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春晚咖”的瓜

来源:吃瓜的万小刀 - - 娱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娱乐圈也是有山头的,有人是“电影咖”,有人是“电视咖”,还有人是“春晚咖”……

有这样一位“春晚咖”,从29岁开始,一口气上了33次央视春晚,直到前两年才忽然淡出。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位“春晚咖”今年竟出现在好几台地方春晚,又是演女婿,又是带徒弟……

哪有点65岁的样子?!

01

“春晚咖”冯巩,一出生就住在天津的一栋洋楼里。他的曾祖父冯国璋,做过民国的代总统,是清末“北洋三杰”之一,真正的出身显赫。

然而,1966年,冯巩9岁时,全家都被赶出洋楼,住进了一间只有12平米、连窗户玻璃都没有的小屋子里。

艰苦的生存环境,让小小年纪的冯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祖上余荫靠不住,要生存,只能靠自己!

此后,冯巩加入了一个由孩子组成的文艺宣传队,每天和小伙伴们走街串巷,打快板,背语录,高唱红色歌曲。

父亲看到儿子喜爱艺术,便请好友周玉铮来做冯巩的琴师,教冯巩学习京胡、二胡。

不到3个月,冯巩便能拉出几段像模像样的样板戏曲调来,老师惊喜不已:“这孩子聪明,将来准是一把好手!”

1970年春,13岁的冯巩以五门功课500分的满分成绩,升入天津第二十六中学。“反动家庭”出身的他,竟凭着一手好琴艺,成了学校宣传队的骨干。

初二时,冯巩与同学陈世岳,凭借马季、唐杰忠合说的相声《友谊颂》,为学校拿到了全市文艺大汇演第一名的大奖。

有一天,学校宣传队的蒋老师,把冯巩叫到办公室,给了两块钱和两斤粮票,让冯巩赶紧到旁边买二斤包子,一会儿有客人来……

当冯巩买到包子,回到办公室,发现老师说的客人竟是马季和唐杰忠。

吃完包子,冯巩和同学给客人说了段相声,又拉了段京胡。惜才的马季,拍了拍冯巩的肩膀,说了两句话,他的命运就被扭转了。

02

马季问:“愿意跟我学说相声吗?”冯巩求之不得,自然一口应允。

但得知冯巩的家庭背景后,马季的脸上堆起了愁云,最终,沉思半天之后,马季还是说:“不管怎样,这徒弟我认定了!”

从此以后,每逢节假日,冯巩就赶往北京,登门找马季请教。

马季对自己的这个小徒弟也是格外器重,句句口授,字字教音,甚至遇上演出,直接带冯巩去现场观摩……

很多人见到马季带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便问,“谁啊,这孩子?”马季呵呵一笑:“我徒弟,怎么样,身材不错吧?”

有一回,冯巩去看望住院的马季老师。马季正躺在病床上写一个相声段子。

他告诫冯巩,“要当好一名好相声演员,必须学会两条腿走路。不但要学表演,也要能拿笔来自己写相声。”

这段话让冯巩醍醐灌顶,从此便拿起了笔杆,深入生活,走上了相声作品自我创作的道路。

虽然在艺术表演和创作上冯巩刻苦精进,又有名师带路,但发展道路依然曲折……

名声在外的天津二十六中宣传队,不到两年60%的队员都进了部队文工团。

而作为宣传队骨干的冯巩,却因为 “家庭出身”,走进了天津纺织机械厂,成了一名钳工。

但冯巩没有忘记师父马季的话,仍坚持创作。他先后在《天津演唱》发表了《谱新曲》《老班长》《炉火正红》等段子,还和比自己小一岁的车工刘伟搭档说相声,成了天津纺织机械厂的文艺骨干。

