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割肝救子创造医学奇迹的武汉妈妈,后来怎么样了?

来源:知否大叔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你有重度脂肪肝,不适合做肝移植手术。”

湖北武汉某医院,医生摇摇头不赞同地说。

母亲陈玉蓉听到这话不禁红了眼眶。

如果不能把肝捐给儿子,儿子就会死。

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眼含希冀地问:“医生,如果我能治好脂肪肝,是不是就可以救儿子了?”

医生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但是儿子的病不能拖下去了,最多只剩下一年的时间。

想要在一年内治好脂肪肝,谈何容易?

陈玉蓉却是振作了起来,决定投入所有精力减脂肪肝。

55岁的她,每天在家门口的堤坝上暴走十多公里。

7个月内从66公斤减到60公斤,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孩子,为了一场生命的奇迹。

转眼间多年过去了,她和儿子都怎样了?

在意外没有来临之前,陈玉蓉一家是令人羡慕的“模范家庭”。

夫妻二人都有正式工作,结婚多年感情浓厚。

他们的儿子叶海斌从小活泼机灵,亲朋好友无一不夸赞。

但天有不测风云,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很快就被打破了。

1991年的某一天,13岁的叶海斌身体突然出现异常。

原本口齿伶俐的他,变得结结巴巴,吐字不清。

一开始夫妻俩没有太在意,觉得小孩子一天一个样,可能过阵子就好了。

可过了几天,叶海斌的情况却是更严重了,走路歪歪扭扭,一个不稳就要摔倒。

夫妻俩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送儿子去医院。

经检查,叶海斌最后被确诊为肝豆状核病变。

肝豆状核病变是一种罕见的先天性疾病,这种疾病使肝脏无法排泄体内的铜,长期淤积的铜,会影响身体的中枢神经系统和其他脏器,最终可能导致死亡。

医生说要做肝脏手术,但手术需要的费用,不是这个普通的工人家庭能够承担的。

而且以当时的医疗技术水平和条件,成功概率无法保证。

最终,陈玉蓉夫妻决定采取保守治疗。

自此,陈玉蓉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儿子身上。

在她的悉心照料下,叶海斌看上去跟正常孩子没有什么不同,能跑能跳,每天活得无忧无虑。

孩子无忧无虑的背后,离不开母亲不辞辛劳的付出。

1996年,陈玉蓉退休了。

但她没有因此停止工作,而是进了一家私企当会计,没日没夜加班工作。

这一切,都是为了给孩子挣医药费。

丈夫也是如此,退休后选择再就业,夫妻俩十几年如一日,任劳任怨。

叶海斌很争气,每天按时吃药,积极锻炼身体。

到了适婚年龄,还遇上了一个愿意跟他携手度过一生的姑娘,两人结婚生子。

就在陈玉蓉以为儿子的病就要好了的时候,意外再次来临。

2008年深冬,叶海斌去了宜昌出差。

走在路上,他忽然感觉天旋地转,蹲在路边咳嗽起来。

这一咳,直接咳出来一大摊血,人也晕了过去。

好心的路人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前把他扶起,并叫了救护车。

得到消息的陈玉蓉,不亚于五雷轰顶。

她放下手头的工作,第一时间赶到医院。

医生严肃地说:

“你儿子的病不能再拖了,现在必须进行肝移植手术,否则一年后就会没命。”

一年,只是医生预估的最好结果,也许还会提前发病。

高昂的医药费,一家人东拼西凑勉强可以解决,但是肝移植手术,最重要的就是适配肝。

想要得到适配肝,要么就等医院有捐献者的肝脏,要么就是直系亲属。

不过亲人捐赠的器官,会在很大程度上提高手术成功概率。

这一晚,陈玉蓉失眠了。

“儿子出院后要吃药,小孙女要养育,丈夫的身体要垮了,这个家还怎么撑下去?媳妇也不能捐,她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

种种考虑下,她决定把自己的肝换给儿子。

她以为自己只要答应了,从此儿子就能过上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但医生接下来的话,犹如一盆凉水当头泼,透心凉。

经检查,陈玉蓉的脂肪变肝细胞超过50%,被确诊为重度脂肪肝。

儿子叶海斌的肝脏必须全部切除,母亲就需要切1/2甚至更多的肝脏给儿子。

可是,母亲患有重度脂肪肝,1/2的肝脏不足以支撑其自身的代谢。

无奈,捐肝救子的手术被取消。

可是不把肝捐给儿子,儿子就会死,到底该怎么办?

