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位江西女性的彩礼调查:20万属中等

来源:澎湃新闻 - - 生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近年来,每到春节前后,关于“江西彩礼”的话题常常能刷屏。2023年1月上旬,一篇“江西女友向上海男友索要1888万元天价彩礼”的知乎帖文,登上各个平台热搜。虽然事后证实该事件系杜撰,发帖网友的知乎账号被封禁,但在网络上的各种评论区,依然有不少“江西女生不敢娶”的言论。

江西彩礼的现状究竟如何?5位来自江西省不同地市、在近3年内结婚或订婚的女性,近日向澎湃新闻分享了自己的真实情况。她们的彩礼数额分别在10万、20万、30万元左右等不同梯次,还有一位女士选择了“零彩礼”结婚。她们同时表示,绝大多数情况下,女方父母在收到彩礼后,都会再以陪嫁的形式返还给新组建的小家庭。

上饶刘女士:“听说江西彩礼高,外省男友和我分手”

“江西女生不敢娶”,并非只是一个网络梗。现实婚恋中,确实存在被“江西彩礼”吓退的例子。

江西上饶28岁的刘女士,在南昌读大学期间,曾谈过一个外省的男朋友,因为感情发展得不错,毕业后刘女士见了男方家长,并谈论到了结婚和彩礼的事情。

“听说我是江西的,他父母认为我至少会索要50万元彩礼,于是坚决不同意我们在一起(电视剧)。”刘女士回忆,见家长时并未谈到具体数额,“50万”是男方父母臆想出来的数字,事后曾多次解释,江西的彩礼没有那么高、自己不会要那么多,但男方父母根本听不进,两个人之间也因此多次争吵,最后无奈分手。

后来,刘女士通过家人介绍,认识了老家同一个县城的现任男朋友,2022年两人订婚。“我们准备今年结婚,双方父母已经谈好了,彩礼18.8万元,‘三金’(指金戒指、金手镯、金项链)一共5万元,加起来就是23.8万元。”刘女士说,彩礼只是一种结婚习俗,金额并没有硬性要求,通常会选取8.8万、16.8万、18.8万等吉利数字。

“18.8万元的彩礼在我们老家县城属于偏低水平,身边朋友要30万元、40万元、50万元彩礼的也有,我比较理性,不太在意彩礼的高低。”刘女士进一步介绍说,要彩礼并非“卖女儿”,女方父母一般会在结婚时,将彩礼返还给新组建的小家庭,有些还会额外多返还一些作为女儿的陪嫁。返还的彩礼多由女方保管,会用于新婚夫妻购房购车,或是作为小家庭的储备资金等。

由于是硕士毕业,刘女士在同龄人中属于较晚谈婚论嫁的。据她对身边同龄人的观察,多数情况下,如果男方刚读完初中或高中就出来闯荡社会,工作和收入相对不是很稳定,女方的彩礼要价就高,并视其为婚后对女方的一份物质保障;如果男方学历较高,相对会有不错的工作和收入,女方对婚后的共同生活有良好预期,彩礼要价就会降低;如果男女双方学历、工作等各方面条件都比较优质,双方对彩礼的态度也会更加理性。

“高彩礼的背后,根本原因还是攀比心理在作祟,有些父母觉得彩礼要价越高,越能显示出女儿的金贵和男方的诚意,这种观念在农村地区尤其盛行。”刘女士认为,如今的年轻人受教育程度较高、观念更加开放,可以尝试主动参与商量彩礼事宜,说服父母不要将彩礼看得太重,“毕竟今后的日子是两个年轻人一起过,所以年轻人自己的意见最重要”。

刘女士说,江西的彩礼确实不低,但没有传说中那么夸张,天价彩礼只是极端个例,而且大多数是谣传。由于网络上形成了“江西彩礼高”的刻板印象,真实的声音反而更难被听见、被相信。

家在江西吉安的余女士,1月25日举办婚礼。她同样认为,网络上的说法存在失真。“我的彩礼是14.8万元,结婚时会返还,而且购买婚房我还出了18万元的首付。我另外一个朋友去年结婚也是14.8万元彩礼,我身边亲戚朋友彩礼没有超过15万元的。”余女士说。

宜春胡女士:男方婚前购房买车,12万彩礼全返还

今年24岁的胡女士,在老家江西宜春的一家银行上班,爱人老家在江西吉安、目前在江西南昌工作。两人于2021年5月结婚,孩子即将满1周岁。胡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结婚时的彩礼是12万元,最后父母又添了8千元凑了个吉利数,共返还了12.8万元。这笔钱一直由胡女士保管着,在银行办理了定期存款。

“我们是在大学期间自由恋爱,我和我老公在南昌的同一所大学不同的校区,那时我正读大二,他正读大四即将毕业。”胡女士表示,两个人是奔着结婚谈的恋爱,所以并没有顾忌所谓的“毕业季也是分手季”。

“我老公最开始是留在了南昌,毕业前我去了广州实习,他辞职跟着我到了广州工作,后来我回到老家宜春上班,他又重新找了一份在南昌的工作。”胡女士解释,老公是程序员,宜春是地级市IT行业就业机会少,所以两个人不在一个城市工作,“南昌和宜春距离不远,坐高铁40分钟左右,他每个周末回家”。

