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荷到京瓦:登上更广阔的舞台

来源:中国科学报 - - 科技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2022 年是中荷奶业发展中心(简称中荷中心)成立的第 9 年,在过去的 9 年,中荷中心为中国奶业的发展提供了高质量且具有前瞻性的技术成果,并为中荷两国奶业交流搭建了友好、高效的平台。

中荷中心成立于2013年11月。受访者供图

在中荷中心9周年庆典即将到来之际,记者专访了中荷奶业发展中心主任、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家奶业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

李胜利做产业报告。受访者供图

面对国际奶业发展的机遇和挑战

《中国科学报》:您作为中荷中心的主要管理者和创始人之一,请回顾一下中心当年成立之前,中国的奶业发展处于一个什么水平?

李胜利:中荷中心是2013年11月成立的,这是在2008年三聚氰胺发生后的第五年,这个阶段中国奶业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型升级阶段,正在做结构调整,即从分散的小规模的养殖模式转向适度规模化养殖模式。

当时我国在国际上是奶业大国,奶牛头数和总产量都在世界上居第三位。但我国并不是奶业强国:奶牛单产、饲料转化效率、养殖户效益、组织模式等都在全世界处于中下水平;适度规模化养殖比例较低,仅为41%;牛奶质量和安全的风险因素监管的难度较大。

《中国科学报》:我国奶业发展在2013年的时候面临什么挑战?

李胜利:在转型升级过程当中,旧的模式要逐渐被淘汰,而新的养殖模式和技术、理念、人才培养都要迅速建立起来,以适应中国奶业转型发展。

当时我国奶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100头以下的规模化养殖比例只有41%,大部分还是分散养殖模式,其技术含量、单产、收益都比较差,所以我觉得这是中国奶业转型升级面临的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另一个挑战是奶牛单产和劳动生产率低,2013年,我国奶牛平均年单产只有5.5吨/头,低的单产不可能有好的收益。

此外,2013年时我国奶牛的饲料条件,尤其是粗饲料的质量水平低,全株玉米青贮饲料的干物质含量大多在25%左右、淀粉含量不到30%,与奶业发达国家的差距较大。

在人才培养方面,奶牛养殖技术人员、育种人员、繁殖人员、营养师、挤奶工等都比较缺乏,需要高校培养一批本科生和研究生到一线去填补。此外,当时也亟需对从业人员进行培训,只有他们掌握了先进的养殖理念,先进技术的采纳程度才会高。

《中国科学报》:当时国际奶业发展是什么水平?对我国来说有什么机遇?

李胜利:首先,那时候我们和国际奶业有差距。欧洲和美国奶业基本是家庭牧场的模式,每家100多头奶牛,几乎都是几代相传,种养结合做得非常好,从业农民是经过专业技能培训,获得了各种证书,有相应的从业资格。而当时我国59%以上奶牛还是分散养殖模式,奶农几乎没有现代奶牛养殖业的基本知识。。

在单产方面,2013年荷兰、美国奶牛单产都达到了8吨以上,比我们当时水平高3吨左右,差别是非常大的。

在生产效率方面,当时我国一个农户可以养25头牛,欧美国家一个农户可以养50甚至100头牛。 此外,牛奶质量指标,如乳脂率、乳蛋白率、体细胞数和细菌数等,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是落后的。

当时还有一件事对国际奶业产生了重大影响,那就是欧盟在执行了30年的乳品生产配额制之后,宣布在2015年4月1日取消配额制。欧盟的配额制实际上是一种计划经济奶业。为了防止奶产品过剩,欧盟根据每年的市场需求预测,分配相应的份额给生产牛奶的欧盟国家,并规定一个优惠奶价,如果产量超过配额,奶价就不能得到欧盟政府的保护。

为了促进欧盟成员国奶业的发展,在世界竞争中占领优势,满足东南亚国家和中国日益扩大的奶制品需求,欧盟决定取消与市场经济不匹配的配额制。

受到配额制取消的预期影响,中荷中心成立前,欧盟很多奶业强国,如荷兰、爱尔兰、德国等,都想扩大牛群数量,增加生产能力,占领国际市场,实现牛奶生产的更高效益。

所以,2015年取消配额制以后,全球牛奶产量增加。对当时的中国来讲,面临着重要的机遇和挑战。机遇就是国人能以更加优惠的价格获得更多的奶业强国生产的优质乳产品;而挑战则是当时我国奶制品的生产成本是欧盟的1.3倍,外国奶制品进入中国将对我国奶源的生产造成压力。

强强联合的“金三角”

《中国科学报》:面对当时的国内国际奶业发展情况,建立中荷中心的初衷是什么?为什么选择了中心这种模式,而不是其他的合作途径?

李胜利:我们成立中荷中心的时候有一个目标,就是要助力我国奶业应对巨大的挑战。通过引进国际先进的奶业养殖理念,尤其是从农田到餐桌的理念,解决产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瓶颈问题,实现我国奶业的高效、优质、安全和可持续发展。

基于这个初衷,我们考虑到科技创新最终是为了解决产业中存在的关键瓶颈问题,所以选择了科技和产业相融合的模式,也就是按照“金三角”的理念成立一个政府、企业和学术界相互稳定支持的组织。这确实也是借鉴了荷兰奶业发展的经验。

在这个“金三角”中,政府通过制定农业和奶业政策来推动行业发展。近几年,我国政府在支持奶业发展的政策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性作用。

“金三角”的第二极是高校,这是重要的技术产生和转化的核心,同时也是人才培养的中心。中荷中心的高校代表是中国农业大学和荷兰瓦赫宁根大学,两所大学都是世界上农业科技领域顶尖的高校。国家奶牛产业技术研发中心也设在中国农大,我本人还担负着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的工作。因此,我们能够聚集全国最优势最顶级的奶业全产业链上的研究资源。

