给我老公,问家暴这些,他也没有否认。后来,妇联给我拿了4包尿不湿、4箱牛奶、1床被子,还有一些给孩子的书。

前两天我上班这边的椒江妇联也过来了,拿了500块慰问金。也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这样子是不负责任的。妇联调解,让我们都改,让我的脾气也不要那么硬。他没有否认他家暴,还说以后注意,我想看看他接下来怎么做。

《极昼》: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胡月:我最近每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不知道事情怎么到这步,要是因此丢了工作就麻烦了。但我又没有犯法,为什么要删(视频)。

如果说影响到他的话,可能就对于我来说有一定的麻烦——我有那么多孩子,要确保她们万无一失。所以我就想尽快把这个事平息下去,只想要澄清(事实)。我也不希望老公或者婆婆受到什么伤害。婆婆也快50岁了,万一因此受到网暴,别人说她个十句八句她又想不开的话,我就成千古罪人了,这不是我想要的。

「确定了关系就像结婚一样」

《极昼》:家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胡月:在老大两三个月的时候,小姐妹叫我逛商场,结果手机掉在商场里面,来回转到5点多才找到。手机没电关机了,他下班打电话找不到人,跑到那边路口找到了我。他当时就动手了,打了一下头,踢了两下腿。那里挺多人的,我都以为他是开玩笑的,因为之前没有动过手。后来他又打我背,被在那边卖手机的他舅舅和弟弟看见,把他推到一边去了。

我也比较好面子,我没犯错,你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这样揪着我打,我肯定比较气的,就一路不讲话。回到家之后,他给我认错,也下了跪,我就心软了,想着只要他能改就可以了。

《极昼》:后来他会经常这样?都是什么原因?

胡月:

变本加厉,三天两头打到我身上有伤,比第一次要严重得多,眼睛打出血丝。

都是因为找不到我,或者我不受控制。我记得有一次跟他妈妈逛超市,他打电话来,说三分钟之后见不到的话会揍我。反正就是要随叫随到。我耳机坏了要去买一个,他都要打我。

胡月背上的伤。讲述者供图

《极昼》:在家里,他的经济地位比你高吗?

胡月:他当时是眼镜厂的,负责眼镜(镀膜)强化,9块一小时,我是产品包装,6块5一小时。自从跟了他,钱这方面我从来不过问,身上也没有留。哪怕亲戚给我一两百块,我都交给他。后来工资就是他直接去领了,我没想那么多,就觉得有吃有穿的就可以了。

直到怀老大七八个月时,实在没衣服穿了,打算跟我小姑到街上看衣服,他直接跟我小姑说,“你不要拿钱给他,他没钱(还)的”。这事之后,我就开始把做手工赚来的十块八块钱自己存着。

《极昼》:你平时除了在眼镜厂工作,一直还打零工?

胡月:是的,我那时候不是长期工,厂里也不是天天有活儿干。没活了就从早上六点到处去找招工牌,有活干就推着婴儿车去。有时候去工厂敲敲螺丝,挣个二三十。

手工活我不敢多弄,如果要连夜赶工,再注意都会有点声音,他高兴的话有可能可以做得晚一点,不高兴就直接把灯关掉。

我从小就是这种(贫穷的)环境长大的,早上上学前要去割一箩筐猪草,中午喂猪,晚上放好书包又要干活。年底,别的小朋友可以玩一玩,我爸爸还要带我和哥哥挨家挨户帮人家把猪圈里的粪背出去,不然没钱给我们上学。我小学时就能背100来斤(猪粪)了。

《极昼》:你们最初是相亲还是自由恋爱?