1977年的一天,马季给冯巩一个信息:沈阳军区有个基建工程兵部队爱才如命,不看家庭出身,只要是人才他们就要。

没隔几天,两个精神抖擞的军人来到机械厂,协商征召冯巩、刘伟入伍的事宜,但工厂不放人。

为了能当文艺兵,冯巩、刘伟瞒着工厂,半夜偷偷地坐上了北去的火车。

这次“逃跑”让两人当上了文艺兵,但也留下了一个大隐患。

03

因为档案调不出,虽然身穿军装,却没有军籍,冯巩只能当“黑兵”。

未经许可,部队私收自己的工人,机械厂领导很火大,向天津市革委会、工程兵总部、沈阳军区告状,甚至将状纸送到了更高的部门……

最后,部队顶不住压力,只好让冯巩、刘伟重回天津纺织机械厂。他们一回到厂里,就看到了贴出来的处分公示:自动离职。

好在天津纺织制线厂的书记陈逸民,是个惜才之人,不久便招冯巩、刘伟到制线厂工作,继续干他们的老本行钳工和车工。

回到工厂的冯巩没有放弃对相声的热爱和创作,工厂里的很多故事,为冯巩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

短短一年,冯巩先后创作演出了《红娘》《忏悔》《螃蟹的功能》《生活与礼貌》等具有浓郁工厂生活气息的相声段子,相继在《天津演唱》上发表,其中的《生活与礼貌》还在全国性报纸《工人日报》上发表。

这不仅给制线厂带来了欢笑,也为制线厂带来了从未有过的荣誉,两人再次成了厂里的“宝贝”。

1980年秋,冯巩正在车间干活,突然接到通知,让他和刘伟到厂办公室,有人找。

两人急匆匆地赶到办公室,来人竟是铁路文工团说唱团的侯耀文与石富宽。

侯耀文见到二人,问:“想不想到铁路文工团工作?”得到肯定答复后,侯耀文点点头:“那好,现在带我们见你们书记去”。

就这样,一场决定冯巩与刘伟去留的“争夺战”,打响了。

04

陈书记听说侯耀文要挖厂里的两个“宝贝”,很不情愿地说:“冯巩、刘伟为铁路工人服务叫服务,为我们纺织工人服务就不叫服务了吗?”

谁知,侯耀文说:“其实我们这次来,主要还不是来调他们俩,我们主要是给你们天津制线厂的职工们演出来了。”

陈书记一听乐了:“那什么时候演啊?”

侯耀文说:“下午行么?”

陈书记也很爽快:“行啊,两点半吧,上早班的下班,夜班还没上,都能看。”

演出后,大家高高兴兴,一番觥筹交错,就更加其乐融融了。

陈书记举起酒杯说:“耀文同志啊,你可太坏了,本来我心挺硬的,你这一演出我感动了,我觉得你是个好人,把这俩孩子交给你,我放心啊。”

就这样,冯巩、刘伟跟着侯耀文到了中国铁路文工团,干劲更足了。

1983年,冯巩与青梅竹马的艾慧结婚,次年儿子出生。

后来,在马季帮助下,冯巩和刘伟又转到了中国广播艺术团,并于1986年登上央视春晚演出《虎年谈虎》。

第二天,冯巩带儿子去动物园,结果所有人都追着冯巩跑……

冯巩的妻子问:“那么多人找你签名照相,你烦不烦啊?”冯巩说:“千万别烦,如果观众不理你了,可能你会更烦。”

从那年起,冯巩晋级“春晚咖”,成了央视春晚的常客,甚至被戏称为“春晚最牛钉子户”。

1988年,刘伟出国,冯巩找到了相声圈里另一位好友牛群做搭档。 

那一年的12月13日,在广州和冯巩录像的牛群,接到了母亲去世的消息。

虽然台上冯巩的嘴巴像抹了油一样溜,可看到从不抽烟的牛群,以抽烟缓解悲伤时,他也默默地陪着,一起抽了一宿的烟……

第二天牛群匆匆赶回天津给老太太奔丧,冯巩二话不说,也跟着去了。

这让牛群非常感动,只给爹妈磕头的他,一激动,就给搭档冯巩磕了一个头,两人配合也更加默契。

1989年春晚,冯巩第一次搭档牛群表演对口相声《生日祝词》,两人珠联璧合,成了长达十年的春晚黄金搭档,创作出《亚运之最》《拍卖》《点子公司》《最差先生》等脍炙人口的相声作品。

