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慧乔爆款新剧,是一部复仇“爽剧”吗?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 - 娱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B面宋慧乔

《黑暗荣耀》的开场,宋慧乔以从没有过的面目出现。她饰演的文东恩开车穿过被迷雾笼罩的黑夜。短发,眼窝深陷,阴郁、冷感而瘦削的脸颊上,有着不可捉摸的深邃。房东剪下一朵名为“魔鬼喇叭”的花作为迎接这位新住户的见面礼。花之所以命名为“魔鬼”,是因为它朝天仰头盛放,在上帝眼里是一种傲慢的姿态,而“天使喇叭”,虽然谦逊地低着头,却仿佛开始凋谢。

手握“魔鬼喇叭”的文东恩

短短四分钟的戏,为文东恩这个角色定下了基调。一个浑身是伤的女人,即将无畏地踏上“不合法”的道路。很快观众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经历身体残害和人格羞辱,18岁的文东恩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实施暴行的五人团伙中,为首的朴妍珍家境富裕,有学校和司法机关替她撑腰,她可以为所欲为,不受惩罚。而文东恩求助无门,被迫退学。

18年后,带着愤怒和邪恶的文东恩回来了。为了让加害者每一分钟都体会到无法摆脱的残忍、煎熬和恐惧,她要赌上一生复仇。

如果没有看过这部剧,恐怕很难想象,擅长扮演浪漫爱情剧女主角的宋慧乔“变身”文东恩是什么样。但其实,41岁的宋慧乔适合这个角色。《黑暗荣耀》的导演安吉镐选中她,是因为她的气质兼具柔弱和坚毅。他看到了埋在甜蜜偶像剧女主表面底下,宋慧乔更深层次的性格底色。

离婚后复出,她出演的两部罗曼剧《男朋友》和《现在正在分手中》收视率和评价大不如前。或许对她来说,在爱情片里赢得顶级人气已经成为过去。宋慧乔曾在采访中用“七分强,三分柔”描述自己,其实也可以利用好这个性格,诠释更多样的女性角色。

宋慧乔借由《黑暗荣耀》里的表演,完成自身转型还算比较成功。“不可以漂亮”是她对文东恩这个角色的理解。虽然放预告片时,不少网友注意到,她干裂的嘴唇和明显的法令纹,感叹“美人迟暮”。但剧集开播后,这些面部特征反而为她赢得了许多赞叹。事实证明,41岁的她找到了一个适合的舞台,可以坦荡地不遮掩年岁渐长的痕迹。无论对于剧中角色,还是她来说,这样的态度都非常符合现代女性做派。

也有人评价宋慧乔一装深沉就“面瘫”。可是面无表情并不代表不需要演技,不露悲喜实际上是擅长隐忍的人物性格,关键在于这张脸有没有戏。在表情不足以反映人物心绪时,台词和肢体语言,可以帮助理解角色。正如当保洁阿姨说她冷漠时,她说出的台词,“我怕笑了,会忘记自己的目标”。这句话具有极强的张力,给出一点缝隙,就让观众领悟到她拼命掩饰喜怒的克制,那张看似波澜不惊的面庞下面,涌动着猛烈的愤怒与绝望。

为诠释人物的复杂性格,宋慧乔的表演大部分时间呈现出相匹配的多层次感。好比成年后的文东恩第一次与仇人朴妍珍在学校体育馆相见,朴妍珍作为荣誉校友上台领奖。文东恩拍手叫好,她此时的笑与面对心动男生所展露的笑截然不同。这里面包含宣战的快意,传递给对手的威慑力,对未来步步为营的自信,以及在用力过猛的反作用力下,透出的悲凉和惋惜。因为我们知道,从这一刻开始,她将变身魔鬼,毁掉他人的同时,也毁掉自己。

复仇女主的爱情线

《黑暗荣耀》对于韩国金牌编剧金恩淑来说,也是自我突破。曾经执笔《太阳的后裔》《阳光先生》《鬼怪》等甜蜜爱情剧的金编,这次居然写了底色如此黑暗绝望的故事。在《The King:永恒的君主》失利后,金恩淑较少在大众视野里出现。她自陈变化很多,不染头发,每天与青春期的女儿“斗智斗勇”,生活中“甜甜蜜蜜”的东西消失了。