“金三角”的第三极是企业。该中心汇聚了中荷两国多家行业内企业。

金三角的三方理念非常吻合,所以实现了强强联合。目标就是通过建立中荷奶业中心,引进荷兰“从农田到餐桌”的奶业发展理念,从而在奶业的高效、优质、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助力中国奶业的转型升级和质量提升。

《中国科学报》:请您介绍一下中荷奶业中心的运作模式。

李胜利:中荷中心是按照一种比较先进的科研机构管理模式来设置的。中心有监事会,是最高决策机构;下设执委会和执行团队,一共三个层级;中荷中心是在监事会领导下的中心主任负责制。

成立之初,中国农大、瓦大和菲仕兰公司是三个创始伙伴,所以都是监事会的主要成员。随着中荷中心成员的扩大,如荷兰合作银行、CRV; 中国的伊利、东方联鸣、卫岗、燕塘、花花牛、云南牛牛、山东碧海等企业纷纷加盟,成为执委会成员。执委会每个月开一次会,对一些重大的科研项目、考察交流、重大活动等进行公开透明的管理。

此外,中荷中心每年举办若干次会议交流活动,与会者可以了解行业进展,探讨中荷中心的发展规划等。

《中国科学报》:在过去的九年里,中荷中心主要做了哪些工作?请您分别介绍一下。

李胜利:中荷中心的主要工作有三个方面:人才培养、应用研究、产业交流等。

我们之所以瞄准人才培养,因为人才是中国奶业的第一生产力。中荷中心主要培养了几种不同层次的人才。首先是高端科研人才,通过中国农业大学和瓦大的合作,9年来我们每年输送一位硕士研究生到瓦大攻读博士学位,现在有6个已经学成回国,服务于国内奶企的研发工作,为中荷奶业合作交流起到了重要的桥梁作用。

其次是优秀教师培养。近年来,中荷中心向瓦大送去5名教师访学,同时也接纳瓦大教授到中国进行学术交流。

新冠肺炎疫情前,中荷中心每年组织多次荷兰考察团。受访者供图

此外,中荷中心这9年总共举办了53期奶牛大学、15期奶牛信号学国际认证培训师培训、12期奶业营养师培训,为国内培养了1000多名高素质产业人才;组织了23次荷兰奶业全产业链考察,约有327人通过中荷中心参与了考察活动。 在应用研究上,中荷中心聚焦中国奶业的瓶颈问题,在碳减排、奶牛长寿性、质量控制等领域取得了重要进展,对中国奶业发展提供了科技支撑。

我们组织的年会、学术论坛等,一直受到行业高度关注,为行业内搭建了一个开放的交流平台。

中荷中心出版了两本中英文对照的奶业白皮书,汇总了从上游奶牛养殖到下游牛奶加工,到原奶质量控制、科学技术、国家政策,再到国际牛奶市场供需关系等全面的情况,为了解中国奶业发展现状和存在问题、政策建议等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案头资料和参考资料。

走向新的起点

《中国科学报》:中荷中心成立9年以来,我国的奶业发展有什么变化?中荷中心发挥了什么作用?

李胜利:近年来中国奶业发展较快,反映在适度规模化水平上,从2013年的44.1%提高到现在的70%,提高了接近26个百分点,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奶牛单产从2013年的5.5吨提高到现在的8.7吨,已经进入世界先进国家的水平。现在欧盟奶牛单产是8.8吨左右。这里面有科技进步、饲养模式改变、育种进展等各方面的推动,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牛奶质量大幅度提升,乳脂率、乳蛋白率、体细胞数、细菌数等关键质量指标、安全指标都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欧盟水平,这也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变化。

中国奶业的管理理念也发生了变化。现在国内规模化牧场在机械化率、机械挤奶率,甚至智能化设备、数字化管理上,都已经达到了世界级水平。 这些变化,可以说是在中荷中心和兄弟科研机构、产业集团的共同努力下推动实现的。

中荷中心九年来的工作获得了农业农村部、国内高校、科研单位、行业协会的高度认可。从人才培养,尤其是高素质人才培养,到行业的国内外交流,使整个行业站在更高层面学习国际奶业的先进经验,保障我国奶业高效安全优质可持续发展等方面,都起到了中荷中心所应该起的作用。

《中国科学报》:我们国家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中荷中心也步入新的起点。未来的工作将会有哪些设想?

李胜利:是的,今年,北京京瓦农业科技创新中心(简称京瓦中心)成立,它是由中国农业大学、北京市农林科学院、首农集团、新希望集团和京东共同发起的民办非企业组织。京瓦中心将集结来自中国与荷兰农业领域的顶尖研究团队,成为立足平谷,覆盖京津冀,建设全国性的农业科学领域科创新成果和新技术输出中心,为产业的快速发展提供科技支撑。京瓦中心将基于“金三角”模式,把国际奶业先进的理念引入进来。但未来的京瓦中心平台更广阔了,它不但有奶业,还有温室园艺和果业。这些都是北京市重点支持的农业发展方向。

京瓦中心将成为中国平谷农业中关村建设的核心科技引擎,是立足于科学技术研发、成果转化、产业示范、人才培养、国际交流和政府咨询这6大板块为一体的科学和产业融合的创新平台。

中荷中心将加入到京瓦中心,成立国际奶业发展中心,这将使合作平台扩大到北美和亚洲,甚至大洋洲国家。

利用京瓦中心的示范牧场,将实现对奶牛养殖管理的精准的监测,种养结合粪污的处理利用,以及温室园艺和果业的营养素循环。通过展示国内科学技术的成果、产品、设备、工艺,能够给为合作伙伴提供更广泛的人才和技术资源。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