胡月:是2013年的夏天,我刚到临海不到一个月,他朋友通过QQ附近的人加上我,说出来玩一下。他的厂在隔壁,我一个人不敢出去,就叫上几个小姐妹一起。他们那边也有几个人。当时我16岁,他快18岁。

他也是贵州毕节的,村子更偏些,离我们村骑车一个多小时。这几个人里他长得比较帅,挺秀气,头发也弄得比较好,穿着黄的蓝的比较鲜艳,不怕你笑话,当时我就感觉跟他确认了关系之后带出去都挺有面子的那一种。

认识半个月我们就确定了关系,我辞职搬到他的单人宿舍住,在他那个厂子里工作。当时我去他们家,他妈妈给了我500块见面礼。他们家同意,觉得我们老家村子隔得近,他们也不希望找个外地的。但我爸妈都不同意,说他们那里山路太难走了,还说等我20岁之后要找什么样的都不阻拦,但是我现在还小,很多东西不懂。我妈说“你会后悔的”。不过,我们在一起(电视剧)三个月我就怀上了老大。

《极昼》:因为这样就结婚了吗?

胡月:确定了关系就像结婚一样,只是差证没领而已。我对这个人挺有好感,感觉可以过日子,在一起也就算是结婚了的那种,我从来没有讲过要婚礼这些的。

我们老家那边普遍这样,十几岁“结婚”,见面一两次就“结婚”都很正常。相亲的就更快了。

《极昼》:没领证登记,孩子怎么上户口?

胡月:出生后上到奶奶户口下,以户主孙女添加上去的。我们那边就是这样子上的,如果没有结婚证的话。2020年春天我们正好回老家,才顺便领结婚证,然后以户主儿媳添进他们家的户口上。

《极昼》:你有跟家人或朋友说过家暴的事吗?

胡月:

我跟家里人不说这些,因为他们一开始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之前玩的小姐妹也都慢慢不联系了,因为我现在每天从早上7点半上班忙到晚上9点半,根本也顾不上其他,与社会脱节了。只有一个老乡知道一点我的情况。

这次新闻出来,我妈妈知道了,说(生了)那么多个孩子了,再(离婚)去找(别人)也是新鲜劲过了该打该吵,重复一样的生活,家家都这样。爸爸暂时不知道,他用的老年机刷不到。

我爸妈感情不好,现在他们跟着我哥在贵阳住,但也是分居的状态。他们对我生女儿没有说什么,我妈一直在外面打工,思想没有那么传统,生男生女哪怕我选择不生也无所谓。结婚十年来我也很少跟他们见面,只有过年放假偶尔回去。

《极昼》: 那家暴时,你现在住处的邻居们会帮忙阻止吗?

胡月:我们打架比较频繁,很多人都有看到,有时候邻居们只是站在楼下看着,有时候上来劝。今年三月刚怀上老五我还不知道,他因为我把他的裤子和孩子的衣服分开洗,把我的头用膝盖压在床板上打。他后来下楼走了,我想着鱼死网破,为了追他从四楼走廊跳到三楼,还把脸摔青了。二楼三十多岁的一个邻居上来劝了我们。

后来我就想跳楼算了,觉得就没意思了,真的是承受不住。他们把我拉住了,小孩也都围着我哭,我就在那里站着,觉得她们太可怜了,然后这件事又算过去了。

控制不了

《极昼》: 这么多年你有想过离婚吗?

胡月:有,没停止过这种想法,但为了孩子,一直希望他能改。生了老大后,有次我不开心去逛街坐着(考虑离婚),想到老大我又哭了,还是回家了。我也怕别人说闲话,现在至少外人看来,我孩子还是有爸爸妈妈的。

老二还没满月时,他被判了两年,好像是因为偷窃超市,具体我也不清楚,是他进去前才跟我坦白的。我只能每天带着孩子去找手工活,做工时背着老大抱着老二,忙的时候她们就睡着了。我经常为了赶工一夜一夜地不睡,实在太困就趴在桌子上歇一会儿,然后继续做。很多时候人家来拿货,看我这样会问,为什么你婆婆坐在旁边都不帮你?

《极昼》: 是因为你生了女儿?

胡月:我也不知道。但生老二时,公公在产房外知道生的是女儿,扭头回家了。

婆婆公公也在临海打工,跟我们住得很近。不过他们基本没在月子里照顾过我。刚生老大那会儿,我老公上班,我饿了就用开水煮两三个白水蛋来吃,这么过了三四天,奶水都没有了。当时我老公还比较上心,下楼跟我婆婆说,你们怎么对她的,你们自己清楚。后来我婆婆煮了一次排骨(给我)。

《极昼》: 你老公入狱你没放弃这段婚姻,他出来之后还是照旧?