然而,对兄弟实诚的冯巩,却被另一兄弟放了鸽子。

05

1992年,在影视圈初出茅庐的冯小刚,也帮冯巩写些小品创作。

有次冯小刚和冯巩一起喝酒喝高了,两个人愣是坐在马路边倾诉衷肠,说到委屈处抱头痛哭。

后来冯小刚泪哭干了,话也说累了,竟躺在冯巩的腿上睡着了。从此,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兄弟。

那时,冯巩听说冯小刚一岁多的女儿要做唇腭裂手术,便推掉了一切演出安排,借了他手术费,还站在医院的楼道里陪着冯小刚。

听大夫说,术后最要紧的是不能让孩子哭。细心的冯巩就拉着冯小刚到医院对面的百货商场,买下了十几件玩具,帮孩子分散注意力……

后来冯小刚和郑晓龙合写的剧本《大撒把》被夏钢导演看中,欲拍成电影,苦于没有投资,便拿着剧本让冯巩看,并问他是否喜欢,还承诺让他出演。

不料,制片方北影点名要求葛优出演。夏钢就让冯小刚去做冯巩的工作。不愿得罪北影的冯小刚见到冯巩不知该怎么说……

猴精猴精的冯巩一眼就看出玄机,知道被放了鸽子,依然很大度,说:“你是我兄弟,只要对你好,我怎么都成。千万不要为这件事伤神。”

冯小刚问那投资方怎么办?冯巩笑道,“都是我兄弟,没事!”

事后,冯巩一如既往地对待冯小刚,从未提起此事。但冯小刚却过意不去,觉得伤害了冯巩,后来在自传中还特别提起此事:“巩哥,真的很抱歉。”

虽然没有参演《大撒把》,但寻求表演突破的冯巩,依然参与了《站直啰别趴下》,借此片获得第1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等。此后还出演了《狂吻俄罗斯》《埋伏》《没事偷着乐》等经典影视作品。

1999年,正当冯巩步入事业巅峰时,他的搭档牛群却提出了散伙的请求。因为,他要到安徽省蒙城县当副县长……

06

没什么可说的,只要兄弟好,唯有祝福。此后,冯巩和郭冬临等人搭档,继续在央视春晚当“钉子户”,并开始致力于中国喜剧人才的培养。

2001年,80后的贾玲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喜剧表演班,也就是“相声班”。这个班的班主任,正是冯巩。

看着新学员的到来,负责表演课的常莉老师,打趣说:“其他班都是一水的帅哥美女,你看咱们班各种类型,多齐啊……”

面对一群对艺术充满热情的孩子,冯巩也是尽心尽责,要求学员不仅要会相声表演,还要会相声创作。

贾玲毕业后,姐姐打来电话,说给她找了一份月薪3000多的工作,让她回老家发展,但贾玲想留在北京。

冯巩了解情况后,帮衬贾玲,没住的他给找住的,没饭吃他给管饭,让家人安心。

后来有一天,冯巩陪贾玲回住处拿戏服,看到贾玲租的房子实在是太寒碜,便随口问,“住这一个月多少房租?”贾玲说:“四百。”

冯巩想了想说:“行吧,今天让你挣够一年的房租。”就这样,还在为房租发愁的贾玲,跟着冯巩演出,当年便挣够了十年的房租。

冯巩对弟子的照顾有目共睹,对艺术创作的要求,也极其严苛。

一次六七个人一起吃饭,冯巩说,“我们一起对遍台词吧。”对到一句话的时候,贾玲发音不标准,冯巩反反复复教了60多回,还是达不到要求。

一着急,冯巩对贾玲喊:“你怎么那么笨啊,你怎么回事啊?”

