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花的福气在后头,那年轻明星怎么破

来源:吴怼怼博客 - - 娱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热依扎拿下飞天视后后,坐在边上的童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热依扎上台致辞,孙俪在台下红了眼眶。

自此娱乐圈有关 85 花、中女的佳话又多了一个。

随着张小斐、童瑶、热依扎等 85 花相继在中国电影电视的重量级奖项丰收,「85花的福气在后头」被印证、被相信、被更加期待。

另一面,朱一龙拿下金鸡影帝,虽然从耽改剧走红,带着流量的底色,但翻看朱一龙的年龄和履历,发现他的路和内娱 90 后、00后的偶像们,又不一样。

2022 年颁奖季落幕,各大影视奖项「脱水」的同时,一个明显的趋势是,年轻演员(本文专指 95 后、00

后)在夺奖作品中,身影寥寥。

回望华语影视各大奖项从上世纪 80

年代设立至今,在对待新人的态度上,向来是鼓励大于批评,不论是早年的刘晓庆巩俐陈宝国唐国强,还是四旦双冰、四大中生,在 30岁不到的年纪,至少都有一项重量级奖项握在手上。

而到今日,中国影视奖项的热门候选人,依旧是中生代。

是他们得奖运格外好,还是新生代真不行?

01

得奖运爆棚的中生代

一些 20 年前活跃在颁奖晚会上的选手,至今仍是夺奖热门。

与热依扎一同提名第33届飞天奖视后的,有孙俪(《理想之城》)、童瑶(《叛逆者》)、闫妮(《装台》)、周迅(《功勋》)。

她们之中,有些人自出道以来,在灵气、演技、适合自己的作品等多方因素加持下,早早拥有代表作,拿奖。

周迅 26 岁时,《苏州河》和《大明宫词》奠定了她影视双开花的局面。首次提名金马时 28

岁,那一年,她靠《香港有个荷里活》《烟雨红颜》在两岸三地电影市场打开了局面,电视剧有代表作又添了《橘子红了》。

孙俪的视后之路开启得更早,22 岁遇上《玉观音》25岁演了《新上海滩》《幸福像花儿一样》,在别人探索戏路的年纪,她早早将金鹰、白玉兰、飞天收入囊中。

而更年轻时明珠蒙尘的闫妮童瑶,在近几年的中女市场,都各有建树。

70 后 80 后占据夺奖赛道不只是女演员风景这边独好,中生代男演员也是奖项宠儿。

被惋惜永远在陪跑的张译,人到中年,终于摆脱常年提名的境况,将影帝奖杯收入囊中。

中年走红的雷佳音,准备了多少年的获奖感言,行将不惑之年,终于在金鹰颁奖典礼上说了出来。

除了近几年活跃在影视剧中的脸孔,早年的四大中生(刘烨、陈坤、黄晓明、邓超),更是在年轻时遇上了合适的作品。

刘烨是 21 岁金鸡提名,23 岁成金马影帝。到了 43 岁,金鸡奖提名依旧榜上有名。

黄晓明邓超相比之下,算大器晚成,在二十多岁的年纪凭借有国民度的作品打开大众知名度,提名多于得奖,三十岁以后开始在大荧幕上发力,从《集结号》到《中国合伙人》到《烈日灼心》《烈火英雄》,他们的身影常年盘踞在中国影视奖项的舞台。

内娱市场化狂飙突进 20 余载,他们早早加入,从未退出。

新人时期赶上香港导演北上,在合拍浪潮和内地电影类型的探索期,进入华语三金颁奖晚会,吃到第一波红利。

到了而立之年,名气积攒足够,又恰逢明星工作室林立,在明星资本化过程中,寻到了作为演员在影视工业中的相对主动性。

庆幸的是,他们成名前的那个时代,影视院校还是艺术的殿堂,娱乐圈还不是二代瓜分好资源,还能从蓬勃发展的时代中看到普通人揣着梦想从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变成万众瞩目的明星。

