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在共和党执掌众议院前,民主党人要做这两件事

来源:纽约时报 - - 国际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发表评论,分析了在明年1月共和党人正式成为众议院多数党之前,民主党人可以为避免其大肆破坏能做的两件事。

by Roberto Bellasio from Pixabay 

尽管存在高通胀和消费者不满,但在中期选举中,共和党远远没有取得典型的胜利。正常情况下,人们会期望一个在选举中遭遇严重失望的政党,会缓和其立场,寻求妥协,以实现至少部分政策目标。

但如果你没有注意到,我想提醒你,现代共和党并不是一个正常的政党。它几乎没有政策目标,除了对富人减税和拒绝向有需要的人提供援助这一近乎条件反射的愿望。它当然也没有政策理念。

共和党人在选举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谈论通货膨胀。但在众议院获得微弱多数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共和党高层宣布,他们的首要任务是调查拜登家族。

所以共和党不会帮助治理美国。事实上,它几乎肯定会尽其所能破坏治理。反过来,民主党人需要尽其所能阻止政治破坏,并让潜在的破坏者付出代价。

在我讨论民主党人可能采取的方式之前,让我们先谈谈两个原因,如果共和党人自信预期的红色浪潮发生了,他们可能会比目前更具有破坏性和更不负责任。

首先,共和党在众议院占多数的优势非常有限,这意味着下一任议长(很可能是凯文·麦卡锡),将需要他的党团几乎所有成员的支持。这将意味着赋予极端分子和选举否认者权力。正如一位前共和党议员所说,麦卡锡可能是名义上的议长,但实际上,玛乔丽·泰勒·格林很可能才是真正的议长。

你可能会反驳说,南希·佩洛西在过去两年里只获得了微弱多数,但她还是成功地将温和派和进步派团结在了她的政策议程之下。但是麦卡锡不是佩洛西——进步的民主党人比MAGA的共和党人更认真,更有兴趣把事情做好。

其次,今年对民主党不利的经济环境很可能(虽然显然不确定)在2024年开始好转,这促使共和党人疯狂地努力让情况变得更糟。

具体来说,通胀似乎将大幅下降,尤其是因为市场租金率的大幅回落尚未反映到官方价格指标中。虽然明年有可能出现经济衰退,但即使衰退也很可能是温和的,而且在下次大选前很长一段时间前就会结束。

因此,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我们可以预计,共和党领导人会尽其所能地大肆破坏,就像他们现在做的那样,一方面是为了安抚党内最极端的分子,另一方面是为了破坏拜登政府本来可能看起来成功的治理。

不幸的是,共和党人实际上有很大的机会大肆破坏——除非民主党人利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在他们仍将保持对国会的控制期间,预先阻止共和党。有两个问题尤其突出:提高债务限额和对乌克兰的援助。

由于历史原因,美国法律实际上要求国会对预算进行两次投票。首先,它授权支出并设定税率;然后,如果这项立法导致了预算赤字,它必须单独投票批准通过借款来弥补这些赤字。

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这种做法是合理的。在当前的环境下,它允许那些没有足够选票通过正常程序来改变政策的政客们以经济为要挟,或者纯粹出于怨恨而将经济摧毁,就像共和党在奥巴马执政期间所做的那样。如果不能提高债务上限,很可能会引发全球金融危机。有人期望即将上任的共和党众议院表现得负责任吗?

至于乌克兰,尽管乌克兰人在击退俄罗斯入侵方面表现得异常勇敢,也取得了显著的成功,但他们需要西方援助的持续流入,包括军事和经济援助,以继续与这个比他们大得多的邻国作战。但是,从塔克·卡尔森(福克斯新闻著名右翼主持人)那里得到很多启示的共和党人,很可能会试图阻止这种援助。

好消息是,正如《华盛顿邮报》的格雷格·萨金特所言,民主党人可以在跛脚鸭任期内,制定“防止疯狂”的政策,将债务上限提高到足够高的程度,使之不再成为问题,并为乌克兰锁定足够的援助,以度过未来肯定会再持续数月的战争。民主党人如果不尽快做这些事情,那他们就是疯了。r除此之外,民主党人可以也应该抨击共和党人的极端主义,批评他们只关注颠覆和虚假丑闻,而不是努力改善美国人的生活。

精明的政治学者无疑会嘲笑这样的努力。但是,这些学者也会坚持认为通货膨胀将主导中期选举,并嘲笑拜登谈论共和党极端分子对民主构成的威胁——这最终被证明是一个重要的选举问题。

共和党人在未来两年的表现肯定会很糟糕。但民主党人既可以限制损害,又可以让坏人付出政治代价。r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