豆瓣不少人评价说,剧中的主线爱情还是太玛丽苏了。但我认为这段爱情的追逐有绝妙之处。已经了解了文东恩的过去和未来的目标,李到晛饰演的周汝正没有被吓退,也袒露愿意成为她所需要的“和我一起跳剑舞的刽子手”。虽然情话写得有些肉麻,但对于文东恩而言,周汝正或许是绝对理想化的恋爱对象。

周汝正教文东恩下围棋

面对深情完美的男主,内心也有爱慕的文东恩仍在迟疑,不敢接受。金恩淑写出的惋惜之情,恰恰说明,文东恩的意志和欲望都被人生唯一的目标复仇所填满。她所遭受的伤害,居然完全掠夺了一个女人接受真挚爱情的勇气。

不过有意思的是,也许是选角的问题。长相稚嫩的李到晛和尽显成熟魅力的宋慧乔,看起来不算般配。许多观众不磕这一对,反而对文东恩捕获的猎物,朴妍珍的丈夫河道英青睐有加。

不知道观众磕歪的反馈,是否在金恩淑的意料之中。不过可以看出,金恩淑对女主与河道英之间,交锋张力的书写显然更彰显技法。她对饰演河道英的郑成日要求,演出梁朝伟的气质。对标的电影大概率是《花样年华》。在河道英首次与文东恩擦肩而过的片段,慢动作辅以暧昧配乐,让人很难不联想到王家卫。

借用台词概括,河道英就是“《GQ智族》里17页”的样子,“酷得有点烦人”。他是建筑公司的老板,拥有城市精英阶层的标准配置:金钱、权力和人脉。他讨人喜欢的点在于既有风度和品味,又智商在线,心动窃喜的样子还有点可爱的反差魅力。对比有点犯傻气的男主,河道英和文东恩在智识上的确更相配。

文东恩引诱他也是从智识入手,她苦学围棋,是为了引起爱好下棋的河道英注意。把他变成复仇致胜的一枚棋子,为此她要“在沉默中猛烈地攻击”。

在两人勾人摄魂的互动中,文东恩有一段带有情欲色彩的内心独白,“下围棋是在沉默中表露欲望,在沉默中诱惑与被诱惑,扒光对方的外壳。”河道英凭借过人的精明在商界叱咤风云,搞定他的难度不同一般。也正是如此,文东恩自己也没多少把握。所以在刚才引用的独白结尾,还有一句话“如果对方没有回应,那就只是单纯的下围棋”。

在即将接近真相时,河道英收到妻子的警告,不要打开“潘多拉盒子”。一旦开启,他的完美生活可能崩塌。但河道英很清楚,他不得不打开。复仇者文东恩已经来临,也时时刻刻威胁着他的生活。

在便利店遇到文东恩的河道英

让河道英加入阵营其实是关键的一步棋。不管欺凌五人组里有多少个轻易摆平的“傻瓜”,毕竟他们手握的财富、资源和权力,也是致命的武器。相比较文东恩这边,男主、大婶和前同事的力量都相对孱弱。只有拉拢河道英,天秤才会逐渐向“复仇联盟”倾斜。这一点文东恩也毫不掩饰,向他摊牌,“我就是想利用你的影响力。”

入没入伙,答案虽然基本明朗。但始终有不确定的因素让人无法安心。因为我们还没有看透深邃的河道英,他的神秘感一直保留到了第一季的结尾。假如加入,他的选择有几分是出于爱慕,几分出于保全自己?他是一个为爱甘愿牺牲自我的深情绅士,还是如他人所说是个“亲切的混蛋”?正是这一点不确定,才是剧情发展到现在最值得玩味的地方。

快意复仇不等于爽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文东恩不会爱上河道英?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拥有权力,权力意味着拥有支配他人的权利。人与人之间假如存在一种权力关系,势必是无法平等的。一旦河道英选择滥用权力,就会对她造成压迫和伤害。而权力恰恰是曾经朴妍珍可以调动其他人,对她实施校园暴力的武器。

在校园暴力题材的背后,《黑暗荣耀》更深层次的诉求,是对难以撼动的权力结构,进行血泪控诉。文东恩一切痛苦的根源都来自于朴妍珍对她的定位“弱势群体”。她可以不说明讨厌的理由,就对文东恩进行残酷的暴力。她所拥有的权力,可以让她无所顾虑。