他们学习、磨砺,在人生高点来前,尝过平凡生活的滋味,自卑过,憧憬过,爱过,体验过,有空间被生活滋养过。

运气灵气天分之外,活生生的人气在他们身上尚能寻到,演员的质感被留存着。

到了影视工业化越来越成熟的时代,他们完整经历了电视媒介到互联网媒介的迭代,依托着广大的群众基础盘,他们能够拿到的,依旧是这个时代最有获奖潜质的资源。

云卷云舒,中生们在这趟娱乐圈的车上,冒进过,口碑翻车过,但弄潮儿的身份,20 年来,不见褪色。

02

商业价值的决定过程

中生代得奖运好,是时代红利和自身专业实力的双向成就。

反观如今的年轻世代,流量迭代迅速,年年都有新顶流通过各类型网剧爆红,相比国民偶像,他们更像圈层产物。

拿奖,这个前辈们无比看重的事情,在年轻世代的职业规划中,并不是超级重要项。

粗暴点讲,在 20 多岁的年纪,身影隐匿于各大重量级奖项,是因为新生代技不如人,业务能力还不够。

在此之下,隐藏着另一个逻辑:对于新生代而言,能不能拿到重要奖项,已经不再能决定他们的掘金路。

中生大花初出茅庐那个时代,明星的商业价值依托着作品。章子怡要拿了影后才能得到阿玛尼的青睐,李冰冰跟迪奥、周迅跟香奈儿,结缘均与自身的影视作品分不开。

演员价值的一体两面,一是靠作品和业务能力得到广泛认可,再是品牌通过业务实绩和作品国民度找到演员。

在商业价值的链路中,作品是起点,有了好作品,有了足够的业务能力,才有后续的发展。所以,得奖对于一个演员的未来而言,是里程碑。

奖项意味着未来拿到更多的影视资源,商业资源。没有什么比专业奖项的认证,更能说明一个公众人物的影响力和形象。

这是传统媒介单向输出时代决定的价值建设。

到了互联网时代,明星的商业价值甚至作品价值,都有了更多维度的评判。

逐利的品牌看中的自然是明星自带的流量,选代言人的思路,从看作品实绩变成看流量实绩。

蓝血奢牌不再高不可攀,明星商业价值也不再依赖奖项加成。一个更独立的商业价值评判体系在产生。奖项于新生代,成了锦上添花的事物。

清朗之前,决定一个明星商业价值和资源好坏的,不是业务能力,而是粘性粉丝基数。决定一个明星发展上限的,是造话题的能力和所谓的「脸在江山在」。

与此同时,一些明星的名不副实的得奖让奖项疑似「注水」。

在这种情况下,华语奖项的含金量在下降,流量明星的发展链路和评奖体系的价值造就似乎成了交集越来越浅的两条线。

不依赖奖项发展的明星,在得奖的场域,自然可有可无。

03

流量质量不可兼得?

但事实证明,到了一定年龄,「脸在江山在」就成了伪命题。

且不论杨幂的同学们相继以实力派的身份来势汹汹,让 85 流量花危机四伏。

哪怕是深受观众喜爱多年的陈坤,在吃尽偶像派红利后,人到中年,依旧面临着戏路难以拓宽、作品收视低迷、好感度逐渐被消耗的困境。

偶像形象是打开大众知名度的王牌一张,但到了一定年龄,这张牌便不再能充当底牌。

但现实是,流量的质量突围之路似乎并不好走。

巩俐、宁静、章子怡、余男,在二十六七岁的年纪,已拿下影后桂冠。反观现今娱乐圈,95 后的小花小生,还扎堆在偶像剧中打转。

他们未尝没有危机感,也不是没有事业心。早在《95 后进入转型加速道》中,我就提过这代明星转型的意识越来越提前。

但也能发现一个无奈的事实,新生代的转型,大多近似无效。

如果说吴磊的《启航:当风起时》和宋祖儿的《乔家的儿女》还让观众看到过新生代的进步,那赵露思的《胡同》,则让观众深刻意识到适配于甜剧偶像剧的明星,在正剧中的违和。

看新生代的发展路,是从籍籍无名到小有名气,然后资源开始变好,但这个好,不是离影视艺术更近一步,而是离大投资大IP大制作更进一步。

相比从前演员是影视体系中的一个工种,如今的流量更像吸引眼球的商品。

他们的价值被明码标在各家平台的评级体系中,标在套路化的类型剧中,而演员自身的成长,在雷同的故事和相似的人设中,难寻到。

以致于,某个赛道舒适圈明星越来越多。明星们不断适应着身处的工业体系,在与数字和流量打交道中,变得越来越AI化。

人们给予厚望的00后小花,到了成年后,循着前辈大花的成长轨迹去成长去体验,最终呈现到观众面前的,却是令人失望的作品和看似失控的行为。

文淇短暂惊艳后的鲜少露面,张子枫《天才基本法》被质疑演技又因恋情路人缘下滑,还有更小的王圣迪、荣梓杉等童星频繁出现在各大热播影视剧

……

天赋型选手的现状令人惋惜。

惋惜的不是他们呈现水平的同质化,而是在这样的工业体系中,多的是消耗演员的作品,缺的是适合演员的作品。

70后80后作为演员身份成长时,尚有文艺片生存的土壤,有不完美的人物形象存在的空间,有宽容的大众舆论场,他们成为明星的底色,是人性的生动。

到了与中文互联网时代一同成长起来的95后长成时,世界日新月异。一个人蹿红的速度快到让他们再难有耐心钻研所谓业务能力。

他们同前辈一样,依旧是在 20 来岁的年纪荣誉加身,只是他们的荣誉不是专业奖项赋予的,是粉丝经济下的商业价值赋予的。

他们的天花板被杨幂们在一次次的无效转型中反复演示着。

好消息是,越来越多实力派的得奖似乎在说:业务能力强的人不怕晚红。

坏消息是,流量与奖项的分野,越来越清晰了。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