“12万元的彩礼数额是我妈提的,我老公一口答应了,没有任何的来回拉锯,房子和车子是他在婚前就已经买了。老公给我买的‘三金’,我挑的都是比较细的,一共2万多元,结婚酒席是在各自的老家各办了一场,费用由两家各自承担,因为是普通农村家庭,花费不多。”胡女士算道。

胡女士介绍,12万元的彩礼在当地属于中下水平,一般以16万元或18万元居多,周边部分县已经到了最少20万元起步。彩礼金额通常由女方提出,结婚时基本都会以陪嫁的形式返还,如果女方家的经济条件困难,只返还一部分或是不返还的情况也有。

那结婚时,彩礼究竟有没有必要?

胡女士以身边朋友举例,“我有一个朋友,结婚时没有要彩礼,现在很后悔。她曾倾诉,由于男方父母没有花费一分钱彩礼,轻而易举就将儿媳妇娶进了门,婚后公公婆婆对她不够尊重,夫妻之间每次吵架,也总会拿当初没有要彩礼来说事。”所以胡女士认为,彩礼还是有必要,新家庭可以将其作为备用资金,万一遇上双方父母生病等突发情况,也能有一笔钱应急。

“但彩礼的数额应该降下来!”胡女士强调,“江西的彩礼水平确实偏高,对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而言,如果要个二三十万元,年轻人是很难给得起的,最后还是男方父母买单。我觉得,给个6.8万元或是8.8万元,应该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区间。”

“谈婚论嫁,彩礼不是最重要的,两个人能互相包容合得来,才能长长久久。”胡女士说,“以我为例,我的脾气比较冲,我老公的性格相对沉稳,两个人产生分歧时,他总是会尊重理解我,我们能从校园恋情走进婚姻殿堂,这是很关键的一点。现在我们俩都在努力攒钱,打算再在南昌买一套房,以后一家人就可以每天在一起了。”

鹰潭卢女士:

“彩礼成了男性在婚恋市场上的竞争手段”

今年28岁的卢女士,刚生完孩子没多久,定于1月27日举办婚礼。她的老家在江西鹰潭,爱人的老家在江西赣州,两人此前是同事,2017年在工作中认识并相恋。

卢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的结婚彩礼是38.8万元,由于男方手头比较紧张,暂时只给了20万元彩礼,其中有一半是男方父母出的。彩礼会全部返还给新家庭由女方保管,女方父母这边,则会购置婚被等作为陪嫁以示祝福。另外结婚的“三金”是5万元,婚宴在双方老家各办一场,费用由男方承担。

“我38.8万元的彩礼,在鹰潭属于平均水平,数额是舅舅给出的参考,我身边的亲戚结婚彩礼都在30万元左右。”卢女士说,这在鹰潭市不算最高的,彩礼按照惯例会予以返还,女方家因为经济困难不返还或者返还部分的只占少数。

卢女士认为,彩礼在20万元至30万元区间,是比较合理的,因为在江西农村娶媳妇确实不是一件易事。但彩礼最好还是返还给新成立的小家庭,“新婚夫妻大多很快会要孩子,女方生育后很可能一段时间内无法工作,加上孩子刚出生各方面花销大,所以新家庭正需要这笔彩礼,作为婚后共同生活的启动资金”。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江西农村重男轻女,导致如今的农村适婚男女比例失衡,于是彩礼被迫成了男性在婚恋市场上的一种竞争手段。男方如果彩礼太低,可能连和女方见面相亲的机会都没有。”卢女士说,在这种情况下,有部分家庭就会举债娶媳妇,“我表弟是2020年结婚的,当时彩礼是28.8万元,其中有8万元就是借的”。

不过,在江西,并非每位女生结婚都会要彩礼。当下,“零彩礼”也越来越被年轻人接受。

1月18日,是

家在江西赣州的周女士

举办婚礼的日子。周女士的丈夫是广东人,两人结婚没有要任何彩礼。因为两家距离太远,婚礼选择了在家中简办,除了传统的敬茶、改口环节,几乎没有太多仪式,男方只承担了办酒席以及给女方亲戚包红包的费用。

周女士表示,人品比彩礼更重要。丈夫对自己的家人很上心,在结婚之前父亲曾生病,那段时间丈夫出力很多,平时家中有大小事情,丈夫都会里外帮衬,所以父母对这个女婿很满意。“而且在我丈夫的广东老家,彩礼本身就比较低,所以即便不要彩礼嫁给他,也不会被说闲话。”周女士坦言,如果是“零彩礼”嫁在赣州本地,可能还是会遭受一些异样的眼光,毕竟不少人的观念还没有扭转过来。

为了有效扭转“彩礼越高越好”的陈旧观念,近年来,江西也一直在想方设法整治“天价彩礼”。各地纷纷推出了党员干部带头抵制高价彩礼、将彩礼不高于一定数额写入村规民约、为新人举办“零彩礼”集体婚礼等各种举措,大力倡导文明嫁娶新风尚。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