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nstein都“投诚”了,独立研究所还做得下去吗?

来源:华尔街日报 - - 财经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出乎意料的低价值词——Research。

近年来,独立研究机构一个个投入大型金融机构的怀抱,如今就连伯恩斯坦也需要一个新东家,突显独立研究机构的困难。

伯恩斯坦目前虽为美国联博资产管理公司AllianceBernstein所有,但它是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独立投资研究机构之一,早在1967年由桑福德·C·伯恩斯坦(Sanford C.Bernstein)创立。

周二,法国兴业银行和AllianceBernstein宣布将合并研究业务,组建一家合资企业。法兴银行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

“我们打算与伯恩斯坦研究服务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组建一家专注于全球现金股票和股票研究的合资公司,为客户提供包括现金股票和研究在内的一整套全球一流的综合服务。”

“两家公司具有高度互补的优势,拥有提供领先的全方位服务、真正的全球股票经纪业务的共同愿景,将支持机构投资者和企业客户不断变化的需求。”

法国兴业银行将持有该公司51%的股份,并可选择在5年后将持股比例提高至完全所有。不过,合资公司将以伯恩斯坦的名义运营,伯恩斯坦首席执行官Robert van Brugge将领导合并后的业务。法兴银行现金股票主管Stéphane Loiseau将成为副CEO。

合并的基本理念是将股票研究和交易结合起来。

伯恩斯坦提供投资建议,法兴银行的交易员将付诸实施——这是所有大型卖方机构的基本模式。

收购、联盟,独立研究机构有多难?

近年来,很多独立研究机构都投入了规模更大、业务更广的金融机构的怀抱。

2014年,投资公司Evercore收购了Ed Hyman的科学信息研究所(ISI);伯恩斯坦于2018年收购了金融领域独立研究机构Autonomous;2021年,独立研究公司基石宏观(Cornerstone Macro)将自己卖给了派杰投资公司(Piper Sandler),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收购了合作伙伴Exane持有的双方合资公司中的全部股份。

其他卖方独立公司则在寻找其他生存方式。

例如,沃尔夫研究公司(Wolfe Research)保持独立,但在2020年与野村证券(Nomura)结成了“战略联盟”,模式与兴业-伯恩斯坦(SocGen-Bernstein)的合作类似(即沃尔夫负责提供投资建议,野村的Instinet负责执行)。再如,BCA Research是庞大的欧洲货币机构投资者集团(Euromoney)的一部分。

根据AllianceBernstein的最新财报,伯恩斯坦第三季度营收同比下降19%,至9200万美元。

AllianceBernstein还表示,将伯恩斯坦从其业绩中剥离出来,将对其营运利润率产生“温和的积极”影响,突显出将独立的卖方研究业务变现有多么困难。

其实,就连大型卖方研究都很难分析称,在一个内容无限的时代,找到一种可行的商业模式并不容易。对于独立研究机构来说,更是如此。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欧洲精心制定的“欧盟指令第2014/65/EU号”法律框架让情况变得更糟。

当时一些人还认为这将促进独立研究公司的发展,但是相反,该框架加速了投资行业研究支出的缩减,巩固了几家大型综合银行在研究机构中的主导地位,并在独立研究机构中引发了一场相当大的洗牌。

如果你是一位有专门资产管理团队的知名分析师,基本上你可以按小时或按订阅的方式兜售自己的产品,并仍能活得不错。但如果你的目标比这更大,你就会发现自己受到摩根大通和高盛等投资银行的挤压。

说实话,即使是大型综合机构也面临压力。

许多大型资管公司,甚至是一些大型对冲基金,现在都配备庞大的内部研究团队,由卖方“移民”组成,它们正前所未有地质疑从投行获得的研究的价值。

如今,非美国银行明显缺乏强大而广泛的研究职能。

但即便是摩根士丹利、美银和高盛也不得不重塑自身,探索新的分销模式,并在投资领域之外寻找新客户。

然而,对卖方研究的价值和未来的担忧并非新鲜事。

现实情况是,尽管投资经理喜欢抨击卖方,但如果后者不能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它不可能存活这么久,有时还活得挺好。r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