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女警自杀,生前竟遭同事性勒索

来源:温哥华港湾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2019年,加拿大(专题)温哥华警局一位31岁的华裔(专题)女警陈隽慧(Nicole Chan)在家中服药自杀,令家人悲痛万分。当时她的自杀一直被归为精神健康问题和抑郁症。然而同事和家人从女警的遗书和过往的日记中,知晓了女警自杀的真相。原来,外人看似日子过得不错的女警,其实内心饱受煎熬,最终无法解开心结而导致了令人遗憾的结局。

她的家人当时将温哥华市政府、卑诗省政府、温哥华警察局、警察工会和涉事警官一起告上法庭。理由是陈的上级对她进行长期的性骚扰和侵犯,而警察部门却对此雷声大雨点小,导致陈精神崩溃自杀身亡。

陈隽慧的死因研讯在周一(23日)召开,其中一名曾与死者临终前交谈过的警官在庭上透露,陈对其投诉遭男同事性勒索的处理方式深感愤怒。其胞姊 Jennifer 也在庭上表示,她相信陈隽慧的死亡是因为和一名警官发生性关系,从而又遭到另一警官性勒索,导致她身心俱疲,最终选择于 2019 年 1 月自杀。

和陈隽慧有不正当关系的其中一名警官是曾任职温市警队人力资源部的警长范帕登(David Van Patten),他后来被警队解雇。另一名是警官麦高乐(Greg McCullough),被罚停职15天,其后辞职。

警司霍恩(Supt. Shelley Horne)在庭上作供称,陈自杀之前,两人在温哥华综合医院曾交谈,陈亲口向她说,她感到很失望,因为她觉得自己无法工作,但被投诉的警长范帕登却能保住饭碗。

霍恩说:“她(陈隽慧)认为这是不公平,并认为若男方是公众人物,他这样做是会随时丢职的。”庭上得悉,当局还曾经引用精神健康法(Mental Health Act)将陈拘捕并送往医院。

霍恩表示,她于2017年10月在性犯罪组工作时跟死者见面,曾就对方投诉范帕登一事录口供。她指,范帕登是以“操控或胁迫”手段迫使跟她发生性关系,以及男方会利用自己所属警察局人力资源部去处理其个案,陈曾为此表示过担忧。

霍恩又称,陈向她说,范帕登从麦高乐的手机中发现了后者与陈隽慧之间亲密关系的证据,并威胁会将有关视频发送给她的丈夫。不过霍恩未有在庭上透露视频的内容,但她指,陈对有关片段感到困扰,于是亲自前往范帕登位于新西敏的寓所跟他理论,并应男方要求与其发生性关系。不过陈在事后为此感到反感,她认为她已别无选择,只有屈服,因为她担心范帕登有能力摧毁其事业。

同日,陈的胞姊Jenniferr也在庭上作供称,陈的精神健康问题是源于范帕登的性侵和性勒索,令陈最终选择了结自己的生命。

陈姊称,在2017年,陈便已经向警察局长投诉过,指控两名高级警官胁迫她与他们发生不正当关系。在此之后,陈就罹患上焦虑和抑郁。陈姊透露,陈很想恢复健康和复工,并有意到应急部门工作。陈认为范帕登在这方面可予以帮忙,但若两人关系破裂,其职业生涯将会受到影响。

陈姊又说,她的妹妹“非常有野心”。 她说陈加入温哥华警察局是为了“为受害者发声”,但她觉得在她提出投诉后,其他警员可能不再愿意与她合作。她顿感已失去生存目标,其事业停滞不前,也没有其他工作安排。陈自杀时,因压力正在休假。

陈隽慧的自杀曝露出警队中恶质的文化,包括性侵及性剥削。

卑诗省验尸官表示,此次调查将确定陈隽慧死亡相关的问题,并就此提出建议,确保她的死亡幕后的真相不会被隐瞒或忽视。

希望真相能尽快浮出水面,找出那根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无论如何,陈隽慧已不能再为自己站出来指证什么,愿调查尽快水落石出,让逝者得以安息。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