胡月:他在里面写过信,说出来当牛做马都报答我,一定会对我好。我就说只要他能好好过日子,脾气改改就好了。(结果)他刚出来还行,一两个月之后又开始打我了。

后来生了老三坐月子时,他出轨了。我说孩子我可以全部带走,大家好聚好散。一开始他还跟亲戚说我不会走的,舍不得孩子。我就真带她们租了房子,他第二天早上找到我,又说以后会为了孩子好好过日子,可以互不干涉当邻居这样相处。但把我求回去那天,他又是夜里两三点才回家。

那时我就死心了,不想生了。但他就是要生儿子,我婆婆更是了。我老公是他们家的独长子,明显比两个妹妹受偏爱。我们家倒没有对男孩的执着,父亲反而因为我年纪小更爱我一些。

《极昼》:你丈夫和婆家的态度是在你接连生女儿后,一点点变化的吗?你为此有反抗生育吗?

胡月:生老大的时候,我老公还很高兴,会围着看孩子。生老二时也还好,到了老三老四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失望,孩子哭的时候特别不耐烦,只是高兴了会抱抱她们。晚上睡觉前如果小孩子哭闹,他就骂,把头裹上,我哄不好就连我一起骂。

他不可能(避孕),因为控制不了他,我生了老四后自己去偷偷上了环。

《极昼》: 所以老五是意外?

胡月:是的,我以为上环是百分百避孕,后来问了医生才知道不是。我的观念比较传统,觉得有了就生下来,不想打胎。

家里的监控摄像拍下夫妻争吵,两个女儿哭着躲出来。讲述者供图

《极昼》:现在对你们商定离婚,女儿们怎么想?

胡月:老大说离了婚的话,她不跟爸爸。在路上看到两人牵手,老大老二也会说,你看看人家多好,爸爸从来不管你。在厂里,她们还会跟其他婆婆讲,我爸爸在家里啥都不管,啥都是我妈妈做的。

但有时候女儿也会怪我,“你能不能不要惹他?”比如他不提垃圾就算了,我们帮你提,这下你看他要打你了。

《极昼》:在这段婚姻关系里,你会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吗?

胡月:

一个巴掌拍不响,我脾气也太犟,一开始他动手我不还手,后来我也还手。

在他妈眼里我就是特别怕他儿子,像狗一样。这个话是听别人说的,我就不高兴。后来有次我婆婆来,老公叫我拿碗筷给她,我就不拿。婆婆刚走我老公就开始骂我,我还了一嘴,他揪着我就开始揍了。这种可能我也有点问题。

有时候我累了一天,一回来他找茬,我有些崩溃,对孩子也没那么耐心了。老大老二抢一个东西,我就直接扔掉,她们会委屈地哭。

《极昼》:你现在就完全是一个人带她们?

胡月:大女儿现在三年级了,老二一年级,骑车10分钟能到,老三幼儿园小班,要5分钟,我每天就是挨个接送。我现在在一家小的眼镜厂做镜片切割,工资不稳定,开头年尾忙的时候能有四五千,其余只有一两千,再出去找点零工补贴。

从生老二开始,我基本都是生完第二天就问能不能出院,怕多一天费用。生老四那天我晚上八点回到家,给孩子做饭洗漱后,11点开始肚子痛,我就收点东西自己去了医院,叫住在附近的婆婆过来照看已经睡觉的孩子。

我之前攒了两三千钱,本来打算留着这次坐月子用,但我妈腰椎手术需要五万块,前两天都寄给她了。这两个月我都在加班挣钱,很累,但会像之前一样干到生产前几小时。

《极昼》: 那现在马上就要生了,你打算怎么办?

胡月:预产期是12月14号,按以前的经验,每次都会提前半个月。如果在周末生的话,我就把孩子都带过去,在医院睡。如果是工作日,就叫我朋友给我弄两天。前两天一个邻居阿婆说,如果说生孩子没人帮,她能帮我两天。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