朴妍珍残忍行径的背后是韩国贫富差距大,阶层固化的社会现实。韩国统计厅于1月7日发布的“2022年家庭金融福利调查”显示,按家庭资产规模由高到低划分的五档中,最高档家庭的平均资产,约为最低档家庭的64倍。

在剧中,金恩淑对权贵人群的刻画深入人心。朴妍珍有一段自白,可以精准地概括她的人生,“白天的反面不是黑夜,而是极夜。因为冬日的极夜和白天一样漫长。我的一辈子都属于极昼”。

朴妍珍的权力所吸引的不仅有同类,也包括想攀附于她往上爬的底层人。如五人组中常常被嘲弄的空姐崔惠延和小跟班孙明悟。在高中时期她就可以预知他们的未来,“梦想这种东西,只有你们才需要,等你们实现了梦想,我用钱使唤你们就好了。”

就算是在两个攀附者之间,也存在鄙视链。即将嫁入豪门的崔惠延,不想和孙明悟被划分为同一阶层。她比喻自己是“头等舱”的乘客,警告“经济舱”的孙明悟“拉好自己的门帘,不要过来”。

铺垫了这些背景,我们或许才可以更深刻的理解,文东恩在学业和事业上的努力,不仅仅是为了成为一名小学教师,更大的目标是争取较量资格,实现阶级跃升。为了加快速度,她还不得不干一些违法的事。靠敲诈富二代的家长,获得财富积累。同样也通过敲诈小学校长,谋得职位。这一切的获取,其实无形中也赋予了她权力和资格。在与大婶共谋时,她可以提要求,你先帮我,我再帮你。她们之间虽然相处融洽,其中也暗含着不平等。

不过转过头来讲,即便是小学教师,如若没有超越常人的意志、智力加幸运,就她目前的阶层来看,远不具备打败对手的资格。就像剧中的一幕。文东恩已经成为朴妍珍女儿的班主任,具备充分的条件对孩子下“毒手”。朴妍珍还是嘴硬,忍不住轻蔑地嘲笑她,“你想让我道歉,也太童话了吧”。

说出这番话,不是朴妍珍自不量力,而恰恰是她太知道自己的“力”在哪里。因为在她活到目前为止的人生中,一直坚信的价值观,即金钱、权力和地位可以摆平一切,从没有没有经历过动摇。所以站在前来复仇的文东恩面前,她只看到了对方地位和愤怒,却看不见她的意志和智识。

种种现实因素,都似乎指明了文东恩只有一条路,赌上一生去报“不合法”的仇。实际上,“一生”这个词太模糊了。她牺牲掉的具象化来说,除了毕生的精力和时间,还有拥有美好的资格。她没法开朗,不能像大婶那样虽然被家暴,但依然笑对人生,欣赏美丽的晚霞;她没法活得美丽,不化妆,永远穿暗色系衣服,家里的装饰也极其简陋;以及如前所述,为了牢记目标,她需要时时鞭策自己,按捺住本能的喜乐,无法轻易拥有爱情。除此之外,一定还有许许多多省略的牺牲。

“牺牲”已经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脑子里,形成思维定式。她不忘提醒大婶,如果你要复仇,你和孩子共进美好晚餐的愿望将落空。言下之意是,不要以为复仇结束,就会迎来美好生活,你无法再陪伴孩子成长。在文东恩的计划里,先用敲诈李莎拉的钱送大婶的孩子出国,再杀害大婶的丈夫。这样即便大婶坐牢,也不会影响孩子的前途。这就是她理解的“代价”。

大婶能否接受还不知道,但文东恩自己是愿意承受复仇代价的。正如她所说,即便是最糟糕的结局,“我因为向你们复仇而受罚,我也甘愿”。

假设最后她真的步步为营,复仇成功,也不过是一个过于理想化的结局,而非happy ending。因为那时她的世界也许真会像周汝正所预言的那样,“只剩下一片废墟”。所以《黑暗荣耀》起码从现在看来,不是一部“爽剧”,因为我们深知这背后的残酷,对阶级压迫进行的暴力反抗,即便是绝地反击也只是痴人说梦。要让加害者遭受惩罚,被害者只能牺牲自己、触犯法律,这是《黑暗荣耀》呈现出的对现实世界极度悲观的看法。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