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偷走了孩子们的快乐

来源:VOA - - 国际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没法去学校上学。远离朋友。错过了毕业典礼之类的成长仪式。新冠疫情颠覆了儿童的生活。

“很多孩子的快乐来自与朋友在一起或玩耍,以及社会互动。当你问孩子:‘你最高兴的是什么? ’90%的时候,他们会说是和朋友在一起。”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儿童医院心理科主任埃琳娜·米卡尔森(Elena Mikalsen)说:“这在大流行期间被剥夺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孩子们只有学习,没有快乐。”

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新冠造成的不确定性和混乱对约三分之一美国未成年人的情绪和心理健康产生了负面影响,美国儿科学会(AAP)和其他儿童卫生组织已经宣布儿童和青少年心理健康进入全国紧急状态。

“焦虑、抑郁或压力的症状加重,”专注于国家健康问题的非营利组织凯泽家庭基金会(KFF)的高级政策分析师尼尔米塔·潘查尔(Nirmita Panchal)说。“父母们报告说,一些孩子的行为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食欲不振、难以入睡。有些孩子则可能表现为恐惧、易怒和粘人。”

潘查尔参与撰写了这份报告,该报告发现,在大流行之前,3至17岁的儿童中有8%患有焦虑症。在12至17岁的青少年中,这一数字为13%。

潘查尔说:“在大流行期间,儿童和其他人一样,遭遇了许多变化和混乱。这包括学校关闭,家中可能出现经济困难,与世隔绝,可能失去亲人,然后难以获得医疗保健。所以,所有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儿童心理健康问题增加。”

根据美国儿科学会的数据,儿童心理健康问题和自杀率在2010年至2020年期间稳步上升,该协会表示,大流行使得这场儿童心理危机益发严重,因心理健康问题(包括可能的自杀企图)而被送入医院急诊室的年轻人数量“急剧增加”。

乔治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精神病学兼职副教授玛丽·阿尔沃德(Mary Karapetian Alvord)说,持续的不确定性,外加丧失了各种课内外活动,在年轻人中引发了不同程度的悲伤。

“尤其是高中生,他们真的失去了所有有趣的活动、有趣的俱乐部、毕业典礼、返校典礼、橄榄球比赛,以及其他一切他们拥有的社交渠道,”阿尔沃德说。“

悲伤、丧失和剥夺感、以及持续的不确定性,我认为这些是主导这场大流行的主题。

然后我们的焦虑情绪就会上升。”

图说:2021年4月12日,在宾夕法尼亚州奥勒菲尔德市奥勒菲尔德中学,学生们在一场社交距离乐队练习中演奏乐器。

阿尔沃德说,在她的诊所里,她看到年轻人认为自己丧失了一种前进的感觉,似乎被困在了原处,这导致了愤怒、沮丧、悲伤和焦虑。

她说:“它涉及方方面面,但对孩子们来说,他们难过的是自己失去了时间。这可能不仅仅反映在学术技能方面,还有成熟度方面。作为一个孩子,你是如何成熟的?每天24小时宅在家里肯定不行。”

虽然孩子们想念和朋友们在学校的时光,但回到学校上课的想法也引发了一些焦虑。

“一些孩子害怕回学校,因为他们害怕感染新冠。他们不知道学校会是什么样子,不知道上学会带来什么后果,尤其是那些本来就更容易焦虑或抑郁的孩子,”佛罗里达心理协会前会长、心理学家尼克西亚·哈蒙德(Nekeshia Hammond)说。“他们不仅要重回学校,还要重返社会,这让这个过程更加紧张。。”

疫情动摇了大多数儿童的安全感。美国有14万多名儿童因新冠失去了一名主要和/或次要照顾者。

“在某种程度上,大多数孩子只是天真地认为世界是安全的。‘我会好起来的。大人会来保护我的,’”哈蒙德说。“而对于很多觉得这个世界不安全的孩子来说,他们的天真被剥夺了。”

新冠大流行造成的损失对弱势群体儿童影响尤为严重。米卡尔森发现,她采访过的许多孩子在上学时都被迫使用智能手机,因为他们家里没有电脑。断断续续的网络连接使他们很难跟上学校的作业进度。

米卡尔森说:“在大流行期间,我和很多孩子交谈过,他们完全是一个人在家,被遗弃在那里,和我交谈过的很多孩子,

他们整天都在睡觉,没有人可以说话。这样的事情真的会导致很多抑郁和焦虑。”

美国儿科学会呼吁为从婴儿到青春期的所有儿童提供更多的联邦资金,用于心理健康筛查和治疗,重点是确保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得到他们需要的服务。

阿尔沃德说:“如果孩子们的家庭状况改善了,他们在学校的表现也会更好。这有助于整个教室的健康。这群孩子很快将会成为这个国家的未来,如果等到事态失控再干预,一切都晚了。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