贾玲当众被骂,一时不能接受,就以上厕所为由跑到了卫生间,大哭一场。

07

名师出高徒,就是在冯巩的要求和帮衬下,贾玲才有了今天。

不仅是对贾玲,与冯巩合作过的人都知道,冯巩对艺术的严谨是很出名的。

每次正式演出前,冯巩都要和搭档,进行至少三四十次轧场,来获取观众对作品的反馈,以改进作品。

初次要和冯巩合作的周涛,有一天接到冯巩电话:

“妹啊,咱们今天要第一次见观众,在钓鱼台国宾馆。”

周涛一听这地名,有点紧张,还以为是给领导人演出。结果去了发现没有舞台,一大红囍字贴中间,才知道这是场婚礼,而且是冯巩朋友父亲的婚礼。

周涛还有顾虑,冯巩说都是自己人,轧场正好可以看看效果……

朱军曾回忆起与冯巩合作《笑谈人生》时,因为作品里的故事是真实的,每次轧场,朱军都要动真情。

冯巩依然要求不断的轧场,最多的时候一天3场,让朱军备受煎熬……

方清平有次和冯巩搭戏,戏中冯巩给坐着的方清平搓背、按摩,这让其他搭戏的弟子看到后很是羡慕,方清平却苦笑着说:“你可以试试,冯先生给我拍背,是真使劲,后来都紫了!”

宋宁和冯巩合作时,一个字一个音冯巩都会较上一个小时的真。

当时有一句台词,用天津话说“我先走了,你在这呆着吧!”因为发音不标准,冯巩愣是让整个剧组停拍,让宋宁回去练去。

闫学晶说:“冯巩老师是春晚的劳模。”在春晚的舞台上,无论导演给冯巩提出什么意见,冯巩都没有反驳,无条件的迅速改,马上改。

如果一分钟内有10个笑点,改完后只剩下1个笑点,冯巩就拿着这1个包袱去轧场,每次轧场加点词,加点包袱。

最终既能尊重导演的意见改了,还能保证一分钟的10个包袱。

正是这种对于创作的认真,让冯巩连续33年走上春晚的舞台,成了名副其实的“春晚钉子户”。不过,再牛的“钉子户”,也不可能一直盘踞不动。

08

2010年,《建党伟业》开拍,导演韩三平找到冯巩,邀请他饰演冯国璋。

冯国璋这个曾经给冯巩带来童年痛苦的曾祖父,如今却可以堂堂正正地走上《建党伟业》的银幕,让冯巩有种说不出来的欣慰。

2019年起,年过花甲的冯巩结束了连续33年的“春晚之旅”,离开了央视春晚的舞台。

那年,冯巩过生日,贾玲和张小斐破天荒地拿了一箱酒来。这让冯巩感到一丝异样:“真是不一样了,发展了,真好,孩子。酒留下,干脆你走吧。”

贾玲含蓄地说:“师父,我有个角色,你得帮我一下,这都快杀青了,有三种演法,你看你怎么演吧。”

听说是演戏,冯巩松了一口气,立马来劲了……

2021年,成就贾玲和张小斐的《你好,李焕英》上映。

电影里,冯巩肩负着包袱,一句“亲爱的工友朋友们,我想死你们啦”,让观众再次回忆起,那个曾经在春晚舞台上,给人们带来无数欢笑的冯巩。

而在今年地方台春晚,65周岁的冯巩,和曾经合作过多次的前央视美女主持人倪萍再次同台,让不少人直呼“爷青回”。

有人说,中国人讲究过年吉利,敢每年在春晚舞台上说“死”字的人,也许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之前每年喊“我想死你们啦”的冯巩。

其实,浸淫演艺圈多年,冯巩早已不只是“春晚咖”,还是“电影咖”“电视咖”,甚至他还拿过“金鸡影帝”,并担任多个社会职务。

讲道义,重情义,说得好,做得更好,这样的艺术家,才是老百姓需要的!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