陈玉蓉似是想到了什么,眼含希冀地问:

“医生,如果我能治好脂肪肝,是不是就可以救儿子了?”

医生觉得这是个办法。

但想要在一年内治好脂肪肝,谈何容易?

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能放弃。

陈玉蓉重新振作了起来,回到家里就开始了减脂肪肝工作。

从陈玉蓉家旁的巷子里走上堤坝,一个来回正好是5公里。

陈玉蓉早上走一次,晚上走一次,一天就是10公里。

2009年7月的一天夜里,坝上出了车祸。

此后好长一段时间,晚上再无人到坝上走路。

唯独陈玉蓉还在坝上走,她说:

“什么鬼我都不怕,对于一个女人,还有什么比失去孩子更可怕!”

一日三餐也很简单,早上一碗稀粥就馒头,中午和晚上是青菜裹饭团。

“只要我多走一步路、少吃一口饭,离救儿子的那天就会近一点。”

抱着这样的决心,陈玉蓉一走就是7个多月。

这7个月,她走烂了四双鞋,体重从68公斤减到60公斤。

虽然体重没轻多少,但是7个月的时间居然走出了奇迹。

当她再次来到医院检查时,结果令人惊喜,肝穿显示:脂肪变肝细胞所占小于1%。

说的直白点,脂肪肝消失了!

这个结果让医院的教授大为震惊:“从医几十年,还没有见过一个病人能在短短7个月内消除脂肪肝,更何况还是重度,这就是奇迹!”

2009年11月3日,陈玉蓉被推进手术室,由器官移植所所长陈孝平教授亲自主刀。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手术,肝移植顺利完成,陈玉蓉二分之一的肝脏被移植到了儿子身上。

半个月后,陈玉蓉的身体恢复了往日的健康,在家人陪伴下离开了医院。

也就是这一年,她“割肝救子”的感人事迹被媒体争相报道。

通过媒体的报道,陈玉蓉的经历被全国人民所知,无人不感动。

2010年,她被中央电视台评为“2009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

本以为故事到这里就要结束了。

可是就在两年后,网上传出了陈玉蓉拿着爱心人士的捐款去整容的消息。

整容事件一出,网友纷纷质疑陈玉蓉的行为。

就连她的儿子叶海斌都表示不理解,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整容。

不过陈玉蓉很快就澄清了这件事。

她的确进行了双眼皮和眼袋去除手术,但这是她为医院进行了代言之后,用自己的钱进行的手术,没有动用爱心人士捐赠的善款。

至于整容原因,陈玉蓉对大家的解释是年纪大了,很多单位拒绝录用她,可她又不想在家里当闲人,就想通过整容改变一下情况。

不过我想,大多数女性整容无非一个原因:爱美。

无论陈玉蓉是想找工作整容还是因为爱美整容,这都是她的自由,我们无从指摘。

写到这里,忽然感到一阵心酸。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哪个妈妈年轻时不是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呢?

但是后来,她有了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往后余生便告别了风花雪月,把柔软藏进心中,将长剑握在了手上,成了披荆斩棘的勇士。

对此,我们要做的不是指责,而是感恩。

上帝无暇照顾所有人,所以创造了母亲。

母爱是人类情绪中最美丽的,因为这是不掺杂任何利益的爱,不求任何回报的爱。

正如诗人纪伯伦所说:母亲是弓,儿女是弓上射出的箭。

而我想对天下所有为人子女的人说:不管飞得多高多远,当母亲需要你的时候,请你毫不犹豫地调转方向。

因为你的飞翔,用的是她的翅膀。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